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T-rexx

來自獨立樂隊的說唱者。 網誌

生活

【Hip客列傳】簡單就是美:A Tribe Called Quest

【Hip客列傳】簡單就是美:A Tribe Called Quest
廣告

廣告

上月22日,hip hop劃時代經典組合A Tribe Called Quest的rapper Phife Dawg因為糖尿病引起併發症逝世,享年45歲。看到Swizz Beatz 、Aesop Rock等hip hop明星聞訊紛紛悼念,就知道A Tribe Called Quest在他們的地位如何超然吧。

和部分hip hop組合一樣,這個三人組的成員都是識於微時,身為rapper和製作人的Q-Tip和Phife Dawg是由細玩到大的好友,DJ製作人Ali Shaheed Muhammad是Q-Tip的高中同學。本來Q-Tip打算單打獨鬥的,但經過和Phife Dawg及Ali Shaheed Muhammad的合作,和朋友Jungle Brothers的支持下,這三人連同part-time 成員Jarobi White(參與不多,在推出第一隻碟後退出)最終在1988年以A Tribe Called Quest作組合名稱行走江湖,不久便被當時捧紅了Boogie Down Production的廠牌Jive Record賞識而簽下。

80年代尾至90年代初被譽為hip hop的黃金年代,hip hop除了比以往更被主流市場重視,其音樂發展亦變得更成熟及多樣化。西岸有幫派味道濃厚的N.W.A,東岸有hardcore rap代表Kool G Rap及Wu Tang Clan,慢慢為hip hop音樂奠定發展走向。A Tribe Called Quest偏偏反其道而行之,走簡單路線卻大受歡迎,成為hip hop界「小清新」代表。

A Tribe Called Quest的小清新味道是由外到內的。音樂方面,A Tribe Called Quest早期作品,即是被The Source評為 100 Best Rap Albums 的《People's Instinctive Travels and the Paths of Rhythm》及被Rolling Stone'評為Best 500 Albums of All Time之一的《The Low End Theory》,主要以爵士音樂及爵士鼓鼓聲的採樣、柔和而緩慢的節奏、重複但入耳的旋律、沉重的低音結他、緩慢的節拍,及透過別樹一格的採樣方式增添當時hip hop音樂少有的間奏,和與段落音樂完全不同的副歌音樂,拼湊成溫文帶點玩味的風格,這風格便成為A Tribe Called Quest獨有的記號,使其被譽為alternative hip hop的先驅之一。

hip hop音樂少有的如此jazzy的間奏。

Rap flow方面,A Tribe Called Quest的rap sentence是重覆性極高的,他們可以一句flow配以少量變化貫穿整首歌,但聽落卻是不怎麼沉悶的。例如《People's Instinctive Travels and the Paths of Rhythm》中的名曲《Youthful Expression》、《 What? 》 和《Can I Kick It? 》中, 說唱者將那些重覆的句子打造得音感豐富而配合同樣重複性強的音樂節奏及和弦,出來的效果十分和諧舒服。又好像《Check the Rhime》 中rap的句式變化不大,但「With speed. I'm agile plus I'm worth your while. One hundred percent intelligent black child」這句的節奏就和drumline近乎同步,可謂人鼓合一,十分協調及搶耳。

另外,Q-Tip和Phife Dawg這對聲音一高一低一柔一剛的組合經常以出奇不意得來恰到好處的對唱為歌曲製造變化。又以《Check the Rhime》為例,此歌曲的rap flow可謂每段都大同小異,但二人就懂得利用自己聲線特色編排二人在段落中的崗位。如第一段前半部份交給聲線低沉輕柔的Q-Tip,中段由聲線高亢的Phife Dawg和Q-Tip以完全相同的flow對唱,然後後半部份交給Phife Dawg,並把本身與Q-Tip相近的rap flow稍為填密,利用二人聲線,對唱及輕微變化在簡單的風格下營造推進的感覺。

這種崇尚簡單音樂風格在於1993年 Billboard 200 取得第8位佳績、音樂節奏漸趨明快並的第三張專輯《Midnight Marauders》發揮至極致 ,它的風格更被評為充滿極簡主義藝術色彩。即使後期年輕才子 Jay Dee加入製作團隊,音樂色彩稍為調暗,層次稍為增厚,其簡潔方針仍然沒有太大改變。當hip hop的發展是越玩越複雜,但《Beats, Rhymes and Life》,和以愛-對自己以致對世界的愛為主題的《The Love Movement》在90年代中後期依然叫好叫座,可見在hip hop世界中,簡單就是美的信念仍有一定支持者。

《Beats, Rhymes and Life》的代表作《Stressed Out》。

身為hip hop界的小眾,就少不免被批評。縱使有評論批評他們那些節拍柔弱的歌根本不能拿來跳舞,但我卻認為他們悠游的音樂雖然不適合拿來做hip hop舞蹈的音樂,卻十分難得地適合在咖啡店播放,因為他們的簡單清新的歌曲不只使人放鬆,歌詞更是思考、閱讀的良伴。結合生活化及思考性的特質, hip hop世界十分少見的鼓吹素食、鼓吹安全性行為、青少年生活、外遊趣聞,到較為沉重的消費主義、黑人人權、強姦風化案、黑人民族團結等問題,特別是有關黑人社群的,都是A Tribe Called Quest歌曲的題材。最為著名莫過於向南非反種族隔離制度運動烈士、黑人覺醒運動創立人Steve Biko 致敬的《Steve Biko (Stir It Up) 》。不過,就算是多麼沉重的話題,A Tribe Called Quest都可以利用簡易、斯文、輕鬆、攪笑的歌詞「四兩撥千斤」,輕盈地轉達到聽眾耳中。只是,攪笑也不是人人受落,傳聞Q-tip就因為在《Jazz (We've Got) 》的歌詞上利用new jack swing這種音樂類型開玩笑而製造了誤會,得罪了new jack swing組合Wreckx-N-Effect,險些被人打盲了眼。

A Tribe Called Quest在歌詞上另一特色就是活用對話方式寫詞,這些對話不只是「下一段交給你」等老土對話,而是透過對唱與討論描述情景及引領思考,以及在副歌中call and response增添氣氛。此舉可謂巧妙地利用擁有兩個rapper的優勢,亦成為後輩學習對象。Jay-Z更把《Can I Kick It? 》那段副歌「Can I kick it? (Yes, you can!) 」的call and response部份完完整整地搬到自己的歌《22 two's 》,似乎「You made it a hot line, I made it a hot song」是他音樂生涯的座右銘。

說到A Tribe Called Quest,就不得不提Native Tongues。Native Tongues是一個在80年代尾開始活躍的、由不同說唱組合組成的大型團體,與一般的說唱團體不同,他們著重成員心靈上的連結,及靈性、意識、思考上的交流,多於技術上的合作。他們喜歡以抽象的和開放的態度去討論玩樂、情與慾、靈性、生活、性別、種族問題,並用上採樣方法去製作極具爵士風格的音樂。這種作風與A Tribe Called Quest可謂臭味相投,因此Native Tongues主腦之一Afrika Bambaataa便把他們拉入這大型團體,並介紹志同道合的De La Soul給Q-Tip認識,從此他們便加入了Native Tongues這個大家庭,與同樣喜愛宣揚黑人文化的音樂組織Zulu Nation建立緊密連系,並在技巧及思想上得到更多衝擊及為他人輸出靈感。隨著A Tribe Called Quest及De La Soul的成功,Native Tongues在90年代初hip hop發展產生巨大影響, 他們的音樂風格可謂加速了jazz hip hip的發展;他們的思想及歌詞風格則催生了conscious rap。

Native Tongues代表作之一

由於Native Tongues從來沒有可以團體名義推出作品,這個由志趣相投者之間組成的單位缺乏緊扣性,因此成員當想法有變,或有關係有變,團體都難以維持下去,因此Native Tongues在1993年解散。而A Tribe Called Quest的《Beats, Rhymes and Life》和《The Love Movement》雖然叫好叫座,但由於團員關系變差及想法有分岐,他們決定在推出《The Love Movement》後解散。據說,A Tribe Called Quest關系變差的主因之一是因為Q-Tip和Ali成為了穆斯林令Phife Dawg越來越感到被疏遠。另外一個原因就是因為男人的墳墓-結婚。Phife Dawg自結婚後便和好兄弟越行越遠了,因為他真的越行越遠,由紐約搬到阿特蘭大,結果Phife Dawg與隊友缺乏以往的交流。有一段時間Q-Tip、Ali二人連取消錄音都懶得通知Phife Dawg,令Phife Dawg越夾越灰。Phife Dawg在推出《Beats, Rhymes and Life》後表示從這隻碟的製作開始他就覺得自己格格不入,從這時開始,Phife Dawg便萌生去意。始終,享受過Native Tongues靈性交流的洗禮,的確很難在缺乏溝通的環境忍受為做而做的工作。

A Tribe Called Quest解散後,各人都各有各精彩。Ali Shaheed Muhammad就脫離了hip hop 圈子,和兩名唱得之人Raphael Saadiq D'Angelo組成Lucy Pearl。Q-Tip的風格為迎合大眾變得主流及商業化,和A Tribe Called Quest堅持的主張完全相反。因此Phife Dawg忍不住以Hi-Tek為製作人,寫了首《Flawless》來表達對Q-tip的不滿。當中 「Go 'head, play yourself with them ho-like hooks / sing ballads if it's all about the Maxwell look」 一句明串Q-Ttip為迎合主流沒有原則。當Q-Tip以《Vivrant Thing》和《Breathe and Stop》兩支單曲取得大眾認同時,Phife Dawg則保持低調,在推出叫好不叫座的《Ventilation: Da LP》之後因糖尿病問題而變得比低調更低調,連原定推出的唱片也要押後。而當Phife Dawg及Q-Tip二人冰釋前嫌後,A Tribe Called Quest不時重組進行演出,可是久久未有復出推出新作的消息,如今Phife Dawg身故,A Tribe Called Quest就算二缺一的狀態下復出出碟也不能帶出當時齊人的味道了,就像Beyond一樣,那段最好的時光只能回味。

Q-Tip變成這樣

Phife Dawg變得更像hardcore rap

Ali Shaheed Muhammad和唱得之人組成Lucy Pearl

如果想對A Tribe Called Quest作更深入了解,我會推介Michael Rapaport執導的紀錄片《Beats, Rhymes & Life: The Travels of a Tribe Called Quest》。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