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愛瞞日報

出紙一大張,瞞遍全澳市民。 網誌


廣告

日前,立法會主席賀一誠的一句「積極審慎考慮」,似乎拉開了「小圈子」選舉的帷幕,同被視為熱門的經濟財政司司長梁維特昨日(14日)也以「聆聽社會意見綜合考慮」回應記者同一提問。

背熟港澳辦前年提特首四大條件

與賀一誠同場出席中華總商會春茗晚宴的梁維特再被記者提問參選意願,梁指自己已在不同場合回應有關問題,自己立場一直不變,「只要有任何工作崗位與我的條件相配合,只要能夠為國家、為澳門作出頁獻,我都願意承擔。」而當記者追問是否符合條件擔任特首崗位時,梁維特馬上搬出港澳辦前年就香港特首選舉提出的四大條件,即愛國愛澳、中央信任、具管治能力、澳門人擁護。

他續稱,在國家發展的新時代和「一國兩制」下,特首人選應思考澳門如何能有新擔當和新角色,認為新特首人選應能夠引領公務員隊伍,協同社會各界做好此事。

疑暗示賀一誠缺公共行政實戰經驗

同時,梁維特在回應提問時,列出他心中認為特首人選應具備條件,如公共行政實戰經驗和能力、社會網絡和互信等,方可發揮澳門的優勢基礎,當中提及的「公共行政實戰經驗」,隨即引來揣測是暗示一直從商和擔任立法會議員的賀一誠。

廣告


廣告

(資料圖片︰Alex Leung)

(獨媒特約報導)2016年農曆年初一至二的旺角騷亂,梁天琦、李諾文和林傲軒各被控一項暴動罪名。「美國隊長」容偉業被控煽惑非法集結、暴動及襲警共7項罪名。公眾活動聯絡科警長黃豪供稱,參與公眾活動的人士一般不會在活動舉行期間主動向他打招呼,估計他們不喜歡接觸警方。第四被告容偉業的代表大律師郭憬憲質疑,黃認錯一名戴口罩男子為容;而黃的工作是要滲透社運,為不同社運人士開檔案,從而蒐集證據。黃否認。

辯方質疑警長滲透社運以開檔案蒐集證據

公眾活動聯絡科警長黃豪早前呈堂的一段影片中,拍得被指稱為容偉業的戴口罩男子,揮動雙手並大叫:「喂,幫手呀!」代表容的大律師郭憬憲指,黃早前供稱容偉業曾向他講及失戀等私密話題,當晚見面時理應會向黃打招呼;但是影片中該男子並沒有向黃打招呼,質疑黃認錯該男子為容偉業。黃回應指,通常在公眾活動舉行期間,是不會有參與者主動跟自己打招呼,估計是因為他們不喜歡跟警務人員接觸。

郭問黃,會否擔心公眾活動的參與者會認為警務人員是「鬼」(內鬼),引致被質疑及指罵。黃表示,在普通的公眾活動裡不會有此擔心;但是若果身處如當晚那般情緒高漲的場合,便會有擔心。黃又表示,警員在亞皆老街開槍後,便有感覺警方的安全會受威脅。

廣告


廣告

攝:Alex Leung

原刊於

道明來意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長沙灣新公屋海盈邨去年年底開始陸續入伙,但區內的交通配套不足,海盈邨目前有僅有一條巴士路線,即新巴經營的701A往來海盈邨至旺角。民主黨深水埗區議員鄒穎恒認為701A班次疏落,「30分鐘一班有點離譜」,已向新巴和運輸署要求加密班次。

海盈邨共有兩座大廈,提供1,319個單位,區內人流開始增加。701A在上星期通車,鄒穎恒曾作實測,指15分鐘可到達旺角弼街。鄒穎恒要求運輸署完善海盈邨的交通規劃,她指出,有街坊希望在麗盈街加設一個分站,「成日睇住架車走咗」,她表示會向運輸署爭取。

廣告

黃俊邦

網站編輯部成員 網誌


廣告

長沙灣新區一眾新樓已經落成及即將落成,包括海盈邨、凱樂苑、海達邨及麗翠苑,尚未計及舊區重建的蘇屋邨。不過巴士公司似乎無乜興趣服務這數萬人口,去年及今年的巴士路線計劃的相關措施寥寥可數。

蘇屋邨及麗翠苑都無乜好講,本身青山道及長沙灣道有大量公共交通服務,亦鄰近長沙灣港鐵站。至於海旁的海盈邨、凱樂苑及興建中的海達邨,則緊貼港鐵南昌站,對巴士公司而言投資價值確實唔高。

廣告

何式凝

香港大學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教授 網誌


廣告

Anthony Wong Archive 好快手,紀錄了明哥如何談身分的跨越或跨界。明哥昨天表現非常好。黎明和明哥談「抗爭作為展演」,好感人,這個配搭,好到!性公會個個聽到眼濕濕。Felix 拍攝了全程,黎明的發言稍後也會在性公會的 page 出現。先聽明哥。

明:跨越不是很突然的,很自然你就會走到這一步。我自己有很多時間在突破中生活過,在座的何式凝 Ho Sik Ying 都在突破中生活過。我在中學生的時候,不甘於只做中學生,有很多時間都在教會。后來覺得教會有很多守舊的事,然後我就發現了突破。那是1970年代。那時的突破好好玩,所以這也是一種跨越來的,就是我不想做一個普通的中學生,我不想做一個只是聽別人說道理的人,我想自己上去講道理(笑),當時我不是想上去表演,我只是想給人們帶來溫暖。在教會就會唱聖詩啊,What a friend we have in Jesus等等,好好聽,但我覺得這些形式不是我自己想的,我記得那個年代有一個 term 叫 Jesus Rock ,就是一些 Rock musicians 玩聖詩,我就收集了很多這些音樂,拎回教會放,然後教會這些人就很不以為意。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2016年農曆年初一至二的旺角騷亂中,梁天琦、李諾文和林傲軒各被控一項暴動罪名,綽號「美國隊長」的容偉業被控煽惑非法集結、暴動及襲警共7項罪名。公眾活動聯絡科警長黃豪在辯方律師的盤問下,承認當晚在旺角現場沒有個別接觸過示威者或本民前成員,去了解他們的想法。黃亦承認,對「美國隊長」的裝扮印象不夠深刻,證據不足以作出辨認。

辯方質疑警長無了解過示威者想法

在代表第二被告李諾文的大律師姚本成的盤問下,黃豪承認,從2月8日晚8時至的士被圍困事件,再從的士事件到警方搬出高台,期間一直都沒有在現場接觸過梁天琦或黃台仰;直至2月9日凌晨1時15分,公眾聯絡組警長鍾文翰才跟黃台仰有一輪談判。

姚問黃,有否告訴現場的本民前成員,食環署已經撤退,及警方不會向小販執法。黃則表示,不知道上級部署,也不知道以上是否事實。

黃稱,在凌晨1時20分身處亞皆老街,因為當時見到有示威者將鐵馬搬到砵蘭街及亞皆老街交界。姚指出,同一時間,示威者跟警方防線正在朗豪坊戲院外對峙,問黃有否走入人群中接觸示威者和本民前的成員,了解他們「搞邊科」。黃表示沒有,並稱上級沒有指示他。姚質疑,黃作為有經驗的警務人員,何以需要指示才去履行職責。

廣告

蕭家怡

九十後澳門人,現於香港從事傳媒工作,著有《戀殖世紀——港澳殖民印記》一書。http://siokai.blogspot.hk/ 網誌


廣告

假如說,2月14日是個公然放閃光彈的日子,那麼,澳門文化局在2019年的這天,確實為澳門人投下了一個強大的彈,然而,與一般由鮮花、西餐和情侶照構成的閃光彈不同,我認為,這甚至可以說是澳門文化的計時炸彈。

說的正是文化局昨日宣佈,邀請了吳謹言參與「文化傳播大使」計劃,吳不但應邀,且願意無償代言,成為「星級文化傳播大使」,而我之所以說是計時炸彈,是這個人選的敲定折射出文化局對澳門文化的取態和定位,具體內容,且由吳謹言代言這計劃的兩個「不」開始說起。

兩個不:不合適、不用心

文化局這次邀請吳謹言擔任代言人,明顯是以其知名度作為考量因素,這不奇怪,因為不少品牌都是循這個方向來決定是否與某名人合作,但文化局這個人選決定,並不合適。

同樣是代言人,一個跨國企業要選代言人與一個城市的官方文化計劃要選代言人,標準可以大為不同:對企業以言,如何借助代言人本來已有的名氣,為企業帶來最多利益就是先決條件,是以球王美斯可以擔任蒙牛的代言人,商業社會,各取所需;但文化本來就是與一個地方的歷史、傳統,人文氣息、社會狀況等等有著不可劃分的關係,故委任文化代言人要考慮的除了是名氣,更應該由地方本身的內涵和特色出發。

廣告

林兆彬

前學聯副秘書長,註冊社工,業餘時事漫畫工作者,自由撰稿人,二次創作愛好者。夢想是能夠讓世界變得美好。 網誌


廣告

在討論周星馳新作《新喜劇之王》(The New King of Comedy)之前,想先談談1982年和1999年兩個版本的《喜劇之王》。

1982年的《喜劇之王》(The King of Comedy)是一齣由著名導演Martin Scorsese執導的黑色喜劇,由Robert De Niro和Jerry Lewis主演。故事講述男主角Pupkin(Robert De Niro飾演)夢想成為棟篤笑明星,為了追尋夢想,他不斷向電視節目主持人Jerry(Jerry Lewis飾)卑躬屈膝、毛遂自薦,但卻遭受冷落。最後,他與瘋狂粉絲Masha(Sandra Bernhard飾)合力綁架Jerry,最終獲得了一次演出機會,一舉成名,帶出演員「寧做一晚王者,不做一世廢柴」的悲哀。

1999年周星馳的《喜劇之王》(King of Comedy)相信有對上述作品致敬的成份,同樣講述演員追尋夢想的辛酸,亦有大量對演藝界的觀察。《喜劇之王》亦是周星馳最後一齣於香港拍攝的電影,是一條分水嶺。隨後,他開始在中國大陸發展。電影明顯影射他早年擔任臨時演員的艱苦演藝生涯,充份反映他對於臨時演員生涯的深刻體會和觀察。

廣告

香港觀鳥會

香港觀鳥會是一個成立於1957年的本地民間組織,宗旨是推動欣賞及保育香港鳥類及其自然生態,2002年被認可為公共性質慈善機構,2013年成為國際鳥盟的正式成員。 網誌


廣告

由規劃署委託顧問進行的「后海灣地區魚塘生態價值研究」(1997),雀鳥被指定為魚塘生態功能的重要指標,原因包括:

  • 雀鳥位於食物鏈高層,涵蓋的地域相對其他物種較廣闊,能夠反映環境的健康狀況
  • 雀鳥全年可見,並可直接觀察
  • 鳥類分類學較成熟 ,而且能在一個不造成干擾的距離下辨認鳥種
  • 無論在本地、區域或國際層面,雀鳥相對於其他物種有較全面的資料及紀錄
  • 雀鳥是后海灣地區重點保育的物種

此外,現時已經累積大量在后海灣地區的雀鳥紀錄供研究及分析。本會自1979年開始在后海灣地區進行水鳥監察。自1997年起,漁農自然護理署一直委託本會在后海灣進行水鳥監察,並將調查增加至一個月一次。長期的鳥類觀察能協助我們了解及估計后海灣雀鳥的數量及趨勢。

想知更多

延伸閱讀:
「共享土地先導計劃」改名換姓 助地產商開發「候鳥天堂」
反對犧牲「濕地緩衝區」以換取后海灣濕地保育

廣告

黎廣德

相信人心不死,上善若水,歷史總有令人驚喜的偶然。www.facebook.com/albert.laihk http://hkalbertlai.blogspot.hk/ 網誌


廣告

文:黎廣德(公共專業聯盟政策召集人)

沙中線工程醜聞越鬧越大,林鄭班子一心以為成立法定調查委員會可以挽回公眾信心,可是聆訊期間揭出種種監管不力、涉嫌造假的證據,鑿石屎檢驗暴露了匪夷所思的差劣質量,港鐵在政府查詢了八個月後才承認逾六成的施工檢查表格失蹤,令政府不得不把調查範圍從紅磡站擴大至三個擴建工程範圍,並且公開與港鐵割蓆。

事到如今,沙中線勢必成為全球鐵路工程史上最昂貴的世界級醜聞,令天天盼望在全球排行榜上奪冠的特區政府又添一項「殊榮」。

三重危機構成世界級醜聞

雖然政府竭力為事件降溫,沙中線醜聞對香港未來影響深遠,已非一般的工程質量問題,至今可說構成了三重危機。

第一重危機關乎城市脆弱度:

沙中線的原設計不但是為了加強新界東至九龍市區的鐵路網絡,更重要是多加一條過海鐵路線至港島商業核心區,舒緩已經超負荷的兩段過海鐵路。如今沙中線開通遙遙無期,只要鐵路運作維修稍有差池,很容易引發系統性癱瘓。去年港鐵四線全冧引發的大混亂就是活生生的例子,由於公共交通長期超負荷,將來出事的社會代價恐怕越來越大,風險也越來越高。

第二重是公眾信心危機: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組織青少年有無新計?香港小童群益會「夜貓 Online 網上支援隊」上週六辦了一場巴士路線討論會,讓巴士迷離線參與討論。計劃幹事伍啟賢指,巴士迷聚集於網上,少有現身,離線參與討論可增強青少年社區參與。

運輸署每年均會提出新一年度的巴士路線計劃,就增強或削減巴士路線諮詢公眾,深水埗區議會交通事務委員會將於本周二(2月19日)討論。巴士迷一向集中於網上討論計劃文件,但鮮有直接參與。

小童群益會「夜貓 Online 網上支援隊」,罕有地於上週二舉辦分享會,邀請當區區議會委員會的增選委員、公民黨李俊晞任嘉賓,約10人出席。活動雖針對青少年,但有一名對巴士感興趣的9歲小朋友特意報名出席。分享會討論氣氛熱烈,比原定活動時間超時,延續至晚上十一時許。參與者指出九巴2(蘇屋至尖沙咀)改行的東京街有更多燈位、更易擠塞;37(葵興至奧運站)改行荔枝角道影響原本駛經的長沙灣道乘客,以及新建議202(蘇屋至旺角)的行車路線更擠塞,不能滿足社區訴求。

廣告


廣告

市民戴上狐狸面具遊行

(獨媒特約報導)「香港國際毛皮時裝展覽會」一連四天(15/2-18/2)於灣仔會展舉行。團體昨(2月17日)發起「反皮草」遊行,數十人參與,發起人Wendy Chan 指每年有數千萬隻動物因皮草產業而被殘酷虐待,促政府禁止血腥皮草貿易。

是次遊行有多個動保團體參與,包括香港野豬關注組、救救港豬、愉快動物研究所、Animal Rights Education 等。遊行隊伍昨日由灣仔莊士敦道出發,途經會展及金紫荊廣場,沿途高呼「皮草展 污糟錢」等口號,最後抵達政府總部遞交請願信。立法會議員毛孟靜、朱凱廸及區諾軒參與遊行。

「不應以自由港名義做傷天害理的事」

是次「反皮草」遊行由關注動物權益人士發起,今年是連續第六年舉辦。發起人之一 Wendy Chan 指皮毛貿易是血腥產業,野生動物因皮草產業而被殘酷捕捉、困在環境惡劣的皮毛養殖場,最後被剝去皮毛而死。她指雖然本港不是生產皮毛的基地,但卻是擁有全球最高皮草貿易量的城市,促政府立法禁止皮草貿易。

廣告


廣告

題為編輯所擬。

《逃犯條例》修例幾日內突然急速發酵,港府態度極強硬,關鍵在那位母親。

自己的女兒在臺灣被殺,疑犯卻可以逍遙法外,當然會感到悲痛甚至悲憤。因此向政黨求助,呼籲修例,是應為之事。就算是找民建聯,也無甚麼好苛責的。然而與民建聯一同高調開記者會,就開始踩界了。我們姑且也對此寄予同情和理解。

然而事情發展至今,明顯超越了案件本身。民建聯高調要求修例,要把中國大陸也納入修例的範圍中,而港府迅速回應,保安局長李家超態度強硬,毫無餘地,劇本明顯是一早寫好。明明是講臺灣,突然卻變成講大陸,只要有正常思維,也知道是政治決定。港府和民建聯乃是在食人血饅頭,利用慘劇打開缺口,下流至極。這正正是建制派和政府常常掛在口邊的「把事情政治化」。

香港長久以來是中國異見人士的避難所,儘管近年城牆早就千瘡百孔,越境虜劫已經發生,但始終未全面「一國一制」。這次修例一成,大家可以早抖。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新婦女協進會聯同平等機會委員會昨日發表大專院校反性騷擾政策研究報告,指出八大資助院校的達標率為79.2%,而自資院校則只有49.2%。平機會署理營運總監朱崇文表示,法例未有規定僱主必須制定性騷擾政策,「但係職員犯錯會等同僱主犯錯」,如果有人追討,院校或要作出賠償。

八大近8成達標 自資院校僅5成

研究於2018年5月至11月進行,檢視大專院校的書面反性騷擾政策,評分準則分為四大部份,包括「政策制定」、「政策內容」、「投訴程序」和「政策施行」。8間資助院校均有回應調查,但34間自資院校中只有10間回應。

研究結果顯示,八大資助院校的政策整體達標率為79.2%,而自資院校的整體達標率只有49.2%。四個評分部分之中,除了「投訴程序」一項達標率為65%,8間資助院校均於其餘三個部分取得超過8成的達標率。其中得分較好的為「政策制定」,例如有較完善的政策宣言制定;得分較差為「政策內容」,例如「向受影響人士提供協助」和「清楚訂明同性間的性騷擾」。

自資院校於四個部分的達標率均低於資助院校,最高的達標率亦為「政策制定」,有68%,而最低一項為「政策內容」,達標率僅為37%,得分最差的政策屬「政策範疇:包括校園外,上課或工作以外的時間和有清楚訂明同性間的性騷擾」。

廣告


廣告

這段時間,各界都出來聲討單程證的問題,當然包括在下,我們會列出很多數字和例子來引證。另一方面,又有人將單程證當支付寶的神化,這些包括媒體上的能人義士,也有政府官員和權貴。從各方面去觀察,大家都被政府和中共耍到頭都暈埋,因為真正要解決問題的人不認為有問題的時候,所謂旁人叫到出牙血都無用。若果真正要面對就是將單程證的政策作檢視,也應該引入制度化來面對未來人口政策。

好多人會將單程證問題談到九七前,這個確實如此,當大家明白到當年有單程證的原因,和兩地政府所面對的做法,大家就知道,單程證是一件好事,讓很多家庭長期分開繼而得到團聚的機會,就是今天很多人出來講的「家庭團聚」。主要就是當年大陸的社會制度和生活水平和香港有極大差別,事實上,能夠來香港,在大陸人眼中是一新生的機會,看看那些千方百計都要偷渡來香港的人,大家就明白。

時代正在改變,而大陸在80年代初開始對外開放,也開放了很多香港人上大陸娶妻,這些兩地婚姻是有相當大的數目,而這些兩地婚姻就越娶就越遠,去到內蒙都有,因此,這個已經不局限於廣東省或者廣東省附近的的省份,更是遍布全國。然而當年港英政府是有較為嚴謹的接收程序。這個就是因為香港是英界,大陸是華界,是兩個不同的「國度」,還記得當年大陸親友申請雙程證來港的時候,要我們提供住址和電話。

廣告


廣告

原文連結:中國勞工論壇

為本刊走到出版50期的里程碑感到驕傲

《社會主義者》雜誌編輯部

本刊近年每年出版6期,至今能夠出版50期,對於我們這個尚算年輕的社會主義組織來說,是一項巨大的成就。特別是我們的讀者大多在嚴厲報禁的中國。

《社會主義者》雜誌自2009年1月面世,明年將踏入第10個年頭!本刊最初只有簡體版,僅在中國大陸地下出版。2010年,我們開始在香港得到更多支持者,因此能出版繁體版。兩年後,我們的出版擴展至台灣。

到了今天,我們每期出版四個版本(中國、香港、台灣、英文版)。我們通過這份雜誌組織和宣傳群眾鬥爭,包括工人、難民、女性和性小眾等等。我們為支援過大大小小的鬥爭,幫助他們發聲而感到自豪,包括今年中國歷史性的佳士工人鬥爭、2013年香港碼頭罷工、2015年台灣南山人壽工會抗爭。《社會主義者》雜誌致力報導最重要的群眾運動,揭示工人和年輕人所面臨的種種問題,同時也為反資、反專制的鬥爭提供分析與綱領。

廣告

林保華

資深政經評論家、資深新聞媒體人。文章及專欄遍佈香港、台灣、美國報刊。包括中報﹑信報﹑經濟日報﹑星島日報﹑蘋果日報﹑東方日報﹑香港聯合報﹐以及中央日報﹑自由時報﹑時報週刊等。目前在自由時報、台灣時報、TAIPEI TIMES(英文)、TAIWAN NEWS 財經文化週刊、大紀元時報、大紀元新聞網、爭鳴、動向、開放等雜誌有固定專欄。 網誌


廣告

「勞工神聖」是100年前五四運動時期的時髦口號。1918年11月16日由時任北京大學校長的蔡元培在天安門外專門為慶祝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協約國取得勝利而搭建的演講場地上,喊出的口號。

經過100年的演變,我們從蔡元培的「兼容並包」看到現在台灣大學校長管中閔的「錢董並包」,再看現在台灣的勞工運動,只能嗟嘆「人心不古」嗎?

這次華航機師工會的罷工,真是對中華文化圈裡勞工運動的檢閱,實在很難得出「神聖」的結論。

一戰勝利會談到勞工,是因為中國當時被列入戰勝國之一,中國並沒有出過一兵一卒,而是在法國有15萬名從事與戰爭直接或間接有關的華工出賣勞力而贏得「戰勝國」的桂冠。但是蔡元培在演講中對「勞工」的含義加以擴大性的界定:「我說的勞工,不但是金工、木工等等。凡用自己的勞力,作成有益他人的事業,不管他用的是體力、是智力,都是勞工。所以農是種植的工;商是轉運的工;學校教員、著作家、發明家是教育的工。我們都是勞工。」這也是中國在辛亥革命結束皇權專制體制,各種進步思潮蜂擁而來的必然呈現。

廣告


廣告

不同電視劇我會有不同的期望,正如你睇sitcom(處境劇)你不會期望看得很緊張太用腦,而希望幽默開心,當然,基本要求還是要有的,不要太低能,不要太不合理,演員麻煩都要演得好。

早前在飛機看了三集韓劇《金秘書為何那樣》,然後在這個新春假期將剩下的都看完了(當偉大的CCTVB半夜播如懿傳與及燦爛的外母你無理由去睇架)。嗯,看得很開心,而且有些橋段還讓我半夜三更大笑。其實這部改篇自漫畫的韓劇,是很有條件拍成很多很多集每集半粒鐘的處境劇,只要將其他配角的線再發展一下,他們的戲都幾好睇的。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區議會今年年底進行換屆選舉,部份不擬連任的現任區議員的接班人開始落區。其中灣仔區議會主席吳錦津的兒子吳澤森,自去年12月起開設個人專頁及頻頻落區,子承父業出戰「跑馬地」。吳澤森被問到是否「世襲」議席時指,參選與否言之過早,而制度上無世襲,「都係要選舉產生。」

吳錦津自1991年起出任灣仔區議會「跑馬地」,一直連任至今,已出任當區區議員28年。去年年底,其兒子開始在區內宣傳,包括在12月5日設立Facebook 專頁,上載與其他灣仔區議員謝偉俊、黃宏泰及林偉文落區宣傳清潔行動。在跑馬地區內,吳澤森和父親吳錦津已掛出聯合橫額,又以「跑馬地社區聯會」的名義在往來銅鑼灣蘭芳街及跑馬地冬青道的專綫小巴30號賣廣告,稱要「徵詢民意,共創社區」。位於景光街的黃泥涌峽街坊值理會會址,門外更有一幅巨型海報,同樣以吳氏父子的孖頭示人。

廣告

蕭思思

《講劇時辰到》主持,曾在香港無線電視、亞洲電視任職戲劇組助導及編導,也參與過電影幕後工作。近年在電子傳媒從事新聞工作,工餘撰寫文化類文章。 網誌


廣告

港劇曾經是神話,曾經威盡亞洲,曾經令香港人引以為傲,當然也有失敗之作,但今時今日被網民用「膠劇」來形容,其實幾唏噓。當一台獨大,沒有競爭對手,側重營利迎合其他市場,亦不以創作主導,真正的港劇開始不被重視,甚至收購外地劇集放在黄金時段播出,偶一為之會刺激收視。長遠而言,與香港觀眾漸行漸遠,也令港劇漸走下坡。

雖然如此,我們仍然希望港劇能夠起死回生,為此找來曾經在70 年代在麗的(82 年改名亞視)、無線和佳視做編劇,其後晉身至創作部門主管的海滴,為大家拆解港劇的神話。

海滴經歷麗的呼聲由有線變為無線廣播,當時無制度、各自為政。她在70年代認識了張之珏,當時他跟隨鍾景輝等人由無線電視轉至麗的電視工作,參與改編張愛玲小說的《半生縁》電視劇,主角是李影、陳掁華,歐陽佩珊、郭鋒。當年她經驗淺,摸著石頭過河,並寫了很多愛情故事系列,每個星期完成一個劇,她一晚寫起一個一小時劇本。她懷緬當時很自由,一個人創作,沒有編審,也沒有部門,只要配合製作部門的,她便做到愜意的作品。

廣告


廣告

有道是法律面前, 人人平等。然而在香港這個資本主義社會, 有錢的人比窮人是享有著更多的「平等」。例如筆者駕車超速, 只能乖乖繳交罰款, 但大亨駕車超速, 就可以聘用重量級大狀和專家抗辯, 令控方不得不修改控罪。很明顯, 有錢人和窮人所能享有的法律服務, 是不一樣的。

為了盡量補救窮人面對的不利情況, 香港的司法制度本身都有一些措施, 例如是政府付錢的免費法律諮詢, 又或是裁判法院當值律師服務, 令窮人在面對法律問題或官司時, 不用徬徨無助。不過, 這些措施由於無利可圖, 經年濾月沒有改善, 早已落後於時代的發展。例如免費法律諮詢, 只在部份區域提供, 又缺乏宣傳, 參與者幾稀; 當值律師服務, 則由於薪酬長期離譜地偏低, 導致大部份具質素和資歷的律師不肯參與。現時當值律師服務收費如下:

廣告

伍麒匡

香港土生土長的人,就讀於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關心社會,熱衷於研究各樣文化及現象,熱愛研究韓國文化。 網誌


廣告

1980年5月18日於韓國發生的光州事件,至今可謂未完全正式平反,皆因對平民進行暴力鎮壓的政府及軍人仍未因事件而負上法律責任。雖然大部份韓國人均認同時任總統全斗煥非常暴戾,獨裁統治侵蝕國家及社會的安寧。不過屬保守派的在野黨自由韓國黨的議員卻不同意,甚至在聽證會上因失言而引起不少負面聲音。究竟這次政治風波會否成為眾政黨的民意扭轉點?會否為總統文在寅的民意帶來改變?

自從《逆權司機》等講述80年代民主運動的電影熱映後,文在寅政府隨即要求成立委員會就當年的歷史真相進行查明,而於2月8日在國會召開的「5.18真相糾明聽證會」上,參與聽證會的三名自由韓國黨議員金鎮泰、李鍾明及朴順禮在發言時表示,光州事件可被定性為擾亂社會的「暴動」,並稱呼參與示威的人為「怪物集團」,不但認為光州事件有北韓軍隊加入製造混亂的嫌疑,而且他們有讚揚前總統全斗煥為鎮壓叛亂所作出貢獻。言論一出隨即惹起不少爭議,包括執政黨共同民主黨的內的四個政黨都向國會倫理特別委員會進行起訴,其後最終李鍾明則被開除議員席位。

廣告


廣告

保安局日前建議修訂《逃犯條例》,容許將身處香港的任何國藉人士引渡至中國大陸接受審訊。根據修訂,只要被中國政府定性干犯《逃犯條例》所包括的罪行,在取得特首和香港法院同意後,就會被送到中國大陸受審,無須經過立法會審議。

香港政府的修法建議,旨在為中國對付異議人士鋪路,更邁開司法融合、侵蝕香港法制的䐚步,將香港人送上專制法庭的審檯。中國透過香港張開獠牙,更是對台灣以至全球在香港過境、逗留或旅遊的人士,造成人身威脅,國際社會應審慎考慮修例影響。

當今中國司法體系由黨國機器及意識形態控制,人民並不享有公平公開的司法權利及法律審訊程序。不論對付官場政敵,還是異見人士,被消失、被誣告、律師被抓甚至遭酷刑對待,中國政府以法律為政治武器的惡行早已為世界所指斥。香港實不應把疑犯移交不符國際人權法標準的地方,更不消說兩地法制本不相同。

不僅香港人無法受到普通法法制的保障,全球來港人士皆承受被中國報復性拘控的風險。自加拿大拘捕華為公司財務長孟晚舟,中國遂報復性拘捕三名在中國加拿大公民。中國政府的舉動為是次修法蒙上陰影,香港淪為國際角力的「人質交換場」,便利獨裁中國反制國際圍堵,是香港人所不容許的。

廣告


廣告

文:法律界基層工人 - Charles

保安局欲借港人涉嫌在台灣謀殺女友的案件,逼迫輿論及議會同意開快車修訂《逃犯條例》和《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條例》,最終效果是使香港與中國可以繞過協定、隨即互相引渡刑事疑犯。官員透過媒體與官方文件無限 loop「堵塞漏洞」、「爭取時間」、「盡快將兇犯送交法辦」的 line-to-take,建制派又找來死者家屬聲淚俱下哭求公道,務求往所有意圖稍稍叫停一下修法、提出哪怕些許懷疑的質詢者頭上,都扣上一頂「破滅受害人家屬希望沉冤得雪、討回公道願望」的大帽。

不過數天,保安局局長在出席立法會保安事務委員會會議時,又改變口風指,修例並不單是為了台灣案件,而是要填補法律漏洞。

但政府依然難以自圓其說的是,既然不單是為了處理個別案件,有何需要將時間線迫得那麼緊?局方的公眾諮詢 [1] 為何堅持要在3月4日停止收集意見,為何必須要在本立法年度完成立法?引渡法修改牽一髮動全身,很可能觸動其他現有條約安排的國家重新審視與香港的刑事司法合作關係,現在政府的建議將一下子使引渡範圍擴至所有沒有協議、司法公平程度參差迥異的司法管轄區,如果修例目的並不再是完全著眼於一宗既存眼前的案件,匆匆行事的理據又在哪裡?

廣告


廣告

「加班、超時變成一種常態,嚴重侵蝕醫護人員本來很想幫人的心態,其實很可悲,真的很可悲!」

前公立醫院內科主管周振中,接受《鏗鏘集》之《逼爆醫院》訪問時,很有感觸的說。他同時指,單單是(公立醫院)硬件,就比我們需求落後十五年至二十年。

另一受訪者老人科醫生馬仲儀,正是一個例子。他自己就感到對老人家有虧欠,病房如此擠迫,醫護人員根本應接不暇,老人家要求協助,很久才有人處理。護士協會副主席楊綺雯指,情況一年差過一年。在流感高峰期,加床加到110%、 120%甚普遍,實際收的病人甚至可能去到130%、 140%。梁子恆醫生則不滿醫管局領導無方,每一年的流感高峰期,都苦無對策:「醫管局已成立近三十年,現在重蹈以往醫務衛生署的覆轍,是不夠效率去做的。到底有幾多錢花在行政費上?可否重新投放到病人身上,急市民所需? 」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渣打香港馬拉松今早舉行,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擔任馬拉松挑戰組開步禮,社民連成員到尖沙咀彌敦道起點抗議,要求林鄭下台及反對明日大嶼填海計劃。

他們高叫「林鄭月娥下台,我要全民退保,不要萬億人工島」和「Carrie Lam shame on you, Carrie Lam step down」等口號,大會的司儀用密集發言欲遮蓋社民連的抗議。

IMG_3167

廣告


廣告

近期多個團體及論者都指責新移民造成公營醫療系統「爆煲」,前線科技人員(下稱「該會」)更撰文(下稱「文章」)公開邀請本會討論,亦有團體遊行請願要求削減單程證名額以免公立醫院崩潰。

今次討論醫生人手一事,與上次和「該會」的議論一脈相承。可惜「該會」在「文章」中以「周旋」形容之前的討論,實在言重了。畢竟本會也只是以擺事實講道理的心態來說明立場罷了,而本會的立場,並非如「文章」說「只鼓吹引入海外醫生,以為有人手就可解決問題」。醫療問題又豈只人手不足,要解決問題,必須多管齊下,從人手方面著手之餘,增加資源撥款、完善制度管理、改革服務模式等缺一不可。但話說回來,醫生人手短缺仍是不爭的事實,亦是構成公立醫療壓力的重要原因。本會一直倡議引入的海外醫生應符合本地醫學水平,如有更多具質素的醫生來港,絕對可以紓緩人手問題。

新移民逼爆醫院?

廣告

精算思政

我們是一群醒覺到不能再迴避政治的精算同業。「精算思政」匯聚我們一起去思考、發聲、行動。 網誌


廣告

文:陳清泉

(緣起:本來想寫點解侵侵攪唔死Obamacare,但發覺要解到大部分人都明要寫好多背景,咁不如獨立成篇啦。有心機嘅時候會一路加嘢。)

大家可能還記得,特朗普2016年一上場就風風火火要推倒Obamacare,但最終都提不出整體方案而作罷。後來改為主力攪退稅和貿易戰,醫保則放棄整體推倒,靠打官司和零星立法去試圖打擊醫保系統。

到底Obamacare有甚麼威力,強如控制美國國會兩院的共和黨也攪不倒它(丟了眾議院就更難了)?要了解原因,先得簡單知道美國的醫療服務系統。

醫療保障一直是美國的老大難問題。不要誤會,美國沒少花錢在醫療費用上。不管是按平均每人的花費還是按GDP比例,美國花在醫療的費用都是OECD前列的。然而花得多錢卻不一定有效果 – 美國有很多國民健康指標,在先進國家中都是包尾的。(註1)花錢多而效果差,當然有很多複雜的原因;其中之一是,因為醫療費用主要由醫療保險支付,沒有醫療保險或是不想買保險的人,就得不到足夠醫療服務,健康指標自然就差了。美國的問題是典型的「不患寡而患不均」。

要知道,美國基本上沒有免費的公立醫院。醫院都由各層級政府如聯邦、州或市政府營運,剩下的就是私人團體。當中不謀利和私營盈利的都有,公立的大概佔六成,剩下私營的謀利和非謀利各佔一半。

廣告


廣告

抗議亞馬遜活動(圖片來源:politico)

這星期有單美國新聞,因為之前上堂講過一直有跟進,出現了相當意外的發展:亞馬遜取消了原定於紐約市設立第二總部的決定,而紐約市民對此卻相當高興。

之前談到這新聞,是教文化地理學的時候談到創意產業和城市發展,說起近年高科技公司就好像會生金蛋的鵝,許多城市恨不得要引入;與此同時,一些高科技公司集中的地方(如三藩市灣區)卻苦不堪言,民間對這些公司的抵制情緒高漲。

亞馬遜第二總部就是這樣的一個故事。回到2017年9月,亞馬遜表示會投資五十億美元設立第二總部,預期會在當地招募五萬名員工。北美洲各大城市隨即爭相入標,各地政客拿來當刺激本地經濟的政績工程來辦。

亞馬遜的標書規定入標的城市人口最少要有一百萬,四十五分鐘內要有國際機場,提供位置要有大眾運輸系統接駁等等。但這些只是牌面的要求,真正的要求其實是看看有多少稅務優惠,免地價,最好貼埋大床送埋禮金過去。一個月後,共有二百多城市入標,而不少城市還用盡方法吸引注意。例如 Tucson 送了一棵當地特產的仙人掌過去,還好亞馬遜說他們內部規定不能收禮,隨即轉送博物館。Kansas City, MO 的市長自己俾錢在亞馬遜馬了一千件貨品送給慈善機構,Birmingham 則在市政府外做了一個超大型亞馬遜紙皮箱來做佈景板,認真「創意」十足。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