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 胡恩威﹕《香港之恥與暴民》

廣告

廣告

(從民間記者一欄搬過來)

香港世貿會議的遊行和示威是和平和非暴力的,香港警方也好,南韓農民也好,並沒有什麼不合情理的動作,香港警察不是香港之恥,南韓農民也不是暴民。

沒有人死亡,受傷只約100人,灣仔銅鑼灣人流是少了,商舖生意大降,但除了經濟活動受影響以外,灣仔銅鑼灣一家店舖也沒有被破壞,看見的是南韓農民在示威之後收拾垃圾,這種公德心連香港人也沒有,每年年假聖誕過後,維園銅鑼灣滿街垃圾,才是事實,說南韓農民是暴民,一點道理也沒有,就算是12月 17日發生的對抗,只是一種抗爭,沒有半點傷人攻擊之成分,也是農民表達他們對世貿失望的最後一個動作,動機合情合理。

有些人只看到農民示威一面,而不明白地球上千千萬萬的農民被全球化所帶來的痛苦和災難,南韓只是代表他們行使一種示威的權利。有人認為他們應以香港式的和平示威方法進行,但全球化的背景下,在世貿會議期間,香港已成為全球化下的一個會場,不只要學香港的規則,香港也要尊重示威表達意見的權力,香港會議的示威和其他幾個城市的世貿相比,已經是溫和得多,大家都已經有一種示威的遊戲規則,而不像西雅圖那一次的激烈,這是全球化下示威文化演變的一個過程。

警方處事手法十分恰當

這次世貿警方處事手法十分恰當,沒有過分運用警力,陳主教說警方是香港之恥,是信口開河,沒有理由,12月17日的後衝擊處理,也有板有眼,通過扣留示威人士的做法也是合乎戰略的。

示威者在長期示威下的疲態減低雙方衝激之機會,及後的扣留以及處理實在有不足之處,尤其一次過把900多人扣留,是有點過火,但這是香港第一次處理這樣大型的國際事件,也算是合情合理,這次也成為了警方警力的一次真實演習,之後必然有很多需要檢討之地方,但總的來說,今次警方是克盡其職,應該有正面的肯定,而不被完全否定。

最大的敗筆反而是17日衝擊事件以外,曾特首、李少光和李明逵的強硬表態來得有點過火,雖然灣仔是被衝擊了,但也沒有像他們口中說得這麼嚴重,其實特首只要說一些鼓勵警員的說話就足夠,毋須高調地指摘南韓農民,及後陳日君的言論也是有點過火,說香港警察是香港之恥,實在說不過去。

傳媒在處理12.17事件大多是誇大的手法,「灣仔淪陷」種種語不驚人死不休的小報語言盡出。香港人其實也只當世貿是一種媒體事件、一種吹水的話題,香港人對南韓農民和Twins等明星其實沒有太大的分別。

(明報: 2005年12月24日)

回應重貼

第一次做就是籍口?

「香港第一次處理這樣大型的國際事件,也算是合情合理。」這句說話都算可圈可點。

如果第一次處理大型事件,就可以胡亂向記者和和平示威者射水,通宵扣留900多名示威的話,任何人都可以以第一次為藉口魯莽行事。

如果上述邏輯成立的話,董建華都算是好特首,不應因腳痛而離職。

--木子李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