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You are not alone! 一人革命、人人革命

You are not alone!  一人革命、人人革命
廣告

廣告

一人革命

作為一個離港人士,筆者對今次由中共推出的『假普選』所引發港人自發的街頭和平抗爭行動,即外國傳媒的所謂 ”Umbrella Revolution”(翻譯成『雨傘革命』或『遮打革命』),一直感到不安和痛心。一則對香港這片出身之地仍然存有感情,二則從 Facebook 中見到一大班舊時教過的學生以及中學死黨不斷投身抗爭之中,筆者每次看到『雨傘革命』又起波折,眼淚總是因為心酸和悲憤而湧出。所謂男人流血不流淚,其實不是說男人不能留淚,而是流淚比流血痛苦難耐百倍。

直到九月三十日那天晚上,筆者在網上突然發現,原來海外各大學院和大城市的港人社區有不少都自發地安排了一連串的『撑雨傘』活動,此刻心中頓時又再一酸,皆因筆者居住的小城市中九乘九為白人,而附近的一所大學中,香港學生只有小貓三數,不要說大型活動,就算是小型集會基本上都無法成事。一時間,心中突然來了一個念頭,既然一個十七歲的學生都有能力帶領過千人起革命,自己身為一個年過半百的『老中坑』,難道連帶領自己一人起革命都不成?結果當機立斷,當晚就利用了一些家中的廢物,製作了一個簡陋的紙牌,準備好明天出發到附近的一所大學『舉牌』,同時收集簽名支持香港真普選。

筆者自十月一日起一連三天,一個人獨自在俄立岡州立大學圖書館門前舉牌,站在門前的石壆旁不發一言,遇見有心了解香港『雨傘革命』事件的美國學生,才一五一十向他們將事件詳加解釋。筆者發現,其實美國大部份學生雖然可能從不同外國傳媒中,或多或少看到香港現時發生的街頭和平抗爭,但對抗爭的來龍去脈大多一知半解,更遑論對中共推出白皮書,然後強行在香港推行無恥的假普選,意圖欺騙全世界有任何了解。透過解釋和討論,這些美國學生不但逐漸明白到香港大、中學生為何挺身而出,以致後來演變成全民運動的真正原因。

下圖為筆者在美國俄立岡州立大學圖書館門前發起的一人革命,力撐香港『雨傘革命』

下圖為筆者(十月一日至三日)一人革命的成果,即從美國學生中所得到的,支持香港真普選、唾罵中共的過百簽名。

人人革命

正如電影中 Forest Gump 的一生一樣,世上的絕大部份革命幾乎都為自發,故此沒有既定方向、沒有固定目標、沒有預設時間表、沒有預知的結局,革命戰友可能相繼倒下,革命或許因為地利而成功,又或因為天時而失敗,過程高低起伏,有如落葉隨風漂蕩,一時遇著颶風龍捲,一時遇到夏日暖流,在寂靜無風時緩緩落地,在刮起呼呼北風時被吹得瘋狂舞動。南華早報 Alex Lo 質疑,”How do you turn ‘people power’ into a viable political agenda for real change?” 然而,筆者認為,無論今次『雨傘革命』結果如何,每個參與過今次革命的海內、海外香港人都會有很大改變,香港社會同樣亦難免有所改變,香港的政治大、小環境也一樣,中共日後對香港的政策亦然。

無論如何,懇請每一個正在香港進行『雨傘革命』的義士緊記,革命中的每一波到了最後往往都出現埋身肉搏,但其實你永不孤獨,因為正當你奮發向前向極權挑戰,勇敢保衛與生俱來,但又快將被別人剝奪的自由和生命之際,其實世上有許多許多的人與你一樣,正在為同一件事情努力。同時,世上每一個角落都有另外的許多許多人被你們的努力所感召,將你們的事蹟公諸於世,並與你們一起並肩作戰。

筆者相信,一支箭雖然容易折斷,但就算巨如恐龍的中共,都總會被來自五湖八方一波又一波的亂箭所射垮,問題只在於時間和機遇。現時特區政府和中共涉嫌勾結黑幫、土共、五毛,以對付法輪和新疆人的手法對付香港示威學生和平民,此種情況早就在筆者的盤算之內,也是筆者最不想見到的。筆者上一篇文章已經講過,『雨傘革命』第一波的佔街行動早晚應該淡出,問題是淡出的時點是什麼,以及必須緊接的第二波行動又是什麼?

敬請每一個『雨傘革命』義士明白,一整場長期戰爭(war),萬萬不會如『如來神掌』,義士們不可能永遠只懂向前,不會後退,而應該按現實環境,掌握援兵誘敵之計,有時可以退一步補充元氣,總比死守陣地以致全軍覆沒好得多。因為一波不下,還可以再來第二波、第三波,留得青山在,那怕冇柴燒,因為你絕不孤單,你正與遙遠來自五湖八方的其他義士並肩,為長期作戰作好準備。

懇請各界義士勿被英雄主義沖昏頭腦,為了要贏取一個戰役(battle),而導致全盤戰爭(war)挫敗,更何況今次自發革命,不是一週一年可以完成,而是要長期與中共抗戰周旋。與一隻狡猾的老狐狸鬥法,有時要以退為進,有時要開闢全新戰線,有時要遠交近攻,有時要打巷戰游擊,絕不可只按一本通書,以為就可以一戰功成。事實上,辛亥革命就是在之前無數沒有完全相關的革命失敗後,才因天時、地利、人和的偶然配合而得到成功。

無論各位義士選擇死守陣地,抑或改變戰術另闢戰線,懇請各位緊記,所謂革命,大多以雜牌軍自發組成,本來就沒有既定方向,也就沒有所謂誰對誰錯。同時,你們雖然面對各自的一人革命,但你們絕不孤單,因為世上每一個角落都有另外的許多許多人被你們的努力所感召,將你們的事蹟公諸於世,並與你們一起並肩作戰。

一人革命、人人革命!

註:筆者剛從蘋果網站聽聞到,原來 CY 很可能老早接到上頭批准,原定於星期一前向學生進行暴力清場,甚至不惜開槍。泛民經過幾天與林鄭接觸,促成學聯與政府進行談判,問題是,學生與港府談判所得到的結果,會跟泛民與中共先前談判的結果有異嗎?如果這不是謠傳而是事實,雨傘革命豈不是已經宣告敗北?這也顯示了一眾泛民嚴重缺乏政治智慧,以為一招無限期佔領街道就可以逼使中共就範,從來沒有準備將革命方向改變,甚至提升,將佔街行動淡出,然後啟動一浪接一浪的合法癱瘓政府行動。不過,筆者相信屬於一般市民的『雨傘革命』不可能就此告終,革命第二波指日可待,大家不妨靜心等候。 Long Live Hong Kong.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