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中國威脅論』不在軍事,而在環保

廣告

廣告

美日兩國近年來多次利用『中國威脅論』在外交上增加談判籌碼,可是,一切都是只聞其聲,不見其影,可見高談中國軍事威脅,只是一種轉移視線的談判技倆,浪費大家的精力。相反,中國經濟的高速發展,近三十年來已屢屢犯下環境罪行,工業發達的地區生態破壞早已難以逆轉,近年污染更蔓延至鄰國,理應得到國際社會的高度重視。

從多年前沙塵暴飄至韓國、日本,到最近松花江上游的石化廠意外事故,污染下游俄羅斯邊境的阿穆爾河,都顯示出國內有關部門缺乏處理環保危機的意識,和照顧下游國利益的觀念。地方官員的觀念需要改變,中央官員在規劃和落實環保措施時更要保證措施到位,兩者利益互相扣連,責無旁貸。

事實上,中央政府近年也意識到環保危機,強調和諧社會,當中的意涵還包括控制污染和節約資源的措施,和減低經濟增長太快所引起的環保和民生影響。國際環保組織也在中國做了大量的調研和游說工作,期望中國可以走不一樣的發展道路。

可是,中國看來仍會重蹈發達國的覆轍。在一連串工業意外事故和徵地糾紛的同時,其他發展中國家已成為了中國發展的後花園,美其名為『經濟/技術合作』,把環保和社會問題輸出到其他國家。

近日,國務院頒布了相關法規,要求限制鋼鐵、電解鋁等十一大高耗能行業的發展,而國家發改委發言人更明確表態,凡是資源和能源消耗高的建設項目全部都要淘汰。 [看報導]

可是,這部法規只適用於國內。與此同時,中國進出口銀行宣佈在馬來西亞投資電解鋁廠。該電解鋁項目將會由山東魯能集團和馬來西亞財團合作開發,並獲得鄰近由中國水利水電建設集團與馬來西亞森那美集團合資修建的巴貢水電站供應電力。馬來西亞當局預計,電解鋁將會出口至中國作原材料之用。 [看報導]

巴貢水電站多年來備受環保組織批評,除了影響原有生態環境,更破壞當地原住民的文化和生活環境,而受影響居民一直以來備受打壓,對補償不足和權益受損投訴無門。中國的投資,無視了當地生態和民生,摧毀當地環境。

西電東送是國家西部開發的重要戰略之一。近日,連我國西部的鄰國哈薩克斯坦,也計劃修建火電站,並正在與國家電網公司商討送電到華中的可能性。從哈薩克送電到華中,比任何一項西電東送項目都要龐大而複雜。 [看報導]

有專家認為,哈薩克煤炭資源豐富,就地發電比長途運送煤炭的成本較低。筆者對哈薩克採煤的情況不了解,但終究煤炭不是可再生能源,可產生溫室氣體,造成全球暖化。中國要鄰國長途送電,理應選取其他可再生能源,例如太陽能或風能等。

除此以外,作為亞洲大江大河源頭的青藏高原,正面對冰川退卻和沙化的問題,江河水源進一步受到威脅。而中國在雲南和西藏境內的國際河流,例如瀾滄江、怒江與雅魯藏布江等,在沒有徵詢鄰國社會廣泛認同下,已經/準備修建大量水電站,並進行修建航道工程,改變下游水量和生態循環,影響下游漁民農民的生計。還有,大量非法砍伐的林木,源源不絕從印尼、緬甸,甚至巴西和非洲多國出口到中國。

凡此種種,在未來的日子,在中國經濟數據以雙位數字高速增長的同時,我們可以預見中國將會製造更多環境與發展的矛盾,我期望國家應該以負責任的態度,避免災難的發生,並處理好善後工作。否則,他日中國與鄰國的矛盾與衝突,只會由環保而起。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