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楊庭輝

不知不覺間認為,在探討歷史和公共倫理的議題時,理據、邏輯和事實遠較父母、師長和朋友的話重要(除非兩者沒有衝突)。 網誌


廣告

美麗傳承(左)、巴基之星(右)(網上圖片)

正所謂「文無第一,武無第二」,在職業運動比賽的世界,人們大多會首先想起冠軍的名字。香港打吡大賽被喻為「四歲功名,一生一次」,人們的關注焦點亦很自然大多集中在冠軍花落誰家身上。當然,歷屆的香港打吡大賽也會偶然出現星級的亞軍賽駒,例如「步步友」(2014年)和「巴基之星」(2017年),但相信能夠鉅細無遺說出歷屆打吡亞軍賽駒名字的馬迷,已遠比能夠細數歷屆冠軍誰屬的少,逞論奢望打吡季軍會廣受注目。

然而,近兩屆香港打吡的參賽馬中,目前競賽成就最高的卻是打吡季軍「美麗傳承」(2017年)和「時時精綵」(2018年)(筆者去年私底下跟朋友說「時時精綵」十拿九穩勝出香港打吡大賽,結果自然少不免被揶揄一番),這或多或少讓人感到意外。

「美麗傳承」數度被輕看一線

廣告


廣告

昨日上課的時候,在白板劃了這樣的一個圖,解釋什麼是「人口老化」。我以為這是很簡單的概念,中學通識一定有講過。但見到同學們都雙眼發光好像未見過這樣的一張圖,還拿出手機出來把我在白板上的草圖拍下來,我想,咦,原來這概念真的不是那麼普遍的。

香港人口的特色是中年人特別多,尤其是50-60歲這一段。後面的道理,是回到上世紀60至70年代的時候出生的人數特別多;以這點,又連結到在此和前一段的時候,有大量難民從中國大陸來到香港,他們在此穩定下來後便組織家庭生兒育女。但到了近二、三十年,香港的出生率下降,所以年輕人相對來說也越來越少。

人口學有一點是很有特色的,就是好似估。2006年的時候60萬人是40-45歲,那麼到了2016年的時候就會有大約也會有60萬人是50-55歲,同一群人隨年齡增長而已。當然,人口遷出遷入也會有影響,但本地人口最多的那個群組的年紀增長才是最易看得見影響的人口趨勢,這就是人口老化。

如果我們拿65歲作為一條線,可發現過去10年香港的長者人數正在急升,後面正正就是人口老化所造成。值得注意的,是那個高峰其實還未真正進入灰色範圍,老年人口的數目還有大幅增力的空間,到時各種與老人相關的社會資源需求將會極速增長。

廣告

housescheung

血本無歸書店店員、數位雜誌編輯、業餘文偽青年。 部落格︰housescheung.blogspot.com Facebook︰/meetnwalk/ 網誌


廣告

觀看《第一眼戰線》後第二天(1月31日),新聞報導美國華盛頓聯邦地區法院法官裁判敘利亞政府,應為資深戰地記者Marie Colvin(瑪麗.科爾文)之死支付懲罰性賠償金3億美元,同時支付250萬美元補償金及1萬1836美元喪葬費用。他們裁定敘利亞軍方刻意瞄準霍姆斯的臨時媒體中心,導致Marie Colvin死在當場。

砲殺傳奇獨眼女記者 美法官判敘利亞賠3億
殺死獨眼女記者 美法院重判敘利亞政府賠3億

  • 2001年 斯里蘭卡泰米爾之虎(Tamil Rebei Leader)
  • 2003年 伊拉克邊境(Iraqi Border)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中西區交通及運輸委員會今早舉行特別會議,運輸署到場簡介東區走廊連接路和繞道全面通車的交通安排,但中西區民政事務處安排失禮,會議室環境環境惡劣,更擺滿不少雜物,空間狹窄兼沒有咪高峰裝備。

中西區區議會的大會在海港政府大樓的14樓進行會議,但今早舉行的交通及運輸委員會特別會議則在11樓的會議室進行。

IMG_9347

廣告


廣告

民主黨中西區區議員吳兆康

(獨媒特約報導)中環灣仔繞道在上月20日作第一階段通車,中西區交通及運輸委員會今早舉行特別會議,運輸署簡介東區走廊連接路和繞道全面通車的交通安排,民主派及建制派議員均要求運輸署立刻交代第二階段通車的實際日期。但署方官員沒有回應,在委員會主席陳財喜追問下,運輸署總工程師(交通工程)(港島)梁少江才稱會爭取在二月內開通,指一旦確定通車日期,便會對外公佈。

在會議上,路政署總工程師黎國輝稱,繞道西行線接駁林士街天橋的工程原定需時一個月才能完成,在在星期一至六的朝七晚七進行,但部門眼見工程能改善交通,遂和承建商日以繼夜進行工程,指道路工程已在農曆新年前完成。署方目前正進行配套工程,即加設道路標記及指示牌。

吳兆康斥運輸署規劃離地

廣告

香港觀鳥會

香港觀鳥會是一個成立於1957年的本地民間組織,宗旨是推動欣賞及保育香港鳥類及其自然生態,2002年被認可為公共性質慈善機構,2013年成為國際鳥盟的正式成員。 網誌


廣告

魚塘的生態價值其實與魚塘的運作息息相關。漁民在收獲塘魚(俗稱「刮魚」)前會先把塘水泵到鄰近的魚塘,這些淺水魚塘吸引候鳥前來捕捉一些經濟價值較低的雜魚和無脊椎動物。我們在這些淺水的魚塘濕地共錄得83種水鳥及依賴濕地的雀鳥,當中更有11種為全球瀕危鳥種,如極度瀕危的勺嘴鷸和瀕危的黑臉琵鷺。降水後的魚塘所錄得的水鳥物種比降水前高出達19倍。

自2012年起,香港觀鳥會獲環境及自然保育基金資助,在新界西北的魚塘展開自然保育管理協議計劃,以確保魚塘每年都會降低水位,並維持該水位至少一個星期。這正正就是「明智使用濕地」的最佳例子,透過與本地漁民合作保育濕地,同時有利經濟和社會方面得以永續。每年參與計劃的養魚戶管理后海灣一帶超過600公頃的魚塘。

但由於魚塘降水主要由市場主導,每一次降水的魚塘只佔后海灣整片魚塘的一少部份,所以供給雀鳥的食物會隨時間和空間而有所改變。我們應保護及維持大量的魚塘運作,以確保每一刻都有魚塘進行降水,為雀鳥提供穩定的食物供應。

想知更多

延伸閱讀:
香港魚塘生態保育計劃

廣告

健康空氣行動

一個獨立的非牟利組織,旨在鼓勵公眾就空氣污染及其對健康的影響表達意見。 網誌


廣告

健康空氣行動最近連同一班香港規劃師學會的成員,以及一班屯門「智能長者」街坊與中華基督教會譚李麗芬紀念中學通識科中學生,合作了一個名為「健康空氣社區」的三個月社區實驗先導計劃。計劃參考了倫敦市交通局推出的「健康街道HEALTHY STREETS FOR LONDON」政策綱領內用以評估街道狀況的指標,由學生和街坊擔任區內觀察員,一起考察區內的十個熱點的「健康」程度。

螢幕快照 2019-02-13 下午12.58.10
圖一 HEALTHY STREETS FOR LONDON內用以評估街道狀況的十項指標

廣告


廣告

要來的始終要來。林鄭月娥今日忽爾公佈,中央政府即將宣示粵港澳大灣區發展綱要,為此粵港澳三地政府下週會在港舉辦宣講會,國家發改委派員親臨督師。林鄭作出上述宣告後又表演自問自答,稱「可能有人對大灣區,或者香港融入國家發展大局有些去關注,會否影響一國兩制的貫徹落實執行,弱化香港自己的製度。我再次重申,是不會的。」以特區高官一直以來賊喊捉賊的生物習性,林鄭說不會弱化香港的製度,那等同宣告事實是與大灣區發展融合必定會溶化香港的制度,雖則我們所認知的「香港的制度」,在過去廿年已經化解得七七八八。

在過年前廣東省召開省級的人大政協兩會,當時廣東省的發改委主任已經宣佈,廣東省政府早已編制「實施粵港澳大灣區規劃綱要的實施意見和三年行動計劃」,計劃定下目標要2022年粵港澳三地的市場規則完成對接,2035年大灣區將會全面建成。當時我已經驚訝於竟然由省級提出香港將在三年後失去腦電波活動、十六年後連肉體也要灰飛煙滅的大限,只是媒體沒有怎樣跟進報道,反對派也沒有甚麼反應。所謂「規則對接」,可以預見只會得到香港規則「接埋」這一個下場,用個例子來說明,我們只會見到香港警務處開微博被各省各地的公安局招呼稱之「老弟」,斷不會見到廣東公安廳開facebook page 搞facebook live。

廣告


廣告

2017年起,筆者任香港藝術發展局(藝發局)大會委員及戲劇組主席,踏入新歲,數算兩年來在局內對藝文空間、資助及藝術自由議題的觀察。希望文章不會像在派「成功爭取」的成績表吧。

早於首輪「活化工廈」政策,戲劇界以有限資源在工廈「空間」發展創意的「工業」。多年來,藝團除面對因政策而上漲的租金,亦因部門巡查,經常「擔驚受怕」。2017年,局內成立藝文空間工作小組,望能更有效聯繫局內、發展局及其他政府部門,反映意見及提出建議。

小組建議包括:一、豁免修改藝團現租用的單位地契的手續及費用;二、善用閒置用地及校舍;三、建議未來在「活化工廈」中,發展商須撥出規定面積及樓層以作藝文活動用途;四、尋找「良心業主」提供單位以低於市價出租給藝文單位等。

去年中,香港戲劇協會亦聯同3個團體,發起關注工廈問題的討論及聯署,向政府表達訴求。最近「解決方案」出爐:放寬工廈單位業主毋須向地政總署申請短期地契豁免書及繳付任何費用,便可把單位用作五項特定的非工業用途,包括「藝術工作室」。藝團能繼續「棲身」,但礙於人流及消防等問題,工作室不能分租、作教學及表演用途。

在工作小組的研究中,放寬地契是最快及直接幫助工廈的藝團,但開放用途就如開放用家市場,租金可能會上調。去年,局方亦得到「良心業主」支持,提供單位租予藝團。另有學校與藝團夥伴計劃,藝團能善用校舍空間,促使與校合作,亦拓展藝術教育層面。

廣告

鍾劍華

理大應用社會科學系助理教授/理大社會政策研究中心主任 網誌


廣告

今天可說是受教,也大開眼界,得知兩位陳姓高人的言論,原本的憂慮完全冇晒,仲好開心㖭。 在此順便奉勸一句那些不站穩國民愛黨立場、不願意放棄獨立思考、不與國內同胞站在同一陣線、不支持中共政權的好事之徒,「你們不要開心得太早」。因為根據兩位高人的說法,中美貿易協議一旦無法達成,絕對不是問題!而且肯定是對國家民族有說不完那麼多好處的大好事!大家等着瞧!偉大的導師早就教育你們:「風物長宜放眼量」。大家應該學學兩位陳姓高人的長遠目光,好好學習兩位高人的獨特見解。

根據陳老板的高見,如果沒有貿易協議,絕對是一等一的大好事。根據他的說法,有咁多好處,係咪應該主動反枱離場?根本無需多講,亦不需要再理會侵侵那個協議期限?

反過來說,中方應該馬上提出,如果美國佬唔主動即時規定全美使用華為的設施,中方便「一定」會於期限之前與美方「達成協議」,令美國佬蒙受陳老板所說的各種損失。

記住,係冇協議中國都冇損失,仲有好多好處㖭。冇協議,美國才是損失慘重。有協議才是中國人蝕底!咁點解仲要爭取有協議? 點解要爭取有協議來益美國佬,仲要自己吃虧?仲要平白失去了更多更好的機會?

中方仲駛乜理那個限期?使乜派人去美國開會?駛乜在北京招呼美國代表團?趕佢哋走啦!即刻拉隊離開美國啦!

廣告


廣告

建制派的葉劉和麥美娟,向政府提出規管領展的私人條例草案。同是立法會議員,民主派的區諾軒回應時稱,草案中有不少漏洞,例如未處理限制拆售後改變功能的問題;而且,修訂《房屋條例》有可能引起司法覆核官司,政府為免承擔法律風險,很大機會不接納草案。區諾軒表示,民主派將考慮另提草案。

民主派能否達成共識,定出一個防止領展為所欲為的方案,暫時是未知數。民主黨胡志偉和公民黨譚文豪表示,須先了解草案細節,才能決定。胡志偉又從經濟學的角度出發,指租金下降與商戶會否下調產品服務售價,沒有必然關係。他強調領展問題源於壟斷,政府應增設街市或墟市,加強市場競爭,方能讓消費者受惠。不過,根據劍橋大學經濟系教授張夏準(Ha-Joon Chang)在《拚經濟——一本國民指南》()中所言,經濟學可粗略分成九個學派,每個學派的側重點和治學方式各有不同。由於胡志偉並無提及其經濟學觀點之出處,現階段難深入探究,但有一個現象仍值得談談。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2013年開業的天水圍天秀墟,原於「扶貧」為目標。六年之後,東華三院收緊管理,有10檔商戶於農曆新年前被要求遷出,包括開墟的「開荒牛」。熱血公民立法會議員鄭松泰昨聯同商戶召開記者會,促民政事務局介入,他們亦將於翌日(2月14日)早上到「天秀墟豬年新春團拜」請願。

由政府設立、東華三院管理的天秀墟,自2013年起營運,以「為弱勢社群創造就業機會,推動社會共融」作旨,共有177個月租檔位,每檔鋪位約有4平方米的空間,主要以乾貨、雜貨及海味舖為主。東華三院自2014年起實施「檔主需親自駐檔」及「營運時間要求」的守則,最新的守則規定每月營業不少於20天及每天營運不少於8小時,稱目標為防止檔位閒置、私下轉讓予他人從中獲利,和被濫用為貨倉的情況。

天水圍天秀墟十檔商戶,於農曆新年前被東華三院以「未達到營運時間要求」,要求於2月1日前遷出,影響商戶包括已在墟市苦守多年的「開荒牛」。

廣告


廣告

今早,友人傳來一篇專欄。

從事房地產的施永青先生,感覺上,以「名家灼見」之態討論野豬。老實說,野豬的社會議題,得到跨界別的討論和重視,甚至粗俗一點叫做「抽水」,對動物來說,未嚐不是一件正面的事。

然而,施永青在其專欄內的大部分觀點除了污名化了野豬,對於動物現況的理解,實在存有非常大的落差。而抱歉,對於他的看法,我只能坦白直說 —— 離地得令人憂慮。總括而言,施先生在內文提及到:

1. 香港人 50 年代後富裕起來,人們不再伐木燒柴或務農,郊野環境理應改善,不認同野豬棲息地被城市化/減少;
2. 野豬偷吃農作物、破壞高爾夫球場、傳播豬瘟、襲擊旅客,破壞生態環境;
3. 野豬並非瀕危動物;
4. 野豬性格兇猛;
5. 政府的絕育放回政策,成效不彰;

基於以上原因,施永青支持民間野豬狩獵隊復出。這兒容我簡單地逐點回應。

首先,1970年代,時任港督麥理浩推出「十年建屋計劃」,大規模發展新市鎭(荃灣、沙田和屯門)、興建公營房屋和基建,農地被城市化,野生動物的棲息地一直在萎縮,直到今天。香港房地產業興旺蓬勃,亦成為全球居住成本最高的地區,背後不就是來自破壞野生動物棲息地而換來的嗎?現在,還要將野豬趕盡殺絕,在情在理,並不公義。

廣告


廣告

入圍本屆奧斯卡最佳外語片,及奪得康城影展評審團獎及天主教人道精神獎的黎巴嫩電影《星仔打官司》,由真正的敘利亞難民Zain Al Rafeea主演,道盡難民悲歌。年紀輕輕只有14歲的他經歷戰亂,逃難至黎巴嫩,並失去了上學的機會。自身的經歷讓他在電影中散發出深不可測吸引力,使觀眾為他的一舉一動而心碎,讓人相信這就是他們的日常,更讓他成為土耳其金橘獎影帝。《Where Do We Go Now?》女導演 Nadine Labaki 再次批判當地貧窮問題和社會階級制度的停滯,鏡頭從男孩的視角反思血緣和家庭的觀念。

電影講述在黎巴嫩貧民窟長大的12歲男孩Zain,與其他街童一樣周街兜售物品謀生,家中充斥大量非法藥物和關係複雜的兄弟姊妹,父母把藥物以非常的手段運給獄中服役的哥哥圖謀利益。Zain在極度貧窮的環境下掙扎求存,保護妹妹及被「丟棄」的黑人嬰兒,過程令人心碎,感染力極強。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運輸署的年度巴士路線計劃,在提交首個區議會是便觸礁。灣仔區議會發展、規劃及交通委員會昨討論,區議員炮轟運輸署文件粗疏、資料不足,又未有處理區內需求,擱置討論文件並要求運輸署修改後在下一次會議重新提交。

引發區議會不滿的導火線,在於運輸署文件中建議延長新巴18(北角至上環)服務時間,但未有交代新增的服務時間的巴士班次及使用車輛,運輸署代表在會上才表示班次為15分鐘一班。新民黨區議員李文龍質疑文件中列出的巴士數目為3部,認為無法維持15分鐘一班,運輸署才表示會有其他額外車輛行駛18。

廣告

朱凱廸

新界西立法會議員 網誌


廣告

農暦年假期結束,焦點新聞不多,保皇派把握時機扔出兩個「炸彈」,先是葉劉淑儀和工聯會麥美娟的「房委會已出售商場租務管制私人條例草案」;昨日民建聯接續出招,陪同在台被殺港女的母親開記者會,要求政府盡快修訂《逃犯條例》(1)和《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條例》(2),令港府可以將正被扣押的疑犯移送台灣受審。

民建聯開記招的時間明顯跟特區政府預先夾好。保安局同日就向立法會保安事務委員會提交文件(3),提出兩個具體修訂方向,包括(一)與沒有簽署移交逃犯協議地區進行「單次移交」安排時,只需特首秘密授權就可突擊拘捕並交由法庭判斷是否移交,立法會無權過問;及(二)單次移交逃犯的適用範圍擴大至包括「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任何其他部分」。

保安局串同民建聯走的這一步,表面上是為女死者主持公道,實際上是為北京政府一次過打通「從香港移交逃犯到大陸」以及「台灣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一部分」兩道政治缺口的大謀略。

首先我們需要簡單了解《逃犯條例》和《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條例》的立法背景。

廣告


廣告

《時聞香港》記者於2月8日晚上在香港大學舉行的旺角衝突三周年集會直播期間,被在場人士遮擋鏡頭及推撞,該名記者事後報稱遇襲。

主辦單位則稱,活動進行期間該名記者處身非記者區位置,有參加的公眾人士阻止她拍攝,在場人士無發現有人遇襲,主辦單位安排大學保安陪同她離開現場。

本會關注事件,呼籲公眾尊重記者採訪權利,傳媒在正常採訪工作不應受阻撓。

香港記者協會
2019年2月13日

廣告

青衣島民

一個有關青衣的專頁 一起發掘青衣人的故事 一起探究青衣土地的歷史 一起監察青衣各樣的瑣碎事 網誌


廣告

昨日知道運輸署決定將往來「旺角青衣的通宵小巴線」,半點不改,維持原有設計:

「3號幹線入荃灣西,再經北橋只停長安巴士總站及青衣城終站。」

對此,青衣島民第一個反應是:「預左。」但「預左」唔等於認同,更加唔等於罷休! 以下是青衣島民對運輸署的回應的再回應:

1)質疑數據:

我地不斷強調,運輸署一直以一個錯誤的數據去評估青衣夜歸人數,這幾個月內無論我們約見運輸署或是九巴,大家都承認青衣泥鯭的的實際情況,但何解官方永遠沒正視這些數字?仍然只以被「被九巴視為棄卒的N241」為唯一量度準則?

即使,運輸署堅持以九巴N241載客率低於5成為理由,認為青衣少夜歸市民。我地亦都質疑這個數據的可信性。 N車使用雙層巴士,一班車可以載超過一百人,作為通宵車,自然地使用率低(少過五成),如果N241派單層巴士,那使用率豈非可以頓時急升?所以,以低載客率為準則,實存謬誤。

2)質疑地區規劃錯判:

島民在11月份遞交給運輸署的建議書中提到,荃灣西於2019年會有大量新建私樓入伙,運輸署理應將荃灣及青衣車線分割獨立處理,在荃灣擁有豐富夜車交通配套的同時,最需要的是區內路線重整。相比只有1條 通宵巴士線加2架次巴士出入的青衣(仲要係攞一條10年前規劃既路線,如何適切回應到今時今日既情況呢?)整個青衣社區無疑更需要這條市區小巴線的服務。

3)質疑成效:

廣告


廣告

容偉業(資料圖片)

(獨媒特約報導)2016年農曆年初一至二的旺角騷亂,梁天琦、李諾文和林傲軒各被控一項暴動罪名。容偉業被控煽惑非法集結、暴動及襲警共7項罪名。公眾活動聯絡科警長黃豪供稱,在案發前不同的公眾活動中見過第四被告容偉業,亦曾從傳媒報道得知他的綽號為「美國隊長」。黃續稱,在案發當日目睹容參與推撞,又揮手示意其他人上前協助。

2014年「大型公眾活動」中扮演美國隊長

公眾活動聯絡科警長黃豪供稱,2014年香港發生「大型的公眾活動」,在那時第一次見到容偉業。當時黃透過傳媒知道容會出現在旺角,並會穿著美國隊長服飾和手持道具盾牌。在該次公眾活動中,黃見到容的次數有3至4次。

在2015年期間,黃稱在不同的公眾活動中見到容超過10次。黃指,容在公眾活動中會舉港英旗,亦「企得比較前」,因此印象特別深刻。

黃稱,在其中一次位於旺角西洋菜南街百老匯電影院對出的公眾活動前,與容發生數分鐘對話。黃指,容當時告訴他「拍拖散咗,原因是唔鍾意俾人管」,又表示認為民主黨爭取真普選的做法很正確。

警長稱目睹容初一晚參與推撞 並呼籲人協助

廣告

蘇文英

修讀社會學,近年關注公平貿易、農業、小農經濟和糧食系統,共同撰寫《共享城市》、《共享香港》、《近田得米》 網誌


廣告

前言︰立法會食物安全及衛生委員會將於2019年2月12日討論「海魚養殖的發展」,當中最為觸目為向養魚戶及休閒垂釣魚排新增三項規管︰(a) 海排面積須與牌照面積相同;(b) 魚籠面積須不少於七成的牌照面積;(c) 養魚場須達到每平方米十公斤的最低養殖標準,並寫入海魚養殖牌照第15條內。預料受影響漁戶最少有931戶,涉及26個養殖區。漁農自然護理署代表在出席三場漁業界別的諮詢時表示,會否把標準拿到立法會諮詢和實施日期均有不同的說法,令漁民感到署方前言不對後語。

漁民反對漁護署的新政,在於署方已一早在海魚養殖牌照樹立不平等的權力。旦凡紅潮和颱風等問題,漁民都不能把魚類的損失歸於政府。在第12條指︰「如因天然災害或非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所導致的海面意外,而致此牌照所指定之養魚範圍有任何損毀或魚類損失,持牌人不得向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要求賠償。」

廣告


廣告

在Pixar眾多電影之中,《超人特攻隊》是比較弱的一套,沒有深刻的感人場面,笑料只是卡通般的滑稽橋段,若果不是迪士尼入主Pixar話事,以前的Pixar一定不悄開拍這類純萃搵快錢,缺乏創意的續集。一連兩套《Inside Out》和《Coco》叫好叫座,甚至同是續集的《Cars 3》也言之有物,這套《Incredibles 2》有珠玉在前,比較之下明顯遜色很多。

普通人類害怕超能力者,立法禁止使用超能力,所有超級英雄變回普通人。超人一家五口面臨失業,剛好有個有錢佬是超人粉絲,出錢出力要推翻惡法,高薪聘超人媽媽彈弓女去做生招牌。人類與超能力者的矛盾,早在《X-Men》或美劇《Heros》已有深入討論,《超人特攻隊》可能是拍給小朋友看,這個主題只是輕輕帶過。另外今集和上集故事中的壞人,不約而同都是沒有超能力的普通人,不過是邪惡有錢的科學家,發明一些新奇古怪的武器去作惡。超能力者中完全沒有壞人,就算有也只是被邪惡科學家洗腦控制,很合家歡的劇情安排,正邪對立非黑即白,二元世界觀真美好又方便。

廣告

陳宇明

公民黨黨員 軟件工程師 網誌


廣告

係講5G之前,大家有無諗過點解屋企咩景都俾其他大廈擋晒,連個發射塔都望唔到照樣都睇到電視?收音機仲離譜,架車係條街度走黎走去照樣聽到903?反而屋企個wifi明明係新野,行入廁所轉個彎就收唔度?

呢個就係頻譜特質

簡單黎講,頻道的wave(波段)越高,穿透力越低。香港即係咁:

屋企wifi普遍行2.4GHz=2,400,000,000Hz
數碼通4G行梗1800MHz=1,800,000,000Hz
模擬電視行梗700MHz=700,000,000Hz
商台903行梗90.3MHz=90,300,000Hz
AM864行梗864kHz=864,000Hz
所以如果5G取代模擬電視行700MHz,真係係港九山頭起幾個發射站就無問題。

問題係大陸仲用緊700MHz行模擬電視

唔就得唔得?一定得,問題係大家一齊衰。頻譜係需要適當的間斷,咁傳播的質素先有保證。用903做例子,揸開車都明入西貢其實係轉用92.1MHz。點解唔一齊用90.3MHz?因為會jam線,係交界位收到兩個發射站的信號,所以會乜都聽得唔清楚。咁我搞5G,高科技新野,但同大陸jam 線。你係電訊商仲會唔會投標?

順便講下非法廣播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中環灣仔繞道西行接駁干諾道中天橋工程已大致完成,中西區區議會明早召開特別會議討論。

路政署高級工程師張世光今日岀席灣仔區議會時,被議員問到繞道全面通車安排。張世光稱繞道工程已大致完成,目前正進行最後階段交通標誌及配套設施安排。他拒絕透露通車日期我只表示會適時公布。

灣仔區議員楊雪盈問到為何未有如中西區般安排在灣仔區議會上交代,路政署稱接駁位置位於中西區,與灣仔區無太大關係。

路政署是於去年12月28日公佈今年1月20日中環灣仔繞道第一階段通車,通知期不足一個月。繞道第一階段通車時,林士街天橋東行同時封閉,進行接駁中環灣仔繞道中環出口至干諾道中西行,當時署方預期工程需時約一個月。

廣告

林兆彬

前學聯副秘書長,註冊社工,業餘時事漫畫工作者,自由撰稿人,二次創作愛好者。夢想是能夠讓世界變得美好。 網誌


廣告

今次這篇文章,本來我是打算在去年台灣九合一大選前發表,但看來現在發表也不算遲。如果你有留意台灣的政治新聞,相信不難發現台灣政壇近年出現了一種「網紅(網絡紅人)政治現象」,而且有越演越烈的趨勢。台北市長柯文哲於今年農曆除夕至初四期間,與網紅YouTube Channel合作拍攝影片,包括「眼球中央電視台」、「老天鵝娛樂」、「HowFun如何爽」和「千千進食中」。這不單止是宣傳手法那麼簡單,在去年九合一大選,無黨籍的YouTuber「呱吉」邱威傑(32萬訂閱)以11,786票(5.28%) 成功當選為台北市議會市議員,讓各大政黨不得不面對這鼓「網紅政治現象」。

廣告

殷琦

港大表達藝術治療碩士生、教院音樂教育碩士、港大主修中文中史。一舊蕃薯般的孤獨文青。做YouTuber、專欄作家(稿費...)、鋼琴老師、合唱團。總活在迷霧之中,怨氣太多,希望太少;與你和我一樣,在小小的香港同受壓抑、同唱悲歌、每天僅為生活掙扎求存。興趣在表達藝術治療、哲學、心理學、生活、音樂、藝術、政治、宗教等。小妹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pages/YanKi 網誌


廣告

序言

世代之間,除了「之爭」外,到底有沒有坦白溝通的平台與機會?近年社會漸見新舊一代的分歧,在社會如是、在教會內外也如是。袁天佑,循道衞理聯合教會事奉 38 年,雖已退休,但在建制教會中也有些名氣;殷琦,卻是「鬧教會」「鬧」到出書的年輕平信徒。二人今天,嘗試就不同議題談天、說地,盼望在社會、教會裡,二代之間,能尋找到那相遇的地平線。

致袁牧:

前文中,你談到「只是批評這是最壞的時代,感到「無力」,對個人甚或整個社會來說,都並不是最好」—我想就著這一點再討論一下。言下之意,難道你要否定「批評」本身的意義麼?我認為,理性的「批評」不僅是「鬧」、它更是一種啟蒙—你說得對呀,建制人士的確會認為,現在是「最好的時刻」,但為何同一個社會會有如此嚴重的落差?!因為彼此對太多事情的觀點、甚至語意都有不同。不「批評」、不「了解並承認事實的醜惡」,我們都無法達到彼岸—一個彼此了解、和而不同的狀態。所以,「批評」的存在意義,在於它能讓人更「了解得到現實」,並對此絕望的現實予以反擊!我覺得,如果輕視「批評」、只強調「用甚麼態度去面對」,只會淡化政權的罪惡!

廣告

林超英

香港中文大學地理與資源管理學系客座教授。 網誌


廣告

農曆新年幾天假期的香港氣溫,破了1884年有儀器量度以來的最高紀錄,農曆新年通常是一年最冷的時段,但是今年初一至初四毫無冬天感覺。

最近網上重新流傳了一篇2008年的新聞報道,標題是香港天文台預測香港最快2020年會沒有冬天,當年大家不當一回事,但是今年入冬以來持續偏暖,大家發現真的有可能。

香港冬天的暖只是全球暖化大局的一個側面,最新消息顯示(註1):2015至2018是二百年來最暖的四年, 2014至2018五年的平均氣溫比起工業革命前的水平已經高出1.1度,就算現在人類突然不再燃燒化石燃料,二氧化碳的溫室效應會繼續令地球表面增溫0.5度,即是總升溫的幅度會達到1.6度,我們正在邁向升溫可能超過兩度的危險氣候變化時代。

來到這個地步,香港必須思考和部署行動,去對付氣候變化的災害衝擊。

在香港,氣候暖化的最直接影響是酷熱日子急劇增加,對於基層市民,尤其是長者和長期病患者,是十分難捱的,住在濕熱焗細小空間裏的市民,室內中暑、食物中毒、腹瀉、心血管病等發作的機會都會大增,會增加公共醫療的負擔。

廣告

羅冠聰

香港眾志常委 網誌


廣告

試想想,在你人生中,有甚麼令你最著迷、最花費心血地熱愛?廢寢忘餐地破關?買光所有動畫的figure?

新特蘭的球迷會答你:基本上任何可以將球會象徵刻印的重要時刻,他們都會做。

刺上新特蘭球會刺青、每星期的祟拜祝願球隊旗開得勝,甚至有老球迷用紅白間條(新特蘭的球會主色)的棺材,讓愛隊的靈魂包裏自己的軀殼。

「我身上流著的是新特蘭的血!」

這就是無條件的愛,是狂迷熱情令人動容的地方。

新年假時躲在家中看完Netflix 的《不離不棄新特蘭》(Sunderland till I die),是講述英格蘭足球隊新特蘭由英超降至英冠的2017-18賽季,全長8集,每集約40分鐘。這是一套已知結局的紀錄片:新特蘭將會連續第二季降班。劇集是順時序發展,由季前熱身賽講到季尾,由季初信誓旦旦要重返英超,到季尾踢至垂頭喪氣,當中整個新特蘭的起起伏伏,紀錄片都頗為戲劇化地掌握。他們的興奮是你眼中的憂心,他們的憂心是你眼中的抒懷,以已知結果的眼光去看著球迷的種種情緒,的確是百般滋味在心頊。

廣告


廣告

年過七十的詹婆婆,看上去比真實年歲大。做小販近40年,可惜到了2019年,她仍要望天打卦,裕民坊生意猶如雞肋。她每天早上從官塘工業區推着放滿一大箱衣物的手推車,來到裕民坊,四圍都是地盤的圍版和工地,人流稀疏,生意難做。

1980年開檔至今,她從昔日仁愛圍公園仔,因重建被迫遷至裕民坊後巷。近40年,她也是售賣女裝,從少女衣服,到今天主要賣師奶衫。她每天付200元,支付倉租等成本,但常被食環署指她只有助手牌照,動輒被罰300元,沒有顧客,她常常倒蝕收場。她淒然地說:「難叫兒子給家用,要自己照顧自己。」只靠微薄的生果金不能生活,羅致光眼中的「中年人」,生活不容易。

她的夢魘從重建開始,至今未完結。「熟客走晒,無啦!」望着一大堆的冬衣,她一籌莫展,眉頭深鎖,額頭的皺紋變得更深。

回憶是甜,以前官塘市中心未重建之時,她在公園仔和百佳超市前開檔。80年代中,大陸剛剛開放,她笑說:「連車仔都不用推,只要放貨在紙皮箱賣,客人都過來搶購啊!」以前公園仔的小販因為重建被安置至後巷,隨着工程,行人更少。

本月裕民坊清場,小販檔位於裕民坊對面,她暫不受影響,但裕民坊消失後,人流將會更少。面對未來,她只有苦笑。沒有市建局或食環署向她交待甚麼,她仿似跟清場毫不關事。生意淡薄,她只能見步行步,「退休,有一日做一日」裕坊民終有一天會收地,她會怎樣呢?她自己也不知道。

廣告

黃俊邦

網站編輯部成員 網誌


廣告

運輸署在每一個年頭,均會擬備一份巴士路線計劃,就未來一年的巴士路線的改動進行諮詢,這份計劃猶如社區爭取努力的成續表,同時反映運輸署及巴士公司對巴士發展的看法。

灣仔區議會是全港十八區率先舉行正式會議(2月12日)討論的區議會,過往灣仔區的爭議集中在如何減少車流進入灣仔及銅鑼灣內街,署方甚至曾設立 Quota 制度。不過在新界居民的現實需求下,Quota 制度早已取消,或至少只是潛議程。

由於灣仔區橫跨天后、銅鑼灣及灣仔,大致上整個港島區的交通服務改動,都會反映在灣仔區的巴士路線計劃文件上。今年的文件,惟一看點是新巴18(北角至上環)重新延長服務時間,修正西港島線通車後縮短服務時間的錯誤,其餘的增加班次建議及將307(大埔至中環)的兩條支線由東隧改經西隧,亦僅是小修小補。

廣告


廣告

「我見過一啲嘢之後,就冇辦法當睇唔到──你見過吖嘛、你諗過吖嘛。」二〇一九年二月八號晚,「還原真相 毋忘義士」橫額前,一位李怡、練乙錚二先生均推崇備至嘅青年評論家如是說。由《監獄風雲》、《黑獄斷腸歌之砌生豬肉》、《同囚》等幾經匠心巧手精雕細琢嘅第八藝術品,睇到散見《高牆內外──抗爭者與外界的書信往來匯整》網站、《本土新聞》、「星火同盟 抗爭支援」臉書專頁各處一封一封〈義士來鴻〉,教人不忍重犯許許多多口業──例如往日零下二百七十三度卻道「最近天氣開始轉涼了」,〈衣狐白裘不知天寒〉嘅齊景公嗰百子千孫,總有幾位浪子回頭,十五十六度就愁窗後諸友着唔暖、瞓唔落。聽楊君逸朗憶述 Chlorse 君去年「因氣溫驟降,獄中工作時不支暈倒」、直升機送院,再讀曾醒祥先生所見、邵家臻議員所聞「囚友半展示半描述,佢哋獲分發嘅有:一套基本犯人囚衣、一件底衫、一件衛衣及一件俗稱『太空褸』嘅厚衫,另外有五張氈及一份『氈皮』,再加兩張被稱為『藍單』嘅牀單,還有一對襪……但囚友表示,所有衣物物料均無禦寒功能,而嗰張氈嘅質地大概就似地氈,何來保暖?就算冚多幾張仲係會全身冰冷」,句句都是斷腸聲,不在話下。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