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勞動節】掙扎於生活的香港人——三個勞工的日常

廣告
【勞動節】掙扎於生活的香港人——三個勞工的日常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今年職工盟發起五一勞動節遊行,主題為爭取標準工時立法,全民退休保障及取消強積金對沖。獨媒於遊行期間訪問了3名來自不同行業的參加者。

看不見的未來——建造業

來自建築地盤職工總會工會的郭先生是紮鐵及開料工人,現時一天約工作8小時,加班會有補水,唯工作難求。「而家好多南亞裔、尼泊爾人俾中介公司轉介來,一叫就十幾個」他感歎本地工人要求一定的人工,根本無法與這些領取較低人工的外來勞工競爭,「地盤甚至得返四個香港人」。

郭先生指由於工作相當辛苦,故建造業人工本身就比最低工資高。是否代表比領取最低工資的勞工更舒適?郭先生歎剝削仍然存在。他指作為工人的他根本沒有選擇,明明一日工資有2000元,但判頭開價1200元,「你不做就連1200元也沒有」。談到退休,現年約50歲的郭先生笑言自己不敢退休,「根本睇唔到未來」。他指他們屬於自僱人士,沒有強積金,即使退休亦沒有任何保障,「我而家俾生果金你,夠唔夠用呀?」

問到他現在可每天有工作,他笑說自己也不是每天都有工開。他指與他一同參與遊行的同行也多半沒有工開,「你問佢地,一大半一個月都番唔到15日。」

06

香港人的錢都是慳來的——市民

另一位參與遊行的是於再培訓中心工作,現年約40歲的張小姐。現時她每天工作8小時、時薪約40元,笑言現況尚算可以。她指,自己是為了幫全香港市民爭取勞工權益才會參加五一勞動節遊行,「有邊個唔想要多啲」。

正當壯年的張小姐談及全民退保,指會支持有入息審查的全民退休保障。但她質疑88000元的資產限額太低,香港的打工仔工作十幾年總有一些資產,不能因為資產限制而令到退休人士未能獲得保障。受到退休保障的人,正是年輕時為香港拼搏的老一輩,為了表達對他們的尊敬,更應該推行全民退休保障。「香港人辛苦大半世,啲錢唔係有剩,而係死慳死抵」。

16

冇全民退休保障最唔公平——保安員薛伯

年屆70的薛伯仍是在職的屋村保安員,今年決定自己參與五一勞動節遊行。他在私人的保安公司上班,工作的屋邨為小型屋村,故只有兩人輪流接替早晚兩班,他亦不得不帶病工作。若沒有人在崗位工作便會遭到投訴,工作也保不住,「就算感冒又好,病到落唔到床都要番工」。薛伯感歎公司不能體會員工的辛苦,只執著有人出現在工作崗位,

年紀大,待遇亦「非比尋常」。薛伯每天工作12小時,只能領取最低工資之餘還因年紀大不能領取津貼,「好似勤工獎就唔會有我份」,相反較年輕的同行則有更高的薪金與待遇與津貼。

談及全民退休保障,薛伯不禁無名火起。他不滿政府沒有推行全民退休保障,令他現在根本「不敢」退休。他說,不工作就沒有收入,1200多的長者生活津貼根本不足以糊口。薛伯希望政府能長者有足夠津貼安享晚年,「如果有幾千蚊一個月我都唔使做」。在落實全民退保的遊行口號中,薛伯露出無奈的表情。

記者:鄭樂煒、陳偉堯
攝:Alex Leung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