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謝曉陽

網站編務顧問 網誌

動物

Tilikum的悲劇

Tilikum的悲劇
廣告

廣告

日前,友人傳來一個連結,寫著「做D野啦!」這人向來愛搗蛋,要我「做D野」,想是不妙。原來,連結跳出來一幅海洋生物集中營地圖!一月十八日,「珠海長隆國際海洋王國」正式開幕,根據這圖,一些我們只能在Discovery Channel和Animal Planet看到的海洋生物,都一一出現在這個奇特的王國。其中「殺手鯨」三個字,更讓我屏住氣十多秒,浮起Tilikum的名字。

Tilikum是誰?牠生存在美國佛羅里達州的海洋世界(Seaworld),一座以展示海洋生物和海洋動物馬戲班表演為主的公園。我之所以用「生存」,而不是「生活」,是借用「血色海灣」製作人之一Ric. O’Barry的說法,他在描述被困養的海豚時指:「它們在野外環境下是『生活』,在被囚禁的環境下是『生存』。在被囚禁的環境下,很多事不能自己選擇。生存和生活有很大的分別。」而Tilikum,打從兩歲開始,就一直只是在「生存」。

Tilikum是一條大虎鯨,迄今殺了三個人,「殺人鯨」之名不脛而走。一部正在全球上映的紀錄片就是講述Tililkum的大半生。然而,好端端一條鯨,本性就是兇惡愛殺人?還是別有故事?Tilikum生於冰島海洋,兩歲時掉落了捕獵者的陷阱,從此與海洋分離。牠首先被安置於冰島一家海洋動物園中一個狹小的石屎魚缸裡,裡面,牠只能稍稍轉身和翻騰,但不管年幼好動的Tilikum再怎麼打轉尋覓,也不會再見到家人一面,永遠也不會了。

困養展示,不是Tilikum的終站,人類要用牠賺更多的錢。一年後,Tilikum被轉送到加拿大卑詩省的Sealand of the Pacific,那是一個動物馬戲班,Tilikum開始了牠的表演生涯。當時,牠只有三歲。每一天,Tilikum要表演8次,一個小時一次,每星期7天。一天表演完畢,另外14小時,做什麼呢?Tilikum要和兩條成年雌性虎鯨困在一個只有100X50 foot、35feet深的小魚缸中。

為了有效訓練,訓練員往往以食物作餌,但年幼不懂乖,本來生在大海洋的Tilikum,又怎麼懂得人類設計規劃的表演動作,於是,動作沒做好,不僅Tilikum的食物被抽起,就連和牠一起被表演的雌性虎鯨亦同樣受罰。長期被困及饑餓,加上無處可逃及無處可覓食,虎鯨們處於緊張狀態,Tilikum經常被成年虎鯨咬得遍體鱗傷。這只是Tilikum悲劇的開始。1991年,被困養被表演的壓力,終於使Tilikum第一次爆煲,咬死了失足跌落表演池的訓練員。專家指出,大海裡,虎鯨只會食其他海洋生物,不會主動襲擊人類,只有在人工困養和馴訓下的虎鯨,才會出現多次殺傷人類紀錄。

事件不久,Sealand of the Pacific關閉了,Tilikum被放在市場上競投,當時Tilikum已經長得一身健碩身型,體重約12,000-lb,是全球最重的被困養虎鯨。如此健碩,馬上被佛羅里達Seaworld看上,海洋世界為Tilikum設計了一個龐大的繁殖計劃,被困養這20多年來,牠一共是21條虎鯨的爸爸,但只有11條存活至今。當然,除了負責繁殖,Tilikum更重要的工作還是表演再表演,長期處於違返自然的生存模式,讓Tilikum行為異常:如咬噬金屬鐵閘,以致大部分牙齒已被磨損。也許,我們很難量化這種長期困養及以食物要脅動物做出違反自然動作的事情,對牠們身心造成多大壓力,也很難量化Tilikum是否因此懂得憎恨,憎恨人類,一種不會發生在海洋生物脾性中的憎恨情緒。這一些,我們似乎都不在乎。但Tilikum的「異常」,還是繼續。

1999年及2010年,Tilikum再分別咬死了一名觀眾及一名訓練員,據說,該名訓練員不是失足落池,而是被Tilikum拖到池中咬死的。這之後,Tilikum又被監禁在小池裡,被隔絕和任何虎鯨及人類接觸。這段日子,牠脾性變得更古怪,往往數小時無精打采地浮在水面,這從未發生過在野生虎鯨身上。

Tilikum的悲劇,只是數以萬計被困養和被表演動物中的冰山一角,到今天,大部分人類還是認為動物是沒有靈魂的,沒有靈魂,自然不用去感受牠們的感愛。也許,我們試試睜開眼睛,打開心門,也許,會感受到一些。希望日後有機會去「珠海長隆國際海洋王國」的朋友,也想想Tilikum,或是,乾脆就不要去了。

*圖片來源:Freetillynow.org
*本文已刊於《新生代》二月號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