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焦點文章


廣告

【草根行動媒體】 2018年7月1日
記者:阿約

被虐家務工無處可逃 公民社會自資經營庇護所

本港規定外藉家務工必須與僱主同住,導致許多剛來港人生路不熟語言又不太通的家務工,若面對虐打、不放假、不出糧、不讓與外間聯絡的僱主,因很少時間外出,很少機會求援或尋找求援的方法。即使外藉家務工懂得爭取權益,但由於香港政府有一規定若未能找到新合約移工便須於兩週內離境。可是,如果有勞資爭議,甚至刑事案件(如之前轟動全城的Erwiana被虐打案),要留港作證的家務工便須找到地方暫住,否則,她們那只有四千多元的月薪通常已大部份寄回鄉下,根本無錢留在香港住旅館作證。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立法會工務小組上月,否決了觀塘音樂噴泉及灣仔摩頓臺改建活動中心的「社區重點項目計劃」,不過政府略改文件後再次硬闖。在灣仔,當局將部分舞台改為可供延伸、在多用途活動室增添一張張乒乓球桌,以及在選址東院道嘉寧徑花園設置一個排球場。灣仔區議員楊雪盈指,從未獲諮詢修改的內容,整個過程「神神秘秘」,新排球場選址亦無法替代現時摩頓臺的兩個排球場。

灣仔摩頓臺活動中心選址於香港中央圖書館後,佔用現時兩個室外排球場。當局在工務小組審議時,稱排球場已重置於維園,但遭質疑需與手球場共用,對使用者構成不便。此外活動中心空間狹窄,舞台位置細小、台下空間不足容納文件所稱的250人,以及成本高昂,不符效益。

項目上月遭否決後,當局稍作修改後再次提交文件。其中建議在鄰近香港大球場、加路連山學校群後的嘉寧徑花園,設置一個室外排球場。

由高士威道及怡和街交界出發,需步行近10分鐘才抵達嘉寧徑花園入口。花園入口位置處於官立嘉道理爵士小學及佛教黃鳳翔中學之間,須經60級樓梯、步行約一分半鐘才抵達。花園在學校及山坡之間,設有長者健體設施、一座涼亭及三個兒童遊樂設施。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立法會工務小組在6月否決「一億社區重點項目計劃」的觀塘音樂噴泉,不過政府仍然硬推,略改文件後再提交工務小組。公民黨立法會議員譚文豪批評項目無急切性,民主派會堅決反對。

斥資近5,000萬的觀塘海濱音樂噴泉,上月11日在工務小組被民主派突擊成功,以一票之差否決。不過當局就項目稍作修改,將約100平方米的表演噴泉改為嬉水區,便將文件再次提交工務小組審議,明早舉行會議。

譚文豪指,項目繞過很多不同程序包括區議會。他指項目屬社區主導,任何修改應在區議會討論,但被工務小組否決後,並無正式在區議會會議上再討論,便就項目作出修改。他引述民主派觀塘區議員指,是透過傳媒報導才得悉改動,及後才收到區議會主席陳振彬以 Whatsapp 通知,著他們自行查看文件。

9名民主派觀塘區議員已聯署去信觀塘區議會,要求就項目重新討論。譚文豪質疑項目「無限復活」「尾七都未過呀!」「依家又再上嚟,究竟要回魂夜到幾耐,係咪真係咁趕?」質疑項目並無獨特性要急急通過,表明民主派會堅決反對。

廣告


廣告

有《明報》記者向警察投訴,指他於2016年2月10日在採訪旺角騷亂期間遭警員毆打。據悉,投訴警察課回覆事主,指他的三項投訴分別被列作「無法追查」及「無法完全證明屬實」,監警會並對調查結果表示同意。民觀觀察對此的回應如下:

(1) 第一項指控指在2016年2月10日凌晨約3時半,有2至3名警員在一輛雙層巴士的樓梯間抓住事主頸部,及將事主推出巴士外。投訴警察課回應指因無法確認被投訴警務人員的身份,而將個案列為「無法追查」。民權觀察認為有關決定衍生的結果荒謬,亦發出一個極壞信息:只要警員在濫權時有效隱藏身份,便可逃避投訴機制及法律的制裁,不用為濫權行為負上任何責任。同時,警隊亦可因投訴不成立而技術性地逃避責任。此投訴的處理方法及結果完全違反警方向公眾問責的精神。民權觀察指出,警務處處長及任何警員的直屬上司,若縱容警員使用非法武力,他們有可能需為警員的不法行為負上法律責任。故此,若當日毆打記者的人被確認為警員,即使不知其個人身份,警方亦應為警務人員的錯誤行動負上責任。而警方於現場的指揮官沒有有效約束前線警務人員,因而衍生嚴重的濫權問題,他對此亦是責無旁貸。

廣告

邢福增

土生土長香港人,有志於中國基督教及當代中國政教關係研究。從事神學教育工作二十多年,現任為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神學院院長。 網誌


廣告

中共「政策試驗」的政策風格

關於中國宗教政策研究中,某些打壓措施是否該理解為全國政策,常常引起不同的討論及評價。近日,筆者讀畢德國學者韓博天(Sebastian Heilmann)的《紅天鵝:中國非常規決策過程》一書中,[1]發現其中的分析框架,有助我們認識中國宗教問題。韓氏形容中共是一隻超越了人們一切想像的巨大「紅天鵝」。對於黨國體制的「韌性」(resilience),他以「游擊式的政策制定」(Guerrilla-style policy making)來作解釋。這是橫跨「毛時代」與「後毛時代」,具有穩定性的政策風格。其中,在中央主導下的地方試驗,便是作者詳盡地分析的中國獨特政策過程。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動物友善政策關注小組」等多個民間團體,在今年初自行擬定《香港動物福利法》,昨日七一遊行亦有設立街站,籲市民支找,並促政府就此具體立法。

由民間團體草擬的《香港動物福利法》,分為五個範疇,內容已交予立法會議員:

寵物:包括飼主慬慎責任、寵物店及寵物美容慬慎責任託管、禁止去貓爪及動物割聲帶手術、修改《狂犬病條例》及《貓狗條例》、社區發展的動物終老規劃、寵物植入晶片、廣義人道毁滅限制、競賽馬匹被人道毀滅限制、禁止售賣摺耳貓、曼基貓、售賣及繁育規管儘早普及於貓隻、齧齒目等。

生態維護:包括放生管制、管制動物公園圈養等。

司法:包括由現時最高刑罰3年提高至7年、終身禁養動物、精神創傷可列為虐畜、舉證責任轉移向被告、《香港野生動物保護條例》需提高刑罰等。

交通:包括交通應顧動物安全責任。

綜合:包括禁止馬戲團表演、農場動物福利等。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明年便是區議會選舉,多個地區團體昨在七一遊行沿途設街站,倡市民積極關注社區事務,以及區議會選舉的重要性,冀打破建制派壟斷。

「屯門社區網絡」今年是連續第三年於七一設街站,他們由一群屯門居民於2016年創立,關注屯門區內議題。

最近成功與良景邨居民推翻天價維修工程的王德源指,屯門區議會有很多不足之處,包括會議記錄並不記名,「議員問市民借咗個發言權,但市民竟然冇得向佢地追討。」

IMG_9874

廣告


廣告

當一個門將連續兩場比賽都因為嚴重失誤而導致失球,如果你是教練的話會讓他繼續出任正選,還是立即將他放回後備席?日本隊的監督西野朗就選擇信任他的球員,排除外間的意見,繼續在正選陣容用上在首兩輪分組賽「派膠」的門將川島永嗣,而這位35歲的門將亦打出爭氣波,在和波蘭的比賽屢救險球,協助球隊出線16強。

川島永嗣與普遍日本國家隊成員的起步點略有不同,因為他展開職業生涯的地方不是J1聯賽,而是次一級的J2聯賽。他的名氣無法跟大迫勇也和本田圭佑等高中時已是國內的明星球員相比,也不是吉田麻也和香川真司那種在大球會展開職業生涯的球員。川島永嗣只是一個被浦和紅鑽認為不合格,更拒絕讓他加盟的失敗者。最後,川島永嗣加盟了當時J2的大宮松鼠成為職業球員,將他招攬的是其後帶領日本女子足球隊贏得世界盃的佐佐木則夫。就算沒有華麗的背景,但他沒有放棄自己希望成為日本首席門將的夢想,默默耕耘地攀上這個位置。

川島永嗣在2010年世界盃終於成為了利亞斯日本首席門將的位置,之後更完成他的另一個夢想,於世界盃後加盟比利時球會利亞斯,是少數能夠以門將身分在歐洲球會效力的亞洲球員。兩季之後,川島永嗣走上高峰,轉投比利時其中一支勁旅標準列治,繼續獲得正選席位。勤奮低調的他近年仍能在歐洲球會擔任主力,但年紀漸大也令狀態略有下滑,上季效力梅斯時上陣30場失掉60球,最終球隊也無奈降班法乙。

廣告


廣告

澳門逸園賽狗會將於7月21日結業,但直至昨日(6月30日)仍有最後一場的賽狗,賺錢賺到最後一刻。然後今日辦領養日,賽狗會竟在網站列明因場地所限,要領養人即日將狗狗帶走。有關安排引來不少人不滿,特別是要應付狗狗檢疫安排的香港領養人將更困難,有傳媒就報道指在群情洶湧下,賽狗會宣佈取消有關要求。另本報統計賽狗會網站列出的36名狗主,他們利用格力犬合共獲得了約6300萬澳門幣奬金。

此外,有出席領養日的網民在網上上載短片,指一名曾於6月24日領養日帶走格力犬、並揚言用作繁殖的內地人,今日也有到場並再試圖帶走狗狗,引來在場的愛護動物人士不滿,質疑他違反了賽狗會指的一人只准領養一隻格力犬的安排。該網民黃小姐對本報指,有職員馬上阻止那人帶走狗狗,其後那男子也不知所蹤。

黃小姐又表示,現時安排是領養人不能即時帶走狗狗,而是先登記,稍後由澳門民政總署安排取狗時間。

根據澳門逸園賽狗會網頁,昨日仍有最後一場賽狗,整天有多達12場次。網站中又列出了36名狗主,部分狗主擁有多隻格力犬,當中名叫M.Y.C.的狗主,便有多達399隻格力犬,涉及奬金4000多萬澳門幣。這36名狗主付錢讓賽狗會勞役這些格力犬,然後為他們帶來合共6300萬澳門幣獎金。

廣告


廣告

張先生

(獨媒特約報導)張先生今年70歲,他稱自己自1997年起,每年都會參加七一遊行。他表示不願看見香港和內地同化,希望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早日下台。

張先生於遊行開始前兩小時已到達維園草坪,等候出發。現場陽光猛烈,張先生撐著黃色雨傘,笑言「唔辛苦,呢啲(遊行)係皮肉之苦,好過唔出聲被共產黨長期壓迫,嗰啲係心靈上嘅辛苦!」

張先生認為,政府應改善房屋政策,建造更多公屋,因不少市民現時只能住在劏房和棺材房,無法安居樂業。張先生慨嘆,在港英時代,雖說不上有民主自由,但市民至少有言論自由,會上街抗議。他希望有更多市民不怕辛苦,願意出來抗議。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