二十對一:眾警察在律敦治醫院製造密室包圍一名韓農病人(馮家強撰)

廣告

廣告

文:馮家強

世貿期間的示威被捕期間遭受警察種種濫權行為,相信很多人和團體已經提及。我希望在此記述我親眼目擊的其中一個例子。

hospital 1
(圖一:被警察鎖上的律敦治醫院觀察病房,可見病房大門的玻璃被警察貼上白紙阻擋視線。)

我在12月17日當晚義務協助處理農民反世貿遊行的支援工作。在警方在告士打道包圍一眾示威者期間,一名韓國藉翻譯走來請我帶她和五位需要求醫的農民前往律敦治醫院,於是我穿起方便識認的「糾察」背心,帶他們到律敦治醫院,並在場協助陸續抵達律敦治醫院的示威者。


大約凌晨二時至三時,我發現約二十名便裝警員突然衝入律敦治醫院的觀察病房,我趕至門外時,發現二十名警員包圍一名到醫院求醫的韓國農民病人。當警察知道
我在時,便馬上關上和鎖起觀察病房的大門,不讓我進入。我發現裡面沒有任何醫生或護士在場,隨即向旁邊整個急症室治療室的醫生和護士要求必須有醫護人員進
入病房陪同該名韓農病人,以免警察做了一些傷害病人的事。可是,所有醫生或護士竟然不是沒有反應便說「警察做野我地唔會處理」。


(圖二:被警察鎖上和封上白紙的律敦治醫院觀察病房,旁為醫院管工,他與其他醫生和護士皆拒絕進入病房了解情況和陪同病人。警察crossover醫院合作無間令在場人士無法了解病房內的情況。)


對醫生和護士的回應感到震驚。雖然如此,為了確保病人不受傷害,我便透過大門的玻璃監察病房裡面的狀況,以免警察傷害病人。病房內的便裝警察見狀竟故意以
他們的身體倚靠玻璃,試圖阻擋我的視線,後來因為他們個子不夠高不能完全遮擋,更找來幾張白紙貼在玻璃上,完全遮擋房內的情況,製造完全封閉的密室,歷時
15至20分鐘。在這段期間,無論我如何要求,醫生、護士、醫院保安和管工都拒絕處理此事,亦拒絕進入病房了解情況。

二十名警察在病房內對這名病人做了什麼,期間警察有沒有濫權、有沒有適當的翻譯讓只懂韓語的病人知道發生什麼事、警察對病人說了什麼,甚至有沒有毆打或傷害病人,沒有人知道。更令人感到可怕的是,事件發生的地點不在警署,而是在醫院的病房。


(圖三:從觀察病房玻璃白紙的縫隙當中,可見三名便裝警員,他們與其他共約20名警員包圍一名韓農病人達15-20分鐘,當中警察對病人做了什麼事不得而知。)

15至20分鐘後,警察隨即把韓農病人帶走,我幾經辛苦追上警車多番詢問下,警察才回答說要把他拘捕帶返觀塘警署。


到醫院,醫院裡的韓國人全不見了,只剩下韓國藉翻譯。她告訴我,原來他們在我處理密室事件期間,全都已被警察拘捕帶走了。警察和醫院的合作無間,以迅雷不
及掩耳的方式,就把韓國人由醫院送去警署。最令人費解的是,與韓農同樣曾身處在告士打道參與所謂「非法集會」的我,卻可以安然無恙繼續留在律敦治醫院,免
受拘捕。有否歧視,不得而知。

回應 
修改文章 
刪除文章譴責警方不人道行為

很感謝你們的報導, 尤其是當拘捕後, 媒體已忘卻他們,你們揭露了這些我們看不見的不人道對待,工作很重要! 感激!!

我希望即使不認同示威者的部分行為的或支持前線警員的市民,也不要贊成這些暴行! (包括沒有足夠食物、保暖衣物、遭警察掌摑、要求去廁所亦要等幾小時, 只穿內衣被搜身,上廁所時,被扣上手扣,不能及時見律師...)

法庭未判刑, 他們憑什麼懲罰疑犯!!!

-- Dead Cat 於 December 20, 2005 03:11 PM

(按此看回應全文 | delete)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