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反世貿絕食日記全篇之二:韓國十一男

廣告

廣告

民間記者按:我們每一天都會盡量邀請一名韓國絕食者寫日記,雖然寫的人背景各異、也不是每一個都喜歡以文字表達,放在一起卻是出乎意料的和諧,我聽到一把更沉潛的聲音……民族魂乎?

一月五日 絕食第一天 撰文:尹一權 翻譯:何麗玲

簡介:尹一權、三十八歲、九二年起種植溫室青瓜、全農聯分會秘書、心臟有毛病。已婚、育有一女。尹一權是三個仍然被起訴的韓國人之一,他的罪名是於十二月十七日在中環廣場「非法集會」。他不認罪。

身為米農的我,想到除了絕食這種激進辦法,別無表達我們意思之法,不禁悽涼。

自零五年十二月十二日抵港,今天已是第二十六日。雖然離鄉別井在此遙遠的香港被扣留,結果卻不孤單。不為別的,這全賴香港市民真心照顧和愛心。由穿戴用的襪子、頸巾等衣物,到生果、米、泡菜、餅乾,乃至牙刷牙膏,韓國示威團成員寄棲教會裏得到香港市民的愛心包圍,儼如在家鄉般溫暖。

香港政府連市民的一半,不,連十分一的心腸都沒有嗎?港府不知道世貿組織的真面目嗎?不是的話,縱然知道都裝作不知?

世貿以自由貿易、世界化美其名,一邊意圖打垮部分小國企業食糧,一邊使醫療、電器、教育商品化,結果無錢的人們連獲得健康食物、優質醫療和教育的權利都被剝奪。

世貿組織分明不對。我們為了推翻這樣的世貿而來到香港正義地抗爭。港府真正愛民的話,就該為借地方給世貿開會道歉,即刻釋放強制扣留的示威者。不到那時候,我們的抗爭都不會止息的。

一月六日 絕食第二日 撰文:尹一權 翻譯:何麗玲

一到七時三十分,便習慣地想往食堂方向走去,但慢慢變冷的飯讓我們醒覺到絕食中的事實。為了乘搭地下鐵,上落樓梯都覺得辛苦。私下一面下定如今開始不能變得軟弱的決心,一面盡力邁步往靜坐場所走去。

數萬香港市民支持探訪,藍眼睛的遊客也拍照、有心地閱讀抗議文字和發問。從不認識的人們經過不斷投幣捐款和擺出“V”字勝利手勢,給予我們無比力量。

什麼人不會肚餓?什麼人不辛苦?可是,我們縱然可以進食,為了向大家知道我們的意志、決心而在絕食,地球上因為真的沒有食物而餓死的人一日有幾千人,因為挨餓營養不良的孩童達數千萬。

我於是再一次嚴肅地下定決心。

我們十二人通過絕食可以推翻為了少數富豪肚滿腸肥,把數億人民推入困苦深坑的世貿的話,當欣然繼續絕食下去。

一月七日 絕食第三日 撰文:任大赫 翻譯:何麗玲

簡介:南韓絕食者任大赫,三十五歲,已婚,育有一子一女。他是南韓鋼鐵工人聯會地區分會組織者。

為了避開地鐵上班繁忙時間,我們今天九時離開教會。忍耐着飲食的誘惑,不覺已經絕食抗議了三天。我們抵達靜坐場地確認今天的日程和決議,開始一天的絕食抗議。

雖然我們決定絕食抗議時,大部分人由於是第一次有過擔心和猶疑,但到這第三天,我們靠着忍耐和強大意志,似乎愈發忘記了焦慮。不只這樣,韓國鬥爭團由抵埗的時候開始至今天,香港市民沒有變改地站出來反世貿,成為我們預料之外、可信賴的伙伴。

現在不過絕食了三日,我們面前雖然還有很多痛苦,可是到目前為止,只要一起同行的香港朋友、市民在我們身旁,我們這場抗議鬥爭一定會獲得勝利的。

一月九日 絕食第五日 撰文:李榮勳 翻譯:何麗玲

簡介:李榮勳、三十六歲、農夫、全國農民會總聯盟成員。家住忠清南道、已婚、育有一子。

反世貿香港鬥爭團在港第二十九天。
帶着要為香港鬥爭團行動的心志承諾,
微不足道的行動光芒漸似燭火昇華,
抗議團和社運人士若果再多加一點努力,
全世界人民將會靠聚為一體,
一起高歌、舞動。

一月十一日 絕食第七日 撰文:朴仁煥 翻譯:韓國靚女julie/港女區佩芬

簡介:朴仁煥、三十三歲、零三年起從事小規模耕種,亦是電影製作人,全農聯區會第二秘書。朴仁煥是另一名仍然被起訴的韓國人,罪名同樣是在中環廣場「非法集會」。有警員在案情總結中聲稱見到朴仁煥襲擊警員,不過我們卻能看到他用自己的中型DVcam拍攝的中環廣場衝突線片段,而且驚人地在發射催淚彈後紋風不動,鏡頭穩定得像個機械人持機。

〈一個月的奇異旅程〉

不管目標有多偉大,要下定決心參與海外抗爭活動並不容易……﹝因此﹞單單看到有那麼多人從世界各地來到香港抗議新自由主義全球化,對我來說已經是個令人感動的經驗。對於我們在阻撓世貿會議時所用的自制及和平抗爭手法,我亦印象難忘。

當警方「和善地」拘捕近千名示威者,一個完全新鮮的經驗亦告開始。而當我成為十四被告之一,我在香港這個陌生的土地開始了一段奇異的旅程。我畢生第一次被扣上手銬、鎖上鎖鏈,十隻手指全部打上指模,被鎖進不知哪間警局的囚室裏,被帶上法庭……

香港政府、警方和檢控官多麼仁慈,送給我如此奇特的經歷。然後在十二月二十三日,當我們剛開適應在深愛堂的生活,當局再一次展示他們的仁慈──任意指控我們一些我們沒有做過的暴力行為。我們不能坐以待斃,任他們胡亂控告。我們十二個人經過多番討論後,決定以絕食反擊。

我們十二個人,大多數是第一次絕食,所以心裏相當害怕。但絕食開始後,我們發現一個食物以外的新力量泉源。那不是水,亦不是鹽,我們的力量來自香港人的支持和鼓勵。自從我們落戶深愛堂後,他們在物質和道德上的支持,令我們的旅程不再是一個陌生而荒誕的旅程,因為他們已經成了我們的家人。我們一起令「全球人民大團結」成為一個活生生的事實,不再是口號空談。

一月十一日早上,我們離開深愛堂,到觀堂法院外拉起帳幕。我看到香港和來自全球各地的人在睡袋中安睡,他們還與我們一起絕食……今天早上,坐在帳幕下等待上庭,整理這段日子的所有心情,我終於體會到,我已經與全世界人民走在一起。

我是在認人手續中被警察認出的三個人之一。在整個反世貿抗爭中,我一直在拍攝抗爭的錄像,如果我的攝錄機看起來像武器,我為此道歉,並向警方和檢控官驚人的想像力致敬。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