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境

毒氣圍城——東涌的未來

廣告

廣告

2013年諮詢,2015年動工填海,2025年填好的土地可動用,2030年東涌新發展區就建成了。2030年距今17年,1997年距今也是17年,轉眼就過了。

新東涌空氣——質素不是香港人能左右

東涌的地理位置獨特:全港最靠近珠江口的市鎮,背靠北大嶼山的高山,當珠三角毒風吹來,有害物質容易積聚。

因此,東涌的空氣質素無助而被動地隨風向而浮動。夏天吹東南風時,東涌的空氣污染指數偏低,空氣質素冠絕全港,反映北大嶼山郊野公園的祝福。然而風向轉為夏天吹西南季候風及秋冬吹西北風時,反映的卻是珠三角毒風的詛咒。

現時的東涌只有八萬人,秋冬季空氣平均質素也與人多車多的荃灣相若,如此一個位置,怎能再發展成一個廿二萬人的市鎮? 當東涌住滿了廿二萬人,秋冬的空氣污染指數將會冠絕全港。

作為東涌人,在空氣質素差的日子,我只能祈望上天送來一陣大風,吹散污濁空氣。再加上快將落成的港珠澳大橋,每天源源不絕地輸進大陸車輛,在風力弱的日子,東涌將會是一個被毒氣圍困的城市。

如果計算單項污染物,東涌現時的空氣污染已經超標。藍天海岸與東堤灣畔的居民每天呼吸著二氧化氮過高的空氣。(現時這兩個屋苑的全年平均二氧化氮為40-50個單位,已低過環保署所用的新標準。而二氧化氮的主要來源是機場。 )

假如機場第三跑道工程也上馬,東涌的空氣質素是鐵定不合格了。

東涌人打大嶼山工--一廂情願的幻想

東涌新市鎮原本是為作為新機場的後援城市而出現的。 這是一個很理想的構想。

新機場於1998年啟用,而逸東村則於2001年入伙。 逸東村有成為機場員工的居所嗎?

逸東村有不少居民為大陸新移民及南亞裔人士,是全港第三多綜援戶的地區。機場和迪士尼並沒有為逸東村帶來良好的就業機會。殘忍的現實就是:機場和迪士尼要請的,並不是這批人。於是機場和迪士尼繼續聘請區外的人長途踄涉來工作,而區內的人繼續失業或者出區外找工。

假如香港的人口政策不變,每日仍舊要接受150個單程證人士來港居住,將來的東涌新發展區,仍有不少是大陸新移民。將來要是建成了小濠灣物流中心及欣澳旅遊中心,僱主要請的人仍不會是低學歷與及未能融入香港生活的新東涌人。就業與居住,將會繼續錯配。

私人住宅方面又如何?就算私樓住戶可以自由選擇居所,但為了一份不知道做多長的工去轉換居所(香港人現時做一份工超過3年的,有多少呢?),仍是高難度動作。香港現時全家各自上班上學,多少家庭能為遷就一人返工而舉家搬進東涌?

人口普查顯示北大嶼山人口中僅得6,000人在同區工作,只佔當區勞動人口的13%。 現時的東涌就業與居住出現錯配,反映的是有關房屋政策的全盤失敗。在沒有想出解決方法之前,就想把東涌發展成比現在大一倍有多的新市鎮,等如把現時東涌的錯配問題copy and paste一次。

新的東涌港鐵服務——想像出來的便利

現時東涌人口八萬,港鐵繁忙時間班次為4分鐘一班,非繁忙時間是7分鐘一班。到東涌人口增至廿二萬人時,東涌線班次需增加至繁忙時間1.5分鐘一班,非繁忙時間2.5分鐘一班,才能維持現時的服務水平。

殘忍現實卻是:將來的繁忙時間班次為4分鐘一班,非繁忙時間也是4分鐘一班。

因為4分鐘一班,已達東涌線的最高運載力!(根據立法會文件,東涌綫的列車服務最多為每小時15班列車由香港站往東涌每小時8班列車往青衣站。餘下東涌綫運載量僅剩每小時1班車)

當東涌西及東涌東站建成之後,東涌站及東涌東站將會是第二及第三個站。除了本區的廿二萬人,還要算上港珠澳大橋帶來的額外人數。東涌與東涌東站上車的人,別說不會有坐位,就算站,也得擠沙甸魚。

東涌西站的確是方便了逸東的居民。然而,鐵路是走地底的,與填海不相干,東涌西站的地面出口處亦本已是土地,為何東涌西站的建設非要與填海掛鈎不可?

香港不需要下一個天水圍
作為一個香港人,反對東涌填海是必然的。

我們不需要另一個明知千般錯漏仍強行花千億建設的新市鎮。

東涌發展計劃第二期諮詢將於本月21號完結。請立即行動,阻止下一個悲情城市出現!

東涌填海關注組
綠豆豆

參考資料:
冬季空氣污染資料
夏季空氣污染資料
世衛二氧化氮新指引
機場及東涌二氧化氮數據:Air Quality Review for Hong Kong International Airport Final Report (September 2010) P.72
玫瑰園計劃
逸東村綜援數據
北大嶼山同區工作數據
東涌綫班次詳情
"為什麼東涌綫總是班次疏落?
東涌西站的技術限制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