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回顧黑箱CEPA十年 經濟依賴加速融合

廣告

廣告

圖:(左起)黃偉健、何秀蘭、陳劍青、張少強。

(獨媒特約報導)一場反黑箱服貿的太陽花學運,再次掀起兩岸三地人民對中港貿易及經濟蠶食的討論。《內地與香港關於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的安排》(CEPA)從來只有官方主導,一群熱心於本地事務的學者及立法會議員,聯同本土研究社以台灣反服貿反觀香港現況,回顧與批評CEPA在十年間對香港的影響,及反思香港的經濟定位。

CEPA是2003年爆發沙士、處於亞洲金融危機的環境下,香港政府急於走出經濟困局而簽署的經濟安排。CEPA的「黑箱」,在於不需本地法例落實、亦不需要政府批錢,因此當時的政府可繞過立法會的監察而簽署。CEPA簽署至今逾10年,貌似帶來經濟利益,同時使香港產業的多元性下降,依賴內地,其政治效果亦不言而喻。

CEPA落實 香港經濟結構傾斜

在社聯擔任研究及倡議總監的資深社工黃健偉,談及如何從CEPA主旋律中帶出批判的意識。黃健偉所指的主旋律,是中國政府以往不斷強調的「背向祖國,面向世界」論調,而曾蔭權政府亦認為中國龐大人口的市場潛力「靠得住」,因而靠攏內地。不過黃健偉指出,CEPA只是「開了大門但小門未開」,流於原則上可行。以社工為例,內地政府生怕社工在支援人民同時,將它所害怕的普世價值引入,因此在香港社工在內地設立組織變得困難重重。從經濟層面看,弊處也不少,「CEPA使資產階級透過貿易獲取最大好處,其他階層只能陪跑」,這也使社會近年出現眾多矛盾。

黃健偉續稱CEPA危險性在於經濟命脈不能自主,過份依靠令香港不再面向世界。CEPA開通後,重點落實的有自由行計劃,然而旅遊業佔本地GDP很少,但從事相關行業的勞工很多;當同一市場內有眾多供應者時,內地能隨時轉換供應者,令依靠她的人迎合內地市場,這使香港經濟向內地傾斜,甚至是令經濟向某些產業傾斜,改變了經濟結構。

「錮身鎖命」掌香港命脈

樹仁大學社會學系副教授張少強以「錮身鎖命」來形容中共對香港的管治,即「以佔領他人的生存條件來支配別人」;尤其1967年後,以生靈政治戰略進行管治。1965年正式啟用「東深香港供水工程」後,中國至今仍掌握著香港最重要的食水資源,即使港英政府曾嘗試海水化淡工程,希望重奪水源自主權,亦告失敗。港英政府最終於1982年拆除海水化淡廠,以行動宣佈退出與中共在香港的角力。張少強引述周恩來當年的說話「對港澳供應確實是一項政治任務」,足證此說法。張少強續說,在有關CEPA的立法會文件中,首數年檢討中顯示CEPA以無形效益為主,反映出中央與香港在回歸後簽署CEPA也只是重施故技控制香港命脈,令香港變得更依賴中央,從而加強控制。然而,雖然中央認為這些是優待香港的政策,眾多港人也不買這「恩主論」的帳,捍衛香港的自主性。

以CEPA實施空間規劃 加快粵港融合

「睇CEPA要睇其落實的條文。」本土研究社成員陳劍青認為分析CEPA不能只從專業層面去看,應仔細了解在CEPA大方向下的《粵港合作框架協議》的實際協議內容。陳認同現在的CEPA只是在大原則上開放,但同時亦認為「即使真的開了細門,現在的批判亦不能處理這些問題」。以旅遊業為例,CEPA開放自由行後,內地人以遊客身份來港本無問題,但當大方向下的制度,如一簽多行等,使內地人由旅遊變成生活化地來港時就有問題,因此對CEPA的批判也要著眼於具體的空間規劃。

陳指出,在香港需要中國經濟的同時,中國亦需要香港,因此想以CEPA進行「雙轉移」(人才、資本) ,甚至「硬塞」到人口政策等本土政策;官方亦鼓勵港人返內地工作,想吸收香港的技術及資金,提升內地的產業發展。由此可見,在CEPA下的空間規劃能顯示出中央希望透過經濟及專業合作,加快粵港融合,進行統戰。

CEPA從未諮詢立會 法治是香港優勢

立法會議員何秀蘭指出,港府簽署CEPA一事上從未經立法會進行諮詢,因為CEPA不是只針對本地的政策,因此與其他國際協議一樣,不需要經立法會審批。CEPA脫離立法會監察,政府在與不同行業的事務上,便單獨與該行業商討,並無作廣泛諮詢。何秀蘭又表示,即使連立法會議員向政府要求提供CEPA的文本內容亦不果。

何秀蘭指,雖然香港經濟傾斜內地,但香港仍然維持著最重要的特色——法治。何續稱,內地也重點培育上海為經濟重地,但現時國企在香港的貨幣流通量仍達16,000億,可見投資者仍然信任香港的法制,這正是香港的優勢。面對經濟逐漸單一化,何秀蘭希望港人能更加支持香港的創意工業,更加珍惜香港的本土文化。

以台灣作鏡子 看統戰策略

兩岸關係研究者何雪瑩指最近中共蠢蠢欲動,多了談及香港與台灣,但其論調亦同時轉變。在香港方面,中共以往也強調「一國兩制,高度自治」,但最近已變成「全面落實基本法」,令人不禁懷疑中央政府準備重推「廿三條」。

在台灣方面,則強調「兩岸一家親」、「血濃於水」。為了應付台獨主義,2005年第三度國共合作;至2008年馬英九當選總統,中國政府更積極處理對台事務。再到今次的服貿事件,以海協會及海基會兩個充滿政治背景的基金會簽署服貿條例,而非政府機關,中國一方面可以避免承認台灣是主權國,另一方面又能做到以經濟進行控制的效果。以公開言論的論調來看,似乎中國在統戰問題上絲毫不掩飾,令台灣及香港民主社會變得緊張。

編輯:劉軒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