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他們不懂,因為他叫Storven,中文譯作『食痾瞓』

廣告
他們不懂,因為他叫Storven,中文譯作『食痾瞓』

廣告

以下是筆者的親身經歷:
在的士上:
司機:「嗱,我就政治中立嘅,但係佔中阻住條街影響到我哋冇飯開就唔得。」
筆:「點影響發呢?」
司機:「阻住條街搞到我要兜路行囉。」
筆:「兜路行唔係賺多咗錢咩?」
司機:「er...咁你影響到其他人做生意嘛!」
筆:「但係你哋夜間的士唔係應該多咗好多人搭咩?夜晚咁多佔中人番屋企。」
司機:「er...(大概五秒後)總之攪到人冇飯開就唔好啦!」
筆:「哦……」
之後二十分鐘的路程也沒有對話了。

另一次親身經歷:
在巴士上,一位陌生婦人正在高談闊論。
婦人:「黃之鋒收美國好多錢㗎,攪亂個香港之後就走去美國嘆世界。」
筆者搭訕 :「太太,你點知㗎?」
婦人:「我有朋友話比我聽嘅。」
筆:「咁堅?」
婦人:「梗係啦,佢唔係收咗錢,點會走出嚟咁大聲講嘢吖。」
筆:「太太,咁又唔係個個都要收錢先上街嘅。」
婦人:「你都傻嘅,冇錢上街嚟做乜呀?你試下唔比錢我睇下我會唔會同你上街吖,貪個太陽唔夠曬呀?」
筆:「學生係爭取民主自由囉。」
婦人:「民主自由?唔洗食呀?你班友阻住我搵食,我攞把刀落去斬死晒你哋都得呀!」
筆:「咁惡?」
婦人:「咩呀!香港有言論自由嘅!吹咩!」
筆:「哦……」
(言論自由不正是學生爭取的嗎?)

兩次的經歷,筆者都沒有再繼續辯論下去,原因不是筆者認同了別人的想法,而是筆者知道世界上有一種人,叫做 Storven ,中文譯作『食痾瞓』。

根據馬斯洛人類需求五層次理論(Maslow's Hierarchy of Needs):食,痾,瞓是屬於最底層的『生活生理上的需要』(Physiological needs)層次,而民主與自由是屬於較高的『尊重的需要』(Esteem)和『自我成就的需要』(Self-actualization)的層次。

簡單來說,每個人在人生中追求的都可以不同,有人說他要的是一碗飯,有人說是金錢和權力,而有些人卻說是尊重每一個人的生命,每一個人天生便應該有的選擇權和自由。

最後,筆者記得有次在動物園裡聽到一位小孩問了爸爸一個問題:
「啲動物每日喺度有乜嘢做㗎?」
小孩的爸爸想了一會
「都係食吓嘢,四圍走走,之後痾番出嚟,跟住咪瞓囉。」
「咁佢哋咪好悶囉?」
「阿仔,佢哋唔識諗嘢㗎。」

網路圖源:
http://en.wikipedia.org/wiki/Maslow's_hierarchy_of_needs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