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性別

欠託兒服務 基層婦女難投勞動市場

廣告

廣告

無標題
今年元旦期間,就有團體帶同小朋友上街示威,爭取兒童及婦女權益。

(獨媒特約報導)早前多個婦女團體到立法會外示威,抗議政府施政報告漠視婦女權益,托兒服務零政策,直接影響婦女投身勞動市場。香港婦女中心倡議幹事梁錫麟對梁振英未能兌現競選政綱承諾感到無奈,竟然「一隻字都沒提」。他認為,托兒服務影響婦女權益,同時與香港出生率和勞動供應情況也息息相關。

托兒服務嚴重不足
他指出,現時香港的托兒服務供應十分不足,而且價格昂貴,非低下階層家庭所能負擔。以深水埗區托兒服務為例,整個深水埗區只有一間日間托兒中心,而名額只有62位,雖然所提供的托兒服務質素優良,但價錢十分昂貴,約四千多港幣每月,這間有政府津貼的托兒中心雖然有給經濟困難的家長提供資助,但名額有限,只有1至2個。

相對便宜的托兒機構是互動托兒中心,收費每小時10至14元,但整個深水埗區只有3間,由非政府機構(NGO)開辦。由於場地有限,每間通常只提供4個名額。此外,梁表示這類托兒中心使用率很低,因為它所提供的服務時間很短(日間2點到6點),且公眾假期休息,並未能真正解決在職女性的托兒需求。

「社區保姆」計劃多漏洞
社署近年推出「鄰里支援幼兒照顧計劃」(俗稱社區保姆),每區內一間非政府機構(NGO)統籌,負責招募區內的婦女做義工。她們可以在中心照顧小孩,也可以把小孩帶回家中照料。家長需支付車馬費18至20元港幣予照顧者,有需要的家長也可根據入息申請全額或半額豁免。計劃在2010年起擴展到香港18區。

IMG1000
香港婦女中心協會倡議幹事梁錫麟,認為社署社區保姆計劃效用成疑。

不過,梁指出,社區保姆對照顧者和家長雙方都沒有保障。社區保姆以義工的形式提供服務,即服務並不穩定且非長期。他說:「義工未必天天有,有時候沒有或者名額不夠,不能提供穩定的照顧服務,上班的婦女不是說當日沒有人幫忙照顧小朋友就可以不上班。」再者,社區保姆缺乏正式訓練,往往由不同的照顧者輪流照顧同一名孩子,欠缺承擔關係。天水圍便曾經發生照顧者的男性家人性騷擾受照顧的小朋友。對家長而言,找陌生人照顧小朋友有一定風險,亦難以放心。

另一方面,計劃對義務性質的照顧者亦沒有充份保障。「保險工傷等都不包,如果有任何意外發生要他們自己負責」,梁補充,若綜援家庭申請做社區保姆,收入需要申報,超過了時數或金額就會被扣綜援額,影響他們參與時數。梁鍚麟曾經安排婦女代表與社會福利署(社署)溝通,希望改善計劃,如把社區保姆的車馬費與最低工資睇齊,使照顧者有更高動力持續參與。惟社署副署長回應不可能,不然計劃就變成「工作」,會變成勞工處的責任。

他無奈道:「社署成日說再想想,再討論下有什麼可以幫助大家,但是,可以看到政府根本沒有什麼措施去幫助她們。」現時社會對托兒服務的理解出現問題,只把它視為臨時性質、時間很短的服務,欠缺支援婦女就業的角度和概念。若社會無法協助家庭婦女就業,也就無法改善她們的生活。

促全民照顧兒童津貼 每月約1090元
梁鍚麟任職的中心曾委託城大梁麗清博士進行本地照顧兒童支援計劃研究,結果顯示坊間照顧津貼主要針對老弱病殘,忽略了兒童照顧。中心建議政府可以參照外國的做法,推出「全民照顧兒童津貼」計劃,即政府為全職在家照顧兒童的婦女提供津貼。他表示,參考外國數據,政府應為香港家庭每月提供約1090元的津貼,讓兒童免於因為經濟原因而得不到應有照顧。

相關報導:香港女社工協會評施政報告: 邊緣社會福利需要 漠視婦女困境

編輯:方鈺鈞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