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張知行

個人網誌︰http://wings-of-obscure-desire.blogspot.hk/ 網誌

生活

槍戰片rebranding —《掃毒》

槍戰片rebranding —《掃毒》
廣告

廣告

曾經有對自小認識、出生入死的好兄弟,因為各種仇怨最後在貨櫃場飛車互撞並子彈橫飛,這是吳宇森《喋血街頭》(1990) 的經典結局,有傳這個結局是當時《喋血街頭》試映後反應不佳,刻意補怕來增加一些動作和對戰元素。對比吳宇森其他的電影結果,《喋血街頭》無疑是處理得比較兀突,是一個瑕疵甚明顯的結局。

事隔23年,陳木勝的最新作品《掃毒》,重新演譯了《喋血街頭》貨櫃場飛車一幕,將這幕飛車移前成為戲中的各主角之轉折點。《掃毒》重新包裝吳宇森電影世界的華麗和荒謬,以新角度演繹重置於當今環境可能已過時的情節。《掃毒》回顧舊日經典,但有叫人想不到的感覺。

向吳宇森致敬

由《廿二世紀殺人網絡》穿「Mark哥褸」、帶黑超、持兩枝機關槍的Neo,到電視劇《他來自江湖》中、的士佬何金水咬住牙簽發誓以後不會再讓八婆們用手指指住個頭,多年來,世界各地的創作者用過不同的方式向吳宇森的電影世界致敬。近年,吳宇森式一個對幾十個的槍戰,好像較以前沒那麼流行,可能觀眾對那個荒誕的暴力世界有點看膩了,而陳木勝的《掃毒》,確實為吳宇森的英雄元素帶來新景象。

首先,《掃毒》的設定,真的很像吳宇森的《喋血街頭》。兩部電影都有三名識於微時的好兄弟,《喋血街頭》的三位(分別由梁朝偉、張學友和李子雄主演) 成長於60年代的徙置區,希望來到越南做走私生意過新的生活;《掃毒》的子偉、阿天和勁秋(分別由張家輝、劉青雲和古天樂主演) 則成長於舊式公共屋邨,求新生活之欲望主要集中在古天樂演的勁秋一角,他不想再當卧底,希望及早完成任服跟太太和快將出生的女兒過安穩生活,命運卻要他繼續卧底任務,跟子偉和阿天來到泰國,引出國際毒梟八面佛 (盧海鵬演)。


《掃毒》的故事、情節和角色等等,都教人想起《喋血街頭》中三個朋友之間的恩怨情仇

《掃毒》的故事發展,依然甚有《喋血街頭》的影子。《喋血街頭》三子的角色分野比較明顯,李子雄就是奸的,時刻只記著錢,也為錢出賣了友誼;張學友則是被犧牲的一位,他先被李子雄槍傷頭部,後來梁朝偉不忍他槍傷的後遺,更在離開越南前把他殺了免他再受痛苦;復仇者的角色則由梁朝偉擔演。《掃毒》三子關係則遠比《喋血街頭》複雜得多,各人的行動是互相牽引著,阿天為了正義和緝拿八面佛將眾兄弟逼至命運的死角,勁秋被逼得透不過氣,在死亡恐懼和渴望與家人團聚驅使下撥出通敵的電話,導致兄弟間你死還是他亡的終極兩難局面。但《掃毒》安排了三子在《喋血街頭》的復仇舞台貨櫃場再度回會,三人之間的仇恨、恩怨和寬恕猶如那幕飛車大戰的碰碰撞撞。

港式槍戰加入Cult片元素

無論吳宇森、林嶺東、還是麥當雄,他們的電影暴力多限於中槍噴血和埋身的拳打腳踢,不幸的好人可以為兄弟擋幾十槍,壞人亦較少遇上不人道的折磨,通常都是被人射爆頭就算,最重要都是要報到仇。《掃毒》則滲入了一點美式B片的暴力元素,屍身跌落鱷魚潭,用刀將自己的手掌斬開等等,比以往的更血淋淋。

但在一片血腥之中,《掃毒》加添了不少低俗幽默。在這類男性主導的槍戰電影,總有名一往情深的女子;但在《掃毒》助她的最愛重生、甚或捨棄自己生命的情深女子,卻是一名人妖,張家輝演的子偉一談起她,就不自覺的飲起烈酒來。動作場面也在玩弄槍戰片箇中荒謬,被機關槍身卡住頸喉並壓倒在地上,被壓者原來可以不斷開槍,透過從槍膛彈出來的彈殼攻擊對方面部和眼睛。經典場面如將槍枝在地面踢來踢去、子彈在關鍵時間用盡等等,《掃毒》處理的時候都帶有點滑稽的感覺,我特別喜歡兩人同時在地上拾起手槍射向對方一幕,是《英雄本色2》Ken哥單挑殺傑仔仇人的濃縮版,碰巧兩者的處理都是在兩條柱之間發生。


由徐克執導的《英雄本色3夕陽之歌》中,梅艷芳教周潤發用槍一幕;到《掃毒》張家輝則以教槍來取悅敵人女兒的歡心。

輸人不輸陣

一個對幾十個,是這類槍戰片一定會有的場景,這樣的情節雖然不真實,但總教人百看不厭。當子偉、阿天和勁秋面對終極的百人槍戰之前,他們各自坐在沙發,用上吳宇森應該會用來營造緊張的慢鏡頭之時間長度,談起兒時踢足球遇上流氓打架的往事,他們得出一個結論,輸人不輸陣。輸人不輸陣是一種明知不可為而為之的氣概,單是這份氣概有萬般莫敵的電影感。子偉、阿天和勁秋三人站著,就是向著三個固定方向開槍差不多已幹掉所有嘍囉,而他們直接中槍時連一貫的主角痛楚呻吟時間《掃毒》也節省了不少,是赤裸裸又帶點玩味的輸人不輸陣。

《掃毒》以鄭少秋名曲《誓要入刀山》串連了多個重要情節,為電影營造一種甚有趣的懷舊感,同時亦呼應這種輸人不輸陣、勇往直前的氣概。不只男主角們,連奸角也被「誓要去,入刀山」之氣概所感染。古惑仔為救大佬,拿著西瓜刀衝上公屋天台,在梯間卻被八面佛的僱傭兵以機關槍如波子機般掃射,明顯是導演刻意加入的以卵擊石滑稽場面;而八面佛在最後槍戰一場戲,如電子遊戲般的終極對手出場,他甚或對自己在電影中擔當之角色有種自我意識,禁不住說「是你們逼我出場」,自說自話地解釋了為何他旗下的嘍囉已死得七七八八,還要跟主角三人來個正面衝突不可,那是奸角們另一種「誓要去,入刀山」之精神。


《英雄本色2》真真正正「誓要去,入刀山」的大屋血戰,到了《掃毒》中主角和奸角於最終一戰則帶有對結局自身的戲謔感覺。

(此為原稿,修訂後刊於明報2013年11月29日)

原文刊於此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