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

專訪《血色海豚》製作人Ric O’Barry

廣告
專訪《血色海豚》製作人Ric O’Barry

廣告

今年九月,香港保護海豚活躍人士Suzette前往日本太地町抗議漁民捕殺海豚,「豚聚一家」透過她與《血色海豚》製作人之一Ric O’Barry進行了文字專訪,內容除揭示了漁民在1960年代開始, 使用尖鐵卡住海豚的噴氣孔, 再把木柄放進噴氣孔以停止牠們血液流動, 這種殘忍捕殺海豚方法外,更談到野外海豚和困養海豚的明顯差別,以下是訪問摘要:

1)這次抗議的目的和最終目標是什麼?
Ric: 這不是一個抗議,這行動目標是爭取取消每年獵殺海豚活動和停止圈養海豚這種工業。此外,行動也希望加強日本活躍份子的力量,使他們可以接手這項行動。由於屠殺是在太地町發生,只有日本本地的活躍份子,才能停止這項工業。

2)去年和今年在太地町的抗議有什麼不同?
Ric: 今年的抗議是歷史性的。這是十年來第一次有更多的日本活躍份子站出來。這是讓好事。長遠來說,我希望我可以以遊客或朋友身份來到日本,而日本人自己接手太地町的抗議活動。

3)過去幾年在整個日本及在太地町分別有多少海豚被獵殺?相較過去,被臘殺的數目有減少嗎?
Ric: 十年前,每一年,整個日本有23,000條海豚被殺,而去年的數目降至900條以下,日本人知道了海豚肉受水銀污染,對身體健康有害,因此已經減少了進食海豚肉。

4)太地町漁夫今年捕捉海豚的方法有改變嗎?
Ric: 沒有。自從1960年代開始獵殺海豚後,捕捉海豚的手法便變得很殘忍。他們使用帶木柄的尖鐵,將尖鐵卡住海豚的噴氣孔,再把木柄放進噴氣孔以停止牠們血液流動。這種獵殺方式極度殘酷。

5)在日本,你的生命和安全有受到威脅嗎?
Ric: 我之前曾被流氓威脅,他們威脅會殺害我及我的兒子。幸好當地警察十分專業,很值得尊重。他們保護了我們每一個人。九月一日在太地町時,一些警察也來有效率地保護我們所有人,尤其是九月一日有一些右翼人士前來太地,反對我們的抗議活動,他們也保護了我們。

6)日本的核物質如何影響到海洋生物?核電廠洩核後引起什麼嚴重問題嗎?太地町的海豚和鯨魚的組織活檢取樣的結果又如何?
Ric: 對,核物質的外洩對所有海洋生命均受到極大影響。.

7)在香港的海洋公園,寬吻海豚屬的生存率是0.94,而這比美國國家海洋和大氣管理局調查所得的數字0.97低很多。你在其他國家,如歐洲、加拿大、韓國等有相關發現嗎?
Ric: 如果沒有基本的數據,這將無從得知。被囚禁的海豚只能夠繼續生存,它們能生存很久,但生存跟生活不一樣。它們在野外環境下是「生活」,在被囚禁的環境下是「生存」。在被囚禁的環境下,很多事不能自己選擇。生存和生活有很大的分別。身為人類,僅在一個很小的房間,我們也可以繼續生存,可以吃可以走,但歸根到底我們只是在生存,並不是真正的在活著。這不但不健康,更可導致異常行為。活著是不一樣的,你活著時有為自己作主的自由,能為自己設想,而被囚禁的海豚並不快樂,也不能擁有正常的生活。

8)自從發佈「血色海灣」後,市場對海豚的需求下降了,當地漁民收入受影響,令他們十分不滿。日本政府就此有什麼解決方案嗎?
Ric: 在日本,海豚肉的需求下降了,但因海豚表演而囚禁海豚的需求上升了。現時日本約有一百間海豚館,是全球之首,中國排名第二,緊接著美國。

9)聽說某些日本人仍然認為獵殺海豚是他們的傳統文化,並認為「血色海灣」這部紀錄片沒有考慮到這個因素。對此你有什麼想法?你有接收到他們的強烈迴響嗎?
Ric: 獵殺海豚源於1960年代開始,因此並不是一個傳統。…獵殺海豚從Futo開始,那時,Mr. Ishi主要是教漁民如何捕捉海豚,但現在他成為了保護海豚一份子,不再獵殺海豚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