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趙紫陽到底錯乜?

廣告

廣告

趙紫陽到底錯乜?

  趙紫陽辭世了。

  1989年,筆者還是年紀很少,很無知。對那時的新聞,印象模糊,但也記得當時感到的愁魂慘霧。整件六四事件,對筆者來說,已是一件重構的故事。但,雖然是重構,不代表它失實,更不代表它對現世沒有意義。

  89年,手無寸鐵的學生和平民,以血肉之軀進諫,希望現實那個原來不會實現的簡單希望:反對腐敗、貪污,追求民主、自由。換來的,是中共血腥屠城鎮壓。這段歷史,在汗牛充棟的證據面前,整個世界都得承認,都得作出相同的敘述──除了中共。

  敘述以後,歷史家更會追求「中正不訶」的評論,查對找錯。尊重客觀事實的人,對六四是否屠城,是否中國人屠殺中國人,已有公論。但誰有錯?大家有不同觀點。鄧小平有錯,李鵬有錯,中共的體制有錯。有人說,學生也有錯。

  趙紫陽逝世,大眾紀念趙紫陽,中共的官員立即彈出來,大說:「趙紫陽有錯!」

  可是,「有錯」、「有錯」,到底錯甚麼?

  邵善波在無綫的新聞特備節目中,反複宣揚著,趙的錯中共已作了定論,他犯的就是那個已定論了的錯。好一副沒有自我思考的狗奴才腦袋。

  陳佐洱說,趙犯的是「89年春夏之間」那場「風波」的錯。中共官員所謂的89年的風波,就即是六四屠城事件。既然陳從歷史上說趙犯錯,我們回看歷史,不難印證陳的理論是否立得住腳。

  史料顯示,趙紫陽在六四時反對屠城,他首先主張從《人民日報》把和平學運定性為「動亂」的4.26社論降級下來,又到天安門廣場對學生說對不起。當時學生的確下了火來。可是,當晚李鵬──就是被稱為「人民屠夫」的那個──故意「玩嘢」,說學運是反黨的動亂,要懲之以嚴,最後演變成軍隊、坦克進駐的屠城史實。自此,趙紫陽被軟禁。

  史實如此,除非你有證據推翻這段記錄。那麼,根據這段歷史,趙紫陽到底犯了甚麼錯?趙紫陽到底錯乜?

  陳佐洱沒有說。

  難道,趙不忍心殺人,就是錯?難道,趙承認中共確實存在的錯誤,就是錯?難道,趙不同流合污,就是錯?

  陳佐洱不一定這樣想。但是,既然中共官員無法給人解釋──已暫且不論那解釋是否合理了,連解釋都沒有,又如何去叫別人認同、信服趙紫陽真的有錯?!

  不能令人信服,卻要扮權威,命令人們不可替趙默哀、哀悼。如此手段,如此政權,反智到極。

  假專家陳佐洱掩著右耳,在說三道四地聲稱議員替趙默哀是違反《基本法》。如何違反?陳佐洱又是沒有說。

  下屬陳永棋急著補充,說是違反第74條。我們又來查證吧,74條寫著:「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會議員根據本法規定並依照法定程序提出法律草案,凡不涉及公共開支或政治體制或政府運作者,可由立法會議員個別或聯名提出。凡涉及政府政策者,在提出前必須得到行政長官的書面同意。」替趙默哀屬「不涉及公共開支或政治體制或政府運作者」,那麼只要由立會議員個別或聯名提出就可以,完全合乎《基本法》第74條。

  替趙默哀,到底錯乜?!

  反智的人,總不會從邏輯推論找答案,總不會依事實證據來立論。正如在立法會上,民主派議員用一分鐘來替趙默哀後,明明是親中派議員杯葛會議、癱瘓立會,但反智的《東方》、《太陽》等報章卻說成是民主派搞到流會。論執行者,杯葛癱瘓這動作,明明是親中派議員;論根源,則明顯要追到那些中共偽專家。報章卻故意忽視著這些有目共睹的事實。

  至於真正癱瘓立會的親中派,聲稱著這行為是「被逼」,卻與替趙默哀的立場無關。那麼他們的立場是甚麼?他們是否認同陳佐洱的反智言論?他們這樣做是否「搗亂」?替趙默哀,到底有何問題?對不起,香港的讀者們,我們「無權」知道。

  正如我們最終都「無權」知道:趙紫陽到底錯乜!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