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文章


廣告

攝:Manson Wong

阿婆賣一蚊紙皮被捕,高官打劫市民百億濕濕碎。

政府拖了大半年,今天才靜靜雞宣布,港珠澳大橋又超支了一百億人民幣,目前還不說香港政府要承擔多少。

港珠澳大橋和一大堆接連路,開支超過一千一百億(見附表),兩年前人工島已經追加了五十五億超支撥款,而且未通車已幾乎肯定是大白象:因為若要港珠澳多車行,就一定要大幅開放中國大陸車輛入境,不開放條橋就一定死。你想條橋死定香港死?

如此不負責任的天價工程,多少民生項目因而被犧牲掉,最終勝利的只有工程公司。但直到今天,沒有任何一個高官負過責任,過去沒有,可以想像未來也不會有。鄭汝樺唔知去左邊,張炳良也唔知去左邊。

我們不要再被「洗濕左個頭」的強盜邏輯綁架,如果沒有高官人頭落地,沒有扭轉基建超支習慣的嚴格方案,立法會絕不應通過超支撥款!

附表:已通過港珠澳大橋撥款
2003港珠澳大橋香港段和北大嶼山公路連接路勘測和初步設計 0.859億
2005港珠澳大橋概念設計及進一步技術研究 0.268億
2008港珠澳大橋香港口岸-勘測及初步設計工作 0.869億
2008港珠澳大橋施工前工作 0.466億
2009港珠澳大橋撥款資助主橋初步設計及工地 勘測工作2.335億
2009港珠澳大橋主橋出資 90.465億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教育局10月底公佈《中國歷史科(中一至中三)修訂課程第二階段諮詢稿》,內容包括中史科課程宗旨、大綱及架構,但被指內容偏頗。香港眾志、進步教師同盟和傘下爸媽下午開記者會,反對初中中史獨立成科和立即撤回課綱偏頗部份,批評教育局政治凌駕教育。

香港眾志常委鄭家朗認為,課綱內容強調中國大一統思想,為求向學生灌輸中國與香港密不可分,零碎地以半頁講述嶺南開發、屯門功用,香港在秦朝已入中國版圖,但相關內容只得半頁,實質內容欠奉。他批評這是「為教而教」,背後涉及灌輸大一統思想,是政治目的凌駕教育專業和教育意義。

教育局負責課程發展的副秘書長康陳翠華早前稱六七暴動是「雞毛蒜皮」。鄭家朗指出六七暴動和六四事件都能反映香港與中國的互動關係,令學生全面認識中國歷史。他又質疑課綱內容偏頗,教育局難以說服公眾,政府是沒有政治目的。

根據《諮詢稿》文件,初中中史科課程宗旨及目標包括「培養國家及民族的歸屬感」、「欣賞及承傳中華文化」提高學生對中華」;有關「香港發展」的部分佔總課時百分比只得10%;諮詢的對象謹為校長或校長的代表。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他的朋友已經入獄,他的同屋即將入獄,他自己即將面對反釋法遊行案審訊,他是民陣新任召集人葉志衍(Sammy)。他以大專政改關注組成員參選,擊敗「HelloWorld」成員陳宇明當選。去年的11月反釋法遊行,葉志衍被控非法集結及阻差辦公,案件在明年一月中開審,很大機會要入獄。葉志衍接受獨媒訪問時認為:「抗爭從來都悲觀,無樂觀過。」他又強調溝通的重要:「無溝通,咩運動和行動都行唔到落去。」

大專政改關注組係乜嚟?

要講葉志衍,要由大專政改關注組說起,「大專政關」其實係乜嚟?組織在雨傘運動前,學界罷課時成立。學聯主要聯絡八大院校,學民思潮則組織中學生;葉志衍當時就讀明愛專上學院,有感自資院校的學生未被關注,便聯絡當時各院校的關注組一起開會。他形容,大專政改關注組是在偶然中成立。

「我哋全部人都係成員,沒有義工。」「大專政關」的成員有二十多人,葉志衍指成員們很有默契,每次行動前的報名都很真誠,但凡參與行動的都會留低:「呢個係政關特色,唔會話唔拉得,到時要走。」

廣告


廣告

非建制派內政治光譜分散,不同陣營不時發生對立和衝突,然而去年的選委委員會選舉,不同功能組別的非建制派紛紛組成團隊參選選委。其中資訊及科技界組成的團隊 IT Vision,政治光譜分散,由大家認為較「激進」、本土的到較保守、傳統民主派都有,合作經驗不俗,成功全取 IT 界30席。

這個經驗,可以應用到目前的網媒中嗎?IT Vision 成員之一,軟件公司創辦人兼文化及媒體教育基金執委鄭斌彬指,只要大家有基本的尊重,立場並不是問題,政治光譜不同也可以好好合作。

鄭斌彬(Ben)是軟件公司 Oursky 的創辦人,他形容自己在社會運動不是衝得最前,反而是一直在後支援,嘗試以自己的專業知識和力量改變社會。IT Version 的成員政治光譜很闊,對於特首候選人的取態、投票策略亦曾出現分歧,究竟他們是如何走在一起?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路政署建議在旺角興建「超級天橋」,公民黨油尖旺區區議員余德寶早前進行意見調查,今日舉行記者會。調共收集了250名區內居民的意見,發現較多的居民會步行至旺角地鐵站;往旺角東鐵站的次數較少。余德寶認為天橋應分為兩個階段興建,應先興建由塘尾道至旺角港鐵站路段,第二階段才考慮興建由旺角港鐵站通往旺角東鐵站路段。余德寶認為,政府先興建爭議性較低的路段,能夠令居民能真正受惠。

根據路政署的方案,「超級天橋」全長820多米,分兩個階段興建,預計興建9年。第一段為「亞皆老街段」,全長620米,建造年期為5年多。在興建期間將會封閉四個港鐵站出口,包括C1、C2、D1和D2。天橋將沿亞皆老街由塘尾道行人天橋伸延至黑布街,設置九個天橋上落處,分別設在廣東道、新填地街、朗豪坊旁、彌敦道旁、通菜街、花園街、洗衣街及黑布街。

廣告


廣告

圖片來源

在一級方程式賽車響著轟轟隆隆引擎噪音的車房裏,坐著一位蹣跚推著自己輪椅的老阿伯。不要以為他已經風燭殘年說話氣若游絲,他湖水綠色的目光銳利得看透了整個車房和賽道的世事。

他其實是威廉斯車隊的創辦人法蘭克.威廉斯爵士。

自他在寄宿學校坐上一架二手積架開始,他的一生就為追趕速度而生,沒有其他。為了籌錢買零件組車隊,寧願一生拮据,要太太珍妮賣掉外家的房子套現。和他最合作無間的工程師和車手,從來沒有機會到他的家吃過一頓晚飯。甚至太太在她的自傳寫道,法蘭克覺得家庭會負累事業,一直不肯和她結婚,直至她以懷孕要脅才能就範。

賽車所以是運動,來自人和機器對抗的體力消耗,所以大至車手小至車房技工都沒有胖子。車手比一場賽,已經要燒掉1400卡路里;2016年車手「入pit」換胎的頭10位最佳時間,威廉斯車隊佔了7位。他們維持的世界紀錄,由進站、換掉四條輪胎再繼續比賽只需1.92秒。現時車隊聘請了金髮美女整骨醫師當醫療總監兼任體能專家檢測車隊人員的身體狀況,再提供手法治療甚至訓練方案,更和健身界巨頭Cybex為車隊設了個和國家隊媲美的健身室。威廉斯車隊對車房人員訓練的重視,甚至吸引公立醫院小兒深切治療部向他們取經,如何在分秒必爭的搶救過程提高效率。

廣告


廣告

文:鄭宇碩

「十九大」結束,習近平大權獨攬。人事安排上不須要考慮派系平衡。江澤民的舊人均因年紀老邁下野,胡錦濤的團派勢力大降,胡春華不能進入政治局常委,李源潮退任,孫政才在「十九大」前被褫奪公職。

習近平的舊部和親信大舉進入政治局常委和政治局。五年前習近平初任黨總書記,在政治局常委和政治局並無穩定多數支持。今天基本上沒有任何派系或領導人有力挑戰習近平。當然,大權獨攬自然要承擔所有政策失誤的責任。

沒有挑戰者並不意味整個黨政機器能如臂使指。打貪運動對整體幹部的積極性自然有所損傷;中共要求各級幹部申報資產以及是否擁有外國護照和外國居留權,歷經廿多年而幾乎無進展;「見到紅燈就繞路走」的現象在幹部層中仍然普遍。這就是大權在握的領導人要面對的挑戰。

過去五年,習近平身兼多個中共中央領導小組的召集人,而以親信出任這些領導小組的辦公室主任。「十九大」前大幅調整軍方的重要任命,總參謀長和總政治部主任權力受到削弱,現在兩位中共中央軍委副主席均沒有再兼任實職,胡錦濤時期作為中共中央軍委主席被架空的現象將不復見。

年前取得領導「核心」的稱號後,「十九大」修改黨章把「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列為黨的領導思想,地位直追毛澤東,甚至可說是超越鄧小平。躊躇滿志,自然不再韜光養晦,打算大有作為。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中西區區議會補選在今個星期日投票,分別出選山頂及東華的錢志健及民主黨伍凱欣,他們今早進行造勢活動。多名民主派立法會議員朱凱廸、毛孟靜、葉建源、公民黨楊岳橋、譚文豪、民主黨許智峯、黃碧雲和涂謹申等到場支持,呼籲兩區選民全投二號。

行動原本在立法會示威區進行,但在開始前,有立法會保安稱,示威區不能進行任何助選工作,如果涉及任何選舉工程便是違規,後果由自己負責。毛孟靜最後建議改到公民廣場外進行。

錢志健表示,自己到過外地不少城市,但都沒有山頂那麼美好和獨一無二。他希望當選後能解決交通和清潔問題,又提到在拉票期間只有解放軍高層沒有和他揮手,預料今次選舉的投票率會較兩年前高:「如果投票率有5成,就十分有把握。」伍凱欣指,東華是三人混戰的局面,指「有人就扮獨立,有人就扮民主」,意圖令選民有誤會;但對選情審慎樂觀。

廣告


廣告

「貓捕雀」教我們愛生命

塱原命案 — 悼禾花雀

花盡氣力抵達
你環顧四周,低頭嚼穀

一撮黑影
從草叢突然撲出
無聲無息,便一命嗚呼

以為到來稻田能享飽福
原來成了貓兒的美點

你是今年第六縷亡魂
而我
呆望你散下的羽毛
若有所思

無標題
今年第六隻犧牲的禾花雀。 

11月,塱原稻香處處,當稻田轉成金黃色,也就是禾花雀抵港的季節,稍作停留補給,隔日又再匆匆上路。

廣告


廣告

過去一陣子,確實有不同人問我會否考慮參與補選,我都採取觀望態度,想選的人不少,多我一個有甚麼意義呢,何況參選代價不輕,唔係話做就做咁輕易。

說實的,我不是沒有認真想過這個問題,為免大家猜度,不妨分享下我是怎樣想的。

我明白想我去馬的朋友不是沒有理由。他們覺得現時有機會參與的人選,未能取得大部分民主派支持者支持。2016年立法會選舉,泛民-建制差6萬票,民主派中,主流與進步陣營得票又各佔一半(泛民80554, 28.9%;建制 103904, 37.3%;自決/本土 79444, 28.5%),最近民建聯一舉於九龍西各區宣傳一地兩檢,其陣容之可怖,有目共睹,要戰勝民建聯,盡可能得到跨陣營的認同是必須的。

我作為曾經民主黨、又是做過民陣的政治人,處於兩大光譜之間,大概是找我的原因吧。我只係覺得,民主陣營越來越分崩離析,推動陣營間良性合作係重要。所以係無專利的--想選的人,其實係咪要諗諗促成陣營間基本諒解。正如之前堆遊行、到反領展,由溫和到激進都一條心,又如同心對抗修改議事規則,比起陣營指責,這種發展給予民主派力量。

但FF還FF,我不會把事情看得太輕易。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