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黃俊邦

網站編輯部成員 網誌

規劃空隙 沙田排頭村前空地前世今生

廣告

廣告

IMG_7992

從沙田火車站步向沙田中央廣場及康文署的天橋,左方的沙田排頭村前的一片空地特別顯眼。今年年初的審計署報告,指責各政府部門在處理沙田排頭村非法佔用官地一事上互相推卸,就地政總署、運輸署及民政總署的投訴均全部或部份成立。報告一出,坊間均指排頭村村民是「村霸」,地政總署也迅速行動,在通往空地的出入口「種柱」阻止泊車,又架設多個「政府官地」告示牌,甚至設有廿四小時更亭,看守這片「政府土地」。據政府部門回覆,廿四小時保安每月涉及$28,785元公帑開支。

審計署的調查報告從九十年代談起,表示政府部門廿多年來均沒重視有關問題。然而這片空地之所以二十多年「不受規管」,實在要從它變成「官地」那一刻開始。

靜處排頭村一隅的「排頭餐廳」老闆藍玉棠棠叔是排頭村村長,他的兒子 Gary 一直就村民被指非法霸佔官地一事四處奔走。棠叔憶述,六十年代初期這片「官地」本是排頭村農地,一直延伸至今日城門河的沙田海海邊。直至政府表示要發展沙田新市鎮及擴展火車路軌,向村民作出賠償後才變成官地。然而火車及馬路建成之後,馬路與排頭村之間仍有一片空地未被使用。棠叔說,時任沙田民政專員的孫明揚口頭答應將這片空地交予村民使用。

IMG_7988

查這片官地的範圍,也可以見到這片空地之所以如此爭議。圖中黃色部份全為官地,一直延至排頭村的屋前,換言之假如政府強硬執行收回被「非法佔用官地」,按道理是可以一直封到排頭村村民的家門前。當年為何如此劃定收地範圍已不可考,但排頭村村民之所以如此憤憤不平,乃因為這片土地本來是村民的農地,在政府完成工務工程後,因該片土地未有使用而准許村民使用至今。

由收地到准許村民使用之後,其實政府也有多項相關這片土地的計劃,因各種原因受到不同程度延誤,致令這片官地繼續被「霸佔」。

審計署的報告提到其中一項,便是在九十年代中,政府曾計劃檢討新界小型屋宇政策,本打算將這片土地配合丁屋政策如是否擴展村界及配合村界發展新增停車設施。然而丁屋檢討政策拖延至今,這片土地也繼續命運待定。早於九十年化初,區域市政局亦曾建議將此地改建成休憩處,建議本待丁屋政策檢討完成後再審視,然而此方案亦隨殺局而不了了之。

IMG_7999
圖:興建天橋的預留位。

另一項相關的政策便是擬建的由火車站接駁沙田中央廣場的行人天橋。早在沙田中央廣場興建的九十年代中,已預留接駁位置連接火車站,二千年代初落成的沙田政府合署亦預留位置連接中央廣場。然而天橋連接的計劃一直未能落實,原因為擬議的天橋位置正是橫亙在這片空地的附近,受到排頭村村民反對。到近來「地產霸權」幾成社會共識,公眾對這些引導人流至私人物業的工程敏感度大增。政府與沙田中央廣場的新鴻基地產一直未能就天橋興建的費用及日後管理達成協議,居民又提出另類建橋方案,當局仍未有最終決定。

正因為六十年代後的收地協議,以及這幾十年來政府在這片官地使用上未有定案,才會出現政府部門「任由村民霸佔官地」的情況。因此期內運輸署會以公帑協助村民興建汽車出入口連接空地、地政總署會為這片空地重鋪地磚及建立花槽。

這三十年來,村民主要是使用此地作休憩、泊車之用,此處也有小販擺賣。Gary 強調只為方便村民,「附近這處沒有公用的停車場,一是使用私人的沙田中央廣場,或是遠離排頭村的希爾頓廣場停車場。」居民「霸地」,給市民的普通印象是有「陀地利益」,Gary 斬釘截鐵地說「無人收陀地既,有我斬個頭落黎。」他表示空地的停車位置都是開放公用的,沒有如一般村落般在地上劃上車牌「留位」。

Gary 表示,他們也計劃向政府短期租用土地,長遠也希望提交居民的規劃方案。

從排頭村一事,可以看到政府官地的管理制度。事件以「非法霸佔官地」去總結,明顯不能反映整個制度的問題。四十年前的收地範圍過大,當局便以容許村民使用多收的「官地」的不成文方法。當政府官僚系統收緊標準,各政府部門便無所適從。在地政總署的程序中,這確是「非法霸佔官地」。本來地政總署可以在土地用途未定的情況下,可以先以「短期租約」的方式租出土地,但政府當局就這片土地又有多項遷延日久未有決定的工程及政策,如路政署的行人天橋、區域市政局(如今職能歸康文署)的休憩處、民政局的丁屋檢討政策。運輸署依循「歷史慣例」,協助村民建行車出入口實無可厚非。

審計署的報告也提及幾項有建設性的措施,包括盡快就決定這片土地長遠用途,又責成運輸署研究將泊車規範化。可惜有關部門未見正視建議,反而是礙於傳媒報導「要做野」,以「種柱」、落「政府土地」牌甚至計劃圍上鐵絲網等駝鳥方法「解決」問題,無視如今這片土地成疏導往來火車站及政府合署人流、小販擺賣等現有緩衝用途,只以「不犯錯」的官僚思維處理事件。

當局回覆指,地政處豎立矮柱為的是阻止車輛駛進,運輸署亦認為附近有足夠的停車設施。當局亦表示「正根據該區的發展藍圖上就該地所規劃的「鄰舍休憩用地」用途,按現行程序處理,務求能盡快落實該地段的有關土地用途。」

相關報導:
「我們不是反對建橋,我們是反對路線。」──排頭村建行人天橋爭議記(二)〉 — 易汶健
「我們不是反對建橋,我們是反對路線。」──排頭村建行人天橋爭議記(一)〉 — 易汶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