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

許 sir 中伏(假中立 2)

廣告
許 sir 中伏(假中立 2)

廣告

前言:做個推斷,以下問題在未來數年仍會討論;記者追問、市民憤怒、勞苦的警員不得不思考。(中部。每部獨立成篇。)

上篇,「擱置判斷」,指出中立的麻木、警察面臨清場責任

中篇(即本文)「許sir中伏」,批許sir淪爲政治公關的事實,並談政治性判斷、政治可能性

下篇,「特首跑馬仔、民主袋住先」,談葉劉王晶之愛國,及民主權之實踐

政治判斷中立

四點鐘許sir :許sir 與曾sir從不採取具體的政治立場去判斷佔領行動。許 sir 批佔領者逃避責任——躲在背後,一味將警察和抗爭者推到對立面,任由民怨升溫、衝突爆發,「這又算是甚麽道德和勇氣呢?」。必須一提,這雖屬道德判斷,背後卻是極力政治中立的,因爲在政治中立前提下,市民須遵守法律,維護社會秩序。許 sir 身為模範警察,不可能告訴大家法律不重要、秩序不重要。罵其政治公關,實是蒙冤受屈。(注一)

道德判斷的考慮然而,刻意去做政治公關是一回事,無意中成爲政治公關卻是另一回事。批評佔者的道德,必屬道德判斷,道德判斷成立與否,須考慮一切相關因素:若有普通市民左穿右插,在高速公路上疾步,這在法律和社會秩序上都不能接受;但若此人絕非玩耍, 而是要救五位錯闖公路跌倒的公公婆婆,誰能責備此人的「道德和勇氣」?

許 sir 會問,筆者舉的例太特殊了,如今佔路人士長期破壞社會秩序、損害公衆使用道路的權利——還不夠清楚嗎?他們早該走了,他們要表達的聲音夠清楚了。許 sir ,你錯了,問題正是:佔者和不少警員都無法同意你這立場 ——「他們早該走了,他們要表達的聲音夠清楚了」,屬政治判斷,若要成立,須有充分政治及道德理由去否定佔領運動的一些政治觀點。佔領運動的哪些政治觀點?下文三段,會解釋清楚。

首先,香港人爭取民主三十年了,換來的是政府把假民主推銷,多年來,溫和路綫走得夠溫和夠漫長,民主黨連密室談判都做了,得到甚麽?如三十年換來的只是伊朗式民主,我們凴甚麽去理解「袋住之後」會有真民主?再等幾十年?細味王晶大導演所說的「大家怎知道五十年之後大陸不會開放」?

步入非中立,政治判斷,政治本質

許 sir 可能會問,難道「霸住條路」就有民主?筆者會解釋:「當然未必,但若毫無討價還價的條件,則從一開始我們甚麽希望都沒有。更重要者,政治參與不只是具體博弈,而是創造新的可能性,新的可能性又會帶出更多新的可能性,無人能一早預料 (可參考 Hannah Arendt: The Promise of Politics) —— 若按照舊有政治框架去服從去等待,難道我們要像可憐的美國黑奴那樣,先從17世紀等到19世紀的林肯,再等到20世紀逐步實現平等選舉權?查史女士輪迴四次也等不到啊。」

也許到這裡,許sir江sir仍不同意筆者所言,但只要稍思考上述問題,便知道:警察欲批評政治運動而不預設政治判斷——這是完全不可能的。除非,你刻意割離必須考慮的因素,只跟法律條文糾纏,挖空道德判斷的基礎,去做(淺薄的)道德判斷。(注二)

注一:然則,何以戴黃絲不中立,而戴藍絲卻中立?因爲藍絲所指的是支持警方,而警方是中立的,所以藍絲是中立的。明乎此,私煙也是中立的。

注二:關於法律與政治無法離開道德這點,近年最值得參考的著作包括 Ronald Dworkin: Justice for Hedgehogs)。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