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明搞暗O:一場大學生的社會實驗

廣告
明搞暗O:一場大學生的社會實驗

廣告

到了八九月,在街上總會見到一大班男男女女在街頭跑來跑去,目的是為了完成City Hunt任務,又或者在街頭跳快閃舞。這時候,媒體上就開始出現一些關於Ocamp的報導:淫game、搵贊助、浪費資源、為爭人開片......甚至,有準大學生在參與Ocamp後自殺身亡。種種批評,都是衝著大學生而來的。

要確切回應社會批評,就先要了解到底「迎新營」是怎麼樣的一回事。最主流的意見,就是迎新營是新生認識朋友的地方,也是讓新生和舊生建立關係的平台;而新生籍著參與遊戲和活動,突破自己一直的思維,做好準備成為一個大學生,迎接未來的挑戰。

問題來了,突破思維到底是怎樣的思維?為甚麼一定要通過去識朋友?到底那些挑戰道德底線、浪費資源的活動,到新生的成長有何幫助?

我們無法回答以上的問題,但卻衍生了另一個想法:為何我們不能搞一個City Hunt唔做膠嘢、沒有Camp fire and dance、沒有水戰的Ocamp?為甚麼Ocamp的內容都被規範地來來去去嗰幾樣?為甚麼Ocamp不能是社會和生活面向的?為甚麼只有搞手才能決定分組和分房?

於是,我們決定利用樹仁行動作為平台,做一場屬於大學生的社會實驗。過去的日子,樹仁行動直都提倡要在校園裡提供一個另類的校園生活選擇。我們曾經在校園裡做過不同實驗和行動,例如擅用紅磚地野餐、霸佔三十五空置枱作街站,反對831決定、組織罷委會,以直接行動衝擊OSA管治。

今次我們的構想是,而場地、活動、飲食安排,同學只需直接向提供場地、活動、飲食安排的機構繳費,樹仁行動擔任聯絡與安排的工作。而如果我們最終無法安排宿營場地,我們或將以露營的方式進行(當然這不會收大家營費)。

我們的City Hunt將會深入被市區重建影響的區域,了解都市更新對城市面貌的影響;穿越城鄉邊界,利用最環保、無排放的交通工具游走面對迫遷威脅的鄉村;不玩無底線淫game,但可以無底線地討論性別議題;不需要衣服解放,但必然會是一場思想解放;沒有組爸組媽老鬼spy,分組、分房的權力歸於參與者,以商議民主解決分歧;抵制商業贊助,支援民間組織。

自主生活,由重奪Ocamp開始。以大學五件事為核心的大學文化是時候被更新了,樹仁行動今次衝擊的不是制度和官僚,而是要衝擊近年大學的文化,衝擊那種物資與利益至上的主流價值。

活動資訊
樹仁行動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