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馮檢基 Frederick Fung

前立法會議員 網誌

社運

躲在WTF背後的社會和政黨

躲在WTF背後的社會和政黨
廣告

廣告

林慧思老師口中的粗言彷彿撕裂了香港社會,連日正反觀點已見諸於大小報章、網媒評論,故不贅,只希望在此分享兩點觀察。

拒絕「被轉移視線」
事件緣起是「青關協」粗暴侵擾法輪功的街站,而警方並沒有加以阻止,義憤填膺的林老師多次表達不滿且不得要領下,以粗言指罵警察,而其後問題焦點瞬即由言論自由、警隊公正執法的爭論,轉移到這數句的粗言之上。雖然林老師的行為出於路見不平,但粗口確使整件事「失焦」,從策略上,減少使用粗言穢語更可爭取廣大市民的支持,又可樂而不為呢?

在未來數年社會上可見的爭議不少,例如普選和佔中問題。此等議題於日益分化的香港社會中,定會引起對立和衝突,亦難免有較激進、衝動的人採取為社會大眾質疑的舉動,如惡言相向或肢體衝突。結果,原本爭取、看重的價值便被遺忘、否定,有些人或會留下爭辯、有些人則意興闌珊地離去,對整個運動都是弊多於利的。更重要的是,拒絕「失焦」,拒絕「被轉移視線」,重新聚焦於大是大非上奮鬥,而這相信會是對香港公民社會成熟程度的一大考驗。

被邊緣化的政黨
另外,整件事的政黨參與程度不高,多是市民自發行動,與反國教,反高鐵等大型民間運動相似,表面上與台灣民進黨的情況類近;民進黨於成功執政前與社運組織關係密切,執政後因各種原因而慢慢疏遠,而民間團體亦自覺須與民進黨保持距離,這實為無可厚非,甚至是良性發展。

然而,香港的政黨發展卻為困局,一為沒有政黨政治或普選,二為基本法定明特首不能有政黨背景,政黨沒有掌權的可能,有市民認為傳媒的作用甚至比政黨更具影響力,角色愈趨邊緣,三為立法會的不合理組成,使大眾接受的意見未能成為政策,政黨難以成為民間與政府的中間角色,市民被迫走上街頭,而且愈趨激進。

小結

連日事態發展和週日的旺角集會可見,香港的公民社會已有長足發展,只要能努力避免、拒絕「被轉移視線」,志於所重視的價值便已相當成功。

而2017是否落實真普選更是香港前途的關鍵,沒有政黨政治吸納、傳遞民意,恐怕激進對立只會更趨不可收拾。

伸延閱讀:
躲在WTF背後的曾偉雄
躲在WTF背後的文化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