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淑婷:為什麽穆斯林如此憤怒?

廣告

廣告

信報財經新聞      
2006-02-18

  丹麥報章刊登侮辱穆罕默德聖人*(求主賜他平安與吉慶)的漫畫,引起國際間的軒然大波。究竟那些漫畫錯在哪裏,以致世界各地的穆斯林如此氣憤?從信仰的角度看,那些侮辱聖人的漫畫涉及兩個重要的問題。

  首先,以任何形式(包括語言、文字、漫畫等)侮辱、誣衊、褻瀆穆聖(求主賜他平安與吉慶),均為罪行。丹麥報章的漫畫醜化、侮辱穆聖(求主賜他平安與吉慶),例如:其中一幅把他的頭巾畫作炸彈,意即他是恐怖分子,宣揚恐怖主義。西方對伊斯蘭有誤解、偏見由來已久,穆斯林往往被視為恐怖分子,尤其在「九一一」之後。

伊斯蘭「無像」防止偶像崇拜

  誠然,穆斯林中有激進之徒(哪個宗教敢保證自己的信徒中絕對沒有激進分子?!),以伊斯蘭之名試圖用暴力手段解決問題,然而,在全球十三億穆斯林中,這些激進分子畢竟屬少數,西方又怎可以以偏概全,認為穆斯林都是到處放炸彈的狂徒?丹麥辱聖的漫畫則變本加厲,索性把恐怖分子的罪名算到穆斯林最崇敬的穆聖(求主賜他平安與吉慶)頭上去。

  然而,穆聖(求主賜他平安與吉慶)是眾先知的封印,是世人的楷模。他召人歸信造物主—安拉,他擁有完美的人格,他崇尚和平、維護公義,他教人各種美德;恐怖主義與他何干?丹麥報章的漫畫卻抹黑尊貴的穆聖(求主賜他平安與吉慶),穆斯林怎能不憤怒?

  伊斯蘭的信綱之一是相信安拉派遣的所有聖人(由第一位阿丹至最後一位穆罕默德﹝求主賜他們平安﹞),並且尊敬他們;穆斯林不得歧視或詆毀其中任何一位。同時,伊斯蘭禁止穆斯林褻瀆其他宗教。信仰的事情應該認真、嚴肅對待,不可兒戲!

  其次,伊斯蘭教導世人崇拜宇宙萬物獨一的創造主—安拉,嚴禁各種形式的偶像崇拜。為免世人從崇拜安拉淪為崇拜人造的偶像,伊斯蘭規定不可以任何圖像代表安拉,而眾多的聖人亦然。因此,在清真寺裏沒有任何人物的圖畫或塑像,這是伊斯蘭的一大特色。所以,伊斯蘭「無像」的背後其實蘊涵重要的信仰原則:防止偶像崇拜。

穆斯林以和平手段捍衞信仰

  讓我們想想:假如丹麥報章的漫畫並非侮辱穆聖(求主賜他平安與吉慶),而是為他塑造正面的形象,把他畫為正氣凜然的英雄好漢,這樣可以嗎?答案仍然是不可以!穆斯林絕不會接受或承認任何聖人畫像。因為,為聖人畫像牴觸了伊斯蘭信仰的一項重要原則。如果有人這樣做,要麽他是無知,要麽他存心向穆斯林的信仰挑釁。

  當伊斯蘭的信仰被侵犯,穆斯林必須起來捍衞自己的信仰,不能低頭啞忍。對於丹麥辱聖的漫畫,我們表示抗議和譴責,我們響應穆斯林學者呼籲,抵制有關國家的產品和活動;但訴諸暴力、搞破壞並非伊斯蘭的教導,因此也非我們的取向。

  不少論者認為這次漫畫風波再度顯示西方文明與伊斯蘭文明的衝突,我們穆斯林並不贊同。儘管不同文明之間存在差異,只要互相認識、互相交流、互相尊重,多元文明是可以在同一天空下和平共存。怕的是任何一方或者雙方死抱成見、藐視、敵視甚至攻擊另外一方,那麽,世界便永無寧日。

  以今次的風波來說,如果有關報章能夠尊重穆斯林的信仰,那些誣衊、褻瀆穆聖(求主賜他平安與吉慶)的漫畫根本就不會出現;如果因無心之失出現了,經穆斯林提出抗議後,有關報章能夠立即真誠致歉,事件便會迅速平息,世界也就可以多一些安寧的日子。偏偏除刊登漫畫的丹麥報章外,其他多份歐洲報章亦假言論自由之名加以轉載,而丹麥政府初期並沒有正視問題所在,至此,歐美多國政府似乎也都站在丹麥一方。事件愈鬧愈大,始作俑者及其推波助瀾者是否更應該反思呢?

  不同文明的相遇,不一定會引發衝突;在伊斯蘭的歷史上,在穆斯林的版圖內,猶太教徒、基督徒和穆斯林一起和平共處了千多年。是文明衝突,還是文明融和,關鍵在於人心的選擇。

  伊斯蘭崇尚和平、維護公義、提倡對話。在充滿誤解的世界,我們需要的是互相認識、瞭解和尊重,卻不是諷刺、污蔑對方。讓我們做明智的事情而非愚蠢的行為。

  數年前在香港也曾發生類似事件,當時有關報章的處理方法可以作為今次丹麥辱聖漫畫事件的對照。事情是這樣的,一份親中報章刊登了一篇關於一穆斯林國家的旅遊稿,其中談及禁食豬肉,作者解釋為:伊斯蘭奉豬為神聖動物,其實,這個自以為是的解釋正與伊斯蘭教義相反。香港的伊斯蘭組織發現後,馬上通知新華社;新華社出面調停,三方共同商討解決辦法。由於有關報章處理得宜,事情很快便平息;有關報章採取的補救辦法包括:立即收回當日發行往內地的報紙、作出書面道歉以及每周安排版位讓伊斯蘭團體撰文介紹伊斯蘭文化。

  *聖人,即先知。

作者任職於香港一個穆斯林團體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