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A: 內地三場衝突的近況

廣告

廣告

太石村:當局禁止太石村民與郭飛雄聯繫

曾參與廣東番禺太石村事件的維權人士郭飛雄,週四接受本台粵語組訪問時指,他於週三上午,與數名被捕獲釋的村民聯繫後,原定於週四上午會見這些村民。但在 週三下午,這些村民就被公安傳召問話。郭飛雄指公安的行動,證明太石村的村民,現時人身自由和安全仍然不受保障。而被傳召的村民,在被扣留一小時後獲釋, 但被警告,不可以會見郭飛雄。

郭飛雄說:昨天早上,我與幾個被抓後釋放的村民聯繫,在昨天下午,他們便被公安傳召問話。扣留在派出所一個小時,他們被警告,不准與我聯繫。說明他們的人身安全,現時仍然未受保障。

由於要顧慮村民的人身安全,郭飛雄表示,現時他再會見村民的計畫,要推遲一段時間。要等到村民的人身安全較為受到保障,他才再會會見村民。

而一名太石村村民,週四接受本台粵語組訪問時,亦證實有村民,曾經與村外人士取得聯絡後,被公安傳召問話。他說:這段時間有些村民講,被公安傳去問話。同黑名單有關。這名村民還說,現時村內仍然有便衣公安巡邏,村內氣氛表面平靜,但村外人仍然很難進入太石村。

這名接受本台粵語組訪問的太石村民說,現時村民對土地重新分配方案,意見分歧,至今仍未達成共識。他擔心情況持續到農曆新年後,影響重新開始耕種農作物的日期。他說:好多村民對土地分配條例有異議,未達成分地協議。延遲分地時間,造成開耕時間延遲,這是肯定的。

去年七月,太石村民不滿村委主任陳進生,在處理一宗土地買賣時帳目不清,要求罷免村委主任,期間爆發多次大規模警民衝突,被捕的六名村民和協助他們維權的郭飛雄在去年九月被捕,被扣留三個月後,無條件獲釋。

東周村:東周村民擔心當局不能公正處理征地糾紛

汕尾東洲鎮一名村民對本台粵語組表示,四名汕尾市工作組的人員,週四到訪過他的鄰居,其鄰居的男戶主是漁民,去年中在一次意外中身亡,留下妻子及三名成年的兒子,工作組的人員向他們查問屋主生前有否收藏炸藥。

村民又說,據他瞭解,村委們準備在春節前,將一筆約六百萬元的款項平均分發給東洲村民,作為安撫村民之用,但聞說很多村民都拒絕領取,恐防日後當局以此作口實,不再跟村民繼續談判收地的賠償問題。

該村民又說,從網上得悉中山市三角鎮蟠龍村發生的徵地糾紛,對他們的遭遇感同身受,覺得大家同樣面對的問題,很難在短期內得到解決,雖然東洲警民流血衝突事發至今已個多月,但村民的情緒還未平服,不少人談及此事,仍會感觸落淚。

本台粵語組致電汕尾市委辦公室查詢東洲鎮的最新情況,一名接聽電話的工作人員表示,當局會依法依規處理東洲鎮的事件,他又引述廣東省委書記張德江的話,徵地款項必須到農民手,才可展開建築工程。

不過,有村民對本台粵語組表示,至今未收過一分錢的賠償。

三角鎮:中山政府強調三角鎮衝突起因是村民滋事

在中山市三角鎮蟠龍村的徵地糾紛衝突發生後,中山市政府加強對三角鎮各村落的宣傳和思想教育。三角鎮沙欄村一名村民向本台粵語組表示,鎮政府幹部對村民 說,是蟠龍村一些流氓生事而引發衝突的。而連日來當地電視臺均報導,村民滋事堵塞交通,又說政府做法合理。她說:“電視報導,說村民滋事,又訪問一些人說 村民滋事不對,說政府正當行使權利。我今天中午看新聞還在報導。對村民說是流氓造謠生事,我們沙欄村的人沒有去示威,所以就這樣跟村民說。”

三角鎮光明村一名村民也向本台粵語組表示,前兩天鎮政府曾派人到村內查問村民在生活上有甚麼需要,又向村民派香煙,表示會幫助村民解決生活困難。他說:“派人來,說生活困難的,會幫助。我們徵地賠很少,投訴也沒用。”

三角鎮政府本週二在其網站內發佈消息,表示由中山市司法局局長林國合率領的法制宣傳工作組,自本週一起開始在鎮內展開法制宣傳工作,以蟠龍村為重點,逐家 逐戶為村民解答法律問題。工作組編印了二萬份法律宣傳單張派發給村民,以及在各村內張貼,下一步會派法律專家到各村開展法律教育工作 中山市政府新聞發言人向香港傳媒表示,被傳媒形容為死於警民衝突中的三角中學女學生,本身患有先天性心臟病,週六下午回家途中突然病發死亡。她當時距離村 民堵塞交通的現場有四公里,她的死與該事件毫無關係。

不過,村民一再向本台粵語組表示,當天確實有一名初中女學生被公安人員打死。她說:“我老公親眼見到,很多人看見,我叔子也看見,是學生來的,打完後一手把她?上車,第二天就說有一個小朋友死了。”

這名村民說,週四仍然有三十輛警車和數百名公安人員在蟠龍村內駐守,搜查出入車輛和村民。

三角鎮高平村一名村民向本台粵語組表示,高平村內也有公安人員駐守,但人數不多。她說,高平村的農地都已全部被徵用,但村民每年祇得數百元人民幣補償。村 委會最近還欺騙村民簽名同意轉為股份制,把全部的地交由村委會管理,村民可能連一分錢也沒有。她說:“用股份制來收購,令我們不可以分錢。領導沒有說,祇 是給我們一張紙,你知我們農民不懂事,他說人口普查,於是簽名,但下面還有一張紙說是股份制,騙了村民簽名。我們這裏現在完全沒有地,每年祇有數百元。現 在搞股份制扣起所有錢,若不分錢,村民又會抗議。”

中國維權人士郭飛雄向本台粵語組表示,村民應該以和平方式爭取解決糾紛,這次事件凸顯了中國沒有獨立仲裁法院解決徵地糾紛的法律漏洞。他說:“對於老百姓 這種做法去攔公路,應該予以諒解。政府絕對不應使用催淚瓦斯,當地領導應該出面,勸說村民回到村莊,然後再依法解決。但我亦要表明,攔公路這種做法,我不 贊成,應更多走甘地的道路,非暴力抗爭的道路。”

五百名中山市蟠龍村村民,因為不滿政府徵地補償安排,自上週三起在村內示威。中山市政府派出軍警于週六晚驅散示威群眾,有報導說事件導致三名村民死亡,六 十人受傷。公安部新聞發言人武和平說,地方政府高度重視因為經濟快速發展而引發的社會糾紛,地方公安局正加強與民眾溝通,以減少矛盾。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