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國際

實現民主的願望 à l'aspiration de la réalisation démocratique

廣告

廣告

à l'aspiration de la réalisation démocratique

Edgar Morin (sociologue et philosophe) 法國社會學家和哲學家

大部分阿拉伯國家由渴望民主到實現民主之間,都存在種種困難。這裡,我們應該考慮,不是以歷史課的方式,而是反省歷史的教訓。第一個歷史的教訓:在現代歐洲,民主是脆弱,並只是短暫得來的。法國1789年大革命淪為恐怖的事,然後有熱月政變,然後帝國,大革命的衰落引發帝國復辟。直至十九世紀末期,第三共和建立,和1940年6月軍隊摧毀維希政府的利益。尤記得二十世紀,法西斯主義破壞了意大利的民主,納粹黨破壞了德國的民主,佛郎歌主義破壞了西班牙的民主,直至1989年,蘇維埃的建立使極權政體運行在被蘇聯佔領的歐洲國家中。但是我們也應該想想,在法國、意大利、西班牙、德國,在民主國家和蘇維埃政權,1789的革命思想同樣地革新及再次流傳,雖然最後每個地區的民主情況參差不齊。2011年阿拉伯之春可能會被騎劫,被扼殺,被鎮壓,但當中的訊息會重現又重現:它成為一種繁殖力強的力量和歷史的催化劑(除非人類歷史明顯地走向一個普遍災難)。

民主的原則

第二歷史的教訓是以上提及的行動的生態學。不斷惡化的獨裁可引發革命起義,而革命的推力可以掀起反動派的獨裁,就像1936年西班牙的例子一樣。加上西班牙共和國被無政府主義、共產主義、自由派等派別分化,更催使了當時的失敗。某個意義下,阿拉伯之春是嚴重的專制主義和某些人吞併國家財富下的產物。但同時我們害怕阿拉伯之春會自我分裂,或被分化,或力量分散,這些皆可引發新一輪的反動。

第三個歷史的教訓是落實民主的困難。我們剛才提及的歐洲:

1.即使民主不是根植於公民意識中,它也充滿了各種互有衝突的觀念;這些觀念的衝突可以幫助某個廢除民主制的黨派的成功德國,。更甚之,會開啟一場內戰西班牙,民主應當包容那些反對民主的聲音,但民主同時可能會讓一個反對民主的黨派催毀。故此直至哪一點,哪一個時刻,民主仍要維持它的包容呢?要知道,民主的敵人沒有民主這句話其實窒礙了民主的發展。

2.民主從屬於不同真相的競逐,它唯一的原則是自由,普選也不能避免錯誤。

3.如果沒有公民主動參與政治生活,民主會變得脆弱。總括而言,在歷史這個歷險活動中,民主也是一場巨大的歷險。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