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巴人立國路難行

廣告

廣告

巴勒斯坦自治政府將於本週正式向聯合國申請成為會員國之一,據報現在已經有超過一百四十個國家支持。可是,即使得到足夠成員國支持,一般相信美國將會運用其於安理會的否決權使申請胎死腹中。

巴勒斯坦自治政府的「前身」是巴勒斯坦解放組織(下稱巴解),該組織於1964年成立,於1974以監察員身份加入聯合國。直至目前為止,巴解仍然被超過100多國承認為巴勒斯坦人民的唯一代表,歷屆中最著名的主席就是於2004年逝世的亞拉法特。

而巴勒斯坦自治政府則是在1994年跟據以色列和巴解簽定的奧斯陸協議成立,讓巴人管理「自己的地方」(在之前由以國管治),原本只打算是一個5年任期的臨時政府,在其間待以巴雙方確認各項「細節」。

二次大戰後,聯合國於1947年議決把現今以色列國的土地分別劃為猶太國和亞拉伯國各一。但是過程並不如想像中順利,在47至49年,猶太人和亞拉伯人發生武裝衝突。結果猶太人成功奪取更多土地並建立現代以色列國,而巴勒斯坦人到今天仍在爭取成立自己的國家,另外還有大批難民逃到鄰近國家。以往這曾被以國官方打造成大衛(猶太人)對歌利亞(亞拉伯人)的「存亡之戰」,經新一代以色列學者的研究,加上近二十年解封的以國政府機密檔案佐證,當年猶太人並非如她所說的如大衛般以「弱者」身份抗爭;亦非如錫安主義(在19世紀末始於歐洲的一個殖民主義,提倡在巴勒斯坦地建立一個猶太人的國家)倡導者所說的「一塊沒有人民的土地給一批沒有土地的人民」(A land without a people for a people without a land);而巴勒斯坦難民也不是自願離開,而是被猶太民兵及軍隊以各種手法趕走。

1967年,以軍以「先發制人」為名,發動攻擊侵略周圍眾國,並從埃及手上奪取了加沙地帶及西奈半島(以國後來歸還了西奈半島,但協議限制埃及能在該地部署的軍隊的數目),從約旦手上奪取了(約旦河)西岸地帶(即東耶路撒冷、伯利恆、希伯倫等地),以及從敍利亞手上奪取了戈蘭高地。此後不斷以興建殖民區方式,蠶食巴人土地。雖到2005年,以國單方面撤出加沙(但仍控制著加沙的對外聯繫),卻從2000起在西岸以保安理由建造「防禦牆」,繼續蠶食巴人土地,並限制巴人的行動自由。

因長期受埃及、約旦及以國控制,巴人的「軍隊」無法正面對抗擁有高科技軍備的以軍(以國在2010年的軍事開支排名全球第17,在加拿大之後,另外有證據顯示以國擁有核武),自九十年代開始,部份巴人開始以自殺式炸彈的方式對以國進行襲擊,換取政治籌碼,歷年來已有超過800人被殺。

過去數十年美國一直推動所謂的「和平進程」,希望解決以巴問題,並以1993年時任以色亞總理的拉賓和亞拉法特在克林頓前握手成為一時佳話。(拉賓兩年後被國內的激進份子刺殺身亡)。可是,這些由美國推動的進程,往往都忽略以國強佔巴人土地,包括殖民區和東耶路撒冷,以及巴人難民回歸的問題。而事實上雙方在這些層面的分歧仍然很大,但在西方傳媒的報導下,這些重點很多時都被忽略。

而巴人的政府亦因派別和貪污問題造成嚴重內耗。哈馬斯(她除了有策動攻擊的武裝部外,亦有政治部、社福部等,嚴如一個小政府。不過因為沒新聞就是好新聞,所以差不多每次她的名字出現在報導的時候,大都不是好事)就是因為巴人對法塔克的不滿,於2006年經民主選舉上台(當年歐洲的監察員亦確認該次選舉是公平的),但由於西方國家拒絕與他們定性為恐怖份子組織的哈馬斯交涉,最後以哈馬斯和法塔克發生內戰,並演變成今天哈馬斯控制加沙,而法塔克則控制西岸的局面。

時至本年初,巴人政府決定自行向聯合國提請成為成員國,另外,哈馬斯和法塔克的代表亦在開羅舉行了多次會面,並在五月時簽定和解協議。現在,美以兩國正以最後努力勸阻巴人政府這次舉動,但以她們的往績來看,要巴人政府再相信他們恐怕是非常困難了。

可是,在文章開首已提到,由於美國在安理會有否決權,所以巴人政府的要求亦很難成事。即使如此,但其引起的國際關注可能就是巴人政府希望得到的籌碼。特別是過去一年來,中東變天,再加上近年西方各國忙於處理自己的經濟問題,以巴衝突已退到後台。事實上,部份巴人亦對是次提請不寄予厚望。筆者數天前就曾經與一位巴人談論此問題,他表示,事實上巴人政府以目前的情況(由於長期被以國限制,巴人並不能進行自由貿易,而巴人政府是長期依懶外國經援才能運作;在西岸,巴人所管治的地區只屬小部份;還有防禦牆、殖民區等等),根本無力「立國」。

如此看來,巴人要立國的話,相信還有一段艱難長路要走。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