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中國的出口清單 添了污染一項

廣告

廣告

Emma Graham-Harrison(北京)撰、李育成譯
路透社(原文) 2006年1月8日

有毒污染於12月流入俄羅斯,象徵中國的環境災難已經跨越國界,而出口污染也跟出口汗衫一樣越來越普遍。

中國經過多年來不惜任何代價追逐經濟增長,國家領導人剛剛才開始治理污染為國內所帶來的政治後果。

骯髒和缺乏的水源、污濁的空氣和有毒的工廠排放物只是污染中國與鄰國環境的一部分問題而已。

不過,中國環保問題對國際社會的影響已經赤裸裸地展示出來,成為國際社會關注中央領導人的其中一個焦點。中國花了數天才通知俄羅斯,一所石油化工廠爆炸導致100公噸的苯物質洩漏,從支流流入阿穆爾河。

有毒的煙霧從中國跨越太平洋,飄到美國西岸,又為韓國和日本帶來酸雨,而遠至非洲的大片原始森林被砍伐,為了滿足中國日益增長的木材需求。這些不所歡迎的污染出口,正如專家所說,影響了中國在國際社會成為負責任力量的希望。

中國人民大學環境與自然資源學院副院長馬中說,『現時,中央領導人還沒有察覺,在國際關係層面上,環境矛盾可以有多嚴重。』

『他們還是比較關心經濟和社會層面的關係。』

對於中國的鄰國,三者(經濟、社會、環保)都是分不開的,互相扣連的。

英國國際發展部(DfID)的顧問Leo Horn指出,世界上超過一半人口都是居於源頭在中國境內的大江大河流域。

當中都是亞洲的重要江河,包括湄公河和印度河,儘管目前這些江河還沒有像中國境內河流,包括長江流域那樣,出現嚴重的污染事故,中國多年來一直在國際河流上修建水電站計劃,與鄰國態度歧異。更壞的情況還可能陸續出現。

《中國水危機》的作者馬軍說,『這些江河在國內已不算是最污染了...但是我國經濟增長的規模意味著在偏遠地區,經濟活動愈趨頻繁,而問題也會日益嚴重。』

科研人員指出,中國拒絕犧牲經濟增長而創造較潔淨環境,將會為更遠的地方帶來環保問題-一些掩蓋了城市的有毒煙霧,飄至美國西岸,帶來嚴重的空氣污染。

不過,認為天然資源是用於追逐經濟增長、環保只是資產階級愛好的舊觀念已開始有所改變。

中央領導人最近誓言要處理好國家『嚴峻』的環境狀況,把能源效益置於未來五年的經濟發展藍圖上,而且要量度污染所帶來的財務成本。

但對於一些國家,當中國開始處理國內的環境破壞,他們的問題卻剛剛出現。

出口破壞

中央政府在1990年代末期,在證明了森林砍伐是導致大規模水災,影響了全國五分之一人生命,和損失數以億計元人民幣財產的一個主要原因後,實施了禁伐令。

在國內對木製器需求大增,家具出口市場日益蓬勃的時候,政府封閉了進入森林的通道。

這些原因驅使中國的木材公司跑到緬甸邊境,而同時一些買手更跑到遠至印度尼西亞和非洲利比利亞等地方。

英國環保組織『全球見證』的項目主任Susanne Kempel指出,『中國的內需和出口增加了,既然在國內可砍伐的樹木減少,自然很容易得出多少木材從外地進口。』

『中國基本上就是出口本身的森林砍伐問題到國外,而那些國家通常法治能力薄弱,或政治常處於不穩定狀態。』

她說,去年大約有一百萬立方米的木材是從緬甸北部非法進口中國,而該地區正是世界上生物多樣性最豐富的生態系統之一。

即使中國當局並不是直接從其他國家獲得資源,中國的企業在世界各地尋找能源和礦產資源,而不顧環境影響,只會讓國內欠缺妥善管理的礦場問題出口到那些國家,造成環境災難。

Horn在北京指出,『中國對自己的經貿和投資項目欠缺了一套有系統的環境影響評估。』

但是國內環保人士仍希望通過消費者壓力,驅使企業做好治理工作,他們認為中國不應該為工業高度發展所帶來的污染,而獨自承擔責任,畢竟中國的工業生產很大部分都是為了外銷的。

馬軍說,『中國是世界工廠,而當發達國家享受廉價的商品...我們也同時把污染棄置在自己的後花園,和我們的江河。』

他補充說,『消費者也同樣有一份責任。』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