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文章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擬參與中西區區議會「東華」選區補選的羅雅寧(Katty),昨日(9月30日)下午在區內上環太平山街設街站,與居民討論區內問題,被DQ的立法會議員姚松炎、灣仔區議員楊雪盈及前灣仔區議會主席黃英琦到場支持。該區連同民主黨的伍凱欣、新會商會學校校長呂錦強及新思維,至少四人擬「落場」參選。

IMG_1695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民陣、社民連、香港眾志、大專政改關注組及東北支援組,於10月1日發起「反威權大遊行」,要求律政司司長袁國強下台。反東北發展案13名被告遭律政司覆核刑期判囚,至今已有一個半月。多名被告家屬都有參與遊行,各人都表示比入獄初期較為適應,希望參與遊行表達對裁決的不滿,要求袁國強對此負責下台。

朱偉聰的母親Lily表示,比起兒子最初入獄時,目前心情已平伏不少,而且朱偉聰曾向她提過獄中的人對他都很友善,得知他過得不錯,尚算安心。她經常與朱偉聰經常互通書信,但在夜深人靜的時候,始終禁不住想念兒子。臨近中秋節,她希望跟兒子說一句掛念他。她感謝今日上街遊行的市民,認為是對一眾政治犯的支持,亦希望沒有出來的市民可以更多關注香港的狀況。

另一被告何潔泓的母親亦指,近期心情已經沒有太大起伏,但對於裁決不公依然氣憤,希望今日的遊行可以帶起社會的反響。提起即將來臨的中秋節,何媽媽說,今年不會吃月餅,算是一種與女兒「共苦」的小小行動。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社民連、香港眾志、大專政改關注組、東北支援組及民間人權陣線發起的「十一反威權遊行」,下午約3時於維園起步,到終點公民廣場外集會。大會宣佈有4萬人參與遊行,香港眾志和社民連代表均表示滿意遊行人數,認為市民訴求清晰,希望未來能團結民主派對抗威權統治。警方則指,最高峰時有4,300人參與遊行。

香港眾志成員袁嘉蔚批評,律政司司長袁國強破壞法治,至今仍迴避市民質詢。她認為市民表達的訴求十分清楚,就是要求袁國強立即下台,以及反對威權統治。她表示滿意是次遊行人數,又引用林榮基的話:「重點不在人數,在於民心。」

廣告


廣告

黃先生

(獨媒特約報導)參與「十一反威權」遊行的黃先生認為,近來不少爭取公義的抗爭者被判囚,反映政府對民主自由的打壓更嚴峻。黃先生又稱感受到中央政府向香港施壓,直言「remind緊文革咁」,多間大專院校校長發聲明指港獨違法,明顯地打壓言論自由,「我唔係話佢哋唔可以反對港獨,呢樣係佢哋嘅自由,但佢哋唔俾討論先係一個問題」。

對於香港爭取民主自由的前境,黃先生沉默數秒後,慨嘆「我悲觀㗎」。惟黃先生認為爭取民主自由是香港市民的責任,即使悲觀亦要負起自己的責任,未來亦會盡自己的能力參與政治活動。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港大學生會會長黃政鍀早前表示,社民連、香港眾志等團體舉辦的反威權遊行過於偏重「13+3」,故不參加遊行。

「港大社工」有參與遊行,二年級的陳同學表示不認同黃政鍀的言論,若不認同遊行主題可另起爐灶,而非「翹埋手乜都唔做」。她表示是次遊行是反威權統治,而最威權的事件莫過於律政司司長袁國強不斷打壓社運人士,例如在獄中的「13+3」,故她認為同學應走出來對政府清算說不。陳同學又指,打壓已來臨校園,例如各大院校民主牆風波,有些人混淆了「港獨」和「討論港獨」的概念,令很多政策問題都不能討論。

「浸大社工」的蘇同學和郭同學亦有參與遊行。她們指政府開始鉗製言論自由,不是以法律規管,而是以思想控制,屬於白色恐怖。她們舉例,院校對民主牆進行清洗,「一講港獨就犯法」,是剝奪自由討論空間。郭同學又指,感覺學校想滲透一些政治正確的事給同學。

兩位同學亦認為黃政鍀對遊行主題不太理解。她們不評論黃的政治光譜為何,但認為在其位謀其政,既然有學生會會長的身份,就應好好運用對抗不公義的事。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位於灣仔港鐵站A4出口的守護公義基金街站圍滿市民,人氣旺盛,不少市民與「佔中三子」戴耀廷、朱耀明、陳健民握手,戴耀廷等人在街站高喊「撐住」、「唔好喊」。

街站為被控公眾妨擾等罪名的「佔中九子」籌款,被告之一、前學聯常委張秀賢亦有到場幫忙。張秀賢指理解市民同情被囚的政治犯,令「在囚抗爭者支援基金」所籌得的款項十分理想,但期望市民可多關心正面臨政治檢控的抗爭者。

54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民陣、社民連、香港眾志等團體發起「十一反威權遊行」,守護公義基金於銅鑼灣及灣仔擺放街站,為被「DQ」的立法會議員及佔中九子的法律訴訟籌款。被DQ的立法會議員劉小麗表示,距離DQ案的籌款目標尚餘150至200萬,希望把握機會接觸公眾,「做得幾多得幾多」。

另一方面,支持在囚抗爭者的籌款迅速達成400萬的目標,劉小麗不認為市民厚此薄彼,因為DQ案也早已籌得逾400萬,可見市民的熱心,而且在囚抗爭的經濟需要急切,判監始料不及,所以不能比較。她指法律訴訟的路十分漫長,希望市民繼續支持。

52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理工大學近日接連發生言論自由被校方打壓事件,繼撕下「提倡港獨無罪」的大字報及被揭發有計劃推出限制師生言論的守則後,早前又被拍下校園保安撕毀民主牆上批評校長唐偉章的大字報及要求學生使用民主牆前向保安作實名登記。理大今日舉行教育資訊日,理大學生組織「理事亭」趁機在校園中掛上寫有「哀我理大」的直幡,以及擺設悼念言論自由的花牌,以示抗議校方打壓言論自由。「理事亭」成員亦有派發單張予到理大參觀的中學生講解民主牆事件,有中學生直指對理大校方撕毀民主牆大字報的行為感到不滿,認為會扼殺學生言論自由。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說起岑敖暉,令人不得不想起一張相片,相中的他,眼望前方,雙手舉起,儘管已被六至七名速龍小隊包圍,他的身子仍站得挺直。整個姿態就像在迎面而來的海嘯前,讓自己不為所動。由於捕捉到他堅定的眼神,這張充滿張力的照片紛紛被世界各地媒體轉載,更被獲選為2014年香港年度新聞圖片。

這張照片也正好記錄了,岑敖暉被各種法律程序纏身的開端。三年前的佔領運動後期,警方乘著高等法院剛頒下的禁制令,在旺角佔領區展開清場行動。期間共拘捕40多個人,當時為學聯副秘書長的岑敖暉是其中之一。儘管律政司旋即以刑事藐視法庭罪名起訴其中37名被捕者,但由於律政司未能按程序準時提交「聆訊日期通知書」,法庭於2015年9月宣佈撤銷案件。其後律政司重新入稟控告,即使岑敖暉等被告提出上訴,要求法庭撤銷控告,但是最終被駁回。誠如岑敖暉所說,「要來的,始終要來」,其中一宗牽涉他與另外19位被告的案件,於今年7月正式開庭審訊。

這三年來的撕磨,就像是站在一個無底深洞面前,無法從洞口預測洞的深度,何時會判刑?會判坐監多久?人生的每一步都好像受著這案件的牽制,怎麼走下去要得看看法官怎樣判。這種撕磨預計不會隨著這次法庭判刑而作個了斷,因為他還有七二遮打佔中、衝入公民廣場、雨傘運動,律政司能隨時在未來某日向他提出控告,而前方亦有另一個黑洞在等著他。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立法會今早舉行「跟進香港國際機場三跑道系統相關事宜小組委員會會議」,小組主席黃定光在會議結束前倡結束小組,多名建制派突返回會議廳支持建議。公民黨立法會議員陳淑莊批評建制派「人多蝦人少」,推翻兩個月前的決定,「呢啲就是威權。」

立法會「機三跑」小組今早舉行會議討論融資安排。小組主席、民建聯黃定光在會議結束前,倡結束小組委員會工作。多名建制派議員返回會議廳支持,經民聯盧偉國稱可在相關事務委員會跟進,排期申請開設的小組數目亦多。民建聯葛珮帆稱關心「三跑」,但如繼續下去其他小組將「遙遙無期」。民建聯周浩鼎指「實在好多野排緊隊」,應返回委員會跟進。民建聯何俊賢稱「唔係機場最重要」。最終,黃定光稱不可能永續延續,決定不延長工作期,他又拒絕公民黨譚文豪要求諮詢所有小組成員的建議,小組將於11月10日任期屆滿後結束工作。黃定光在會議結束前,工聯會陸頌雄望能討論機場人力問題,黃定光多次打斷其發言,又動氣批評陸頌雄不完整出席會議。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