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伊朗導演Jafar Panahi金熊獎得獎作:以創意打破限制、戰勝極權(文:庸生)

廣告
伊朗導演Jafar Panahi金熊獎得獎作:以創意打破限制、戰勝極權(文:庸生)

廣告

文:庸生

原文刊於:
https://www.facebook.com/hkfilmcritic

2015年柏林影展最佳影片「金熊獎」的得主可說是眾望所歸,由伊朗導演Jafar Panahi的新作《Taxi》奪得。世界大部份的影迷還未看過該影片,得獎又何以是「眾望所歸」?皆因不論這部電影的水準如何(當然Jafar Panahi本身也是獲得過不少國際獎項的知名導演),影片背後象徵的意義已足夠讓它列入影史。

曾任伊朗國際大導演阿巴斯基亞羅斯塔米副導演的Jafar Panahi,與恩師合寫劇本並拍成其首部作品《The White Balloon》,讓他奪得康城影展最佳新導演「金攝影機獎」。其第三部長片作品《The Circle》奪得威尼斯影展最佳影片「金獅獎」,卻被伊朗當局禁映。Jafar Panahi的電影批判伊朗當地的社會問題(大多關於當地女性如何受壓迫),因此他的大部份作品均被伊朗政府禁播,2010年更被當局以「欲拍攝有關伊朗選舉後動亂的有關紀錄片」的理由而將他監禁。獲釋後又於該年年底被伊朗政府指控意圖組織危害國家安全的罪行,而被禁止拍攝電影予20年,更被軟禁而不能離開伊朗,因此今次的「金熊獎」亦需由其姪女代領,這名小女孩領獎時也不禁感觸落淚(見圖)。

在創作權利被剝削、甚至人身自由也被限制的情況下,Jafar Panahi仍堅持拍攝電影,被極權政府禁止拍攝電影後創作了共3部電影,今年拍攝的新作《Taxi》更加彰顯了「如何在自由受限制的情況下展現創作自由」。由於拍攝電影屬違法,於是Jafar Panahi發揮創意,親身擔任的士司機,於伊朗首都德黑蘭行車接載不同乘客,並於的士內安裝一般車子也會配備的平價攝影鏡頭,紀錄與乘客的對話,藉以真實地反映當地的社會現況,在違法的情況下完成新作《Taxi》,最後偷運影片至柏林影展,最終勇奪大獎,震驚國際影壇。

Jafar Panahi憑創意擊敗極權政府,拍攝出比起寫實電影更真實、更有意義的大作。香港電影業正值危急存亡之秋,業界人士和不少親中「親上腦」的政界人士常指「拍攝本土電影條件有限」,強調「香港市場萎縮致拍攝電影的資金不足」、「內地龐大市場才是出路」等歪理。看看伊朗的Jafar Panahi不止資金不足,連找人手、找演員、找拍攝器材的條件也沒有,只能依靠一人之力單打獨鬥,連合法拍攝電影的條件也沒有,冒著再被監禁的風險也能成功創作出得獎佳作。

電影最迷人的地方是它擁有無限的可能性。Jafar Panahi憑《Taxi》告訴全世界熱愛電影的朋友,只要憑創意、決心和冒險精神,沒有什麼能夠限制電影的創作。市場細、資金不足,拍攝本土電影條件有限?北望神州的香港電影人看看人家Jafar Panahi,你還敢說自己「條件有限」嗎?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