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那麼,如何改變金文泰中學

廣告

廣告

首先,很多謝師兄師姐和同學的分享和轉載,相信大家湧躍的轉載校方應該知道了吧,我估計放榜那天應該很麻煩了。

事實上,那一篇文章絕對不是一篇中立的文章,內容偏頗到不得了。也許有一些校友未必會明白那幾件事情和核心價值的關係,及或者為甚麼我會有這種想法,甚至不認同文章的說法。年代不同,所經歷的事情也不同,比如說,七八十年代學生所追求的東西和今天學生追求的東西都已經不同,或許成年人經歷過多年的生活經歷會覺得今天的年青人追求的東西太理想化、太無聊,但對我們而言,20年後會否後悔仍是未知數。到底怎樣的思維和行動才能切合今天和未來的社會,我相信應該由我們自己去決定。

當然,各位校友可能會認為,一個人在未有對社會貢獻和了解整個社會就有這種想法是十分幼稚。但是如果我們就連用我們僅有經驗去反思的能力都沒有,可悲的不只會是我一個人,而會是整個香港社會。

因此,個人意見不代表其他同學的立場,每個人對一件事物都有不同的詮釋其實是十分正常,希望大家互相尊重。

至於有校友和同學對那一篇文章感到共嗚,一方面說明,我們心裡面原來都是有一個共同的目標和理念,金文泰中學真的是很團結;另一方面,則是大家都對這一間中學的現況和前景感到無奈和不滿,其實又很可悲。

大家可能會想,為甚麼我們沒有自由?沒有正義?沒有平等?

到了這個時候,校方一定會告訴我們:"如果你要問學校/社會給了你甚麼,那麼你要問自己付出過甚麼。"

我們不是黃家駒,他可以自豪地告訴全世界,他給了社會音樂;而我,連一個音符都沒有付出過。

這個不是一個容易回答的問題,到底我們要付出多少才有資格去問社會能給我們甚麼?例如我們向政府要求自由,那我們要付出甚麼去獲得自由?

任何人想不勞而獲地得到公義、自由、民主都是徒然的,昂山素姬和曼德拉也是經過長年的努力才能把自由和正義帶到自己的國家。他們付出了甚麼?就是抗爭。

當然,在這個MOMENT,可愛的金文泰同學就會說:"嘩,咁激既野我地金文泰學生係唔會做既。"

偏偏我們又想得到自由。

其實抗爭,不一定很激。近日甚麼拉布、拖延,也正正體會了抗爭不一定暴力,可以和平地進行;昂山素姬多年來忍辱負重,其實也是抗爭的一個手段。

當然,這裡不是鼓勵同學去衝擊校長室,又或是搞遊行搞罷課。抗爭第一個最基本要求,就是尊重。

作為學生,要老師尊重你,第一件事就是你也要尊重老師,不能傲慢地向校方爭取你的訴求。你對老師的尊重應該是出於尊重他是一個教職員,以及一個對人的基本態度。我承認在近年,學生在這方面有許多不足之處。因此,我們要爭取自由和正義,第一步就是要學會如何尊重。

除了尊重老師,尊重自己的身份也十分重要。對,就是要保護校譽----學校也說過要保護校譽啊!是,但我們保護校譽不是為了未來找工作,不是為了搵錢,而是為了自己和其他同學。用足球隊做例子,在學界比賽時,一個粗野的飛剷,就會使人覺得"金文泰中學的學生很冇品";但相反,在落後時,把公正球踢給對方守門員,就會使對手認為"金文泰學生很有風度,很有體育精神",這才是校譽最重要的東西。校譽是代表你個人的聲譽和人格的一部分,不是用來搵錢的。

尊重過後,就是要投入參與。在校內抗爭,民選學生會扮演了一個十分重要的角色,可惜在近幾年的大選,同學都只懂重視候選內閣有甚麼活動、活動好不好玩,忽視了學生會作為溝通橋樑的重要作用。而當選後的學生會也絕少協助同學向校方申訴不公平的處罰和向校方爭取有利於人的事項。就用我個人經驗來說,我沒有為在網上以言入罪的同學申辯,也很少就學校具爭議事項向校方反映同學的意見,如果大學有這種學生會,相信上台一個月就被拉下台了。

其實參選時我曾經跟我的閣員說過,一個學生會最重要的東西不是甚麼優惠、甚麼活動,而是一個內閣有沒有為去想過。為甚麼要改善更衣室通風系統?是因為通風失靈是真的可能會影響同學的健康,危害同學的生命;為甚麼要爭取小食部或小食機?是因為我們在小息時會肚餓。學校在完全沒有(抑或有?)咨詢同學的意見下,就自行決定撥款重建充滿我們回憶、也是羽毛球校隊訓練場地的禮堂,連我也是校友的父母也很驚訝,我想問,學生會又做過甚麼?有沒有要求學校交出圖則公開討論?有沒有要求學校交出環評報告?

說到這裡,相信大家都十分後悔沒有在學生會選舉認真的投下你的一票吧。因此,在抗爭之前,就要學會去參與。我們一直不滿,但又絕少切實地去參與學校事務。學校到了今天這個地步,其實一定程度上也是同學自身的責任。

好了,那麼就要正正式式抗爭了。

抗爭也可以很和平。又以有同學在FACEBOOK以言入罪來做例子,同學如果不為他發聲,難保下一位被入罪的人就是你。不一定要衝擊校務處,在FACEBOOK開個EVENT或GROUP發起簽名聲援也可以吧。如果有校規是不合常理/與法律/人權宣言有抵觸/不合乎現今的普世價值(例如聽聞早前有中學以為免心智不成熟的同學胡亂批評校政,不准學生會開FACEBOOK),那麼作為學生就要去挑戰這一條不合理的校規。校規凌駕同學,但法律也凌駕校規,以某校不准學生會開FACEBOOK為例,其實已經違反了香港基本法27及28條:"香港居民享有言論、新聞、出版的自由,結社、集會、遊行、示威的自由,組織和參加工會、罷工的權利和自由。"、"香港居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禁止任意或非法......剝奪或限制居民的人身自由......"----就正如,如果在沒有合理懷疑下搜書包,學校其實也觸犯了香港基本法。

所以其實抗爭不一定暴力,更不一定無理,問題是到底大家有沒有心去改變?

但可能到這裡,你會問,我做甚麼事情、抱有甚麼理念才是正確?為甚麼事情抗爭,才是合理?

其實"如果你要問社會給了你甚麼,那麼你要問自己付出過甚麼。"這一條問題也是學校一位老師上課時講的。有時,學校教導你如何去做好人,不一定要是上堂又或者是開講座教你如果去做好人,學習如何去分辨是非黑白是自己的責任,不是別人的責任。如果有一位老師上國民教育課時告訴你"中國政府是進步、無私的執政團隊",你不是要把這一句說話照單全收,而是要想一想這句說話是否正確。大部分老師都是正直和有人格的,他們的專業知識也是受肯定的,但老師也是人,一班工作很辛苦的平凡人,他們不可能是100%正確的。有時我們就是在與老師和同學相處和學習時,慢慢地學會如何去分清甚麼是正確、甚麼是錯誤。由小到大,我父母都沒有告訴過我怎樣去分是非黑白,到了今天我仍是不太學會如何分,但至少也沒有追隨過任何一個人的思想,我有自己的想法,我有自己的思想。

所以,學校告訴你正確的事不一正確,這個世界和社會是要你自己去參透的。

最後,容許我節錄本地樂隊Kolor介紹其一首歌曲所附上的文字:

在當下,為著生存,大部人都因為各自的理由,而去遵循一些被認為正確的模式去生活著。過程中,我們或許會迷失,會感到氣餒,會感到孤立無援,說到什麼夢想,還可能會自卑得口中出口成文,但內心卻感到有心無力。

社會急劇改變後,原有的模式還一樣行得通嗎?讀成大學後是否就有一定的保障?在所謂最大的金融機構下工作會否生活穩定?一切都已經變了,概然變了,又可必甘心再只做一個複製人。同化是可以對抗的,制度或許可以同化你的身,但你可以不要被同化你的心,只要你還能保存一團火在你的心中,那怕要面對什麼遊戲規則,只要做人頂天立地,最少我們能撐起胸膛大聲說我是誰!

其實只要你處之泰然,用明澄的思維去面對世界,無論是國民教育的實行、愛戴的教師離開,都不會改變你和你身邊的人。今天的青少年,包括我,就是太容易受人影響去動搖自己的思想。其實自己的想法不一定是錯,為甚麼不堅持呢?誰說未說18歲就一定心智不成熟?

至於要改變不公義的世界、不平等的校園,則要各位勇敢起走出第一步。用行動去回答給當權者:"我付出了,麻煩你給我自由。"

我相信,到了那一天,我們都會以金中為榮。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