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焦點文章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今年七一遊行,有不少網上媒體擺設街站籌募經費。

英語網上媒體Hong Kong Free Press(HKFP)今年第一次於七一遊行攞街站,創辦人Tom Grundy表示希望透過此機會讓更多人認識。街站設有機構的年度報告供市民取閱,亦有售賣不少紀念品籌款,Tom指廣告收入未能負擔所有營運成本,所以需要依賴更多市民的捐款。

DSCN1966
HKFP創辦人Tom Grundy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警方在崇光百貨對出過路處架起鐵馬,阻止市民中途加入七一遊行。

遊行隊伍到達黃金廣場外時,民陣召集人葉志衍突然加入,並朗讀七一宣言,表明自己是中途加入,無畏警方拘捕,「話俾(警務處長)盧偉聰聽,我哋唔怕。」葉志衍斥警方打壓遊行及恐嚇港人,重申「結束一黨專政,拒絕香港沉淪」的訴求。

他發言長達5分鐘,表示「香港從此以後只有反對派,反對到底,下年唔俾我哋搞,都會繼續搞。」葉志衍強調,2018年七一遊行的起步點是黃金廣場外,而不是警方所說的維園中央草坪。

IMG_6621

廣告


廣告

葵青區議員黃潤達(左)、梁錦威

(獨媒特約報導)葵青區議員黃潤達和梁錦威宣佈退出街工。

被視為梁耀忠接班人的黃潤達昨日退出街工職員Whatsapp群組,他對成員表示「今日係我在街工Last Day,接近十六年的投入參與,要寫出來真的可以很多感受,但天下無不散之筵席,與其緬懷過去,何不展望將來?」,「我仍會繼續為基層、為勞工及弱勢爭取權益,亦會積極爭取香港的民主、法治及自主!希望日後大家有機會再合作,共同努力!」黃潤達今日下午接受訪問時承認已正式退出街工,但不會講述退會的原因。

另一葵青區議員梁錦威亦在今日正式退出街工,他對記者表示,要和黃潤達共同進退,「他都退囉,我無理由唔退。」梁錦威在2011年加入街工,他斥街工及梁耀忠在處理勞工組事件上不公道、不透明,「幾次見面都不清不楚,又五時花六時變,會內機制又處理唔到」,形容街工是背棄了基層的使命。

街工勞工組三名成員譚亮英、王曉君及黎治甫早前疑被解僱,事件引起街工執委和會員不滿梁耀忠一人專政,6名執委及近35名會員先後退會。雙方其後各自開記者會解話,街工幹事蘇耀昌和梁靜珊等人發起「支持街工重上軌道」聲明,表態「撐阿忠」是好僱主。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傳媒工作三十年,身心俱疲,未能休息。」不論是實體書,還是面書,吳志森都是這樣簡介。

六十而耳順,吳志森九月底便六十歲,他慨嘆年紀漸大,體力的不足可以透過運動彌補,但心的累卻不能。吳志森深感政治氣候越來越差,整個香港都在倒退,認為「無論對行業(傳媒)、香港社會,進步的希望好像無法達到,反而是不斷向後退,特別呢兩年嘅感受更強。」

「無人會估唔到當選的立法議員被DQ,以前無發生過,未參選都被DQ,以前未發生過的事,不停地發生,而你無辦法估到接下來發生的是什麼,就會對未來產生不確定性,這是最煎熬的。」

「有少少理想的人都會覺得社會應該進步,喺度住嘅人會覺快樂、幸福,生活水平會提高,應該有自由的感覺,無須擔心其他事物。」說罷,吳志森再緩緩地吐出六個字「呢幾年唔係咁」。

「幾年前聽《説不出的未來》已經感觸,但呢幾年聽返感受更深,因為不能確定未來的發展,甚麼事情都不能確定。」

這是星期五的下午,吳志森剛完成《頭條新聞》的錄影,卸下「大帥」的妝,和記者在港台電視部大樓內做訪問。港台電視大樓內的一陣酸醙味,充斥了建制派在四年前否決了政府提議用60億元為港台興建新大樓的無奈感。

廣告

運動公社

發佈和討論有關運動與政治/社會/經濟的議題 https://www.facebook.com/sportscommune 網誌


廣告

文:Wing

昨晚H組賽事完結後,很快寫了幾百字批評波蘭對日本一戰的結局。結果反應出乎意料,留言更是明顯不認同我的觀點佔絕對多數。這個世界沒有人有義務要認同我的觀點,但似乎大部分反對我立場的留言,其實都沒有理解到我原文在質疑甚麼。

我說國際足協應該懲罰波蘭日本,不是因為日本在最後十分鐘不進攻這戰術,而是因為「默契波」這因素。所以,那些以「角球旗戰術是否也要罰」和叫我去看籃球的批判,都是我無法回應的。因為這些說法根本不是回應「默契波」的問題。

如果要反駁我的觀點,有兩個可能性。一、是否定波蘭對日本是「默契波」。日本教練西野朗已承認在比賽後段下達不進攻指令,只求哥倫比亞不會被塞內加爾追和。而波蘭隊在領先一球下,見日本不進攻亦全無爭奪控球權的意慾。這是我判斷雙方在末段已有默契讓球賽一比零結束的主因之一。而如果大家有看直播,在大鐘約85分鐘時,日本隊的長谷部誠在後控球時做了向著波蘭半場做了幾個手部動作。而那幾個動作的意思,除了是「1比0就可以,慢慢來」外,實在難有其他解釋。如果這個動作的目的是要讓對手收到這訊息,那就根本不是「默契波」,甚至可以說是「協議球」了。

廣告


廣告

一眾長者及理大社工系學生刺破印有「高生津危機」的氣球,促政府正視民意,盡快實行全民退保。

(獨媒特約報導)爭取全民退休保障聯席聯同理工大學社會科學研究中心進行調查,發現近7成人支持免經濟審查的全民退休保障,同時逾7成受訪者認為高額長者生活津貼無效改善長者貧窮問題。聯席成員劉卓奇批評現行政策「離地」,促政府實行全民退保。

理大社會科學研究中心於今年6月進行電話調查,隨機訪問了1,024位18歲或以上香港居民,當中69.5%受訪者表示支持免經濟審查的全民退保。劉卓奇指出,受訪者表示可安心退休的儲蓄金額中位數為200萬元,更有受訪者認為「有幾多儲蓄都唔安心」。劉指,免經濟審查的全民退保以稅收﹑工作人口及政府作三方供款,為退休長者提供穩定金額,以應對人口老化問題,有利香港長遠發展,「即使到2064年,政府仍然有盈餘去支持計劃。」

72.7%受訪者認為高額長生津「唔能夠」或「非常唔能夠」解決長者貧窮問題,又有多於4成受訪者誤以為高額長生津無需進行經濟審查。劉卓奇指出,高額長生津的審查制度太繁複混亂,須每6年提交一次資產審查,長者容易「中伏」忘記提交。

廣告


廣告

伍展邦的辦公室門外貼著紀錄片《地厚天高》的海報,他笑言是「全香港唯一一間有梁天琦poster的律師行」。他說自己處理不少暴動罪案件,見到港大師弟梁天琦受打壓,感受尤深。

(獨媒特約報導)15年後,滿腔熱血的小伙子已達成了成為律師的理想,支援民主運動中更多懷抱理想的人。

2003年23條立法風波席捲全城,那時還是中六生的伍展邦發起「中學生關注基本法第23條立法聯盟」,過千中學生響應其號召,在7月1日與數十萬人上街,寫下歷史。

年月過去,社會氣氛起起跌跌,萬人遊行的景象再不常見,換成了不斷上演的法庭戲碼。DQ議員案、暴動案、佔中九子案、佔旺刑事藐視法庭案、一地兩檢司法覆核......近年數不清的政治案件中,律師團隊都有伍展邦的份兒,在法治風眼之中,與愈益猖狂的威權正面交鋒。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2003年7月1日,50萬人走上街頭,遊行組織者民間人權陣線的口號,是「反對廿三,還政於民」。

十五年過去的今日,《基本法》第23條即將重臨,「還政於民」遙遙無期。

孔令瑜,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幹事,由十六年前民陣成立開始,一直在民陣擔任不同崗位,包括兩度出任召集人(06至07及12至13年)組織七一遊行。

十五年過去,七一遊行的起點仍是在銅鑼灣,終點則由中環舊政府總部轉到今日的金鐘政府總部,中間兩年終點曾經設在中環遮打道。當然,真正的終點,大家都不知道在哪裡。

廣告

運動公社

發佈和討論有關運動與政治/社會/經濟的議題 https://www.facebook.com/sportscommune 網誌


廣告

文:wing

世界盃H組最後要鬥到所謂的「公平競技」原則始決出次名誰屬,結果日本靠較少的黃牌壓到塞內加爾。有看直播的人都見到,當落後一球的日本得悉哥倫比亞攻破塞內加爾大門,即以放棄進攻。而領先一球的波蘭曾欲搶走日本球員的腳下球,但有日本球員曾用手勢示意一比零可以的訊息。最後十多分鐘,雙方已有默契,只要另一邊廂塞內加爾沒有入球,就一比零完場讓日本出線算了。

諷刺的是,日本最後是靠「公平競技」原則出線,但世人也見到,波蘭對日本一仗的末段根本不乎合公平競技的精神。當然,以往在不同的大賽,類似的情況屢見不鮮。2004年歐洲國家盃丹麥對瑞典、2002年世界盃墨西哥對意大利、1982年西德對奧地利,都出現過末段(西德對奧地利更是大半場)雙方無欲無求的情況。老實說,這些場面的出現賽制造成的。球隊在賽制下用合法的方法去尋找最大利益,本身無可厚非。但問題是,如果國際足協一方面因為要鼓勵公平競技而將公平競技成為同分決定名次的其中一個原則,現在的結果卻是一支不尊重公平競技精神的球隊靠公平競技出線。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今年七一,維園球場再次被慶回歸活動佔用,警方單方面安排七一遊行於維園草坪出發,民陣提出上訴但被駁回。民陣提出於銅鑼灣東角道起步,亦遭警方否決。民陣今日召開記者會,公佈七一遊行起點為維園草坪,並呼籲市民於遊行路線中途加入。

葉志衍:中途加入不屬違法

民陣召集人葉志衍表示,遊行會以維園作為起點,亦歡迎市民於軒尼詩道西行線加入,避開東角道,以免和警方發生衝突。民陣成員會在軒尼詩道加入遊行隊伍,而領頭橫額會在高士威道才打開。他預計參與人數與往年相約,提醒市民在遊行時注意安全,民陣亦會於沿途安排糾察,協助維持秩序。

警務處處長盧偉聰早前呼籲市民當日應從維園出發,不應再呼籲市民沿途加入,否則涉及參與非法集會。葉志衍批評此說法誤導市民,要求盧道歉。葉志衍強調於中途加入不屬違法,若警方安置鐵馬封鎖整條遊行路線,不讓市民中途加入,他會先「以身試法」,籲警方可先拘捕他。前立法會議員梁國雄亦指,盧偉聰的說法「狗屁不通」,是政治恐嚇,若遊行當日出現混亂場面,警方責無旁貸。

廣告