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因為iDeserve,故須努力監察當權者

因為iDeserve,故須努力監察當權者
廣告

廣告

我的工作是提供意見協助他人建立自信,當中最有力的武器就是要客戶自問希望扮演甚麼角色,並確認自己值得擁有:以身份而非任務為主,確立自我先於選擇做甚麼。爭取民主莫不如是,我們要真普選,是因為我們自認為值得有票,值得自主我城命運。如果仍然停留在左顧右盼,大談理想主義逐夢者不設實際的話,那請升級控制你思想行動的軟件,安裝iDeserve(「我值得」),反正上過街的人都已做了。

民主是甚麼?引用孫中山先生的話最易理解,要當時的「四萬萬人做皇帝」。情況就像老闆僱人,心態上是為其代勞,而不是推卸責任,說到底還是自己事。今日的香港人大多認同iDeserve,但這不能嘴裏說說而已,還要有實際行動,因為它會強化信念令我們更投入角色,演得更完備。否則只會變成港府一類lip-service播音器,永遠在自相矛盾地「打困籠」。

多年來我們對很多建制中人和從政參政者投以信任一票,任之代理政務等事。但今天我們已發覺三權失效,演變的結果顯示了我們不能繼續假手於人,所以有必要用腳「投票」跑到街上。民主不單單是那一紙選票,而是主動監察和控制我們的代理人,使其服膺於我們的需要。今日我們踏出了第一步,但不能沒有第二步,縱然未有票但仍然可以實踐民主精神。最簡單的做法,就是在各個領域搶攻輿論,申明立場以彰顯iDeserve。

iDeserve秉持法治的執法者

有一件事要不斷施壓質問警隊。傳媒報導警務人員在公共關係課壯膽後變本加厲,貼上更多藍絲帶於其辦公室門外,不視為違反公務員政治中立原則,並以人權和言論自由作擋箭牌。別小看這件事,它就像紐約地鐵的塗鴉,就像城鎮的破窗,是濫權風氣的萌芽,若不及早用輿論壓力堵塞,後果堪輿。

具體來說,旺角現場警員已經開始不理身份,不作警告隨便暴打示威者,並濫用扣留時間迫害民眾。問題是,當他們發覺這樣做沒有後果時,就會逐少逐少推高界限,單一事件看來不大,每次他們的上級為了維護單位面子而坦護,累積的效果可就嚴重。不信?重佔彌敦道一夜,筆者曾在警隊防線前面對突襲,十分合作地背向盾牌撤後,但走了幾步後面第二層某警員突然後扯我的背包,用胡椒噴霧指嚇,叫我不要再衝擊。這就是好例子,總有些人躍躍欲試濫權快感,所以之後的亂棍打人變得不足為奇,上級也會繼續包庇。

無論是違反政治中立,亂棍打人,誣蔑群眾也好,總之任其按自己需要而釋法,隨便亂搬標準而不作監察,不是iDeserve的表現,應該主動出擊,追問有關方面直至就範。

iDeserve更貼近民情的司法者

法官在批評我們破壞法治,實際呢?在網上和示威區都聽過許多二手經歷,說外表兇惡者也好,習武者也好,坦言平日遇到類似挑釁早就反擊,但今次情況不同,多侮辱也咬緊牙關忍忍不發,保護學生,以免壞事。小弟也曾寫過親身見證,從頭至尾示威者都十分克制和理智,在執法者厚此薄彼破壞法治之時沒有暴亂,反而透過監察他們來維護法治。

自以為是關在司法界密封世界的法官老爺,以為示威現場很亂,殊不知當他走下來看過的話就會有不同理解。現在判案脫離民情,理解世界就似讀罷金庸小說後以為江湖上出現武功高強的張無忌和郭大俠。殊不知民眾的法治水平遠超其想像,自己懂得維護秩序之餘,更自發落實以法限權,並不是僅得他一個人在做急先鋒。

當然,就如之前另文談過,社會運動對於改變法庭演繹「常理」(reasonableness)有重大作用,改變他們保護僱主的傾向之餘,亦可以扭轉對謀殺辯護的理解。現在我們要依樣畫葫蘆,繼續用運動來改變往後司法的演繹,對群眾示威集會的基本人權予以更寬鬆看待。

iDeserve真心為民的立法者

雨傘革命的出現,側面反映了現行代議制度失效,無法真正反映選民意願。功能組別之不義,分組點票之荒謬,群眾早就耳熟能詳。但反省一下,三十年來那群吃民主飯,聲稱為人民爭取直選的代議士是否再值得我們繼續高度信任?人民起來之後,他們奇怪地用盡氣力恫嚇示威者,在未有成果之前多次勸走民眾,幸得大家意志堅定而不從,也令他們羞慚滿面莫敢再聲。就連平日鏡頭前最激烈、時刻把抗爭掛於口邊的,眼見人民起來卻沒有興奮之情,反而躲在後面低調做人,難道我們還要信任嗎?

所以,如果真的認為iDeserve,我們亦當加緊監察他們,以免這群失敗主義者在政權退讓之日,為了急於領功而接受專政者的賤價。最好的方法,就是堅持留守至表決政改之日,以及之後在可預期的漫長民主路上主動監督。

iDeserve以民為本的執政者

這方面相信不消多提,大家已經在做,但要一事加強信念。田北俊遭褫奪政協委員之後,坦言在外交大方針一直緊跟中央路線,不明白原來在香港談論特首表現也不容許,大家就明白所謂「愛國愛港」是甚麼意思。因此必須繼續循多方面向政權施壓,迫他們向香港市民低頭,攤在馬路甚麼都不幹已經不夠。還是那句,我們要以行動來說明iDeserve。

前晚在金鐘沾得許寶強教授的知識,提醒大家縱然擁有某件財物,在法律上無可爭議,但實行時也必須服膺於社會風氣,最直接的就是旁人目光和語言壓力。政權透過警察用裝備來壓迫示威者,而群眾最大的武器就是輿論監察,利用群眾非議來步步進迫,而不是堅守實地曠日持久。中共最忌諱的就是言論開放,當歪理講不贏時,就用暴力來打擊人民,務使懾服其下不再噤聲。為甚麼?因為他們很清楚眾議永遠比格鬥有力一萬倍,所以必須控制輿論。難道我們就不能學習一下麼?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