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Add Oil Comics是如何開始的

廣告
Add Oil Comics是如何開始的

廣告

編按:Add Oil Comics的Jason Li撰文講述自己在雨傘運動期間,受到一篇描述世代衝突的文章啟發,開始將文章畫成漫畫。該漫畫在獨媒發佈後被廣傳,引起很多讀者共鳴。

佔領行動已經踏入第二個月。成群結隊的學生及市民在平日行車流量極高的馬路上紮營,準備長期抗爭,為的就是在香港行政長官選舉裡,追求一個更開放及更民主的選舉過程。雖然抗爭者已佔領了4條行車線及主要路口,但政府仍不為所動,無意改變政改方案。抗爭者人數眾多(最高峰超過100,000人參與)、受世界注視(佔領運動兩次登上《時代》雜誌封面)、而且一直和平表達訴求(即使警察及黑社會侵擾,示威者仍保持和平),究竟他們還可做甚麼才可扭轉政府的想法呢?

我支持抗爭者,也希望幫助他們。不過作為一個政治世界的門外漢,我都不肯定自己可以做甚麼。在一個接一個的晚上,我與我的朋友徐洛文坐在公路上展示我們對抗爭者的支持。這是運動中激動人心的一部份,但隨著時間的消逝,力量亦正開始減弱。我們的人數在減少,政府亦似乎很樂意坐享其成,等待我們被自己拖垮。地面上的氣氛亦相當緊張,沒有人知道接下來會發生甚麼事。

在這段期間,我就像很多在我身邊的人一樣,目光總不願離開新聞報導。有一天在掃視新聞的時候,偶然發現到香港獨立媒體網一篇年輕實習女教師談及與家人爭吵的文章。文章很有力量,簡潔具詩意,亦形容了很多學生抗爭者正面對的問題。作者在文中寫出了她作為抗爭支持者,與一直認為抗爭者正在搗亂的母親之間對立緊張的狀況。她在文中尾段更向母親發出請求,希望母親看看身邊已飽受破壞的制度,而不只是簡單地依附本地主流媒體的偏頗報導。

當我在閱讀這篇文章時,我發覺自己已下意識地構想漫畫構圖。直至文章的最後,我腦海中的漫畫家已清楚知道這將會是一個很好的漫畫。不過,為了確保我的直覺不是即興而起,我聯繫了洛文。我給他發了封電郵,並問道﹕「不如將這篇文章轉變做漫畫,或者可以做中文版或英文版﹖」「我喜歡這想法!」他回覆。

1-JQLOIYQgcz939sT_hzF4NA
這是我的漫畫初稿,洛文建議我嘗試花多「少少」心力。

經過幾天繪畫、重繪及著色之後,終於達到我滿意的結果。我在網上發佈漫畫,包括Tumblr、Twitter及香港獨立媒體網。漫畫在Tumblr及Twitter得到了一些注視(分別有35及50個轉發),但在獨媒卻未能引起太多的迴響(只有1至2個瑣碎的回覆)。雖然我當時並沒有任何期望,但這並不是很好的回應。由文章轉化為漫畫的做法更像是一個自我表達的行為,及一個在網上發佈及提高意識的嘗試。

UMHKComicChineseFull

幾天之後,我和洛文與獨媒的團隊傾談,商討在獨媒的Facebook專頁發佈漫畫。我們認為問問也無壞,而且我們真的未有與講中文的本地學生及專業人士有太大接觸,而這正是獨媒的主要讀者群。(在Tumblr及Twitter也不太能接觸他們)在經過一番來往後,他們同意發佈。

幾小時後,漫畫開始瘋傳。

大量評價湧至。 首先,是一輪同情憐憫的示意﹕

我以為得我一個先同老豆老母抄大獲 :-(

我爸媽都係咁的:’(

Sad but true.

之後是一輪的安慰:

你地只想用生命同身體來改變社會,但你父母只想用身體同生命來守護你

不要緊。相信自己的信念就可以了。父母年紀大、要改變他們的想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還有數個曾參與抗爭的家長心聲:

我跟兒子一起去旺角,看見他中胡椒噴霧,吃警棍,心好痛,跑到前面叫警察不要亂打示威者。只為了兒子將來在香港可以生活得有尊嚴。

回覆的數量及強度超乎想像。我希望我的漫畫會與獨媒的讀者產生共嗚,不過我沒有預料到讀者會將故事連接到情感上,從文字上得到安慰,並不得已分享自己的故事。 我也未曾夢想過我的網上漫畫會在Facebook被分享2,696次(原來純文字版本「只是」被分享810次),接觸的人數共達783,872。我看著,睜大了眼睛,其後幾天的留言及接觸人數仍在不斷上升。

在此事放緩近一週後,我意識到我可能發現了一些重要的東西。

Original Text in English
翻譯:周頌謙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