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學聯學民回應旺角清場:政府知道自己理虧(2014年11月26日金鐘)

學聯學民回應旺角清場:政府知道自己理虧(2014年11月26日金鐘)
廣告

廣告

學聯學民就旺角清場及行動原則及方向發言transcript(2014年11月26日金鐘)

劉貳龍:各位好,我是學民思潮的劉貳龍。今日主要要交代幾件事,第一件事,我們看到,昨夜旺角,警方和執達吏清除亞皆老街的障礙物,然後將示威者都做清場行動。今日我們看到,特區政府、警察,他們都躲在法院權威後面,他們不夠膽去靠自己去做武力清場,他們也知道自己理虧。我們看到昨日旺角一班警察,用很大的暴力對待一班手無寸鐵的示威者。有人會說,昨夜他們用催淚噴霧劑,用警棍,看似降低了武力,從電視畫面,你不會覺得和催淚彈是一樣的傷害。但其實它們對身體做成的傷害,和催淚彈沒分別。其實警察還當示威者是香港人嗎?還當他們是身邊人嗎? 我想這牽涉到警方及特區政府如何看待示威者,究竟他是否尊重一班朋友的示威?

第二件就是,有朋友覺得,既然警方以暴力對待我們,我們便要以暴易暴,用相同方式看待他們。但我想問,縱然我們今日面對警方的暴力,我們可能看著身邊的人被打到頭破血流,甚至他可能是你的親人,你的朋友,但如果我們用相同方法對待警察或官員時,我們和當權者有何分別? 我覺得往後,整個運動下一步或有方向出現時,我希望大家記得我們今日這一班抗爭者,不要被憤怒吞噬我們的靈魂。我們希望大家不論採用何種行動,都能做到無忘初衷,就是記得我們走出來是有一些和平的底線是需要恪守(群眾鼓掌)。因為我想其實今天要守著的,不止是各個佔領區的防線,更加重要是我們每一個人內心的那個底線。希望大家都明白。

周永康:林鄭她昨天還是今天,形容清場時,用"鬆一口氣"來形容整件事。她當然不是說她自己,她是說香港市民及附近的商舖。當然她在用語言偽術,她心裡暗嘆,但她說不是她這樣說,是其他人這樣覺得。姑勿論是其他人的感受與否,出自她口中,我想,雖然她說鬆一口氣,但其實只不過是要香港人繼續吞這口氣。她說旺角清場,鬆一口氣的時候,你看學民的黃之鋒及學聯的岑敖暉,他們再次被押上警署。這時候,她為何還能說出鬆一口氣呢? 當這個政府一再不聽不處理你的訴求時,我相信她心裡也很明白,今天,她能說風涼話,但長此下去她不會好過,因為她的問題並未解決。(群眾鼓掌) 一日不解決問題,一日香港人都會走上街頭。(群眾鼓掌) 剛巧有件事,說回整個運動,這些日子,很多朋友覺得行動方向是要推進,我想這兒的朋友都同意這件事。所以剛剛的星期日,除了佔領區,大家都走出社區。除了學生,還有很多團體,還有很多uncles,aunties,都一起走到社區裡面,就是認為這場運動,除了守住防線,也要守住人心,所以大家都走入社區做更多的行動。但與此同時,有些朋友會就運動的策略提出自己的方向,好似吳文遠剛剛說,有些朋友是否覺得透過衝擊,可以繼續向政府施壓呢? 看回甘地的抗爭史,他們也是不合作運動,非暴力抗爭,公民抗命,迫到政府上談判桌上對話,他有成果,大家便稍事歇息。如果沒有成果,抗爭必然繼續。所以有朋友在香港這地方會思考下一步行動,有很多想法,希望可以拿出來,應用到這場運動,其實這是沒錯的,只是我們要考量的細節及原則在於,非暴力是否還應該堅持?是否應該繼續捍衛?

我們認為,非暴力這原則是應該繼續堅持和捍衛。(群眾鼓掌) 因為大家可以想像,如果大家不是(恪守)非暴力,而是用武力和政府格鬥時,他們有槍,他們有坦克,他們有大炮,他們的武力絕對能壓低任何市民。在這情況下,非暴力這精神為何重要就在於,當我們手無守鐵亦不會向對方施襲時,警方或政府,他迫於無奈,他只有和你對話,或是武力施襲。在這情況下,只有恪守非暴力原則,才會令社會明白,誰是誰非,誰對誰錯。所以非暴力才是抗爭者最大的武器。非暴力原則,如果我們放下了,就等同放下了我們的武器。(群眾鼓掌) 當然很多時,行動,我們會思考,純粹衝進一個地方,是否就代表能向政府施壓? 這個問題,前幾天,已想拿出來跟大家分享。這個思想背後的邏輯是,你衝進一個地方,就必然能令政府受壓。然而我們也要衡量,行動背後,社會是否明白,是否理解,是否同情,是否支持。如不,大家都想像到,既然社會沒壓力給它,政府對行動者,它可以掃走他們,或者冷待他們,這確確實實,是我們每次行動期間或背後,需要考量的細項。

大家可看看,台灣立法院的太陽花學運。他們衝入去立法院,但為何後來有朋友去行政院呢?就因為他們覺得,死守行政院,未必是最有效的施壓方式,所以當時有朋友去了行政院。然後政府接連犯錯,令到整個民情逆轉,這是台灣給我們的啟示。再加上當時,國民黨和民進黨都有黨爭,令到整個運動多加了化學因素。所以,就香港的運動,我同意,如果政府不給我們(訴求),我們就要行動,我們需要進一步行動,可以有不同方向。但說到直接行動時,我們亦要考慮這些因素,就是如何平衡社會對行動的看法。我們有些原則是必須堅持,否則,大家可以預計到,社會未必再同意,那些行動是恪守非暴力原則,是和我們本身提倡的運動的方向及理念一致。我們要求政府回應,否決或推翻831,你看到政府立場這麼硬,我們會想,如果每次對話都是先談原則,再談細節; 原則不同意的話,談細節也不過是在他的框架內打轉。當政府說831框架是不行(不可改變)時,我們可以思考另一個方向,政府說831框架不可撼動,但政府也知道立法會必然會否決,那未來如果再啟五部曲,2015年,2016年,2017年,你是否能提出好實在,concrete的方向,去告訴香港人,未來的改革路是如何?這沒有抵觸他的831方案,但想大家思考的是,這個運動的需求,除了一個方面之外,也可由另一方面去截撃它,繼續向它施壓。

昨日梁麗幗在這兒說過,我們的政治訴求必然是繼續爭取,不會放棄,我們也和不同地區的朋友商量不同的行動。未來我們預見會有很多的方案,很多想法會付諸實行。何時發生,其實大家不知道。但我相信當中,大家必然要堅守非暴力原則,及希望在未來這短短的日子裡,大家呼籲多點朋友回來金鐘。因為我們認為,它不願意對話,或它不願意回應香港人的政治訴求時,政府需要感受壓力。當然,這行動方向未必必然成功,如果它不能向政府施壓,屆時我們必然繼續檢視我們整個運動的方向。這不是很廣泛的呼籲,但我相信這些問題,是大家思考整場運動時,必然會想到的方向或方法。這沒有對與錯,在策略和運動的研判上面,大家有不同的方向,這只是近來學生提出來的方法,當然其他方法,大家也會繼續思索及推進。社區,大家必須繼續去。公投,也必須繼續研究。因為大家都認為,若看整個時間表,向政府施壓,公投其實是要立法會否決它。當然不是說不做其他事,我們同時有幾個方案時,才能在面對讓政府這麼無恥的態度時,大家還有幾張不同的牌可以出招,還撃它。我相信,未來的日子,大家必然會繼續堅守下去。我們希望更加把握時間,去就整個運動去提出新的方向,新的路向。我們每一個人都可以堅持到底,希望不要令我們其他佔領區裡面,受到逮捕,受到毆打的朋友,白白犧牲了被警方施襲。我們希望我們在這裡可以堅持下去。謝謝各位。(群眾鼓掌)

劉貳龍:有少少想補充。有很多反佔領人士或建制派,他們覺得我們佔領了兩個月,是阻塞了交通,影響了佔領區內一些商戶的收入。但我想說,今日大家不斷怪責佔領產生的後果要去面對,但有沒有人想過,究竟今天這場佔領運動,解決的責任在誰?解決的最大責任,正正在梁振英政府,在政改三人組手上。面對著一班朋友佔領了差不多兩個月的時間,我們的政府依然無動於衷,只想冷處理或拖字訣時,它還是否個負責任的政府呢? 我在想今時今日,整個問題,整個佔領運動,責任必然在政府身上。我希望那些反對佔領的朋友或建制派想一想,為何今日(他)們對當權者那麼寬容,對一班無權的人,一直被壓迫著,一直想提出事實的人這麼苛刻呢?

我想其實政府官員及建制派必須好好反省,到底今日的政治問題,是否由他們一手做成,是否該由他們親手解決? 第二的是,都是關於之鋒。之鋒今早在旺角彌敦道被警員拒捕。過程中,警員對他行使很粗暴的暴力,甚至是超越一般程序。警方固然有執法的權力,但我希望,不是去你們的濫用公權力,不是去濫用你們警員的身份。縱然示威者佔領道路,也不輪到你用超越程序,超越合理範圍的武力去對待他們。即使你要拒捕他們,請你們按既定程序而不是用過度武力。

按:時間緊迫,無法打廣東話transcript,想感受語氣的話請看映像。抱歉。

映像(上傳者:dhkchannel)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