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教育工作關注組

教育工作關注組由前線教師和關注教育的家長、學生和文化界人士組成,透過舉辦讀書會、研討會和在不同平台撰文,聯合教師和各界捍衛課堂自主,推廣公民教育和豐富通識想像,以回應社會上對通識科的憂慮和質疑。 我們的宗旨 - 堅持捍衛教育專業與課堂自主 - 維護及貫徹通識科多角度及批判性思考理念 - 拒絕政治審查 我們的工作 ‧開辦給家長和基層的通識課,讓家長和大眾了解通識到底是什麼 ‧於主場新聞專欄,討論通識、教育與生活 ‧於評台專欄,探討通識科發展 ‧於《讀書好》雜誌不定期供稿,用知識擴闊通識想像 ‧流動讀書組推動教師閱讀和討論 ‧積極以通識教師身份介入公共討論 ‧監察和回應對通識科的不尋常攻擊 ‧舉辦研討會,關注通識科課程改革 網誌

教育

現代人的道德基礎與政治角力:讀《正義之心》(The Righteous Mind) (下)

現代人的道德基礎與政治角力:讀《正義之心》(The Righteous Mind) (下)
廣告

廣告

文:雨言曷 (教育心理學家)

上文提及Jonathan Haidt 在書中提出,人的直覺比理據更快、更有力地影響道德判斷。某官員在即將大興土木的區域囤積土地、某議員在公開場合揶揄同事患殘障的家人、某老闆認為員工最低時薪為港幣二十元是合理的……這些事件能夠在瞬間觸動某些人的神經;公屋戶樓下泊了林寶堅尼、家長當眾為孩子辱罵老師、戒毒學校計劃遷到你的居所附近……這些事件又能夠令另一些人暴跳如雷。

Haidt 在書中提出六個道德基礎 (Moral Foundations),亦是現代人的道德敏感點。政治光譜中不同位置的人,也有不同的敏感點。當議題觸動你的敏感點,除非對方能夠在你的「敏感地帶」溝通,否則,就是「雞同鴨講」,最後的共同語言,只有低層次的人身攻擊。(為便於闡釋,以下討論姑且粗疏地將人分成建制和反建制兩個陣營。)

聖潔/墮落 (Sanctity/Degradation Foundation)

這敏感點源自於人類對食物、環境污染、疾病的誡備,時至今天,一些人對少數族裔、同性戀、粗話等感到厭惡,又視國旗、民主女神像、《基本法》為神聖不可侵犯。Haidt指出,對於自由主義者來說,這是不能理解的思想模式。可是,比較接近東方文化的香港,應該不難明白。

關懷/傷害 (Care/Harm Foundation)

「守護孩子」、「唔好搞我個仔」是兩句2012年反國教運動的矚目標語。

「係咪要公公婆婆衝出嚟政府先安心?」反東北發展成員哭訴。

「中華白海豚不會為自己發聲,但你可以為牠爭取,免受發展的威脅。」世界自然基金會呼籲公眾反對機場第三跑道計劃污染海洋。

以上幾個說法,目標均為牽動讀者的「關懷/傷害」敏感點。由最初人類保護後代的天性,發展至今天看見弱者受傷害時的憐憫之心。這相信是香港反建制陣營非常熟悉的感覺,因為會觸動他們的議題,大部分是觸動了這敏感點。可是,這並不代表支持建制的人士毫無憐憫之心,筆者的朋友和前輩中的政府支持者,見到貓狗被虐的新聞,依然痛心疾首。他們在乎,只是他們對此不是特別敏感。

公平/欺騙 (Fairness/Cheating Foundation)

《蘋果日報》報道的標題:「濫用監護制度 雙非童奪北區學位」

自由黨李梓敬在反對全民退休保障時發言:「我們的父母應該由我們去供養,不是要求其他人去供養。」

以上兩個說法,來自社會兩個看似對立的陣營,但其實彼此也為著公平與否來爭論。這個敏感點源自古時人與人合作、平等互利的狩獵行為,發展至今天,行騙、偷竊、濫取資源等均會觸動人的憤慨與內疚。這是建制和反建制人士均會注意的原則,可是,按Haidt的調查結果,對於一些反建制的人士來說,相比起守護弱者的大使命,公平的原則似乎位屬次要。

自由/壓逼 (Liberty/Oppression Foundation)

「在市場裡面,具有控制權和話事權的是最有錢的一小撮人,『無形之手』根本就是有形的大地產商和大財團,他們操控著市場,也壟斷了利潤的分配。」「爭取財富合理再分配聯席」在2011年的聲明道。

自由黨田北俊議員於本年7月反對政府繼續以雙倍印花稅控制樓市,認為「再用辣招,將違反自由市場原則」。

這敏感點源自於掌權者濫用權力帶來的威脅,凡是人覺察到有人試圖稱霸橫行、操控他人,它便會被觸動。有趣的是,建制和反建制人士,都各有一套說法:經濟自由主義者(在香港多屬建制派)認為市場能夠去蕪存菁,不用政府插手; 反建制人士則將大財團視為建制的部分,認為政府的角色在於防止企業將沉重的成本 (如:環境污染) 轉嫁無力對抗的人,保障小市民的選擇和福祉。

忠心/背叛 (Loyalty/Betrayal Foundation)

人類仍以部落形式生活時,維繫團結的聯盟有利族人的生存。今天,一些人將團隊的象徵,如母校校歌、國旗、國家隊、國家主席畫像,甚至「領土主權」等字眼,置於不可侮辱的神聖地位。近月,李柱銘和陳方安生到英、美討論香港政制發展問題,返港時遇上抗議,指二人「反中亂港」、「拜錯祠堂」; 泛民議員出席《城市論壇》時,被罵「漢奸」、「走狗」,屢見不鮮……都反映了一些人士將「忠心」看成道德原則的事實 (當然假設他們的行動不是受其他利益驅使)。

筆者曾與一位為人正直的前輩為國民教育一事辯論,他當時指責我們的反對行動:「教人愛國也不可以,有天理嗎? 中國人必須團結,不然就會重蹈被列強入侵的覆轍。」筆者當時不懂事,只暗罵此人是老頑固。可是,現在反省一下,我們當時一直對他說六四如何未平反 (企圖將理據建立於「自由/壓逼」的基礎)、國內貪腐如何嚴重(「公平/欺騙」的道德基礎)、豆腐渣工程如何令平民百姓受苦(「關懷/傷害」的道德基礎),從來沒有認真看待過那前輩對所屬國家忠心的需要,於是,自然地,我們不能好好的對話。

權威/顛覆 (Authority/Subversion Foundation)

有次在的士上與司機大佬就「佔中」問題討論,他反對以「佔中」爭取真普選,原因是:「香港只不過是一個市,一個市而已」,與周潤發在《滿城盡帶黃金甲》的一句對白「朕不給,你不能搶」有異曲同工之妙。

這被反建制陣營視為洪水猛獸的道德基礎,其實甚有淵源。人類的近親猩猩中的領袖 (Alpha male),在族群中負責平息動亂、保護家園,同時亦擁有資源的較大控制權。發展至今天,不少人對老闆、專業人士依然特別恭敬。沒有權力架構,就不會產生有效的社會制約。擁護建制的人士須注意的是,領袖不是蠻權,而是責任,有效的權威並不能強行建立,必須要由公認合理的不對等 (asymmetries)而生。

延伸資料:
關於道德心理學及六個道德基礎的心理測驗
關於如何尋找道德共識的文章及研究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