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啊樂

修讀新聞傳播系學生,未曾有一股改變世界的作氣,但寄望以所知所能分享自己看法,或許不是見解獨到,仍盼我的文字與聲音在社會中可有一番作為。 網誌

國際

Kabul taxi 的時代革命

Kabul taxi 的時代革命
廣告

廣告

根據無國界記者協會調查,阿富汗在180個國家中新聞自由與言論自由排第122位。其實,結果都不太驚訝,但最近一個的士司機發起的Facebook帳戶“kabul taxi”,使阿富汗內部的腐敗與貪污重新令人關注。

事實上,這個諷刺當地政制的帳戶,激起阿富汗對其帳戶封殺,此舉反而觸怒更多爭取自由權益的記者單位,甚至國際社會反對其獨裁之舉。

無論kabul taxi風波,斯諾登事件,更甚雨傘運動,令大眾對各地政府應對策略更加關注,除此之外,更考驗政權的穩定性,但往往政府對正視社會問題顯然焦點跟百姓不一,阿富汗政府寧願追捕司機而放棄重點追擊經常發生的自殺式襲擊,美國放棄向國際對自家“國家安全”定義向公眾解釋,反而向全球下追捕令,香港並非立即召開雙方討論會反而投放催淚彈,奢望制止衝突的升溫。似乎雙方立場隨時代改變越拉越遠,歸究於如何視政府的權力,市民賦予的還是為社會穩定而毫無疑問地執行?

我不亂下結論,只知這個時代記者的“第四權”更被看重,網絡的“第五權”將會大行其道,料革命會不斷發生,唯“國家安全”與“社會公義”之矛會不斷磨擦。今天這個世界最貧窮國家之一的地方也燃點起革命,矛盾之戰相信指日可待。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