領匯霸權

領匯上市爭議

2004年,時任特首的董建華仍然經歷後沙士及經濟衰退的財政困境,在公共房屋方面,樓價大跌令董建華政府的「八萬五」政策早已「不再存在」,並已經停建居屋。房委會失去居屋這塊重大財政收入來源,開始入不敷支。於是房委會決定出售商場及停車場,後來命名為領匯。領匯是香港政府第一次以REIT的形式把公營事業私營化,有別於港鐵與其他已上市的公共事業,香港政府在領匯上市後將不享有任何的控股權,這是香港政府第一次展開此等賣斷式的私營化政策。

何謂房地產信託
房地產信託基金的資產,均由不動產組成。證券化讓小投資者也能夠參與房地產的市場,買賣信託基金十分方便,流通性較一般房地產為高。信託的主要收入來源為租金,因此為增加基金的吸引力,最重要的就是提升租金收入以及基金的回報。(可參考黃偉康《歐美發展 REITs 需時十數年》一文

支持與反對
社會上支持及反對的意見迴異。支持者認為市場化能有助提升房委會物業的營運效率,提供更好的服務。市民能購買上市後的基金,也多一個投資的機會。房委會則能解決資金不足的問題。反對者如捍衛基層住屋權益聯盟便認為,出售租金收入優厚的資產,換來幾年的營運資金是「殺雞取卵」,私有化亦會帶來外判剝削基層勞工權益的問題。上市後商場及停車場為求提高利潤,亦會不斷加租,令經常使用商場服務的基層市民利益受損。私有化亦不等於市場化,所謂「自由市場」的利益並不一定能夠由私人企業所創造。

上市風波及司法覆核
2004年12月6日,領匯第一次招股,集資250億,吸引51萬名散戶認購,凍結資金2,800億,超額130倍。在公開發售期間,以盧少蘭為代表的公屋居民,在立法會議員鄭經翰、梁國雄及陳偉業等人的支持下,向高等法院提出司法覆核,認為領匯上市違反《房屋條例》。原審法庭判盧少蘭敗訴,房委會為求上市,向高等法院申請將盧的本來的上訴期限由28日縮短至24小時並獲接納。盧少蘭強烈抗議並缺席聆訊,上訴法庭再次判盧敗訴。政府更隨即於晚上去信終審法院,要求終審庭縮短盧的上訴期限,限盧於半日內決定是否上訴。然終審法院堅持原則,並無縮短上訴期限,最終房委會在領匯上市前一日宣佈擱置計劃。主流報章一致將矛頭指向「阻人發達」的「政客」,雖然有超過一百名學者發表「聖誕宣言」,呼籲市民關注公共資產私有化的問題。然而在2005年1月1日,還是過萬人參加了反「政客亂港」遊行,矛頭直指立法會議員鄭經翰。

立法會投票意向
2005年6月1日,陳偉業議員在立法會動議,要求擱置領匯上市,議案在建制派及民主黨的反對下不獲通過(見右圖)。

領匯上市及影響
2005年7月,終審庭判盧少蘭敗訴,法院認為《房屋條例》只要求房委會「確保提供」商場及停車場等設施,並無規定房委會必須擁有這些設施。領匯最終在2005年11月再次公開招股,並於11月25日首日掛牌。當年12月的持股資料,領匯的的單一最大股東是德意志銀行 (22.47%),其次是TCI (18.35%)。

領匯上市事件引發眾多爭議,包括公共資產私有化的問題、政府為求上市漠視法治、傳媒抹黑反對領匯上市的操作手段,以及股民社會的民粹情緒。即使大體上支持領匯上市的學者如蘇偉文林行止等,也認為政府在私有化一事上操之過急,忽視風險管理。

上市後管理及租金爭議
領匯管理層變動

上市後股價
領匯的股價由招股時的9.7至10.3元,一直穩定上升,截至2012年4月18日的收市價為30.3元。2011年,領匯首次購買私人商場,地點為將軍澳的南豐廣場,作價超過11億,同年12月再以5.88億收購將軍澳的海悅豪園商場。

Picture 2
圖表來源:新浪香港財經網

欺壓勞工及商戶事件表
自2005年,領匯監察已定期就領匯旗下員工的待遇進行調查,批判領匯商場清潔工的工作環境惡劣、工作條件差。自2007年開始就小商戶經營環境進行調查,批評領匯趕走小商戶。自2006年開始,領匯已就旗下商場加租,政策上傾向連鎖大財團商店,一些經營多年的小商戶不獲續約。2008年,領匯有多個商場罷市抗議,其中樂富中心在商場翻新後,大幅加租3至4倍。2009年6月,領匯又大幅修改停車場外判合約,大增工時及大減人手。據《明報》2012年4月15日的報導,以領匯旗艦的樂富廣場為例,189個商戶中有至少有143間是連鎖店,比例達80%。《明報》又參考年報,指領匯上市後已引入至少60個連鎖品牌。(亦可參考《蘋果日報》報導)領匯加租潮亦不限於重點的商場,在2012年4月,領匯旗下沙田區20個商場便大幅加租,有個別商戶加超過一倍。

2010年起,房委會重新成立商業樓宇科,經營新成立的商場,甚至視領匯為競爭對手,例如2012年在油塘開幕的「大本營」商場,惟民間亦有批評,指商場雖由房委會管理,但經營政策上已然「領匯化」,傾向連鎖商店進駐。2012年,領匯推出「尋味時光」宣傳活動,推廣商場內的老店,引來網民炮轟,譏為「貓哭老鼠」,惡搞「尋味時光」為「尋你老味」。領匯最終宣佈腰斬導賞團活動。

各政黨立場和態度
自領匯迫走小商戶、剝削基層勞工的情報出現之後,各政黨不論當年是否有支持領匯上市,均會發言,甚至示威遊行,向領匯提出抗議。

解決方法:回購?
早於2008年12月17日,立法會議員梁家騮便提出動議,要求回購領匯,2005年時支持領匯上市的民主黨及工聯會等均支持議案,民建聯則反對。結果議案雖然獲較多數的27位議員支持,但在功能組別的13位議員反對下,因分組點票而被否決。

Picture 5

然不少民間團體及政黨,繼續要求政府回購領匯。2011年行政長官選舉,候選人之一梁振英曾提出要重立墟市,抗衡商場。2012年,當年支持領匯上市的民主黨,其主席何俊仁稱,將於即將舉行的立法會選舉中,將「回購領匯」列為政綱之一。

站內相關文章 (tag):領匯

一蚊健:回購領匯得唔得?

〔節錄〕網民又發揮力量,將怨氣發洩晒俾領匯身上。領匯宣傳叫人去尋味,搞團去搵番旗下老字號食店,好似瀝源盛記。結果網民唔領情,惡搞領匯句Slogan,變做「領匯 我們的尋你老味」,鬧爆領匯迫走商戶,引晒又貴又冇黎特色既大型連鎖店,甚至令茶餐廳老闆自殺,又掘番晒以前鬧人阻人發達既民主黨、自由黨、民建聯、同工聯會報導。有網民更向大家Say Sorry,認為以前支持私有化係錯既。公平D講,民主黨都Say Sorry,工聯會好快都批評領匯大幅加租,連自由黨張宇人都話成日收到飲食界同行話領匯係咁加租,搞到生意難撈。

錯就錯左,鬧又鬧過,圖又改埋,咁點算呢?每次大事件如果都係網上起哄網上了了,真係好洩氣。有冇辦法糾正呢?

鄭經翰:那些年,他們一起支持領匯上市

〔節錄〕【信報轉載】房委會日前公布本財政年度的修訂預算案,總盈餘只有三十四億九千萬元,投資回報銳減十億元,只有二十一億四千萬元,投資回報率僅3%,加上薪酬、建築成本的增加,本年度的公屋營運虧損九億九千四百萬元。預計未來四年的公屋營運虧損更會以倍數飆升,至2015╱2016年,高達六十一億元。

公共資產當年賤賣

房委會弄成今日的田地,可謂咎由自取,完全是不務正業之故。追源溯始,就是因為2002 年亞洲金融危機後,政府推出孫九招救市,停建停售居屋,目光短淺、不作長遠打算的房委會為求自保,斷然決定出售公屋商場和停車場,以領匯上市,賤賣公共資產,結果套回二百多億元,連同原有的資金,約有五百多億元資金。

連結:領匯監察facebook「我們的尋你老味」群組維基百科「領匯房產基金」條目立法會 - 個別政策事宜資料庫:分拆出售房屋委員會的零售及停車場設施
最後修訂日期:2012年4月

     
       

領匯霸權地圖


在較大的地圖上查看領匯霸權地圖

2005年擱置領匯上市投票紀錄

306522_3237099359314_1021633038_32984911_1031407280_n

領匯頻道

文章推介

庫斯克:領匯大股東贏盡,輸的是我們

林茵:關於領匯,我們是這樣中伏的 2012-4-15,《明報》

順叔:十年大家樂(下)2012-3-8,《大家樂》

鄭經翰:那些年,他們一起支持領匯上市 2012-1-6,《信報》

阿釘:夜與霧裡的曙光:與前線社工談天水圍的規劃問題 2011-9-16

楊秀珠:公屋非福利 居屋乃地產 —— 房委會簡史 2010-8-25

eg9515:領匯加租 殺埋老化屋邨 2009-10-11

大曹:無法「領匯」——領匯遊行後的神學反省 2009-7-17

阿丙:領匯小商戶結業記 2009-7-12

劍玲:三小褔的無奈離開──領匯如何逼令小商戶離場 2007-3-17

YC:抗議領匯瘋狂加租、裁減工人 2006-4-22

潘毅:公民社會≠股民社會 2005-10-5,《信報》

潘潔:寓意複雜的中產階級 2005-1-6,《信報》

捍衛基層住屋權益聯盟特刊,頁一頁二頁三

梁立人:政府須力挫無良政客 2004-12-31,《大公報》

何亮亮:香港政治生態的轉折點 2004-12-31,《文匯報》

凌鋒:「誰是黑手」民粹遊行 2004-12-30,《蘋果日報》

李育成:盧少蘭與楊儒門 2004-12-29

葉蔭聰:有人反領匯,民主黨在哪裡? 2004-12-29

馬傑偉:左翼左派 2004-12-28,《明報》

阿丙:私營化的兩面性 2004-12-27

阿藹:政治異議變陰謀顛覆?領匯事件的媒體政治之一 2004-12-26

安徒:陶傑的醒目與憂鬱 2004-12-26

學者聯署呼籲以社會責任正視私有化 2004-12-25

高志堅:傳媒報道領匯的反省 2004-12-25,《明報》

張達明:領匯事件港府三大錯誤 2004-12-24,《明報》

馬傑偉:領匯風波引發聖誕宣言 2004-12-24,《明報》

陳穎茵:領匯見政府卸責 反對者手段差 2004-12-24,《經濟日報》

梁文道:香港的營商環境 終於接近國際水平 2004-12-24,《明報》

吳廣:良心股民的心裡話 2004-12-22

光影記事:陽謀淺嚐——從紅灣到領匯 2004-12-22

湯家驊: 十元八塊的法治 2004-12-22《明報》

黃世澤:領匯風波 責在官員粗疏 2004-12-22,《經濟日報》

蘇偉文:領匯有領會 私有化勿急 2004-12-22,《經濟日報》

張志剛:失去自我糾正能力的香港 2004-12-22,《文匯報》

劉迺强:香港正步入萬劫不復境地 2004-12-21,《信報》

許家華:香港:格鬥之城、訴訟之都 2004-12-21,《星島》

吳志森:如果領匯發生在上海 2004-12-21,《蘋果日報》

林行止:成敗皆有負責人 查找不足再上市 2004-12-21,《信報》

梁啟智:領匯的啟示 2004-12-19

阿丙:領匯:私營化不等同巿場化 2004-12-19

阿丙:領匯:是學者還是說客? 2004-12-19

阿藹:領匯與西九:缺乏 stake holder 參與的問題 2004-12-19

領匯可再上市 階級矛盾日深 《經濟日報》社論,2004-12-20

黃偉康:歐美發展 REITs 需時十數年 2004-12-20,《都市日報》

林行止:累積偏差成大錯 釐清意識減猜疑 2004-12-20,《信報》

蕭若元:平心論領匯事件 2004-12-19,《新報》

陳敬慈:從領匯事件看社會矛盾 2004-12-19

鄭經翰:公義一定要得到伸張 公正一定要能夠做到 2004-12-18

余錦賢:大政府欺付小阿婆 2004-12-17,《信報》

胡穗珊、陳超偉:領匯事件:3個應該問的問題 2004-12-17

捍衛基層住屋權益聯盟回應領匯訴訟事件立場書(2004年12月17日)

知己知彼:土共司令部

領匯監察網頁及書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