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歌舞昇平vs悲情:香港的“NO”應如何走?

廣告

廣告

向政府說不-電影照

看了智利電影《向政府說不》(NO),明白歌舞昇平的宣傳的確可吸引人民,在智利和其他地方的歷史上也引證過是成功的。畢竟,人總是憧憬美好的將來,多數是致力改善或維持較佳的生活質素。但若香港要學當年智利,便要考慮至少以下兩點,避免抄錯/“GET”錯:

1) 智利是獨立主權國,香港不是﹣ 「中國因素」將以「現在式」影響選情,不同於智利那些已成「過去式」的歷史包袱。若香港反對派要用歌舞昇平的宣傳,前題是要表達香港有自主的能力創造一個美好的將來,即必須擺脫中國的影響;

2) 「香港佔中」和「智利普選」的成功的定義完全不同﹣「智利普選」成功的定義是勝選,是客觀標準,較容易定義,人們更容易感受/聯想到成功(勝選)後便可實現廣告中美好的事物;但佔中的成功定義是落實真正雙普選,因為中國的影響,這定義由原來聯合國的客觀定對變得「主觀」,人們可能預視到中共宣佈的「雙普選」其實不是真正的雙普選。若香港反對派要用歌舞昇平的宣傳「佔中」,效果將不及智利。

總括來說,中國的影響是阻礙香港反對派採用歌舞昇平式的宣傳,但這不代表反對派不能或不應採用;反之,由於採用歌舞昇平式的宣傳的目的是以美好願景鼓勵某一類不受悲情所動的人民支持(先不談這類人價值觀是否正確),我認為反對派更應在廣告中多花心思:

1) 加強現實與理想的聯繫,令港人更了解行動如何達至理想,我們又應該做甚麼;

2) 主導定義真普選的發言權,教育人民真普選是甚麼/不是甚麼。

所以,香港若有佔中廣告,既不能一面倒悲情,也不應一面倒歌舞昇平,而是要用有趣、有創意的表達形式吸引眼球,達至上述兩宣傳重點。製作有創意的廣告是一般建制派鮮能做到的,因為一來諷刺的對象/主角多本是建制本身,二來建制思維是守舊維穩,很難有創意,就算有也多是令人失笑,例如民建聯的「點止蛇齋餅粽咁簡單」和王國興的狙擊手街板。而製作有創意的廣告,也是NO劇中反對派廣告成功的原因。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