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媒體

WikiLeaks 之二:冰島的言論自由法案

WikiLeaks 之二:冰島的言論自由法案
廣告

廣告

(作者按:因為文章要於「明報星期日生活」刊出,內容與較早前一篇文章有小部份重覆。)

2008年,在匈牙利布達佩斯開市民媒體高鋒會,遇上 Julian Assange。當時的氣氛有點怪,在大會的活動裡,沒有安排 WikiLeaks 的環節,結果 Assange 以傳字條的方式,約與會者在高峰會完結後,參與 WikiLeaks 的簡報。

阿桑奇與 WikiLeaks

會議小休時,他特意走進中國幫的圈圈,介紹 WikiLeaks 的工作。聽說,組織剛成立時,他們有一些活躍的中國成員(譬如說海外民運領袖蕭強),但後來卻一一離開,所以 WikiLeaks 一直沒有中文版。他又解釋說,大部份泄密的內容,都來自政府和機構工作人員(當中有記者、官員、秘書和電員程式員等),WikiLeaks 只是提供一個安全的渠道,保障泄密者的身份不被曝露,並就收集回來的數據,進行分析解讀,這方面的工作需要很多專家支持。

WikiLeaks 的簡報會,大概只有十來人參與。而我所屬的機構 (Globalvoicesonline) ,除中國幫外,幾乎沒有人出席。後來才發現,兩個機構各抱著兩套近乎對立的意識型態。

Assange 一開腔就批評市民媒體的迷思:隨著 Blog 等工具的興起,新聞多樣性正在減少,因為絕大部份的 bloggers 並沒有主動採訪新聞資訊,而是以評論的方式,複製主流媒體的內容。他強調,新聞是有價的,珍貴的新聞,是需要花人手時間去進行調查、分析的,然而所謂的市民媒體,卻把新聞的生產與消費混為一談。

回到真正的新聞專業

新自由主義的全球分工,使原來新聞專業的生產出現巨變,大量的專業記者被裁減,變成自由業者。另一邊廂,政商勾結的傳媒機構,不斷製造公關新聞去引導公眾意見,使公共領域不斷萎縮。然而,有別於一些媒體改革者(如 Dan Gillmor),Assange 的解決良方不是透過新媒體技術去下放資訊傳遞的權力,又或以公民替代記者去或製造新的意見場域。相反,對於他來說,有關市民媒體的論述,包括以個人表達涵蓋言論自由、把新聞評論/消費與新聞生產混為一談,其實進一步摧毁新聞專業中強調「揭露真相」、「維護公眾利益」等價值。

Assange 強調,真正的言論和新聞自由,在政商勾結的媒體生態下,就是把利益集團的秘密暴露出來。他堅持,「國家機密」是一種權力操作的形式,把已發生的事變成「機密」,會影響社會與公眾對身處世界的理解和選擇,當然,被隱藏的事實公開了,會有利有弊,而政府會誇大機密外泄所帶來的負面影響。所以,WikiLeaks 鼓勵公民「爆料」,而報導分析則是由他們的專家去做,以確保訊息的真確性,以及相關資料與公眾利益的關係。

一個揭露秘密的秘密組織

由於 WikiLeaks 的宗旨是泄密,是違法行為,所以除幾個主要的成員外,其他成員都是匿名參與,當中有很多都是黑客。另外,機構的財務也很隱密。其中一位創會成員、Cryptome 的創辦人 John Young 就因為 WikiLeaks 的財務和管理不透明而離開,並把 WikiLeaks 電郵組的部份內容公開 。亦有傳聞說 WikiLeaks 本身是美國網絡戰爭的工具 ,有 CIA 和索羅斯撐腰,可是,在一個終極無間的世道裡,究竟誰在利用誰呢?

在外交電文泄密事件裡,WikiLeaks 的伺服器被關、捐款賬戶和銀行戶口被凍結,也反向證明這隻狡兔所建立的一堆秘密巢穴,並非無的放矢。

較有建設性的批評來自人權團體,它們於今年八月聯署要求 WikiLeaks 在公開中東地區的機密檔案時,要刪去親美人權份子的名字,以免恐怖份子把這些名字列入暗殺名單。Assange 回覆說,希望國際特赦能幫忙分析相關的文件,但對方說資源有限,難以配合,又要求 WikiLeaks 與人權團體開會討論事件。Assange 臭串地把國際特赦的信件改寫,回電郵說:資源有限,難以配合。

他的回覆被公開了,說他拒絕溝通,到處樹敵。後來,WikiLeaks 於 Twitter 上解釋其難處:五角大樓拒絕幫忙覆檢資料,迫我們破產。媒體又不願負責,國際特赦又不肯,叫我們怎辦?

經一事,長一智,這次外電洩密事件,WikiLeaks 就與幾家主流媒體(如英國衞報和紐約時報)合作,先讓一些記者過濾掉一些可能會禍及平民的名字和文件,再上載到網站裡。當然,這又引來另一些批評,說 WikiLeaks 不夠透明,沒有解釋過濾訊息的原則。

儘管很多人批評 Assange 不願溝通、傲慢、無政府,但其實翻看電郵組的討論,他常常會找朋友幫忙,也常常反思如何做到「富倫理的泄密」。

冰島的言論自由法案

還有一些指責說 WikiLeaks 的工作,並沒有帶來實質的改變。這裡舉一個絕大部份主流媒體都忽略的案例給大家參考。

今年6月,美國軍方為阻截 Assange 發佈25萬段外交電文,而用盡方法要找到阿桑奇的行踪。當時,我寫了一個簡短電郵問候他,之後收到他寄來一個電郵,裡面談到冰島國會已通過制定一系列言論自由法案的決議,並解釋說冰島這項立法決定,與 WikiLeaks 有很大關係。

話說,09年8月,WikiLeaks 公佈了一份冰島最大的銀行 Kaupthing 於金融海嘯前夕(08年9月25日),召開高層會議,通過幾項共值4千5百萬歐羅高風險的借貸予銀行多名大股東,之後銀行方面又把一大堆借貸撥入銀行呆壞賬裡,變成行銀的虧損。金融海嘯爆發後,冰島面臨破產,銀行的債務危機更波及歐洲的存戶。 而WikiLeaks 公佈的 209 頁 Kaupthing 會議密件,告訴冰島國民,當地銀行如何置小存戶的利益不顧,在瀕臨破產前夕,抽光銀行的儲備。

一直以來,冰島為打造一個自由金融港口,法例傾向保護黑箱操作的金融資本,使冰島續漸變成一個貪污和洗黑錢的熱點,金融海嘯後,面對著全國人民被利益集團黑箱出賣的現實,冰島人民,上下一條心,要透過一系列的立法,建立一個透明管治的國家。冰島的國會議員,更邀請了 WikiLeaks 就立法的方向和內容給與意見。

外界一直把 WikiLeaks 的搞手打成為為破壞而破壞的無政府主義者,這些批評者往往以西方代議民主的原則和目光去審視這個機構,認為市民要信任他們自己選出來的政府,不應無視法紀。然而,在新社團主義 (neo-corporatism) 的權力勾結範典下,集團利益被一組組的機密掩蓋起來,代議民主失效。事實上,奧巴馬上台後,並未兌現他對選民的承諾,美軍還未撤出伊拉克,絕大部份挽救經濟的資金都灌注到金融體系裡,改變頓變妄語。對 Assange 來說,只有把集團利益的本質曝露出來,才能有改變的可能。

而且,從冰島的經驗看,Assange 等並不那麼「無政府」,他們只是追求一個更透明、更負責的政府。

註:劃破國家與陰謀政治的-wikileaks(之一)
圖片來自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