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生活

「做到腳跛都想自力更生,點解咁都唔得?」─H18嘉咸街重建項目:專訪鈞樂茶餐廳

「做到腳跛都想自力更生,點解咁都唔得?」─H18嘉咸街重建項目:專訪鈞樂茶餐廳
廣告

廣告

午飯時間,在中環嘉咸街閒逛,商販主婦打工仔,各式各樣的小市民,在露天街市熙來攘往,生氣盎然。驚嘆中環還有小市民可棲身之地。走到盡處,看到一間茶餐廳門口掛著紅底黑字毛筆標語:「街市未落成,商戶不遷出」。原來,重建巨輪已壓在頭頂。


在結志街營業十數年的鈞樂茶餐廳老闆娘麗姐表示,受重建影響,即將要在本月底遷出,否則不獲退還押金(相約於收購後直至遷出日期間全數租金的一半)。重建收購以致租金飛升,市建局給予的賠償根本不足以在同區重置相等大小的食肆鋪位。經營飲食的他們亦不獲安排「無縫銜接」至「新零售大樓」(即街市)。「咩叫唔合資格呀?我地都係呢條街既一份子!講黎講去都話合約精神,簽左就要走。你夠話今年起好街市啦,宜家影都無!」


(圍板上的夢幻插圖,反映政府對街市有哪門子的想像呢?)

我們要怎樣的街市?

根據上年度中西區區議會文件,市建局預計新零售大樓將於本年中竣工,已參加「新鮮食品店商販安排」的商戶遷入後,市建局將會進行清拆工程及展開重建。可是此安排只商用於鮮貨鋪,其他乾貨鋪和食肆則無從選擇。市建局稱新的濕貨街市亦只會有10個鋪位,而受影響的商販最少達36戶。(1)「一個街市,肯定有乾有濕,所謂麻雀雖小,五臟俱全呀嘛!街市都要有熟食架,人地返寫字樓同d普羅大眾都要食架!都唔知佢點規劃既!我地由於無份參與,所以無得講。」麗姐說來氣在心頭。

「傾左喇咩?我唔知喎!上到去開會都趕我走!」

根據2013年的立法會發展事務委員會資料文件第17項,市建局指「商戶已普遍達成協議,同意將地盤A及地盤C內受影響商戶店鋪分五個小區分階段遷出。」 ,又表示「在整個項目的規劃及設計過程中,市建局全面落實了以人為本及可持續發展的理念,充份考慮了受影響居民、商戶及社區意見。」有多充份呢?「有鬼傾呀?一黎就登記喇!佢同大聯盟(2)開既所有會,我地一個都無份參加!有次我地上到去都趕返我地落黎呀!佢話喎,你業主未賣,無你份。如果你地係都要入去,我地唯有取消呢個會。嘩,嚴重到咁喎!我地都係受重建影響既,點解我地無權利去聽佢講咩?」

焗住簽,租住先

根據現行賠償政策,市建局成功收回物業後,才有責任賠償給該處租戶。(3)換言之,市建局大條道理撇清收購前因重建對租戶造成損失的責任。去年三月,市建局以《收回土地條例》正式收回鈞樂茶餐廳的業權,並於五月與他們簽定准用協議。而當時老闆娘對於不合資格回遷街市毫不知情:「你所講既條款,我地全部都唔會知。簽既時候無提過,提我就實反對啦!佢淨係計條數俾我地睇,話賠償要扣埋行政費呀手續費呀咁之嘛。」麗姐拍檔表示:「無得唔簽架!唔簽連果少少賠償都無埋,又會俾業主加租!先焗住簽之嘛。」兩年前市建局收購以致整條街地租倍增,麗姐的業主以此為理據要求他們交雙倍租。

搵鋪甚艱難 老伙記生計凍過水

後來得悉即將不獲續租,他們便四出覓鋪,最希望能在附近繼續營業,只是收購後同區鋪位坐地起價。「成條街都九萬幾、十萬,仲未計牌費呢?」麗姐表示,食肆不同其他乾貨鋪,鋪位要符合條例才可「出牌」。「出細牌都要七、八十萬,何況大牌?」(按:大細牌分別在於炒爐和電爐)她慨嘆附近鋪位不是租貴就是不合規格,更曾經搵到去上環,「有朋友在上環開食堂,叫我過去諗住有個照應啦。但係咁辛苦守到班熟客,如果我去左上環,仲要係內街,佢地點會搵到黎?所謂不熟不做嘛。」所以搬鋪等於由零開始。「唉,我已經搵到心灰意冷,最唔想就係個個五十幾、六十歲先黎失業,出到去仲邊有人請呀?做飲食都好辛苦架,一日做足十幾個鐘,做到腳跛都係想自力更生啫,點解咁都唔得?」

漂泊一生 只為一餐安樂茶飯

回溯一生,麗姐靠一雙手養活了一家四口。她住黃大仙,拍檔住元朗,十幾年來日日漂洋過海來中環開檔。「開頭係廣州落黎乜都唔識,先生就介紹我去佢朋友係青山道龍翔大廈既canteen做洗碗。咁佢(拍檔)果時就係青山道做小販,見我老細請part time,就認識左囉。」

多年來也翻起不少風浪,「後尾呢個canteen就無牌,咁就無得做。我養住兩個仔架嘛,我唔食佢地都要食架。」二十年前的事,麗姐說來雲淡風輕:「果時就開始周圍做(飲食),黃大仙我又做過啦,鑽石山又做過。果陣有兩公婆,佢地唔識做,我就包哂。又做水吧、又炒埋野。為左生活無辦法啦。」

麗姐除了抵得諗和捱得,也是個老實人,「果時睇報紙搵工,見到鑽石山地鐵站,以前好多廉屋果度呢,好難請人。佢見到我咁老實咪請囉。」原來她當年人生路不熟,為了第一天上班不遲到,由黃大仙乘地鐵到鑽石山。怎料人家比她還要早,於是她內疚起來便辭職,卻遭店主挽留,又把她拍檔請來,兩人從此拍住上。「佢做走鬼小販,被人拉到咩咁,咪叫埋佢過黎做囉。後期又拆喇嘛鑽石山,度度都拆!」原來十多年前,她們也是被發展巨輪追著趕,直至今日,又再拆到她門前。

「後尾黎到中環,邊度打邊度都未知。呢間鋪上一手果兩兄弟係福建人,係度做起左。佢地嫌呢度太細,所以去第二度做。加上呢度唔俾擺枱呢,抄牌架嘛,好嚴格架!唔同宜家我地就黎無得做嘞,就由得我地擺下啫。咁佢地見到我咁好人,就帶我行哂成個中環。仲話麗姐你識做先好做呀,唔識做會俾人玩架。」麗姐斷不是「識做」的人,只是殷實的小商戶,她甚至自嘲自己只是打工仔,「玩」她的卻不是行家或凍肉商,而是市建局和發展商。

市建勢要賺到盡決不續租 中環18蚊雞脾何處尋?

根據市建局網上公佈的總綱發展藍圖(4),嘉咸街和結志街一帶將會被發展成高密度住宅、商用大廈、酒店和寫字樓。現時原址合資格回遷的濕貨鋪於三月過後仍繼續營業,即使市建局現時收回鋪位亦不可能展開清拆工程。對此麗姐拍檔慨嘆:「你俾我地繼續租,慰勞下d貧苦大眾同工人階級呀!方圓幾十里最平係我地,出面六十幾七十蚊碟飯,我地賣三十蚊個餐咋!三十蚊?出面淨係食到隻雞脾,我地18蚊就有喇!仲要即叫即整!唔係淨係街坊,國金呀匯豐呀都過黎架!佢宜家好似趕盡殺絕咁!」

准用協議即將屆滿,扎根多年的鋪戶離散各方。原本網絡綿密的社區進一步瓦解,街坊情不再,市民大眾和小商戶搵食只有更艱難。

參考:
1. 市建局違承諾提早拆嘉咸街 商戶「被代表」妥協
2. 只找王國興「幫忙」 大聯盟:工聯會較體貼
3. 結志街商戶抗議市建局政策不公
4. H18總綱發展藍圖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