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參與佔領運動人士意見調查(1)- 民衆留守意願清晰 撤離不乎現實情況

參與佔領運動人士意見調查(1)- 民衆留守意願清晰 撤離不乎現實情況
廣告

廣告

背景與方法

我是一名中大新聞與傳播學院博士候選人,在佔領運動中進行田野調查的同時,從星期二(十月二十一日)凌晨起,一些義工們和我開始在金鐘進行問卷調查,希望比較清晰地了解佔領人士的想法,供各方參考,避免因爲在各方議論或者「中間人」傳話之間誤判形勢,失落了對佔領人士情況具體的了解,阻礙各方為解決當前政治困局做出適切的決定。調查在全日不同時段在金鐘佔領區不同分組區域進行抽樣,由於沒有參加者名單,沒辦法進行隨機抽樣,因此訪問員會在區域内漫步,並定時找最接近的示威者做訪問,以增加調查隨機性。

由於調查全靠臨時義工參與,在人手不足的情況下,一開始並不能夠在旺角和銅鑼灣進行調查。直到十月二十三日,我們加入了旺角的樣本。現在調查仍然在進行中,並打算在短期内開始加入銅鑼灣的意見調查。金鐘的資料暫時包括從星期一凌晨起到星期三晚上爲止的數據,而旺角的數據則包括星期四早上到星期五(十月二十四日)凌晨時分。樣本暫時包括382人,其中240位是金鐘佔領者,142位是旺角佔領者。

在學聯和學民思潮等星期日進行投票決定接受政府提議與否之前,也許這個調查會有一定的前瞻性意義。以下資料分析將會比較問卷調查中佔領者整體、中堅人士和一般集會人士、以及金鐘和旺角佔領人士之間,在不同地區的佔領者呈現出對行動升級和暫停佔領方面的不同取態。

結果

群衆明顯不同意現在是撤離時機

從結果表格中可見,參與者明顯地支持繼續佔領運動。

在整個樣本之中,不同意或非常不同意重新開放行車路暫停佔領的比例佔超過80%,而同意暫停佔領的則只有5.8%。比較之下,中堅留守者(負責協調的、留守防綫的,以及營運街站的參與者)似乎沒有「累了」的跡象,反而比一般集會者更反對收貨離開(86.4%:76.8%),會在凌晨仍然留守的人士也比非凌晨留守人士更反對離開(87.2%:70.8%)。

同時,旺角的佔領者,也比金鐘的佔領者更反對離開(83%:78.7%)。

最後,比較與政府會談前後的意見,在會談後群衆明顯地更加反對撤離(前:後=72.4:88.6%),支持撤離的群衆比例更加由7.3%下跌至只有2.2%。這情況或者可以解讀為群衆對政府提出的解決方法並不滿意,認爲政府未能解答群衆爭取更開放的普選機制的訴求。

從佔領運動參與群衆的角度來説,似乎非常明顯地傾向不同意現在是撤離的時機。

從堅守到行動升級

除此之外,群衆對保護佔領區的意識也不薄弱。

整體來説59%被訪者表示願意到最前綫去保護佔領區,而表示不願意的則只有17.9%。可能由於近日的衝突情況比較多,旺角比金鐘佔領區的群衆的保護意識更強,有64%的旺角群衆表示願意到前綫保護佔領區,而金鐘的相對數字則是52.8%。

數據也顯示,凌晨留守的佔領者,比非凌晨留守的佔領者,更準備好參與保護佔領區的行動(凌晨:非淩晨=68.8:40.1)。

最後,群衆也似乎明顯地傾向認可,如果政府在談判中缺乏誠意,應該升級行動,並願意參與其中。認爲如果政府欠缺談判誠意的話應該升級行動,比起不同意升級行動的比例為78.7%:5.7%。而當升級行動時,願意走到最前的人數也達到48.7%,表明不願意在行動升級時走在前綫的則有19%。其中有32.2%的群衆不確定是否參與,可能是要視乎行動性質而定。

小結

總結來説,從調查可以了解到,在參與佔領運動的群衆之中,明顯地認爲現在不是撤離的時機,並對透過佔領運動爭取更民主的行政長官選舉制度頗爲堅持。同時,似乎也看見群衆對上次政府會談中開出的條件並不滿意。

在這樣的情況下,如果很現實地考慮,要群衆在現時撤離似乎是不乎現實情況的。在群衆留守意志明確的時候,似乎支持這場學生爭取民主運動的各界社會領袖、政客、意見領袖和市民,如果希望平息事件,可能更應該希望、要求、鼓勵、推動政府,能夠進一步考慮更積極的對2017年政改方案框架透過各種可能的機制爭取作出修正和改革,以回應大量參與佔領運動的市民的訴求。同時,在佔領的群衆留守意識非常清晰的時候,也可能需要小心監察政府處理佔領運動時使用的武力程度,以及反對佔領人士的暴力行爲,以避免流血事件一再發生。似乎要讓佔領事件平息,最好的方法還是透過談判,而做到政治問題,政治解決。

鳴謝:這個調查完全不是我的個人功勞,在此必須感謝市民的參與和義工投入的許多努力,一起進行這個艱辛的意見調查工作。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