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沒「人口政策」,死梗!

廣告
沒「人口政策」,死梗!

廣告

剛公佈的人口政策諮詢文件顯示出來的左支右拙,反映出香港政府欠缺­自主思維,政策制訂受到政治考慮,多於香港實質的需要。政治固然­是現實的,目前的現實是香港政府在處理中港問題時受到中央政府的­思想制肘。所謂的人口政策,香港政府竟然不可決定香港人口的數量­和質量。所以,老徐可以權威地宣布,按目前的政治狀況,香港不可能有「人口政策」!Period!

沒有「人口政策」,香港的發展就會處處碰壁,三個字:死梗!所以,讓我告訴那些討厭政治的朋友,很多人都已經跟你說過,什麼政治就是生活,什麼你討厭政治,政治卻不討厭你,遲早有一天找上你!我現在告訴你,你就活在政治之中,已婚的你會因為政府的政策考慮生唔生仔,單身的你則會因為政府的政策結唔結到婚。生、老、病、死,人生每一個階段的福祉,試問有什麼可以逃脫政府政策也就是政治的影響呢?

政府的政策當中,堪稱是政策之本的就是「人口政策」了,人口者,說的是人,那麼還有什麼比「人」這個單位更基本的呢?政府的政策,無論是教育、醫療、勞工、經濟、交通運輸、房屋,you name it!無一不跟「人口」有關,所以「人口政策」之重要性是無法過度描述的。

是以這樣一份重要的文件終於在千呼萬喚、眾人引頸以待、望穿秋水的情勢之下出來了,但卻可用八個字去形容:「目標不清,進展不明!」查實這八個字是梁振英在特首選舉期間以此攻撃他的對手唐英年的,只因唐任政務司長時正是「人口政策督導委員會」的主席,梁振英為了要表逹他看重並熟知人口政策,於是發重砲攻擊唐在這方面的不足。於是我們有理由期望在梁的領導之下,這份「人口」文件會非同凡響。豈料仍然是舊瓶盛的舊酒,文件中提出要「解決」的「問題」(problem)是十年前已經提了出來的「人口老化」、「低出生率」、「勞動力不足」等等,而文件提出的方案也是「回應式」的、「頭痛醫頭式」的,既沒有全新視覺去看「人口」這個「議題」(issue),於是不單是「目標不清」,簡直就是「目標欠奉」。梁振英繼房屋政策之後,又在人口政策示範其「講就天下無敵,做就無心無力」的施政風格。

在公佈這份文件時,現任人口政策督導委員會主席林鄭月娥就高調地宣布文件的「三不原則」:不會為人口設上限,不會改變現行的單程證政策,不會視雙非童解決人口的途徑。這三不原則是互有關連的,其共通點都是涉及中央政府的權力。香港怎可能不需要制訂「人口上限」又或說「最佳人口數目」呢?無論如何這是說不通的,道理顯而易見,香港彈丸之地,土地稀缺,按現時之人口數目除以土地面積,已經是密度過高,香港人的住家迫狹,走在街上又人頭湧湧,生活空間質素之劣乃世界稱冠,訂立人口上限不要說不需要,簡直就是當務之急。林鄭用任何理由和數據去否定「人口上限」的必須,根本完全違反香港人日常生活經驗,亦違反常識。為什麼一名如此深資歷的政務官竟然會犯上一個這樣明顯的錯誤呢?

這當然不是林鄭犯的錯誤,而是香港官員普遍存在的一種「政治自限」心態,當一項政策涉及中央或是內地地方政府,他們就會失去「管治意志」,劃地自限,不敢越雷池半步。香港為什麼不可以訂立人口上限,是因為香港所有官員都認可了每天150人單程證數額是神聖不可侵犯的,就連按著香港發展的形勢提出數額的變動也被視為大逆之罪。既然這個單程證數額說不得、碰不得,只有「阿爺」說了算,明天他說把這個數額增加至每天300個,香港官員還是會照單全收的,試問在這樣的「政治自限」之下,香港又如何可以設定「人口上限」呢?

好了!人口量數管不到,就連人口的質素也控制不到,因為單程證申請者的審批權也是「干卿底事」。人口政策不能訂立人口的數目,又不能控制人口的質素,那就遑論要建立一個怎樣的社會如此高遠的理想了。試問香港如何可能有一份「人口政策」呢?!

為什麼我會說香港政府是「政治自限」而不是受限於政治現實呢?基本法22條對於「單程證」是這樣寫的:「……進入香港特別行政區定居的人數由中央人民政府主管部門徵求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的意見後確定。」這樣的寫法賦予香港政府一個不小的周旋餘地,只是香港政府有否利用這個周旋餘地?怕就只怕香港政府像一名「擦鞋仔」,不敢向中央政府如實地反映香港的實況,爭取最有利香港的政策。

這一份人口諮詢文件鮮有「人口移出」的內容,根據統計署數字,今年因不同理由移出香港的港人有近52,000人。近年移­民上升,移走的人都是有資產(中小企老闆),受過高等教育,移民­時是一家大小一起離開的。有想過為什麼這些人要離開他們最熟悉、­最容易賺到錢、親友都集中在這裡,可說是根之所在的香港?!再說­人口文件提到香港人生育率不高,原因又是什麼?

上述情況其實反映出愈來愈多香港人對這個地方失去了信心,有能力­的則離開,沒能力離開的則不願意生育,免得下一代受罪。究竟香港­人顧慮的是什麼?香港人最大的顧慮是香港沒有一個公平、公正、公­開的真普選政治制度,香港近年的政制紛爭和政府管治質素的下降,­再加上見到中央政府對給與香港真普選欠缺誠意,這都解釋了香港人­近年移民潮的重現和生育率下降。

所以,如果不力爭真普選,香港的人口將繼續移出,香港人繼續不願­意生育,人口政策只是空中樓閣。符合香港需要的優質利民的政策亦­不會出現。

歡迎訂閲《老徐的時事評論》頻道( http://YouTube.com/user/TsuisCritique )

題為編輯所改。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