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呂永佳

香港詩人。香港浸會大學中文系哲學博士。著有《而我們行走》、《午後公園》、《無風帶》。 網誌

不要遺忘的舊聞:祝您早日康復

廣告

廣告

【明報專訊】對執行職務時受傷的警員朱振國的妻女來說,聖誕是悲喜交集的日子,去年聖誕一家三口快快樂樂去尖東觀賞燈飾,是何等的溫馨窩心。然而一次事故,令朱振國幾番徘徊生死邊緣,不過,朱太的堅強及女兒彤彤的俏皮,令病情漸趨好轉但仍有口難開的朱振國如打上一支強心針,昨天聖誕前夕,彤彤對父親說的一句「我就是你的聖誕禮物」,斗室中病榻旁,一樣是滿載聖誕的感恩和盼望。

今年7月19日在深水保安道單人巡邏時,不幸遭兇徒廖智勇割傷頸部的31歲警員朱振國,入院後至今已經5個多月了,他入院時曾因大量失血致心臟停頓一分鐘,醫生替他輸了約1500cc血液搶救,足足昏迷了6日,才跨出鬼門關。

轉眼已是聖誕,朱太與8歲的女兒彤彤,昨日一早打扮得漂漂亮亮去醫院探望朱振國,同行還有朱的母親、大姐及弟弟。警務處長李明逵也來到探望這位勇敢抗賊的好下屬。中午12時半,一度鬧哄哄的病房終於靜了下來,剩下朱太及彤彤,陪伴朱振國度過一個多小時短暫的聖誕團聚。

夫有口難言 妻眼神安慰

「看見那麼多人來探他,他的眼神顯得頗激動,喉頭咕咕作響的。我知道他很想說話,可惜因為仍然插喉管,無法如願。」朱太溫柔的說到丈夫,可是看到丈夫有口難言的無奈、力不能逮的苦澀,只得用眼神對他細意安慰。

自從朱振國出事後,朱太辭去文員工作全職照顧丈夫。每晚黃昏時分,廣華醫院裏上上下下都看到她那纖瘦身形,孤獨地看望丈夫。每天兩個小時的探病時間裏,朱太無微不至給丈夫搓揉手腳肌肉、刮鬍子、剪手甲腳甲。昨日是聖誕前夕,朱太刻意理過頭髮,帶穿上粉紅色衣裳的彤彤,一同去探望朱振國。

「我沒有做聖誕禮物給爸爸,不過,我把自己送給他,我就是他的聖誕禮物﹗」人細鬼大的彤彤學大人般說話,幼嫩的童音吐出絲絲父女間關愛至深的感情,旁人聽,感到的是羨慕和撲面而來的暖意。

彤彤還說,聖誕節一連11天的學校假期,她每天會和媽媽來看望爸爸,她笑說,爸爸最喜歡肥豬﹕「因為他姓朱,哈哈哈……」

一家的溫馨片段,全來自昔日共同生活的點滴。去年聖誕,朱振國帶妻女在外吃飯慶祝,朱太說,那天沒有吃火雞大餐,只隨便上菜館吃了一頓,三人然後往尖東欣賞燈飾﹔難得的假期,這個責任心特強的警員,終於暫時卸下緊張心情,細意享受時光,可惜快樂總是短暫。

手繪聖誕卡贈父

朱家沒有互送聖誕禮物的習慣,彤彤昨日探望爸爸時,畫了一張聖誕卡,卡上的一棵聖誕樹,形象就像他父親那樣挺拔、可靠,「我每晚都有祈禱,祝爸爸快點康復。」彤彤說得非常認真。

離開病房,母女倆臉上半點憂戚也沒有,朱太記得在病房裏對丈夫說﹕「努力些,我們會一直支持你。」問她可有什麼特別禮物給丈夫,她笑說﹕「沒有,我們是講心的﹗」

遠方傳來聖誕彌撒的祥和鐘聲、街上騰歡喜慶的熱鬧氣氛、平安夜詩歌班白雪般飄逸的嗓音,獨臥病的朱振國都沒法參與其中,但女兒昨日在他臉頰上的一吻,妻子撫他手臂透過來的溫暖,一家人能聚在一起,就足夠了。

明報記者 陳道明

http://hk.news.yahoo.com/051224/12/1jv0s.html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