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李達寧

序言書室及實現會社書店老闆 網誌

政經

用民主的容受避免運動瓦解:統一的秩序VS容受的秩序

用民主的容受避免運動瓦解:統一的秩序VS容受的秩序
廣告

廣告

佔領運動中有許多想法,不同的價值和目標,這是一個現實。亦即是說大家都是本於自己的理念自主自發的出來。這個時候,有人會怕意見太多,引發分歧,最終內訌而令運動瓦解。解決辦法是什麼?

其中一種是追求統一的秩序,認為要重設一個運動中央,掌握運動資源,統一論述和訴求,定下談判目標。這是向傳統的國家體制走。但這種想法在當下基本不可能。而事實上,今次運動的其中一個爆發點,正是在於市民不理學聯解散行動的呼籲照樣上街,才有今日的成果。而街上佔領的持續,亦一直靠市民在佔領區內的自主自發去維持。所以要重新中央化,是不切實際。

然而還有什麼方法呢?如果任由不同人士自發行動,會不會「亂」?首先我們要認清,自主自發,自由無支配(isonomia/ no rule),並不等如亂。到過佔領區的朋友都可作證。相反人民自發可以是極有秩序的。再來就是當我們意見不同時怎麼辦。

其實自由無支配就是真正的民主狀態,比代議政制更厲害。厲害在於它是一種容受秩序,靠容受差異去維繫。習慣傳統國家秩序的人,以為只有統一思想和行動才有秩序,其實各人自主自發亦無不可。前提是我們的相處是建基於平等的身份去進行理性溝通。這時冷靜就是一個重要的條件。但冷靜不足夠,我們還要願意去表達不同意見,亦準備好隨時與不同意見者對話,說服他人。好多人呼籲人冷靜時,其實是當他人是傻豬,想停止他人的行動。但這正違背了自由無支配的原則,放棄理性溝通而用一己的統一秩序去限制他人。我們要當所有人是人,而不是豬,以冷靜平等為前提,去進行討論和說服。

遇有不同的意見和行動策略,我們就要一起去問,這個行動的策略是什麼,行動目標是什麼。每次你覺得他人的行動不妥,不是立刻阻止,而是要問他,有什麼目標,什麼準備,為什麼要進行該行動。如果溝通過後沒有辦法達成共識,怎辦?這時就要有智慧的判斷。我提出的原則是,如果你知道對方是真心相信自己的行動和有所準備,不是鬼,對運動不會有太大影響,則就算你認為該運動無用,只要對方找到足夠同行者,也是可以成行。到時就是成敗論英雄。如果你認為對方是鬼,或行動會危害運動,那就可以跟其他認同你的人一起去再進行說服。最後最後一步才是強行阻止。我們當然不希望最後一種情況發生。我的意見是,最後一種情況出現,本身就是對運動本身極大的損害。除非他人的行動有機會瓦解運動,否則再不認同也應放行。

民主/自由無支配最厲害的地方是他可以容納極多不同意見和行動,同時避免瓦解。一方面可以保留眾人自發的活力,同時令所有人得到尊重。這是大家在廣場上親身的經驗。希望各位念在運動的份上,用冷靜作前提,盡量容受更多不同的意見。記住,不要立刻阻止你反對的東西,而是要提出異議並討論!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