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黃俊邦

網站編輯部成員 網誌

教育

國教陣地戰困局——從一間小學說起

廣告

廣告

Picture 2
圖:家教會會員大會訂於早上八點半舉行,緊接親子旅行活動

上月反國教運動在政府總部結束佔領後,呼籲大家持續關注學校事務,在各自的位置努力。昨日又幾千人重返「公民廣場」,呼籲大家要將運動遍地開花,進入新階段。好了,這個新階段是什麼?潘先生及阿寶和女兒在反國教運動期間,也有熱心參與多晚的集會。他們女兒的學校——嘉諾撒培德學校,屬天主教香港教區,教區一直表示不會於今年開展「德育及國民教育科」。雖然如此,但兩人認為國民教育一直以來「已經以不同的方式滲曬入去」,因此仍然希望更多地關注學校的事務,他們發現,橫在他們面對的是一座巨山,這也許是每間學校的陣地戰——所謂運動的新階段——最真實的寫照。

家長會變家長課
故事從今年九月份說起,因著社會反對國民教育議題熾熱,擁有一位就讀小四女兒的潘先生及阿寶分別去信校長,就「國民教育」及「以普通話教授中文」兩件事向學校提出意見,他們本來對女兒在學校的學習也不甚了了,但在反國教運動期間,開始留意女兒接受的學校教育。後來他們獲覆信指將於十月十三日的「小一至小六家長會」上解答,然而當日的情況令他們感到失望,其中所反映的,亦是長久以來家校關係猶如學校領導家長的統屬關係。

當日潘先生及阿寶懷著期望出席家長會,然而他們發現,學校與家長似乎從來沒有就校政作討論的傳統,那個傳統是家長一般十分信任學校,不認為自己在校政上有任何角色,這當然包括他們兩人在反國教運動前的想法。

家長會當日約有八十名家長出席,「家長會」開首近兩小時的環節,分別是校長及教員上台向家長進行題為「哪有不動氣的父母」的演說。兩人乖乖聽畢全部發言,當演說結束,終於到了「答問環節及小休」環節,校方的主持卻打算匆匆跳過此環節,著家長到各自的班房會見班主任。,這或許不是校方故意不讓家長發言,而是因為從來沒有家長有問題要問校方。

當時潘先生舉手發問,就「以普通話教授中文」一事作跟進提問,他講話約兩分鐘後便被校方人員收咪,表示時間關係不能再發問。他不服並繼續高聲發言,最終校方並沒有公開回應他的提問,只著他此環節後留下私下再談。其他家長紛紛鼓掌支持校方的決定,並各自到其他班房會見班主任。

討論困難重重 「你講既野好深」
潘先生與阿寶均在該環節結束後留下,與校長及負責中文科的鄭老師私下再談,整個過程可說是困難重重。

香港整個的教育制度深深陷於市場化思維之中,把家長視為顧客而不是「持份者」,這不是一時三刻可以解決。對於潘先生及阿寶提出的問題,趙校長表示「食野唔岩可以去第二間」,用普通話亦是「大勢所趨」、「大學以前都無 IT 科目」,亦「影響唔到你個女」。阿寶回應說 IT 是應用科目,與深刻地影響人的思維方式的語言教育有分別會面最終校長竟表示「你地既理據好深」,又說潘生潘太是「拔尖心態」,最後更表示「唔鍾意可以轉校」。

政府在撤回指引之後,常常念茲王茲說學校有自主權,然而這不過是一個神話。學校獲得多少資源很大程度上取決於政府,在課程內容上,教育局可以透過指引及公開考試進行「宏觀調控」,甚至乎政府贊助甚麼類型的課外活動,無不影響著學校的日常運作。這意味的並不是幾份白紙黑字的文件或指引,而是一種思維模式。

阿寶回憶起那日的討論,她對鄭老師的印象是很熟悉課程範圍及發展,是一個盡責的老師。除了中國語文學識豐富外,亦很了解粵語、普通話由來、特色及兩者分別。縱然如此,他們可以改變教育局提出的「普教中」的大勢嗎?

過場式民主的家教會
正因為家長從來不大過問校政,信任學校或是認為自己不及學校的「專業判斷」,以致在學校缺乏討論及民主的土壤。「活化」家教會,防止學校重推「德育及國民教育科」,真的是談何容易。

就在上述那次家長會翌週的星期一,潘先生在學校的網頁上,發現一封由家教會發出的「嚴正聲明」,全力支持學校推行「普通話教中文」。用上措辭嚴厲的「嚴正聲明」的字眼,潘先生及阿寶感到非常愕然,不過是一個反對的聲音,真的需要高調發出聲明?經此事件之後,二人感到校方及家教會根本壓根兒不歡迎討論。

Picture 1

就在看到那份聲明的當日,他們又收到一張通告,表示本星期日二十一日將舉行家教會會員大會,不足七日通知。大會時間安排在早上八點半,全長一小時,在通告上列明是因為要配合一個由家教會舉辦的親子旅行活動,該活動將於同日早上九點半出發。冠冕堂皇的理由可以是「確保足夠的人數出席會員大會」,然而當大會只有一小時,而接著大會的活動是旅行,誰還會有心認真參與會員大會,就校政提出意見?當然,現實的原因是其實對大部份家長來說,會員大會與親子旅行是同一回事。

他們兩人均表示,他們不是「要搞事」,只是希望認真與校方討論和溝通,阿寶便曾主動向校方提議可協助學校舉行公民教育課及座談會,但沒有回音。他們希望天主教教區能夠為轄下的學校,訂定一個完善、真正與家長溝通的機制。

這是其中一個「公民廣場、遍地開花」的故事。阿寶說「我知道好難,但唔通難就唔去做?」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