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

【文化論政】歐陽檉:電視發牌事件:當PRC遇上TVB

廣告
【文化論政】歐陽檉:電視發牌事件:當PRC遇上TVB

廣告

圖:歐陽檉

一國兩制,在官方的說法中,可以令香港和大陸優勢互補,是一種創造力。但在現實上,一國權力在半明半暗之間運作,亦有可能令兩制互相拖累,集兩家之短,變成破壞力。這種情況,最近突顯在香港電視不獲發牌一事上。香港政府對香港流行文化作出了一個重大的、「沒有政治因素」的政治決定,扼殺了香港流行文化等待已久的生機,揭示了一國兩制的缺陷。香港繼續如此下去,日後恐怕積弱難返。

大氣電波是珍貴的公共資源-這是廣播政策的基本常識,儘管科技的發展令我們要檢討審視這個道理。不過,在香港獨特的情況下,TVB佔用的遠遠不只是大氣電波,而是一個在香港最舉足輕重的文化生產系統-包攬了內容製作、發行、觀眾社群、以至品味審美等。TVB對創意工作者而言是一座少林寺,對藝員而言是一部造星機器,對大眾而言是接觸流行文化的門戶,真係「點只電視咁簡單」!

正因如此,香港流行文化大勢,往往成也TVB,敗也TVB。 無綫創業時期創作主導,一眾走在時代尖端,或留學歸來的年青人,大展拳腳,創造了膾炙人口的各類電視節目和流行曲,奠定了香港流行文化在華人世界的領導地位。後來無綫進入守業時期,變成會計主導,內容不進則退。由於長期沒有有力的競爭,尤其在亞視無力製作劇集以後,無線得以因循苟且十年又十年。

有人歸咎於香港觀眾不用腦。的確,慣性收視是一個現實,電視雞汁撈飯依然有。但另一方面,觀眾近年興起對抗性解讀(oppositional reading),早已形成分庭抗禮之勢。節目沒有創新,但觀眾有,社會有。加上網絡科技,大家可以迅速分享心中所想。我們可以在紅事(台慶)中看白事(觀眾外邊大灑溪錢),在專業劇集中看到不專業(法官由律政司委任?!),在古裝看到現代科技(衫袋裏手機的「光芒」)等。有識之士如林奕華、詹瑞文「二次創作」的舞台劇《萬千師奶賀台慶》場場爆滿,已經是數年以前的事。

俗語有云:唔怕唔識貨,最怕貨比貨。可以選擇的觀眾,其實已經作出了選擇,從收費電視或互聯網看英美日韓台等各國電視,琳琅滿目,各式其適。所以,其實觀眾早已想變。我覺得大家不要成日詆毀師奶,因為我相信,師奶有得揀,都會做老闆。

有人歸咎於香港創意人才凋零,年青一代不濟等。但其實近十多二十年,浸會大學、演藝學院等專上教育不斷為香港培養大量新血。不同人畢業以後,有不同出路。當中求職投靠TVB,仍然不少。創意勞動是一個特別的行業,工作者除了考慮薪酬待遇外,更對「產品」本身特別著緊,也很關心自己的技藝是否受到尊重(個別「至叻」藝人不在此列)。不少在TVB的製作人員,其實已經士氣低落。如果工作沒有意義和滿足感,就只能專業地交出一些行貨,一些學生時期拿去交功課一定肥佬的產品。我們見到港視不獲發牌的消息公佈後,被解僱員工竟然對他們的老闆王維基一片讚譽,蔚為奇觀。創意人渴求伯樂,擇木而棲,已經發生。我在網上看過《警界線》第一集,雖不至於是驚世傑作,但它畢竟提醒了我一件忘記已久的事-原來電視劇集,不同廣播劇,是要用眼看的。

觀眾想變,創作人想變,但TVB不想變。

昔日香港週邊國家和地區的流行文化工業未成氣候,香港一枝獨秀,有多少是相對而言的。今天人人飛躍進步,TVB出品在香港以外已經沒有剩下多少競爭力。近年來,面對觀眾流失的危機,TVB並無有效對策,只顧守著固有的經營模式,保住穩定盈利為先。它連冒半分的險也不願,因為並無需要。收視點要繼續賺到盡。

其實免費電視的基本營商模式,是將觀眾賣給廣告客戶。換句話說,電視是以數以百萬計觀眾寶貴的時間養大的。在現今資訊爆炸,觀眾注意力稀缺的世界,這是何等珍貴的資源!但TVB並沒有打算尊重觀眾。當大家以為《ATV焦點》已經低處未算低,《東張西望》竟然還可以做得恐怖過中央台《新聞聯播》-用了二十多分鐘教訓市民只可不作他選,沒有半句即使是最虛偽的反省和檢討。如此掩耳盜鈴,和民意脫節,竟和政府同出一轍。一個商營的電視台也可以如此和觀眾作對,令人大開眼界。

香港流行文化,是許多香港人身份認同的根本。一旦沒落,社會會更加躁動不安,現已達到亟待中興的地步。本來有肯冒險的投資者,有創新的製作人員,有求變的觀眾-香港流行文化的一次新轉機,取代TVB壟斷,可以說是萬事俱備,只欠東風。可以想像,換了是一個自主自強的政府,香港電視只會是重點扶持的對象!政府現在公佈不發牌的理由無一言之成理,無一不自相矛盾,不欲蓋彌彰。餘下的原因,其實就只有政治因素!

所謂「政治因素」,不一定是北京的直接命令,而是政府在各個同樣可行的決定間作出價值取捨。特首為香港作出了一個這樣的取捨:寧願香港停滯,也不可新增不確定的、有影響力而又可以接觸到普羅大眾的言論表達渠道。國內政局現正外弛內張,加上香港即將政改咨詢,從一國的角度考慮,維穩系數衝上雲霄,就自然不過了。

香港流行文化停滯的病因,不是「低俗」二字可以解釋一切,而是因為專制的中國,碰上一間唯利是圖的香港老店。文化創新或復興,就算沒有妨礙威脅任何人,也會變成次要考慮被犧牲。結果一個事事旦旦的TVB,加上一個事事硬闖的政府,兩大反派一唱一和,不死不降不走,不斷挑戰港人耐性的極限。不過,事情一直以來的發展,令我相信,港視事件,仍然只是一個開始!

作者為大學教師

文章刪減版載於《信報》-時事評論-「文化論政」-2013年11月25日

本欄逢週一見報,由「香港文化監察」邀請不同意見人士討論香港文化發展,集思廣益,出謀獻策。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