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嶺大退聯論壇II發言(二)筆錄

嶺大退聯論壇II發言(二)筆錄
廣告

廣告

嶺南大學第二次退聯論壇2015年3月4日 
Q&A部份筆錄

同學:我是今屆代表會主席,想請問退聯關注組,你們看退聯立場是以學生會為本還是學聯為本?因為你們批評的通常是學聯的制度,而不是以學生會角度出發。可能你們經常引用港大退聯關注組的論點,但嶺大學生會和港大學生會不同,因為嶺大學生會的幹事會不是每年都有,平均每兩年才有一年是有莊,如果沒莊時如何處理外務?上屆幹事會出缺,就由羅冠聰做代表負責外務。有冇想過退聯後,嶺南的外務如何做?港大學生會本身評議會架構和我們不同(聽不清楚),而他們幹事會是差不多年年有莊,他們的評議會有自己的時事委員會去討論外務,他們的情況和嶺大學生會完全不同。今年代表會只有十人,往年幹事會出缺的情況下,只有十人的代表會,如何組織外務工作呢?你常說交由我們選出來的學生會去思考退聯之後,但若沒幹事會,代表會只有十人,如何處理外務呢?

周韋樂:首先你說我的文宣很多參考港大,沒嶺南大學學生會代入去。但我想說,可能學生會已說了和學聯立場一樣,我是想說學生和學聯。學聯現在不只代表學生會,也代表我們學生。第二個問題是,缺莊,我覺得你留不留在學聯這個問題都會存在。我不覺得退出學聯外務會多咗,都係做呢啲嘢,都係傾,都係做外務嘅嘢,都是出聲明,都是聯署。你留在學聯也是這樣,還要每個星期開會。如果我們退出學聯,反而沒這麼多外務工作做。代表會(聽不清楚)工作呢?就這麼多,多謝。

柯凱齡:我作為上任數天的外務副會長,我由候任到現在,我想說,外務工作不只如周同學所言,出聲明、聯署、開會這麼簡單。例如我要有很多溝通,要去了解整件事的脈絡,要(追)新聞等等,這些完全不是各位想的這麼簡單。學生組織從來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舉個不幸的例子,昨天去hall搞論壇,因為可能宣傳不足,我們的問題等等,昨天的諮詢會沒有人來,反映出學生組織,包括外務,從來不是,「有個會呀,大家嚟啦」,就立即會有很多人出現。昨天的經驗,好明確指出,學生組織是需要花很多時間、心機、功夫,才能實踐到的。

我看了篇報導,說周同學下年有意選學生會,如果你真的想選,我諗你可以參考這屆做組織得出的經驗,再想清楚做學生組織是否如你想的這麼簡單,外務是否只是開會就可以完?

周韋樂:好多謝柯同學解釋了外務工作,但我認為她沒解釋到為何退出學聯會多了工作。

柯凱齡:退出學聯後,我們仍要保持和其他學校的溝通,意味著,例如學聯不再存在,只有這麼多間學生會,幹事獨立行事時,我們溝通要花比平時更多的時間,我們可能要逐間學生會去約、去溝通,去討論某些issue-based(的議題),高等教育的discussion,政改的discussion,水貨客的discussion,我們有這麼多不同的(議題)時,是否真有這麼多人分到出來去跟議題呢?

截圖:朝雲facebook video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