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國際

WTO這艘爛船還能走多遠?

WTO這艘爛船還能走多遠?
廣告

廣告

(獨媒特派記者李雨夢現場報導)「印尼熱切地希望在這片眾神之地的異國風情、溫暖怡人的天氣、以及峇里人的熱情款待,能夠重燃世貿多哈發展議程的積極討論。」這是2013年世界貿組織(WTO-World Trade Organization)第九屆部長會議 (MC9 - the 9th Ministerial Conference),印尼主辦方的期望。

重燃世貿多哈發展議程?

不少國際政治觀察者認為,自從2008年日內瓦的 WTO 會談失敗,並隨著2001提出多哈發展議程 (Doha Development Round) 的十年規劃終結,全球貿易體制正式死亡

不過,儘管多哈十年爭議不絕,也未能幫助大部份貧窮國家脫貧,其「發展議程」,卻很大程度上幫助了新興經濟地區打進全球貿易市場。而有望成為新興經濟地區的印尼,不甘後人,兩年之間先後在峇里這個充滿異國風情的旅遊勝地,主持了「亞太經濟合作會議」(APEC﹣ Asia-Pacific Economic Cooperation)和「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關係協定」(TPP- The Trans-Pacific Partnership),協助這次MC9會議通過「峇里套案」(Bali Package),挽救WTO這艘爛船。

失敗的多哈十年

2001中國正式加入了WTO,再加上一連串自1999年西雅圖反世貿全球化動員,世貿談判桌起了微妙的變化。新興發展中國家如印度、巴西和中國,在2001年的多哈會談裡要求發達地區承擔更多責任去消除貿易壁壘,把重點放在協助發展中國家脫貧,讓發展中國家能把商品、服務和農產品推到發達國家的市場。

然而,很多幫助發展中國家脫貧的議程均未能在150多個成員國間達致共識。譬如說,WTO會議無法削減已發展國家對農業的補貼,結果全球農產品市場反而被已發達國家壟斷。農業規模較小和分散的國家,如非洲和亞洲的小國,在面對西方農產品傾銷,農民無法維生。

有分析就指出,WTO的失敗在於談判桌被跨國財團代理主導,而所謂的自由貿易不單無助貧窮國家脫貧,甚至使窮者越窮。舉例說,在拉丁美洲,1960﹣1980年的廿年間,人均收入增加了82﹪,但自從一系列自由貿易協議政策落實後,在1980﹣2000廿年間,人均收入僅增加了9﹪。此外,世銀最新的報告更承認,多哈發展議程若全面落實,一些最低度發展的國家 (LDCs -- The Least Developed Countries),其GDP更會出現淨虧損。因為新冒起的金磚大國,如巴西、印度、中國等,不單成功進駐西方市場,更不斷進駐 LDCs 的資源和市場。

「峇里套案」能否挽救 WTO 這沉船?

面對著多哈的困局,有論者認為要放棄涵蓋面過濶的多哈發展議程,針對製造業及服務業,另推全球復甦議程(Global Recovery Round)。不過,來自巴西並於今年五月新接任世貿總幹事的阿澤維多(Roberto Azevedo)則嘗試透過斬件式的討論延續多哈發展議程,同時挽救WTO這隻千瘡百孔的爛船。

多哈發展議程的談判領域本來包括農業、非農產品市場進入、服務、知識產權、規則、爭端解決、貿易與環境、貿易與發展。這次MC9的峇里套案,則避開一些重大的爭議,提出三大議程:

1. 貿易便利化,要求成員國透過數碼技術,便利進出口商品通過海關的措施。而一些國際組織如世銀和國際貸幣組織已承諾會提供撥款和技術協助 LDCs 去發展該系統。

2. 農業出口補貼及關稅,並討論針對供產量少的糧食進行出口控制,而導致糧食價格上漲的問題。在糧食危機下,MC9將較彈性地處理農業補貼問題。事實上,印度政府已通過食物安全法,並表示不會取消農業補貼的政策,而聯合國的專家也指出要WTO的政策應保護本地農業生產以應對糧食危機。

3. 向 LDCs 國家實施免關稅及免配額的政策。

金磚五國修補爛船再起航?

上述三個議程均盡可能避開涉及具體利益的議題,譬如說,在貿易問題上避談關稅,只談技術系統,而農業問題上,則以食物危機作為前題。可見,新總幹事阿澤維多嘗試以較彈性的方法去達成共識。

不過,全球化監察的區龍宇則認為,阿澤維代表著新興國家的利益:「金磚五國可以透過WTO圖利,它們可以一邊打著發展中國家的旗幟,與已發展國家角力,另一方面則向其他發展中國家提出進入市場的要求,在談判時候可能會犧牲較弱勢的發展中國家的利益來換取自身的利益。」

其實,即使這個峇里套案能達成多邊共識,還有更多更炙手的爭議放在後頭,尤其是涉及具體利益的關稅、匯率等問題浮上水面時。而當這個世界貿易平台越來越難談得攏時,各國均把精力放在區域性的協議,亞大區的APEC及大中華地區的更緊密經貿關係協定都是一些大家熟悉的例子。

多年來WTO的會場外,示威者均高叫著「打沉WTO」 (Junk WTO)的口號,這隻千瘡百孔的爛船究竟還能挺多久呢?

編輯:阿藹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