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

原文連結:中國勞工論壇

捍衛學生獨立思考 不要洗腦教育!

小飛 社會主義行動

洗腦國民教育快將捲土重來,更會擴展到幼稚園!林鄭月娥最近配合中聯辦,指要在幼稚園開始灌輸「我是中國人」概念,並計劃將中國歷史納入初中必修科目。名為教育,實為洗腦 ,自2012的反國教運動以來,眾所周知,所謂的「國民教育」只灌輸「祖國強大」、「愛國」等思想,但對六四屠殺、迫害政治犯等事件則隻字不提。

中共獨裁政府及香港統治陣營對於年輕人反抗政府有極大恐懼,而洗腦教育是其中一個手段去抑制年輕人的獨立思想。政府不停對於言論自由、民主權利的打壓。近年來對於普選及反對官商勾結的抗爭此起彼落,雨傘運動的爆發就是群眾對於獨裁政權的忍無可忍而爆發出來的,而眾多年輕人因而首次參與社會運動。這解釋了為什麼中共及香港政府誓要將洗腦教育推行,為了竭力阻止新一代年輕人對不民主制度的反抗。港大民意研究計劃一份最新的調查顯示,香港人自覺是「中華民族一份子」的認同指數跌至2008年以來新低,而自認是中國人的18至29歲年輕人比率更只有3.1%,是1997年以來最低。但這與其說是族群身分的認同,倒不如說與政治(反中共獨裁的情緒)有關。

廣告


廣告

1940年,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初期,英法聯軍於法國北部被德軍包圍,防線退後到法國Dunkirk這個地方。而1940年5月至6月發生的「鄧寇克大行動」是一場戰略性撤退,亦被譽為軍事史上最大規模的撤退行動。這段歷史告訴我們,「逃走」並不「可恥」,而且「有用」。因為這次撤退成功挽救了33萬軍人,並成為了四年後盟軍反攻的根本。如果沒有「鄧寇克大行動」,歷史或許將被改寫。

神級導演Christopher Nolan把這段歷史拍成電影《鄧寇克大行動》(Dunkirk),最近於香港上映。他運用了他最擅長的時間小把戲,以非線性方式敘述「一星期」、「一天」、「一小時」三段主線劇情,玩味十足。而這三段故事分別涉及「陸」、「海」、「空」三個領域,交替插敘的手法讓整部電影張力十足,同時亦充滿懸疑氣氛。

「一星期」講述英國陸軍士兵Tommy與兩位士兵Gibson及Alex如何逃難乘坐運兵船離開Dunkirk,隨後又被德國潛艦魚雷擊沉,狼狽求生;「一天」講述英國人Mr. Dawson(Mark Rylance飾)響應英國政府的徵召,跟兒子及其朋友出海,前往Dunkirk救援,途中拯救了一個患上「創傷症候群」的無名士兵(Cillian Murphy飾),並發生爭執;「一小時」講述空軍機師Collins跟Farrier前往Dunkirk進行支援任務,與德軍戰機在空中激戰。

廣告


廣告

(資料圖片)

20170714 自由風自由Phone 高等法院裁定四名議員喪失資格 張達明發言部份

張達明 (香港大學法律學院首席講師)

今次的裁決,在某方面是受到之前梁游一案上訴法院的裁決的制約的影響,所以有些爭拗點不會在今次裁決裡,法院覺得可以處理,例如有關人大釋法的效力,之前梁游一案已確立並已無法再爭拗究竟它是否釋法還是改變法律等。亦因如此,今次法院演繹之前上訴法院的裁決,釐定了決定權單單由法院以一個客觀的標準決定究竟議員的行為有沒有符合《宣誓及聲明條例》的規定;若他沒有(符合),根據人大釋法,若他故意做一些行為而沒有(符合)時,他沒有沒意圖已不重要,總之法庭覺得客觀上如此時,客觀效果是他會自動喪失議席,這是基本上,我認為是今次法院整個判決的基本脈絡,客觀上我是這樣看,所以它整個判詞都簡單化,就是以前大家怎樣理解我(法院)不理會,以前這麼多屆的行為我也不理會,你自己在官司裡入的誓章如何解釋你自己為何要這麼說、這麼做,我基本上也不理會,那是你自己主觀的意願、解釋;總之法庭只基於客觀事實做決定,最後得出的結論是你喪失議席,這是法庭的裁決。

廣告


廣告

(資料圖片)

(獨媒特約報導)佔旺刑事藐視法庭案於今日(7月24日)續審,控方傳召6名證人作供,包括行動處特別調查隊警長陳志偉、攝錄隊(俗稱「Video Team」)隊員甘振勝、劉啟業、伍健成、有組織罪案及三合會調查科警長曾德宏、港島總案重案組警員蘇偉成。陳志偉作供指,佔旺清場有多達100段影片,但正式公開作證供只有20多段。辯方稱,由於警方所拍攝的影片遠多於已公開的影片,要求警方盡力協助提供相關影片。

逾百影片 僅呈交20多段

控方今早繼續傳召負責當日錄影的警務人員。警長陳志偉負責調查清場當日的情況,及後將拍攝得來的影片用應用程式綜合,並燒錄成數碼檔。在辯方律師盤問下,陳承認燒錄影片的工作約有6至8名警務人員協助,自己只擔當統籌角色。辯方律師詢問該6至8名警員名單,陳志偉表示「唔記得」。

廣告

社運

「苛知之極明,則行之極勇」- 呼籲響應「我守我權challenge」

廣告
「苛知之極明,則行之極勇」- 呼籲響應「我守我權challenge」

廣告

近日有見幾位社工系同學就六位立法會議員被取消資格,於Facebook發動「我守我權challenge」支持涉事的六位議員,並呼籲捐款至「守護公義基金」支援其中四位議員要承擔的訟費。

本會現正呼籲各位響應是次活動,大家可以在自己身處的社區舉起「我守我權」的字樣,或者捐款至「守護公義基金」,並提名三位朋友於二十四小時內接受挑戰,就事件從下而上地表達意見,由個人層面將這種聲音擴而充之,提升社會大眾對於自身權利的關注,在沉默中發聲,堅拒在沉默中滅亡。本會亦就事件重申立場:

堅守基本人權 拒絕溫水煮蛙

《基本法》是香港的憲制文件,而香港的憲制基礎建基於《基本法》和《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基本法》第二十六條指出「香港特別行政區永久性居民依法享有選舉權和被選舉權。」顯示出《基本法》確認了香港市民在高度自治下仍擁有選舉權和被選舉權等的基本人權。然而,在人大釋法後,六位立法會議員先後被取消資格,不單是約十八萬人的選票被無視,不單是不尊重市民對於代議士的選擇,最重要的是香港市民的人權逐漸被剝削。假若我們自身的權利都不加以重視,被陰乾仍視若無睹,任由中共政權剝削我們直至體無完膚,一切就已覆水難收。

譴責人大釋法 還我公義社會

廣告


廣告

財委會令人煩惱的地方,一向是在於太「內向」,媒體剪下幾個畫面,不過浮光掠影,若非全程咬緊,公眾不一定能明白箇中細節。日前陳健波(KP)接受不同媒體訪問,皆一再強調要修訂財委會會議程序,把無約束力臨時動議(按《財委會會議程序》第37A段提出的動議),由不限數目改為每議員只能提出一個。暑假正常情況下休會,到他再發動這項修訂時,公眾已可能忘卻。所以先寫一段極簡化的筆記,談談我們反對的原因︰

1 KP 指這種無約束力臨時議案「有姿勢冇實際」,他其實即是指責目前這種議案無意義,並混淆了「意義」和「權利」的重要區別。前者是一種政治意見,絕不應由主席輕率判斷的,後者則是技術上要維持的價值。即使某一派認為另一派的議案毫無意義,理論上中立的主席也會維護委員的議事權利。KP 這兩年來的執法,就是不斷加入了他個人的政治意見。一個好的主席,即使親建制和保守,他都應是盡量「透明」的,盡量不加入其個人的政治主張。

2 財委會無約束力議案(37A議案),如果給予人無意義的錯覺,責任不在民主派,而是因為建制派拒絕參與這個環節的議事。建制派的參與方式就是——不論你提出的議案內容是否合理,總之是民主派提出的,就瞇埋眼否決,不去處理。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或於下星期二(8月1日)公佈副局長及政治助理人選,盛傳教聯會副主席蔡若蓮將出任教育局副局長。港語學、教育實驗學社、香港眾志聯同學聯及大專學界今日(7月24日)舉行記者會表示反對,並直指蔡若蓮是推動普教中的「陀手」。團體擔心蔡若蓮上任會令國民教育捲土重來,並收窄在校園內討論政治的空間。

團體明天(7月25日)於灣仔港鐵站天橋擺設街站反對任命,亦會於後天(7月26日)到教聯會旺角會址,要求與蔡若蓮直接對話。教育大學客席副教授梁恩榮及一眾學生、教師亦於6月發起網上發起聯署反對任命,至昨晚已有17,000人聯署。

疑為推普陀手

港語學召集人陳樂行指蔡若蓮在2006至2013年出任教育局課程發展主任期間,在她涉獵的計劃、資源均加入普教中元素,包括《校本課程發展組支援範圍》、《語文教學支援服務》及《內地與香港教師交流及協作計劃》,不過蔡若蓮離任後,「普教中」等字眼卻在最新版本的文件中消失。陳質疑蔡若蓮是「推普陀手」,其政治任務是令「普教中」捲土重來。

廣告


廣告

中國大陸不斷申請世界文化/自然遺產(世遺),月初,廈門的鼓浪嶼和青海的可可西里成為最新入選的「世遺」,令中國的世遺數目達52個,首次與意大利並列第一。不少關注團體關心「世遺」成為招徠遊客的搖錢樹,大量遊客擁有影響保育,其中以色列聖城耶路撒冷就因為過度的旅遊客被聯合國列為「處於危險的世界遺產目錄」

我們訪問的澳門文物關注人士Carol Law,了解澳門12年的「世遺」之路是否真是達至保育和發展的平衡呢?

1. 成為世遺後,澳門政府對文物保育態度有否改變呢?

廣告


廣告

1992年7月,熱帶風暴「菲爾」襲港,在屯門對出掠過。一個熱帶風暴的中心附近最高風力上限為87kmh,但據資料顯示,當日在橫瀾島錄得最高平均風速超過100公里,天文台被指低估「菲爾」強度,應將之升格為「強烈熱帶風暴」,並須掛八號風球,但當日只懸掛了三號強風信號。

自此以後,每當有屬熱帶氣旋第二弱級別的熱帶風暴(中心風力62kmh或以上,即八號波最低門檻)預計將近距離襲港,天文台大多數都會掛八號波,提醒市民香港可能受烈風影響。預測結果有成功也有失敗,即風迷所謂的「弱八」出現,例如1999年「利奧」、2004年「圓規」、還有2015年「蓮花」。

不過正所謂「一山還有一山低」,這一天在西貢東部登陸的「洛克」最終為香港帶來的風力,比這幾個著名的「弱八」更加不濟,八個指標測風站,連一個也沒達到強風程度;即是說,連三號風球,也不達標。下圖為「洛克」登陸香港一小時後港內風力,最「勁」的橫瀾島也僅得34kmh,只屬「清勁」水平,跟剛好五年前吹襲香港,最終令天文台發出廿一世紀至今唯一一次十號颶風信號的「韋森特」比較,實在相形見絀。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天文台昨日懸掛8號熱帶氣旋警告號,橫洲村民舉辦的「大樹菠蘿節」一度取消,後來在下午改發三號強風信號;村民決定如常舉行。這大概是横洲的最後一次收成。「為了讓外界知道我地三村有咩特產,和我地如何被政府逼遷。」——住在楊屋新村十多年的田先生擔起導賞員的工作,為前來參加「大樹菠蘿節」的市民作導賞。

_DSC7239

透過舉辦「大樹菠蘿節」,横洲村民希望能夠與市民分享不同的大樹菠蘿食品。因為收地限期在8月2日,即十日後將屆滿。橫洲三村的永寧村、鳳池村、楊屋新村將成為「政府土地」,發展成公屋。

廣告

政經

依法辦事?抑或無法無天?

廣告
依法辦事?抑或無法無天?

廣告

循一人一票直選進入立法會的民主派議員 ,因爲中央隨意在基本法内新增宣誓定義,遭褫奪議員資格,還面臨被追討薪津,隨時要破產。社會普遍贊同釋法,認爲「人大常委會有權依法主動對基本法作出解釋」。

大學生抗議校委會干預副校長遴選、破壞院校自主,被裁定在公眾地方作出擾亂秩序行爲和阻礙公職人員執行職務,很大機會被判監,前途盡毀。大衆對判決叫好,認爲「犯法就是犯法,不管你的理念多麽高尚」。

雨傘運動參與者被控串謀公眾妨擾、煽惑他人公眾妨擾、煽惑他人煽惑公眾妨擾等罪名,最高刑罰為入獄七年。大家都認爲「佔中破壞法治」,理應重罰。還有很多其他示威者遭起訴或已定罪,市民都支持政府依法辦事。

不管你在體制内或體制外抗爭,只要當權者不喜歡你,都可以「依法」整治你。政府用納稅人的錢作政治檢控,被整治者(本身其實也是納稅人)卻要用自己的錢打官司,雙方强弱懸殊。

議會裏的民主派買少見少,失去否決權,稍有動作或言語上衝突,即時被「依法」趕出議事廳,還要被市民譏為「阻住地球轉」。議會外抗爭者,稍越雷池半步,即時被警察拳棍交加,再「依法」控以各項罪名,也得不到社會半點同情。和平理性的遊行示威,由於人數越來越少,政府根本不當一回事,繼續「依法辦事」。

廣告


廣告

影片連結

昨晚林安說:從村民身上學到自強,見到每一個民都強大起來,那怕我們無法改變世界和鐵石心腸的政府。2016年,你們不幸地(或幸運地)被我帶入橫洲。或許你們還記得,我要你們除了學習土盟對政經社的批判之外,也和我在橫洲和村民一起建立不可分割,命運其同體的關係。或許你們還記得,我比分的指標是要你們在橫洲和村民笑過、喊過,甚至其同經歷拆村的痛苦。轉眼已一年有多,我相信你們學到的遠遠超過「社工」的課程。

昨晚很像惜別會,但我們仍相信,只要有希望,便能看到曙光。橫洲就像社會的縮影﹐村民面對「鐵石」政府,面對不講「道理」的政府,總會朝妥協、面對政冶現實,甚至氣餒的方向。你們已很出色,比我更強頑,像AMY堅持無懼風雨,讓村民留下大樹菠蘿節的回憶,其實那並不只是回憶,是協助村民跳出個人利益,從公共層面學習到政府的橫蠻。

林安這首為橫洲作的歌,每一段都是村民的故事。透過歌詞文字,讓別人,讓林鄭,讓罵我們的人,進入你們這大半年在村的「深耕」工作;透過歌聲,協助大家認識村民,感受橫洲,看到人性的光輝和堅持。

每一段故事,都是有血有肉的故事。犧性之說,說出者輕鬆,聽者卻心如刀割。

廣告


廣告

圖片來源

攝:Alex Leung
文:直樹

所謂前線員工除了推銷還要服務客人,所有客人查詢、投訴都是前線職員對外,內部就永遠是內部,一句「不好意思,公司規定我們不可以對客人談話」,客戶經理立刻就會成為傳聲筒、出氣袋。

信用卡部門:一般查詢信用卡是信用卡的批核或新卡的安排,通常的回復都是我們剛剛才接收到資料,正在審批當中,當中的時間可以是整整的兩個星期,原因則是太多個案處理,應如何向客戶交代?

匯款部:「你的電話暫時未能接通,請遲啲再打過黎啦」這就尷尬了,客戶匯款到國外的款項一直未到,沒有任何一位知道下落如何,什麼時候到賬,客人心急如焚在你面前不願離去,只好一起聽著那永遠接不通的電話...

產品及市場推廣部:銀行的產品日新月異,不了解想多查詢內容仍正常之事,不過一般都會被責怪沒有仔細閱讀電郵及宣傳單張,負責產品分析的同事亦只會答出一些似是而非的答案,然後只能與客戶一起手拿宣傳單張閱讀,一起了解內容。

廣告


廣告

好多人真的不懂法律又要講法律。又有好多人以為只有香港才會有「人大釋法」。任何一個法律體系,檢控方都可以根據既有法律去提出起訴。法庭在審訊過程中自動要對法律提出解釋,因為沒有任何法律能在字面上概括現實中所有可能性,所以法律在某程度上必然模糊,否則律師不過是很昂貴的機械人罷了。如案件情節涉及憲法等重大問題,這就可能交給最高法院進行審訊與解釋。

廣告


廣告

Christopher Nolan《鄧寇克大行動》(Dunkirk)是一部龐大製作、刻意多視點,但又刻意局限視野的戰爭電影,在一場如此重大和史詩式的戰爭場面,Christopher Nolan採取了海陸空的角度和不同時序,但只聚焦於這個戰場上的兩個層面,就是逃走,與及救援。

逃走是為救自己的命,救援是為救他人的命,所以這兩件事,是有類同的本質;而人想著逃走的時候,總是怯懦、驚慌、時刻覺得危機就在眼前;而在如斯殘酷戰場上,說服到自己去救援的人,從我們凡人的角度看,總有非比尋常的勇氣。Christopher Nolan《鄧寇克大行動》成功的地方在於,它呈現出無論驚慌怯懦者,抑或臨危不亂勇氣不凡者,在這一個海陸空戰場上,都是同一個共同體;錯手殺人者、成功救人者、拚命逃生者、未出師已身先死者,其實他們任何一個,幾乎沒有誰比誰更高尚或重要,他們只是命運不同,身份不同,身處的地方不同,身處的時間不同;你的戰機由此至終沒有被擊落,只因為敵方選擇跟隨你隊友的戰機,讓你在歡呼聲下最終成為最孤獨的任務完成者。

廣告


廣告

常說好劇不一定有好成績,有好成績的亦不一定是好劇。而最近看了齣叫好不好座的韓劇,當中內容須不太算高水準,但內裡的元素及細節上,反而值得深究究竟編劇及導演想透過這些來表達什麼。tvN月火劇《Circle:相連的兩個世界》是韓國少有以外星人、超級科學為題材的劇集,而這齣雖不叫座,但背後劇情的意思卻值得留意及深思。(含劇情討論)

《Circle》由呂珍九、金剛于及孔昇延主演,講述兩個男主角分別在兩個時代為不同的殺人事件展開調查及追蹤的事件。而每一集內,都會分前半及後半部分,敘述兩個時代的故事。第一部分為呂珍九主演,以2007年遇見外星人後,他的大學不斷發生可疑的殺人事件,之後再遇見當年遇到一模一樣的外星人,他及其哥哥展開的追查事件。而第二部分則設定於2037年,由金康宇主演,講述廿年後科技的發達,使韓國分為稱為「美麗新世界」的智能地區及幾近荒廢的都市,智能地區內充滿最新的科技,而且有智能使系統使罪行不能發生。

廣告


廣告

失去議員資格,除了導致香港眾志要暫別議會平台,未來數個月不能在議事堂裡投入抗爭,還連帶影響本來如火如荼開展的社區工作,心裡也是有著一份遺憾。

上週五,法庭宣判取消議員資格,大家的心情也十分沉重,但羅冠聰就跟我們說,必須總結辦事處過去一年,跟選民好好交待,絕不要因被DQ而灰心喪志,最後無疚而終。於是,我就被分派撰寫地區辦事處的部份,回顧所開展的社區工作。

翻看跟政府部門往來的信件、辦事處堆著本應派發的單張,還有跟居民排解疑難的求助個案,為街坊爭取到成果而積存下來的剪報,實在依依不捨。想起地區辦事處或許因資源所限需於八月關閉,跟我們並肩作戰的居民因而被連累,更是不忿。

幾名社區幹事,年紀輕,經驗淺,投入社區工作的日子不長,伴隨而來的有公眾期望,卻有更多是有質疑尚在學或剛畢業的年輕人,會能力不遞難以回應居民所需,而且我們從政治運動一路走來,確實在民生議題上沒有甚麼往績。

縱然如此,初出茅廬的我們卻體會到,跟進居民求助,不僅是充滿繁瑣的行政程序。只要嘗試聆聽他們每個「人」的故事,而非視為單純處理冷冰冰的「個案」,就能在分擔他們生活所憂的時候,發掘更多社區驚喜。

廣告


廣告

今早得悉Kyrie Irving要求轉會的消息,實在是今夏第一的震撼彈,震撼在於沒有先兆,就算總決賽不敵勇士,球迷依然相信騎士會捲土重來,但在今夏轉會市場瘋狂操作下,騎士卻幾乎如局外人般,只能簽下零星球員。

當大家一直在笑塞爾特人總管Danny Ainge按兵不動,坐失Paul George,最後卻如願找來Gordon Hayward,挑戰騎士的本錢大增;反而騎士在薪資空間不多下,今夏只能有限度補強: Jose Calderon、Cedi Osman和Jeff Green,很難相信他們會幫到騎士稱王。

廣告


廣告

原文連結:中國勞工論壇

法庭取消議員資格為民主鬥爭帶來了嚴重威脅

社會主義行動聲明

7月14日,區慶祥法官裁定四名立法會議員宣誓無效,取消其議員資格,當中包括「長毛」梁國雄。這完全是建制大右派發動的一場政變,無疑是對香港民主鬥爭的重挫,也是對中國民運的打擊。

這場政變代表自1997年主權移交以來對民主最嚴重的打壓,18萬張選票淪為廢票,為了有利政府而改變選舉結果。同時亦使建制派在分組點票中獲得絕對多數,讓他們可以隨心所欲地修改議事規則。本來只是半民主的議會淪為橡皮圖章,反對派今後將難以拖延或阻止政府推動的親財團、反民主的法案。另外,香港所謂的「司法獨立」被公然濫用,換句話來說法庭像中國大陸般淪為政權的政治工具。

2017年,所謂的「法治」成了政權的擋箭牌,用來合理化當局對民主的政治打壓。更嚴重的是,取消議員資格的裁決,代表專制當局會更加猖狂,打壓民主的「野心」將會越來越高。如今建制派自信十足,正公開慶祝政變。問題迫在燃眉!

廣告


廣告

追溯法律,懲罸往事,違反法治兩大原則: 可預見原則及確定原則,久為文明國家無數法學家所垢病。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及世界人權宣言,明言追溯刑罰有違人權。法律追溯,等於今日的行為,犯明日之法,回到未來要受罸; 明日之法,搭時光穿梭機,返來追究今日的行為。人大在立法會宣誓後釋法,橫遭革職的六位議員宣誓加料時並不知違法,而且見四年前毓民長毛宣誓加料,都有議員做,理所當然定過抬油,怎能預期或確定宣誓加料,會因人大事後釋法而遭DQ?所以連港大法學教授陳弘毅都話不公。

有追溯力的法律十分恐怖,譬如你一六年嗌過香港自決,廿三條立法,如可追溯到九七年七月一號,則即使你今日不再講自決,港共仍可以你當年言論,定分裂國家罪,判你入獄N年;而所有參加過雨傘革命的香港人,都可能被港共以叛國顛覆罪,秋後算帳!至於追討DQ議員已收已用薪津,更絕對違反勞工條例,屬於政治迫害,要DQ議員破產。

人大本非法律團體,釋法DQ議員,更違反法治原則,如今問題係:香港法官,有無道德勇氣,維護香港法治,頂住人大壓力?

追溯法(retrospective law)通常認為不符法治原則

廣告


廣告

圖片來源

運房局長陳帆探望劏房居民,流下眼淚,終於肯承認香港低下階層的居住質素比1960年代更衰。他建議政府資助非牟利機構租私樓間劏房,確保劏房安全衛生,再以成本價租予有需要的市民。這個建議,跟很多社福項目一樣,採用「政府出錢,社福營運」的模式。本文想探討以公營、私營及社福模式解決房屋問題的優劣。

解決劏房問題的四大方法

劏房問題纏繞香港日久,問題是貴、細、劣。第一個解決方法是「政府出錢,政府提供」,加緊興建公屋,但現時覓地數目大幅落後目標。以僅有資源增加受惠人數的方法,是將未來公屋人均面積縮小,我在5月3日的《蘋果日報》已經寫過(〈劏細公屋救劏房居民〉)。但公屋居民反對,劏房居民繼續慢慢等上樓。

廣告


廣告

按:對談整理寫於兩個多月前,截短後刊於6月18日的明報副刊。本來可於短版出街後,緊隨其後貼出原來的長版,只是一直事務繁忙。雖然文章提到的工殤紀念日和五一遊行,已經過去多時,但程李二人的對話,他們關心的議題,仍未過時。

四月下旬,因着香港文學館和油街實現的協作和安排,一個以概念為素材作雕塑的人和一個以文字為土壤的耕作人,在油街實現的一所房間內,對坐談論創作,關於藝術在虛與實之間的遊走和循環、藝術的禮物經濟,以及背後引伸的倫理思考。(註一)那造雕塑的人是程展緯,而那文字耕作人是李維怡。他們的創作,不論形式,都是一遍又一遍虛與實的對話,只是姿態各異。

可能因為高企不下的樓價,也可能因為急於複製符號的巿區重建,小小不過一個球場大小的油街實現,被好幾個地盤環繞。地盤都在建造高樓,嘈音從四方八面湧進房間,程展緯和李維怡的對談不時因為突如其來的巨響停下。李維怡輕抽一口氣,連同灰塵,和被稍停的討論,說:「其實出面那些(地產)比我們以為的有『想像力』。走在街上,我常常感到難以置信。」程展緯接下去,像呼一口氣:「好魔幻,是嗎?」房門內他們剛巧正展開有關寓言的討論。大家笑起來,不無苦澀。門外油街實現的中庭是草坪和走道,其中有程展緯的作品,日光之下不着痕跡。草坪上方是萬丈高的棚架,其間肉眼所不能見的,是一個個工人,伴隨着只能被理解為「工業意外」的未知。

廣告

動物

雨一直下

廣告
雨一直下

廣告

圖片來源
攝:Him Chow

這幾天的大雨,下得要多兇有多兇。持續的,一黃一紅,紅完又黃,教人鬱悶。身邊的同事都連番叫苦。等公車的未上車已渾身濕透。上了車又要塞幾十分鐘。有住新界北的同事,拍一張家中水浸的照片證明不能上班,狗狗都往床上跑了,保得住人命保不住家園。這些日子雖未算天災,但對心情早已欠佳的香港人來說,也是折磨。

我經常說,人遇逆境,天災也好人禍也好,如何苦也不及動物苦。這天傍晚滂沱黃雨下駕車回家。車上還放了一隻剛完了絕育手術的社區貓,牠搭我順風車返回新界的原居地。我路經一條小村落,一條小小的斜路已被大水淹注,像山洪暴發的往低處湧,一不小心人也會被沖走。我看見村口一隻黃狗向著「小瀑布」發了狂的吠。

我把車停在一邊,走過去看看狗狗出了甚麼事。我舉著傘行近一點,狗吠得更兇。我退後一點,狗繼續的對著洶湧的大水淒涼的嘶叫。看真,這是一頭母狗,乳房還在發脹。猜測應該是剛出生的狗BB被雨水都沖走了吧。 我不懂狗的語言,不知如何安慰牠。即使我懂,也沒辦法勸牠離去的。

廣告


廣告

蚊帳支架上的10 cm 直徑USB 風扇

夏天天氣炎熱,不少人問我怎麼可能晚上睡覺不開冷氣,是否我的身體不覺得熱。

我的身體沒有壞,能夠感應到溫度高低,跟普通人一樣有熱的感覺,溫度高會出汗,不同的是我認為出一點汗,既不是髒,也不是罪,不覺得一定要藉冷氣來迴避而己。

其實應對高溫除了開冷氣還有很多辦法,首先日間必須阻擋陽光直射入屋,把牆壁、地面和家具等曬熱,例如使用窗簾、百葉簾或隔熱貼,目的是控制黃昏日落時室內溫度不要太高。日落後條件許可的話,多開窗讓空氣流通,只要有每秒半米左右的氣流,便會幫助帶走皮膚的熱量,令身體產生一種稍涼的感覺。

如果建築物欠缺自然氣流的話,解決的方法一是撥扇,二是開風扇,原理與自然風一樣,由氣流帶走熱量,過去多年這是我不開冷氣的主要武器。

可惜打開窗睡覺產生兩個問題:街外的燈光耀眼,蚊子飛進室內,兩者都影響睡眠,前者我以垂直的百葉簾對付,適當調校方向,既擋光又讓氣流通過,後者以前靠在窗口裝設紗網攔截,不過日久失修漸漸失效,現在靠蚊帳守住睡牀,但是蚊帳雖然通氣,始終把風扇吹動的風大量阻擋了,以致蚊帳內愈夜愈熱,不開冷氣有點難捱,最熱的日子要開兩把風扇,勉強應付。

廣告


廣告

今天回顧發生在上個世紀的哈維爾與昆德拉之爭,以及那場關於政治介入的爭論的中國影響,我發現自己已經變得比從前更能同情昆德拉。我知道這麼講,一定會令一些友人失望(特別是大陸友人),他們可能會覺得我變了,甚至會批判我背叛了更加崇高的道德原則,投向犬儒與虛無。理由或者就和我們對那場斷續了二十多年的爭論的一般認識一樣簡單:哈維爾發動《七七憲章》,並且為此投獄。於他看來,在這樣一份政治宣言上頭簽名,或者聯署任何一封關於政治犯的聲明,不只能對普通百姓和當事人起到支持打氣的作用。更重要的,是因為簽名和發聲這個動作本身就是道德的,是「活在真實當中」,是拒絕冷漠與虛矯的良心體現。而昆德拉呢?他不僅在小說裏頭諷刺一些知識份子所謂的政治介入只是自我虛榮心的放大,以及可笑的角色扮演(扮演某種無畏無懼的英雄角色);並且還在評論文字當中置疑各種抗議遊行的效用。他甚至把各種爭取自由和正義的政治運動,一一等同於前東歐政權以革命名義所發起的大型群眾遊行,全都歸在他那個著名的概念之下──「媚俗」(Kitsch)。

廣告


廣告

出左「去大球場唔應該著世仇波衫」之後,好多師兄話「嘩,版主一定係利迷!」我地話,我地出任何post唔係為左撐利記或反利記,亦唔係撐曼聯或反曼聯,而係只想足球有基本尊重,包括喺香港。

出左「唔明點解舒米高被噓」之後,好多師兄話「嘩,版主一定係曼迷!」我地想話,我地出任何post唔係為左撐利記或反利記,亦唔係撐曼聯或反曼聯,而係只想足球有基本尊重,包括喺香港。

喺舒米高被噓之後出post發問,心裡當然知道有舒米高家世呢個可能性,但仍真心希望求解係有其他原因,畢竟情況奇特…結果除左呢個答案,最多師兄解釋係「開龍門球/死球開得好慢/拖時間dum波鐘」。

的確,客觀而言舒米高係喺比賽幾次都開得比較慢,如果以噓聲催佢開波亦算係合理。但為左核實呢個答案並非家世相關,我搵左全場比賽完整片段重新翻睇。

回顧比賽初段,舒米高比賽第一次被噓喺比賽5:39,其時佢接應後衛回傳,用腳接球後2秒之內將波踢出。但既然已經喺2秒內踢走個波,咁俾人噓應該唔係因為今次,而係由於之前嘅行為拖時間令人不滿。咁又再睇返之前舒米高做左咩拖時間,總計參與比賽如下:

2:59接實古天奴遠射
3:26接應回傳,3秒內踢走個波
4:10接應回傳,first touch踢走個波
4:23回收對手長傳失誤,1秒內踢走個波
5:39接應回傳,2秒內踢走個波,被噓

廣告


廣告

我在7月19日晚上七時在羅湖橋,因宣讀劉曉波的「零八憲章」和「我沒有敵人」被公安以「尋釁滋事罪」拘捕到深圳局拘留,7月20日凌晨放行。

清晨九點已有人扮民間記者約我訪問,在下午和晚上先後 三次想追問約我訪問。
(好似唔洗返工咁,定呢份係正職)
當時已經係晚上接近十二點,身心已經好攰,聲已失但我都回覆埋……
雖然冇大陸口音,但當你接觸過真正民間記者,就好易拆穿假貨。
假貨特別追問 : 你家人和朋友住係香港定係大陸 ?
呢條問題冇一個香港記者問過我,除左公安不斷問我之外。
我當然冇答佢。係佢問呢條問題前,已經覺得佢好可懷。
當然,稍後還有美女假人想加我!
監控港人已經開始,唔好以為公安和港警「理性克制」。
由七一前後,已有多名市民遇襲、被跟蹤、監視、仲有警車打獲(一直有發生,只差在有冇比人影到)。

今日香港,安全非必然 !
希望大家一起守護這些為了香港發聲的人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中國首位諾貝爾和平奬得主劉曉波本月13日因末期肝癌在瀋陽「病逝」。劉曉波自6月下旬證實患病,直至7月中病逝,劉的病情、家人情況、甚至身後事,所有資訊都被國家牢牢操縱在手中。每天官方流出不同的訊息,與劉曉波家人和好友在大氣電波中回應,截然不同。

昨晚(7月21日)文化及媒體教育基金聯同香港獨立媒體網製作的網台節目《網絡打假》中,浸大新聞系高級講師呂秉權形容對比其他民運人士,從未見過「咁好嘅文宣」。公民黨立法會議員郭家麒則斥肝癌不會到「末期先知」,形容是「接近謀殺」。

呂秉權:涉延後治療

呂秉權指早於劉曉波傳出患癌開始,官方已不容劉的家人流出任何訊息,所有訊息由官方「獨家包辦」。自保外就醫傳出後,《博訊》隨即流出一段影片,描述劉曉波在過去7年在獄中受人道對待,包括可以自由做運動、獲劉霞定期探望以及劉曉波滿意身體檢查等片段。他稱對比其他民運人士未見過「咁好嘅文宣」。

證實劉患病後,司法部以及醫院每日更新病情3至4次,呂秉權指從未有民運人士獲有此對待,形容連「國家領導人都唔會咁」。他指是次中共對劉的對待並不尋常,但客觀效果是一般民眾會認為中國政府相當人道「格外開恩、特事特辦」,盡量滿足家屬要求,對劉曉波有「超部長級」待遇。

廣告


廣告

原文連結:中國勞工論壇

外判工人要求同工同酬 三名工人代表被捕

中國勞工論壇報導

吉林長春的一汽大眾汽車合資企業發生工人抗爭。三名工人代表被警察拘捕,被控以「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最高刑罰為監禁五年。這是中國當局再一次在全國加強打壓工人的集體抗爭。

在3,000名外判工的鬥爭中,被捕三人過去一年一直站在前線。該公司的外判工的工資只是正式員工的一半。中國現時有6,000萬名外判工人面對類似的待遇。很多時候這些企業都違反中國的勞動法,似乎大眾汽車也不例外。中國近來這類的抗爭很類似於南韓等亞洲國家的鬥爭浪潮,都是反對資本家利用工作「零散化」來壓低工資和削減保障。

五年徒刑

三名工人代表為符天博、王帥及艾振宇,皆於5月26日被捕。根據香港NGO「中國勞工通訊」的消息,王帥及艾振宇早前已獲釋,但符天博仍被扣留,不過王、艾二人仍可能會遭刑事起訴。中共專制對於任何試圖組織起來的工人瘋狂打壓。

長春工廠是大眾汽車與國企中國第一汽車集團合資的四間廠房之一。中國是這間世界最大的德國汽車公司一個重要的市場與生產基地。中國佔大眾汽車去年全球銷量的40%(398萬輛),幾乎相當於其歐洲的總銷量。

廣告


廣告

高等法院於7月14法國國慶日頒令四位議員失去資格,我們作為民主派人士固然感到十分憤怒。但我們懇請四位議員除獲得法援的長毛外,認真考慮放棄上訴,直接重選進入立法會,原因有五:

1. 上訴的法律程序需時過長,變相吞噬人民藉議員監察政府的時間
2. 當英式法律被迫成為大陸法橫冠冕堂皇的管治利器,上訴負的法律風險已然過大,猶如將各人的頭置於斷頭臺下,任由宰割
3. 上訴所需的訟費及不能重選的個人風險更龐大,不應強求任何人「為顧全大局」而進行到底
4. 守謢公義能有多少基金?民間力量若過度消費在無必要的法律程序上,定必難以為繼
5. 同樣,民主律師的力量在處理DQ案上亦已耗費太多。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