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麥馬高

網站編輯部成員 網誌

體育

入場睇波 咪剩係鬧

廣告

廣告

IMG_7974

(獨媒特約報導)香港球迷一向以冷漠見稱,香港聯賽的比場氣氛猶如閉門作賽,即便香港隊「主場」都隨時變作客,觀眾大多數支持較有名氣的外隊,即便開波時候支持港隊,也會隨比賽進行而倒戈,拿正牌問候港隊球員。然而這個情況在這幾年來有所改變,一班死忠為港隊打氣的球迷組成香港力量(The Power of Hong Kong),隨港隊南征北戰。他們既是香港足球隊的第十二人,更可以說是香港足球不可或缺的一份子。記者於上週六(十二月二十九日)跟隨他們到達惠州奧林匹克體育場,見證這群有心人為港隊在省港杯首回合賽事打氣。

省港杯是廣東省和香港隊之間每年一度的傳統賽事,而自1979年成立以來,今屆已是第三十五屆舉行。比賽共設兩回合,由兩地輪流主場。當日早上十時多,打氣團成員相約在落馬洲出發,一行三十二人配上港隊球衣,浩浩蕩蕩登上旅遊巴。前往惠州需要兩個多小時車程,來回接近六個小時,真的不得不佩服這班有心人。惠州巿政府為了令下一屆的主辦權留在惠州,不惜「吹雞」市內近三千小學生「被球迷」起來。香港力量在惠州奧林匹克體育場頓時被四面八方的主場球迷打氣聲音所包圍,但他們沒有因而停頓下來,仍孜孜不倦為港隊加油。雖然港隊在首回合以一球見負,但由開波到完場步出球場的一刻,他們仍在高呼「We are Hong Kong」等口號,惠州球迷亦報以熱烈的掌聲作鼓勵。(元旦在香港舉行次次回合,港隊以2比1勝出,總比數2比2,互射十二碼勝出)

早前的東亞杯外圍賽也可看見香港力量的身影,每逢香港隊的賽事,便會有他們。每次比賽之前,他們均會預早到球場佈置一番,如掛上打氣橫額和區旗等。他們都是自發和無償的,要不是真心鍾愛和支持香港足球,實在很難長時間負出這麼多時間和心機。

打氣團成員之一馮肇文(Edmund)最為搶眼,港隊球衣、區旗作斗篷再配上紅色波鞋,真是由頭紅到落尾。他從事船務工作,雖然工作繁忙但亦常常「入場」支持香港足球,甚至說得上是風雨不改。他也是本地球會傑志的支持者,今年便曾跟隨傑志到新加坡觀看亞協杯賽事。他的第一次是在十二年前,「那時候還是中一,我記得那一場是愉園對快譯通,比賽氣氛很好。個次之後便愛上了香港足球,入場成了我的生活。」

IMG_7985

「這是我們的球隊,球員需要我們。」
Edmund表示早在2005年球巿仍較疲弱的時候,已有組織球迷打氣團的念頭。此外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開始聚在一起,曾組團到廣州、番禺、佛山、肇慶和惠州觀看港隊作客的賽事。打氣團其中一些成員更曾在去屆東亞杯和騰龍杯時,分別遠赴日本東京國立競技場和高雄左營國家體育場支持港隊。2010時年廣州花都亞運亦有近百多名球迷在場,不少打氣團的成員可說是走遍大江南北。去年省港杯,他們正式成立香港力量。Edmund表示希望十支甲組球隊的球迷均能參與其中,做到團結一致的支持香港隊。今年二月的亞州杯外圍賽,香港將時面對烏茲別克,他們也不怕路遠,計劃前往。

不過他坦言球迷的多寡和球隊成績絕對是掛勾的,成績較好時便多人入場。「三年前東亞運時真的很感動,全場都在叫喊:『We are Hong Kong!』在自己地方傳遞區旗,更一舉摘下金牌。真正有今生,無來世。」「這裡是球場,不是圖書館 。」他又覺得香港的觀眾一直以來只是靜靜的睇波,所以Edmund 十分羨慕外國熾熱的球場氣氛。

「無得打鼓,睇波仲有咩意思?」
「鄰近的廣州大聯盟真的很厲害,動不動也有幾千人……哈哈,我們已經盡做,希望每一次活動去繼續滲透和吸引更多人加入吧!」他邊說邊笑,記者亦不難感受到他所付出的努力。他指出,打氣團幾年前只叫喊口號,但近一年已唱起歌來,和國際接軌起來。不過他拒絕使用打氣棒,「打氣棒係響,但你估睇演唱會咩!而且都唔環保啦。」

現時打氣團的歌曲大多是借鏡英文歌,Edmund覺得廣東話的詞比較難填。在打氣團的標誌物方面,他們計劃推出如頸巾等更多精品。對於所謂的官方球迷會的產物,他始終認為球迷組織由非官方舉辦較好。他們唯一希望足總(即官方)可以做的事是往後能名正言順設立打氣區和能在打氣物品上能「開綠燈」。「現時小西灣、青衣和將軍奥球場都不能打鼓,不能打鼓的原因又很模糊,沒有明文說明。再者每次攜帶打氣物品入場皆要預先申請,今次惠州之行卻通行無阻,真的很諷刺。」

IMG_7951
圖:省港盃首回合港隊作客惠州

「改變潮流,你準備好未?」
阿清(清爺)是港隊和南華的忠實球迷,不要看他的身型有點胖,實情他是打氣團中最有感染力的一位。只要這位司令一聲叫喊,各成員「莫敢不從」。清爺正職是行政人員,因工作關係到過不同地方,亦有入場觀賞球賽;並曾移居新加坡十多年。他不諱言,香港的球迷文化和歐洲有很大分別。「香港球迷淨係識得鬧,睇波唔應該係咁。」

他強調香港球迷十分貫徹香港人的即食文化,成績好便入場。而且更有一種錯覺:入場睇波是「被娛樂」,球員要踢好波來娛樂觀眾。他非常不同意:「球迷和球員之間的關係是互動的,球迷的反應能給予很多鼓勵球員,我們之間是雙向的。」比賽九十分鐘期間,他和大聲公融為一體,口和手都沒停過下來。記者心想,如果有多一千個像清爺這樣的球迷,香港球場一定不再給人是閉門作賽的感覺了。

「我們只是想支持球隊而已。」
他又指出,香港足球是由不同的持分者組成,球迷也是其中一部分,所以每人都要盡一分力。而球迷做了應做的,負責行政的也應回應訴求。他批評康文署的思維及做法墨守成規。「球迷不是爛仔,亦不喜歡被當成爛仔。睇波唔郁幾時郁?」清爺覺得每次為球隊打氣時,康文署總把他們看待成犯人一般。「今天內地公安也沒有干涉我們的橫額上的字句和旗號,但在香港卻常以恐防有商業成分或政治宣傳作審查甚至拒批的原因。要說害怕,共產黨不是更害怕嗎?」

除此之外,他亦和記者分享了對新加坡聯賽的看法。他認為新加坡聯賽(S-League)的情況和港甲有點相似。如兩地聯賽均是有兩至三枝實力較強橫的隊伍,聯賽亦同在成立初期大受歡迎。,只是電視直播普及,本地波日漸被邊緣化。

他認為2010亞運是其中一次很好的體會,自己為港隊能再次打入十六強而感到自豪。但說到最難忘的經歷,他覺得還是不得不數去屆東亞杯,因為他在當地見識到日本球迷的熱情和打氣方法,十分羨慕他們的投入程度。他皺一皺眉:「香港不是做不到,而是香港人不願意踏出這一步。」

「嗯,有人會覺得香港波都沒有人睇,你班人仲搞咁多做乜?,但我會答佢,如果你認為自己是香港人,那香港隊正正是代表我們。」他認為入場和電視機前是不一樣,現場的激情是難能可貴,多多錢也買不到。「球場就是我們相見的地方,睇完波仲會一齊食飯。」他不諱言參加這個打氣團以來,最開心是識到很多志同道合的朋友。

IMG_7971
圖:廣東隊入球後,惠州的球迷馬上放煙花慶祝。

「球迷們,入場就郁!」
在早前亞冠盃抽籤前,亞洲足協便為有資格參加亞冠盃的國家作評分,評分項目共有11項,包括組織、技術水平、入座率、管理與穩健、市場推廣、商業規模、賽事營運、傳媒、球場、球會和設施。當中只有14個國家可以參與這個評核,而得分最高的頭三位是日本、南韓和沙特阿拉伯,中國排名亦僅得第六;香港更因水平不達標連參與評分的機會也沒有。

評分項目中的入座率是重要的一環,球迷的支持亦十分重要。這除了是球員的進步及取勝的動力之餘,更有助推動當權者改革的決心和增加投資者的投資力度。香港近年的世界排名每況愈下,去年年終排名更創歷史新低169位,今年才稍為回升至163位。香港隊的韓藉暫代教練金判坤曾說過願意「 Die for Hong Kong」,那麼這群一直對港隊不離不棄的球迷便是「Pump for Hong Kong」。香港球迷們,你們還在等甚麼?以後入左場就郁啦!

編輯:黃俊邦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