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文章


廣告

港府日前公布高鐵「一地兩檢」方案,提出以租賃形式在西九站劃出「內地口岸區」實施內地法律。我認為這方案最破壞香港法制及《基本法》,最影響深遠的,是港府首次引用《基本法》第20條,藉著中央的授權繞過《基本法》其他相關條文的保障。 此例一開,《基本法》的保障將會變得子虛烏有。

港府一再援引深圳灣口岸的安排,是混淆視聽。按照《深圳灣口岸港方口岸區條例》(第 591 章),「港方口岸區」視為位於香港以內的地域,整套香港法律及法院的司法管轄權適用於「港方口岸區」。 這法例並沒有違反《基本法》任何條文,亦符合香港一些現有法例在特定情況下賦予香港法律域外適用性或法院域外管轄權的安排,無須根據《基本法》第20條的特別授權賦予這本地立法法理基礎。

但《基本法》所有的條文及保障明顯適用於整個香港,若立法會通過一項法例,將香港區域範圍內的「內地口岸區」在法律上視為香港的區域範圍以外,不實行香港法律而實行內地法律,不受香港法庭的司法管轄,不適用《基本法》的相關條文,這項本地立法,必然會因為違反《基本法》 (特別是第18條、22(3) 及80條的規定)而被香港法庭裁定為無效。 故此,港府便嘗試鑽法律空子,透過人大常委會根據《基本法》第20條的特別授權,為這項本地立法提供法理基礎。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即將公佈各局副局長及政治助理人選,流傳名單中有兩名中西區區議員或將辭職加入政府,包括「山頂」選區自由黨陳浩濂及「東華」選區民建聯蕭嘉怡,一旦落實將同時有兩席懸空。民主黨立法會議員、中西區區議員許智峯指,該黨長期服務「東華」選區,有意派人出戰。

中西區區議員、自由黨陳浩濂和民建聯蕭嘉怡盛傳將分別出任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副局長及政務司司長政治助理。許智峯指民主黨長期服務「東華」,即使過往區議會落敗亦有留下服務,但暫未決定人選。對於會否建議四名被DQ的立法會議員參加補選,許智峯指不清楚四人意願,又指立法會與區議會性質不同,促有興趣參選的民主派早點表達意向,互相協調。不過許智峯強調民主黨服務「東華」多年,會努力爭取出選該區。

蕭嘉怡在珠海學院新傳系畢業,2007年首次參選「東華」,但以690票不敵1,033票民主黨何俊麒。她在2011年捲土重來,在三人混戰下成功擊敗何俊麒,前年再以1,352票980票擊敗何俊麒。

至於陳浩濂所在的「山頂」選區,許智峯指山頂選民以城中富豪為主,對區議員的要求與其他選區有所不同,民主派與建制派的成員都較難勝任,但亦收到消息指民主派將會參選。

廣告


廣告

記者:Gill Plimmer
翻譯:[email protected]

根據格林威治大學(The University of Greenwich)的研究,在現今私有化的水務體系之下,如果跟公營的公用事業相比較,英國的消費者在飲用水和污水處理方面,每年多花了23億英鎊。

英國的九家區域水務和污水處理公司——三家為上市公司,六家為私營公司——現在都沒有再投入重大的新的股東權益,但幾乎將其所有的稅後利潤用做股息。根據格林威治大學的計算,水務私有化的成本為每個家庭每年超過100英鎊。

同時,自從該行業私有化以來,這些公司在過去的28年內一直以借貸來進行融資,所以其債務一直在增加。

水務全面私有化為世界孤例 學者:「現行融資方法昂貴」

倫敦大學東方與非洲研究學院的研究員Kate Bayliss博士表示:「這是基礎建設一種很昂貴的融資方法。這意味著,實際上,股東們幾乎沒有掏出額外的資金,而其投資資金主要是靠商業借貸的。」

英國是全球唯一一個水務和污水處理均全面私有化的國家;其水務的擁有權於1989年就從國有轉移到大型的區域性壟斷公司。

投資者於1989年投資了76億英鎊在英國的水務和污水處理公司身上,但當時英國政府承擔了該公用事業49億英鎊全部的債務,並為這些新的私營企業提供15億英鎊的公共資金。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消息指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將於明日公佈第一批政治助理及副局長名單,備受爭議的教聯會副主席蔡若蓮有傳將出任教育局副局長。今日香港眾志、港語學及教育實驗學社到教聯會位於旺角凱途大廈的會址,要求與蔡若蓮對話。正值辦公時間的教聯會鎖起大門,亦未有派人會見團體。港語學召集人陳樂行對此感到失望,認為事件反映蔡若蓮沒有擔任副局長的勇氣和能力,促請林鄭撤回任命。

香港眾志、港語學及教育實驗學社十數名成員今早11時半到教聯會會址,指蔡若蓮稱廣東話「一種不是法定語言的中國方言」、出任教育局課程發展主任期間大力推行普教中、出任副局長疑有政治任務等,要求與她當面對質。

平日開放自由進出的教聯會會所今日鎖起大門,在門外貼上「會所範圍只接待會員」的告示,團體未能入內。門外空間狹小,十多名記者「逼爆」,團體亦只能派三名代表到教聯會門外。教聯會雖然有職員在內,但一直未有應門,亦未有派人到門外見團體代表。

香港眾志常委林朗彥指,他們上星期到過會址,當時能自由進出,門外亦未有貼上告示。三人最後在門外貼上橫額,並高叫「反對紅底副局長」、「反對洗腦教育等」等口號後離開。橫額在記者和團體離開後迅速被清除。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新界西立法會議員鄭松泰、朱凱廸遭市民羅景楊入稟挑戰議員資格,入稟人羅景揚早前申請重開案件,解釋未有如時交付保證金的原因,今早高等法院法官區慶祥裁決不接納其申請,將案件擱置。朱凱廸在庭外指傷害已經造成,在彌補前他絕不會原諒這個政府。鄭松泰則指今次僅屬「好彩」,入稟人程序上有不足,又重申希望民間慢慢重新凝聚力量,對抗不義政府。

高等法院法官區慶祥在今早頒下的書面判決中,指入稟人無法如時交出保證金,宣佈案件擱置,並需支付訟費。

立法會議員朱凱廸在庭外指,官司雖暫告一段落,但六名議員因人大釋法被取消資格,傷害已造成,在彌補前他絕不會原諒這個政府。他指立法會議員只是一個人,真正的民主運動要靠香港人,指如果有龐大人數發聲,政府不會有進一步行動。朱凱廸批評中央任意釋法,會破壞港人對一國兩制的信心。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社民連被DQ的立法會議員梁國雄,被指在2012年接受壹傳媒老闆黎智英透過助手 Mark Simon 捐款25萬,未有向立法會申報,被控「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今日在灣仔區域法院裁決,被判罪名不成立。

社民連成員和多名立法會議員在判決前到庭聲援,梁國雄指政府以億計公帑提告,是要消滅民主派,他「行無愧作心常坦」。建制團體珍惜群組亦到場示威,稱歡迎長毛入册。

IMG_0049
圖:梁國雄到庭

廣告


廣告

前天,四位被DQ議員帶著「We will keep fighting」的橫額,準備前往立法會大堂入口,宣告我們將暫別立法會。那時,想起自已從未在羅冠聰的議員辦公室裡拍照留念,便急忙拍下這張照片。

還記得去年十月,我們首次踏進901,對於這個甲級寫字樓地段的辦公室還是相當陌生。以前聚首一堂的地方,多是學生組織在鬧市舊區所租下的工廈單位。從三年前在在立法會外的添美道通宵扎營留守,到過去一年望著維港海景,就是在這樣「尊貴的」議員辦事處投入政治工作,

對我們這群平均23歲的年輕人來說,只能時刻告戒自已,不要被權力沖昏頭腦,終被體制吸納而變得因循。所以,過去一年接受訪問,也盡量拉起窗簾,也不會無故拍照放上網,避免錯誤傳遞訊息,讓公眾以為我們在炫耀云云,這就是過去從未在901辦公室這樣拍照的原因。

現在,連議席也失去,相信沒有甚麼人覺得我們會在炫耀甚麼了吧(苦笑),雖然那天的心情很沉重,還仍想勉強笑著拍下這照片,因我仍深信,總有一天,我們可以齊整地笑著回到901辦公室。

----------------------------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今日是司法覆核議員資格案裁決後的兩星期,四名被撤銷資格的議員要在下午五點前交還立法會辦公室。獨媒訪問了香港眾志羅冠聰,這是羅冠聰今屆任期,在立法會內的最後一個訪問:「DQ了議員,DQ不了市民對議員的支持。」

羅冠聰的辦公室位於立法會綜合大樓9樓,這個下午,901的房間已空空如也,房內餘下多張屬於立法會的辦公椅,公告板上剩下一張A4紙,上面印有「民主權利不容剝削,選舉結果不容侵害」。

901原本有12名全職及兼職員工,羅冠聰表明,香港眾志肯定無法全數接收,在南區的辦事處亦要縮減規模。羅表示,過去一段時間要處理很多問題,包括香港眾志的財政和資源分配問題,期間帶住不少壓力。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四名被DQ的立法會議員梁國雄、羅冠聰、劉小麗及姚松炎,下午四時交還辦公室,在十名民主派議員陪同下由辦公室到達大堂,他們一度欲在大堂宣讀聲明,但為立法會職員所阻。梁國雄表示泛民主派「係一個整體,絕對唔會屈服」,他們又高喊「We will be back」、「選舉結果不容抹殺」等口號。四人手持「We will keep fighting」橫額離開立法會。

姚松炎表示四名議員其中一人將會上訴,當中有其法律邏輯空間,但由於上訴限期未到,所以細節仍未決定。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2014年雨傘運動,警方於旺角清場,20人被控告藐視法庭,當中9人不認罪,案件今日(7月28日)續審。控方傳召最後5名警員出庭作證,分別是在當日拘捕被告郭陽煜、趙志深及陳寶瑩的警員。控方證人全部完成作供,控方提出申請修改被告朱佩欣的事實陳述書,法官批准辯方於下周三回覆,並要求辯方於周一提供證人名單。

控方傳召拘捕郭陽煜的警長程英偉,辯方代表資深大律師駱應淦播放警方拍攝片段,要求程確認郭當時所在位置及衣著。播放數段影片後,程均表示不能確認,只可說出大概位置,而且當時各人衣著相若,又戴著口罩,難以辨認。法官陳慶偉中途提出:「唔好嘥時間,我話你知,呢個(指螢光幕上)就係郭陽煜。」控方代表資深大律師杜淦堃一度反對繼續播放影片,認為無需要從片段中辨認被告,因大家都同意該人即為郭。法官表示認同辯方論點,有可能因警察阻塞通道令郭未能離開現場,但駱應淦以「希望打好證據基礎」為由繼續播放片段。

呈堂片段中程英偉曾經向被告郭陽煜表示「你可以走」,遭法官質疑與程口供中指郭「繼續逗留於上址」 的描述不同。而根據警方拍攝的影片,郭陽煜於被捕前曾提及「我好合作,想離開」。駱應淦總結盤問時形容郭的表現「好合作」。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