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文章


廣告

看了一些評論毛記(計劃)上市的文章,其中股評人渾水認為,毛記上市最大問題在於招股文件「與控股股東的關係」:

毛記的業務本質是以人為主,而毛記最大價值就是那三位腦細。如果腦細們私下喪接job,那公司的價值會被掏空,利益直入腦細們的口袋中,尤其是私下接job的性質也是創作、演出、content marketing等,跟毛記公司構成直接競爭。

我完全不認識股市的遊戲規則,我感興趣的也不是其保薦人的背景、往來銀行及註册公司所在地問題,而是接近渾水所提及的創意被掏空問題。

去年勁曲金曲和毛記台慶瘋狂洗板的情景早已不復再(今年還有沒有搞?),利用港人熟識的歌曲和人物玩二次創作而爆紅,似乎越來越難。其一是因為同一條橋用得多就會悶,其二,是能夠令香港不同年齡、階層的人都感熟識、惡搞起來很容易有共鳴的icon,真的買少見少。情深咖啡未曾飲,唔飲得幾多次。這是香港流行文化由盛轉衰,集體回憶日少的後遺症。偏偏毛記式的創意,很依賴有一個為人所熟識的模仿對象。當CCTVB的新聞主播都遭觀眾唾棄,黃慘盈和東方昇也就後繼無人。

廣告


廣告

最初認識Michael Cox 這個球評家,是來自Zonal Marking 這個網站。之前都有看一些戰術分析,但都沒有Zonal Marking 這麼完善而兼顧趣味(戰術分析或是失之膚淺,或是沉悶到讀不下去)。Cox不止分析比賽,有時也探討一些很有深度的問題,例如「所謂球員制空力的意思是什麼」。我由2009年Cox剛創立網頁就開始追看Zonal Marking,那時總覺得要看完他的分析,才算真正看完一場賽事。2015年他開始潛心寫書,網頁更新變少,令喜好戰術分析者都寂寞起來。 今年終於不負期望,寫成The Mixer這本近五百頁的厚書 ,可說是綜合他八年戰術分析心得的結晶。好些論點在Zonal Marking時已經提出過,但今日目睹他把八年來所有看法融會貫通而成一大書,亦別有一番趣味和感觸。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長者對牙科需求大,但現時沒有公營牙科診所,醫療券每年亦只有2,000元。街工今日連同20多名長者到政府總部抗議,要求政府保障長者牙齒健康,設立公營牙科診所。他們亦提出短期內將長者生活津貼的醫療豁免擴展至牙科、牙科車服務恆常化、增加醫療券金額和上限。

今年7月15日開始,75歲或以上拿長者生活津貼的長者可豁免公營醫療服務的標準費用,但牙科治療費用不包括在內。牙科車提供廉宜服務給市民,但需要抽籤。關愛基金「長者牙科服務資助計劃」於2012年推出,受惠人必需為年滿70歲,並已連續領取長生津3個月的長者,或正接受「綜合家居照顧服務」、「改善家居及社區照顧服務」或「家庭助理服務」的使用者。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佔旺刑事藐視法庭案續審,控方已完成傳召證人,辯方則在本周一表明沒有需要傳召控方證人。今日法庭處理控方要求修改被告朱佩欣的事實陳述書,法官陳慶偉接納申請,並於下星期三傳召辯方證人。

在上星期五的審訊,控方要求修改被告朱佩欣的事實陳述書,並增加圖像附件,以證明朱在當日上午8時47分至10時29分都身處於禁制令範圍內。代表朱的資深大律師駱應淦指,修改實事陳述或會改變對其當事人的指控,反對有關修改。

控方資深大律師杜淦堃則指,修改可令審訊更公平。但駱應淦指不明白為何事隔3年後,控方才提出有關申請。控方回應是次申請建基於控方證人、部分警員的供詞,但駱指其供詞顯示證人只能清楚記得當日上午8時47分的內容,不能清楚記得10時30分後發生的事情,認為其供詞不可信,因此沒有理據作出修改。法官陳慶偉認為,時隔三年提出修改不是合理的反對理據。

法官聽取雙方意見後,退庭15分鐘商議,最後接納控方提出修改事實陳述書的申請。法官同意控方的申請,能夠讓審訊「符合公平原則和公眾利益」,而且指出在庭上播放的影片亦能證實朱在當日上午8時47分至10時30分間身處於禁制令範圍內,因此接納控方修改的申請。杜淦堃要求辯方於下星期一上午10時交回答辯人誓章,駱應淦表示同意。

廣告


廣告

白頸鴉(鳴謝謝偉麟/香港觀鳥會)

(獨媒特約報導)香港觀鳥會最新研究報告指,在香港常見的白頸鴉,近十年數量大幅減少,呼籲公眾關注。白頸鴉於2004年被列為「近危」物種,過去廣泛分佈於中國內地,估計約有15,000至30,000隻,但最新研究估計全球只剩少於2,000隻,總數比瀕危的黑臉琵鷺更少。香港觀鳥會促國際鳥盟盡快將白頸鴉從「近危」調升至「易危」。

香港屬次要棲息地 錄得362隻

白頸鴉的頸部、上背及前胸為白色,其餘部分則是黑色。白頸鴉是留鳥,會在香港繁殖,在濕地及海岸地區棲息,出現於米埔后海灣。

AEC Ltd執行董事利雅德和其研究團隊今年6月在國際研究期刊《Forktail》發表有關白頸鴉的研究,發現白頸鴉最大的種群棲息於湖北、湖南及安徽三省交界的大別山,共紀錄得450隻;其次便是香港,共錄得362隻。

利雅德指,國際鳥盟於2004年估計全球約有15,000至30,000隻白頸鴉,但是次研究結果相距甚遠。利指,根據文獻記載,白頸鴉是南中國及越南北部大部分地區的留鳥,但是次研究卻只在中國其他省份錄得零星紀錄,山東、山西及上海地區則沒有任何紀錄,估計全球只有少於2,000隻白頸鴉,總數甚至比瀕危的黑臉琵鷺更少。

廣告


廣告

教育界立法會議員葉建源(左)、教育大學客席副教授梁恩榮(左)

(獨媒特約報導)政府宣佈委任教聯會副主席蔡若蓮出任教育局副局長,周三履新。教協對任命表示遺憾,教育界立法會議員葉建源認為,政府在有其他合適的人選下,仍然委任一個具爭議性的人選,是讓教育「賭一鋪」。葉又批評蔡若蓮在不能得到廣泛認同下獲任命,是充滿政治性和不光彩,令過去一個月聯署反對任命的超過17,600人失望,與特首林鄭月娥提出「釋出善意」的原則背道而馳。

25
中學老師郭志傑(前)、退休老師楊秀卓(後)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政府下午公布副局長及政治助理名單,當中包括10名副局長及8名政治助理。教聯會副主席、福建中學校長蔡若蓮如傳聞中所指,成為教育局副局長。民建聯成員、上屆為民政局政治助理徐英偉及商經局政治助理的陳百里分別紮職。徐英偉將擔任勞福局副局長,陳百里則升為商經局副局長。公民黨立法會議員陳淑莊批評,二人在擔任政治助理期間沒有任何出色表現,質疑提拔是否純粹因為「做夠年數就升?」。

陳淑莊又對是次副局長及政治助理任命感到失望及憤怒,強調不少教育界人士、家長及學生對蔡若蓮成為教育局副局長早已表示憂慮,批評林鄭月娥一意孤行,相信將來教育政策只會「事倍功半」。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 港鐵上星期五發電郵,邀請全體立法會議員明早參觀西九高鐵總站及石崗列車停放處,港鐵主席馬時亨及行政總裁梁國權會出席,但不會有政府官員陪同。民主派議員今日開會討論安排,決定不參與參觀,要求政府在星期四立法會內會特別會議先解答一地兩檢的法律問題,並去信要求政府安排官員陪同參觀。

DSC01779
(攝:周頌謙)

廣告


廣告

攝:Alex Leung

香港房地產瘋癲多時,樓價飇升,「有屋冇人住,有人冇屋住」,2002年起錯誤的土地政策造成土地短缺固然是原因(註1),但是「地產投資/投機」相信是更大的因素(註2),可惜社會主流忽略後者而傾向談前者,經常着眼在覓地建屋,最近又出現了新話題。

7月26日香港大學科斯產權研究中心發表了「增闢新土地的長遠機制與策略報告」(註3),建議政府有計劃地建立一個龐大的土地儲備,方法包括恢復大型填海工程,以及由政府公佈在2047年收回新界私人擁有未被開發利用或閒置的土地的權益。填海方面研究人員舉了淡水湖為例,「佔地1,200公頃,潛在供應的房屋單位數量達300,000個」,後者研究人員指出「目前主要發展商在新界擁有的土地估計達1,000公頃,連同其他私人的閒置土地,可釋放的土地潛力非常大」。

由於把香港人飲水的命根也要毀掉的想法由大學教授高調提出,引起了全港熱議,不過原來早在2013年,已經有人提出類似建議,不單填平淡水湖,還要把屋建入水塘集水區(註4),2015年又有人提出填平石壁水塘(註5),雖然後者十分惹笑,把水壩炸開一個洞,水流走後陸地自己會出現,根本不用「填」!

我公開表示了反對填平淡水湖,原因有幾方面。

廣告


廣告

圖:旁聽的置富花園居民與民主黨區議員柴文瀚在會議外討論重建方案

(獨媒特約報導)2014年《施政報告》中提出重建南區華富邨,初稿計劃原擬以置富花園南重置邨民,但受居民反對下,最新方案將地盤南移,與置富花園保持100米距離。方案昨(7月31日)在南區區議會屬下地區發展及房屋事務委員會討論,數十名薄扶林/置富花園大聯盟成員及居民到場旁聽,區議會雖通過方案,但促當局正視居民意見及同時展開南港島線(西段)工程。

華富邨重建計劃為先發展鄰近的五幅土地(華樂徑、 華景街、華富邨以北、雞籠灣北及雞籠灣南)安置邨民,然後清拆華富邨,日後會保留作公營房屋用途,預料整個計劃提供21,100個單位,比現時增加11,900個單位,預計居住人口6,1萬亦比現時2.6萬人多逾一倍。最新方案取消發展置富道用地,總面積由18公頃減至13公頃。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