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罷課特刊】Student on Strike!三十萬同學罷課——從魁北克學習由下而上的組織

【罷課特刊】Student on Strike!三十萬同學罷課——從魁北克學習由下而上的組織
廣告

廣告

文:黃嘉輝

若要談近年全球比較成功的罷課例子,魁北克(Quebec)2012年的罷課肯定名列三甲。(魁北克是加拿大的一個法語省份。)

在2012年罷課中,參與罷課的大專學生眾多,高峰時有30萬同學參與,這場罷課足足持續了半年之久,最後更成功推倒魁北克自由黨(下稱自由黨)政府,擱置加學費。下文將會討論為何這次罷課能夠組織到那麼多同學持續地參與,以及嘗試借鑑其經驗,將之放入香港未來的罷課中,號召更多同學,發動一場具威力的抗爭運動。

魁北克罷課的源起及因素

這次罷課,源於自由黨政府在2011年3月宣布將大專院校的學費在未來五年加75%,由原先16,000港元加至27,000港元,並在2012年9月實施。這個決定引起了當地學生極大不滿,燃起了罷課的烽煙。

自右傾的自由黨在2007年上任後,政府便一直推行緊縮政策,意圖在各方面減低政府支出,維持所謂的「財政穩健」。但是說穿了就是把公共服務的成本轉嫁貧苦大眾身上,這次學費加價也是依從相同的邏輯。過去數年,大型傳媒及自由黨不斷強化這種想法,強調削減福利是無可避免。故此,當政府宣佈大幅加學費時,主流傳媒或是其它政黨都或多或少接受了這種想法,沒有馬上嚴正質疑該決定,不少大型私人傳媒更站在自由黨那邊。不少大型私人傳媒更站在自由黨那邊。

另一方面,魁北克同學一直有很強的罷課傳統。自1968年以來,他們就曾經發動過八次大型罷課,且大多都能達致目的。由於過去所有大型罷課都是圍繞高等教育問題,而學費加價更是重中之重,再加上魁北克社會向來認為高等教育是一種社會權利(social right),政府有責任承擔。在這個社會環境下,一眾學生組織決定再一次發動大型、長期的罷課,逼使政府直視他們的訴求。

逐漸升溫的運動——2012的罷課經過

整場反加學費運動是由三個全省性的學生組織所發起,分別是CLASSE、FEUQ及FECQ。FEUQ及FECQ是相對溫和的學生組織。CLASSE則是由較進步的左翼學生組織ASSÉ在2011年尾成立的臨時組織,CLASSE在整場運動當中擔任著先鋒的角色。

暴風雨前夕的醞釀

無限期罷課發生之前,學生們已經發動了多次的抗爭行動。在2010年,學生衝擊政府舉辦的學費加價諮詢會。2011年3月政府宣布大幅加價後,ASSÉ在同年9月全面展開反加學費運動,並以「Stop the hike」為運動口號。隨後的11月,魁北克各大院校同學發起了罷課一天,並在罷課當天於蒙特利爾(Montréal)遊行。約20萬同學參與當日的罷課,而在蒙特利爾遊行人數則有3萬。不過,即使經過這次大型行動,政府仍然對同學的訴求視而不見,主流媒體亦依樣聽而不聞。

ASSÉ決定以無限期罷課來回擊政府,但是要成功發動無限期罷課,必須要大量同學積極參與才有威力。為此,ASSÉ事前花了兩年時間組織同學,使他們和ASSÉ一起策劃整場罷課。為了擴大今次反加學費的群眾基礎,ASSÉ成立CLASSE,開放給非成員院校參加運動。CLASSE和不同的學生會合作,在院校派發有關反加學費的文宣,並到不同學系中尋找一班熱心的同學加入運動。

CLASSE和學系的同學舉辦全民大會(General Assembly)及論壇,邀請所有同學一起討論高昂學費問題及罷課,務求令雙方更了解今次罷課及整個反加學費運動。全民大會的作用不只限於組織者和一般同學的意見交流,最重要是讓同學決定運動的方向,成為運動的主體。在大會上,同學會對一些重要議題作行表決,而表決亦會成為其學系或學生會的立場。在全省的議會(Congress)上,CLASSE則整合各組織的表決結果,成為整場運動的大方向。

無限期罷課的爆發

經過多次全民大會商討後,有幾間院校在2012年2月宣布無限期罷課,有2萬人授權罷課,首星期聚集了3萬人罷課。隨後陸續有更多學生會通過了大會表決加入罷課,短短兩星期後,就已經有12.5萬位同學參與罷課。直到三月中,已有20萬學生參與罷課,到了三月尾,參與人數更達30萬,佔魁北克全體大專生的75%。

罷課期間,同學們每星期上街遊行及示威。在3月份,不少全民大會表示應把行動升級,向政府施壓。因此,CLASSE便設立了阻礙經濟週(week of economic disruption),鼓勵同學在校園內設置封鎖線、佔領重要交通樞紐及政府機構等。例如在2月,一班同學就在繁忙時段佔領了一條大橋(Jacques Cartier Bridge),阻礙交通以影響經濟活動。在4月,當自由黨舉辦大會時,學生連同其他社區組織約3000人就衝擊會場,期間,不少手無寸鐵的同學被防暴警察以塑膠子彈及催淚彈驅散。

多次衝擊後,政府提出了新方案和學生組織談判。但新方案的加幅和原有的加幅分別不大,故此同學在全民大會中否決了新方案,雙方的談判也就此破裂。

運動轉捩點——議案

面對學生們連續數個月來的罷課、示威、佔領和衝擊造成的社會動盪,政府終於露出了兇惡的獠牙。在5月,他們提出議案78以實行緊急法來控制這次罷課,其中包括暫停院校學年(使罷課變得無效),向繼續實施罷課的人罰重款(阻止進一步罷課),還要求公眾集會必須向警方交待及得到其同意。

但事與願違,這條法例引起了公眾反彈,社會各界不單沒有支持政府這決定,反而予以強烈譴責。為了反對這條惡法,同學們及市民於5月22日上演了魁北克歷史上最大型的公民抗命,有20萬人走上街頭,參與遊行。

最終的勝利

隨著警方的打壓愈來愈強、學生們逐漸擔心學業成績,罷課已變得鬆散。到暑假的時候,罷課其實已經無以為繼,甚至有全民大會否決繼續罷課。看準了這個罷課疲弱的時機,政府決定乘勝追擊,一次過擊潰整個運動。於是,政府解散議會重選,以彰顯自己才是有大眾支持的一方。

然而,自以為勝券在握的自由黨在選舉中居然輸掉,由魁北克人黨當選。魁北克人黨因承在上任後會收回加學費的決定及議案78,而得到FECQ及FEUQ的支持,FECQ及FEUQ不斷鼓勵大專同學投向魁北克人黨。(CLASSE及ASSÉ並沒有鼓勵同學支持魁北克人黨,因他們一向不信任選舉及政黨政治。而上任後魁北克人黨雖然撤回了原有的加學費方案,但仍然有意欲繼續加學費,這也證明了CLASSE及ASSÉ的決定不無道理)。上任後魁北克人黨政府在9月收回加學費的方案及議案78,同學們也表決了結束罷課,這場持續半年的罷課也正式宣告終結。

成功秘訣——由下而上組織 落實民主決策

對於一般同學而言,參與長期罷課所付出的成本比參與遊行集會等還要高很多。魁北克的罷課能夠持續,當然是靠一大班信念堅實的同學堅持到最後。這群同學的出現,其實是學生組織做了很多組織工作。

運動開始時,CLASSE先會在各間院校內尋找一班關注反加學費的同學。CLASSE特別以學系為單位地搜索,因為學系是最能聚集同學一起生活的地方。找到後,CLASSE會邀請他們參與一些比較溫和的活動如聯署、快閃等,希望聚集一班熱心同學加入運動中。當他們參與程度增加,CLASSE希望他們可以更主動在自己系內宣傳、組織及尋找更多同學參與行動。

今次的罷課,CLASSE希望所有同學一同討論為何要罷課及策劃罷課方式,而不是單方向地被「諮詢」。故此,CLASSE非常重視與群眾面對面溝通和民主決策。在無限期罷課前,CLASSE會在院校舉辦三四次全民大會,和同學一起商討形勢及運動方向,了解大家的分歧。在會上,積極份子會回應一般同學的疑問及憂慮。而一般同學也會嘗試了解,為何積極份子堅拒加學費及需要長期罷課。正正是這些有碰撞的對話,才能令同學打從心底相信運動,鼓動同學參與。

無限期罷課期間,為了確保同學能得到最新的資訊,全民大會會每星期舉行一次。每一次會議都會表決是否應該繼續罷課。CLASSE每週會根據各間院校全民大會的表決結果,來決定運動的方向。當有重要的變動時,例如需要回應政府提出的讓步方案時,CLASSE也會把方案放在全民大會上跟同學討論,並表決是否接受政府的建議,而不是由少數學生領袖決定。這種參與式民主及直接民主的全民大會最有威力的地方,是令一般同學感受到這場運動是屬於他們每一個的,而不被少數的積極份子所壟斷。

香港可以參考的模式——面對現實 由群眾做起

由魁北克的例子可見,香港的罷課要成功,最需要是大量同學持續參與。

但慣常香港學生運動模式和魁北克的模式正好相反。學生組織往往只是響應傳媒的起哄,然後發起運動,群眾參與的基礎可說是非常薄弱。後者就是透過恆常地組織一般同學,一步一步建立屬於同學的運動。另一方面,香港學生運動模式是數十個學生會幹事決定運動的所有東西,決定後,才要求同學參與。所以,一般同學只能以參加者的心態參與運動。如果同學只因一時的熱情而參與,而不是確切相信罷課的理念及方式,那麼整個罷課注定不能持續。如他們不滿意學生會的運動方式時,最多只能選擇不參與,或是在外圍批評一兩句,彷彿這個運動只屬學生會,而不屬於同學。

然而,今次罷課要成功,學生會先要下放權力,同學們也要告別這種「局外人」的心態。同學必須要明白,罷課不是要幾名幹事願意做激進的行動就能成事,而是要大部份同學持之以恆參與才會有威力。就筆者所知,其實有幾間院校的學生會已經先行前一步,為今次罷課成立了類似CLASSE的全民大會的罷課委員會,嘗試與同學一起討論、決定及參與整個罷課運動。而同學們也要一改心態,不要只是「參與」運動,而是要一起決定運動如何走下去。參與罷課前,同學可以先思考到底今次罷課是什麼一回事。對這條問題有些想法後,再到會上積極參與討論,嘗試提出不同意見和被說服,擴闊雙方對罷課的理解。同學並不需要認為自己的想法總比學生會幹事「低級」,因為同學對罷課的感受和意見,其實才是影響罷課成敗的重要因素。另一方面,參與討論的意思,不是叫同學在會上要求學生會要做什麼,反之,是要說服每一位在場的同學。因為同學才是參與罷課的群眾,才是有能力決定罷課成敗的主角。罷課是屬於所有同學的運動,所有同學絕對有權利及必要主動發聲。

群眾的力量將會是今次罷課的決定性因素,魁北克的例子是媒體及政府起初對反加學費的訴求視若無睹。但當學生組織成功爭取到數以萬計的普通同學支持及加入罷課時,這巨大的力量令到不論是媒體、反對派及當權者都要注視他們的一舉一動及回應他們的訴求。同樣地,香港今次罷課運動最需要的不是媒體的幫助及少數人激烈的抗爭,而是要爭取每一位同學的參與。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